再发芽《异客》(八)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再发芽《异客》(八)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或“雨果奖”,会有惊喜出现!

周六愉快~今日投喂再发芽“异乡三部曲”的第二部《异客》第8话!!

前情提要:

亚当赶回部落已是两天之后。得知部落粮仓被烧毁,他要带着讨伐队去消灭那些游猎为生的异族人。

但族长的一番推理让他恍然大悟,那些袭击很可能是要摆脱部落控制的聚落,借异族人的名义找人假扮的。

族长另有计划,先自己带人出征,留下亚当看家。

但亚当却因之前受的伤而感染,病倒了... ...

在评论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异客

八 求见

(全文约4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山谷中雾气缭绕,太阳才刚刚升起。

大祭司双手合十站立,静待阳光驱散这一片朦胧。不一会,被藤蔓覆盖,隐藏在植被和石堆中的残破方舟渐渐显出形状。对大祭司来说,这里就是圣殿。

和往常一样,在每天的这个时候,使者戴上头盔离开卧房,从破损的大洞看了看初升的太阳,然后扭动着身体检查了休眠仓内的同类们生命体征是否正常,补充各种药素,接着再移动到工作间,开始操作计算机分析收集来的天气数据。这是作为值班员的他现阶段最主要的工作之一。令他郁闷的是,上次亚当去安装的天线只工作了很短的时间,很快就接到警报无法再传送数据,到今天仍没能恢复正常,只好确认是彻底失效了——又要延误种族复兴的伟大计划的进度。坏掉的天线能带回来修理还好,要是丢失了--之前因为山体滑坡有过这种情况,再造新的还将耗费珍贵的时间和物资。

按照这个星球的计时方法,十多年来孤身一人,日复一日过着刑期般单调、枯燥的值班生活,本该早就让人麻木的不起波动——要熬过这漫长又无趣的年月此种心态是必要的,使者长期服用的药素起的也是这个作用。但最近,不知是身体有了耐药性,还是因为终于挨到了换班将近,总有股按捺不住的骚动令他心神不宁。而那群愚蠢的两足兽又非要惹出些格外生枝的事,令他越来越感到不耐烦。

已经比预想中达成第一阶段目标的时间晚了好几年,使者不能不有点急躁,毕竟值班期也是根据他的承受能力所制定的。虽然逾期的根本原因是技术水平有限,预判不够精确,他还是迁怒于那群两足兽的冥顽不开化。同时,他又常常不由自主的嫉妒起他们那正处在萌芽阶段的文明——原始但充满希望。

虽然才有了最初级的社会组织和语言文字,略胜过磨石打火的“科学”,只比捕猎高效一点点的生产力。但文明都是这样一步步发展壮大的,不出意外的话,这微弱的文明之火必然会越烧越旺。将来甚至能飞出这个星系,取得远超使者的文明所取得的成就。这样的未来让使者羡慕不已,而联想到自身的命运,他则黯然神伤。曾能在宇宙驰骋的伟大种族,怎么落到今天这个寸步难行的地步了?

“一面是将呈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是正要喷薄而出、光芒四射的朝阳。一面是烈火燃烧的余烬,是落日下的那最后一抹余晖……唉!朽木还能生芽吗?”

这本是使者自言自语的感慨,但被集成在呼吸装置上的发音器转化成人类的语言大声播放。那音调带着过度渲染的感情色彩,从非人形的身体传出来有种令人不安的怪异。还在外边的大祭司也听见了这段话,只是不解其意,而那种不安则常常被他当成是对使者的敬畏感的一部分。

发音器边使用边调试到现在,已经比较完美了。很多超出这个时代应有的语法、词汇,从信息素转换成语音,反过来促进了人类的认知能力。只是,不像人类,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能够截然相反。使者无法用信息素编织巧妙的谎言,这是他们的生理构造决定的。使者的社会也有策略——对群居合作的高智力种族来说这是必需,然而他们靠的是只透露部分真实信息的诱导,而不是明目张胆的欺骗。在深入交往后,这个差异曾让使者大伤脑筋。那些人类话语中的真真假假常常让其如坠五里雾中,摸不着头脑。在终于弄清楚原委后,他们决定不再苛求凡事都要辨个虚实了。因为既做不到也没有必要,只需保持一定程度的怀疑——这要克服本能带来的习惯,让计划能够完成即可。

“您最忠诚的仆人求见!”看时间差不多了,使者应该已经开始工作,大祭司登上高坡大喊,声音从他面前的破洞传进来在各个舱室间回荡。

前几天粮仓着火,大祭司才刚来过。使者不喜欢被打搅,但没办法,这个险必须冒。

“进来吧,这突如其来的烦忧!”使者通过视频监控确认了来者,答复的语气带着恼怒,发音器连这种细微的感觉都能表现的惟妙惟肖,“哪怕是风暴平息的前一刻钟,海浪仍会无端而起。已望见终点的那最后一程,常常格外曲折。想着好事多磨,倒不失为一个自我安慰的妙法。”

入口内的灯闪着红光,现在被遥控关闭了。红灯是金属地板通电的标志,若有人或动物擅闯,只要一踏上就会被万伏高压当场击毙。那破洞太不,使者没有能力去补,只能设置这种简陋的防御措施,所幸效果还算不错。大祭司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可见识过其威力的他每次经过的时候仍会心有余悸。他知道要是当年第一次来时,被族长逼迫着的他早一小会进入,或者使者再迟疑一下断电,他早已化为白骨,而不是现在人人敬仰的大祭司。

过了这条冷色调的通道,却是别有洞天的另一番景象。一个向上行的拐弯后,如同一步踏进密林深处,突然间满眼皆是绿色。在方舟内部巨大的椭圆形空间里,纵横交错着无数粗细不一、弯曲的半透明“管道”,多半还散发着淡淡的绿光把四周照亮。粗的“管道”人若在站在其中都能畅行无阻,细的只和胳膊差不多。都是两头宽,中间窄。有的像树枝一样的管道上还接着房子一般大的圆球形状的“果子”。近三分之一的“管道”已经在坠地时断裂或破损,一些不规则形状的小块金属“疙瘩”散落一地,有时还有水流出。还完好的“管道”,有的从底部拔地而起直接联通到顶,有的从侧面长出,贯穿几条管道后又接到对面稍下方的地方……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有密有疏,给人一种奇妙的和谐感。在中心位置,数不清的“管道”盘根错节在一个球形的金属壳内。使者曾提过这是方舟的核心——动力系统,至今仍能提供电能。

更让人有身在林间小径的错觉的是,一簇簇藤蔓从“管道”上垂下来,有的都能碰到大祭司的头。地上是一层厚厚的苔藓,踩上去有水沁出,空气也非常潮湿。不时还有鸟群惊起又落下——那电击陷阱可拦不住会飞的它们。就是鸟儿衔着泥土、草根进来做窝,日积月累,把里面改造成了这副模样。因为不会有蛇偷蛋吃,鸟把方舟当作了谈情说爱和产卵的最佳地点。而使者也不想耗费精力去驱赶。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但到目前为止还算相安无事。

大祭司走到一个宽阔的平台停下,会面大都是在此处进行。他对这世界的神秘头一次感到惊叹,被文明的伟力所折服——那强烈的情感足以令他跪倒在地,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这么久过去了,使者行动起来仍然觉得吃力。在这样的重力下,拖着那条两人长的大尾巴在地上爬行简直就是受刑。到了平台后,他竭力直起上身,保持着庄重的仪态。

当然,人类其实并不能分辨出使者的各个姿态都有什么含义,毕竟使者连腿都没有。有幸见过他们的人类,都会本能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和自己相似的那上半身上去。流传出去的使者的画像,更是和人一个样,只是把腿换成了蛇尾。事实上,说是人身蛇尾,其实人身那部分的细节和人类相去甚远。的确,使者不是三头六臂,也只有一双手和一个脑袋。但皮肤却是蓝色,长着鳞片,还算相近的面孔,也被罩在半透明的呼吸装置内看不真切。

用信息素交流不用做表情,无需面对面,使者边说话边转动身躯——本能如此。而大祭司则挪着脚步,竭力正对着对方。

“距离上次会面,这行星只不过才自转了三圈,你在地上留下的脚印仍未消去,残余的体味也还在令人不快。”使者略一停顿,“今日你却又不期而至,究竟所为何事?”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五)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六)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七)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九)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十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最终话!】紫日(十五) | 长篇科幻连载

【“异乡”系列第二部!】异客(一)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二)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三)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四)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五)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六) | 长篇科幻连载

再发芽《异客》(七) | 长篇科幻连载

题图 | 电影《阿凡达》 (2009) 截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