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 从“生得出”到“生得好”

原标题:我和我的祖国 | 从“生得出”到“生得好”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从“生得出”到“生得好”

乔杰,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现任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女医师协会会长,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 中文版》主编,《NEJM医学前沿》特聘顾问等。乔杰多年来一直从事妇产及生殖健康相关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领导团队不断揭示常见生殖障碍疾病病因及诊疗策略、创新生育力保存综合体系并从遗传学、表观遗传学角度对人类早期胚胎发育机制进行深入了研究。在此基础上,开发新的胚胎基因诊断技术,为改善女性生育力、防治遗传性出生缺陷做出重要贡献,大力推动了我国女性生殖健康科研事业发展。带领北医三院团队每年诊治疑难不孕患者60万人次。作为第一或责任作者在Lancet、Science、Cell、Nature、JAMA、Nature Genetics等国际顶尖知名杂志发表SCI文章211篇。

走上从医道路是理想、兴趣和责任的驱使。1981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因为喜欢动手,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手术实践机会,就选择了既包含手术操作,又包含生理、病理研究和危重症抢救的妇产科。

我很幸运,毕业后选择到北医三院做妇产科医生,更幸运的是,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跟随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缔造者张丽珠教授,走进了刚刚兴起的生殖医学这个殿堂。从此,工作的每一天,都和创造新生命、迎接新生命相关,通过自己的双手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感觉自己就像“生门”的看门人一样。与辅助生殖技术结下的不解之缘,让我从一名普通医生,成长为教授奶奶、院长妈妈,学科带头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实现了自己对人类生殖细胞的微观世界奥秘探索的理想。

1988年3月10日,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郑萌珠在北医三院诞生,作为郑萌珠妈妈的产科管床大夫,我见证了中国大陆辅助生殖技术“从无到有”;见证了生殖医学这一新兴学科不断壮大;见证了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地,从起初每年仅帮助一两百名不孕患者,到现在每年帮助上万个家庭,内心的喜悦和自豪,难以言表。

从妇产科医生真正转变为生殖医学研究工作者,源于我的两段求学经历。1996年在香港大学做访问学者以及2002年在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期间,我看到了生殖医学研究的广阔前景,也看到了中国生殖医学研究存在的差距。

中国是人口大国,伴随着人口出生和疾病模式转变,人口出生缺陷问题,已成为婴儿死亡、儿童和成人残疾的主要原因之一,亟待科学干预。辅助生殖治疗的活产率只有百分之四五十,仍有无数的不孕患者等待治疗。如何提高治疗成功率;如何找到一级预防治疗方法,有效避免出生缺陷,成为摆在生殖医学工作者面前的难题。

北医三院接诊的相关病人多,临床资源丰富,从临床实践的角度看,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不大。但从基础研究上看,生殖健康领域的研究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我意识到,只有改变这种现状,才能使中国生殖医学的基础研究与临床相结合的发展获得更大的空间。彼时,组织任命我为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回国后,我带领团队坚持每周文献学习,时时提醒大家不仅要追赶国际最前沿,还要有我们中国学者的独特贡献。

1990年国际上开始有了胚胎植入前遗传诊断(PGD)技术,在体外受精过程中,对遗传病患者或携带者的胚胎进行遗传学技术分析,筛查,再把挑选出来的健康胚胎移入子宫。这是一种从源头杜绝遗传疾病的产前诊断技术,可避免中期引产,有效防止新生儿出生缺陷的发生。但是,理论上的良策,应用上却备受限制,只能做部分染色体疾病和极少数单基因病。

早期胚胎对人未来发展至关重要,是生命起源的细胞。取出几个,是否影响胚胎发育?会不会导致未知的疾病?用一个或者少量几个,诊断结果是否精准?脊肌萎缩症、多囊肾、遗传性心血管病等单基因疾病患者都想拥有一个健康的孩子,该如何攻克这些难关?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我开始了新的探索征程。2013年底,我联合北京大学谢晓亮教授团队和汤富酬教授团队,在《细胞》《自然》等杂志,系列报告了人类植入前胚胎的DNA甲基化重编程过程和人类胚胎生殖细胞异步发育过程中的重要阶段、关键节点及生殖细胞-微环境细胞之间的协同发育关系,第一次验证了MALBAC(基因组扩增技术)在胚胎遗传学诊断临床应用的可能性。这些研究成果受到了国际学者的高度评价,也连续两年获评中国科学十大进展(2014/2015年)。

2014年9月19日,世界首例经MALBAC胚胎遗传学诊断技术筛查后出生的试管婴儿在北医三院诞生。随后的脐血基因检测再次证实,婴儿不含来自父母的致病位点。目前,这个小姑娘快五岁了,健康快乐又聪明。而这样重获幸福的家庭,已经有了上千个。

在MALBAC技术基础上,我带领团队二次创新探索出MARSALA技术,将突变位点、连锁分析加上染色体整倍性信息,做到了通过低深度测序一次性,既能检测胚胎单基因遗传病基因,又能对染色体异常进行诊断。这种胚胎检测技术在检测效率、准确性及成本上,均具有显著优势。2018年,北医三院辅助生殖技术系列研究成果作为改变民生的临床技术唯一代表,入选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

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现在,我们的人类胚胎发育遗传学和表观遗传学相关研究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北医三院辅助生殖医学中心成为国际上治疗技术最全面、就诊人次最多的机构。

未来,生殖健康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从我们已经开展的大规模人群流行病学调查及基于大数据监测平台的动态分析结果看,我国不孕患病率呈上升趋势,达到15%以上,生育年龄的后延、生殖疾病的发生是影响生育能力和出生缺陷发生的重要因素。因此,女性生育力评估的新方法——卵巢功能减退机制研究、高龄对妊娠结局及子代健康影响研究都是我们的新课题。

探索生殖小细胞,守护人类大健康。我将带领团队从早期预防和及时治疗角度出发,用最简单、最安全的办法促进女性生殖健康,帮助育龄夫妇生育健康的宝宝,为民族繁荣贡献一份微薄之力。让人生无憾,让爱永恒!

来源 |《首都卫生健康70年回忆文集》

文 | 北医三院 乔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