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不只有布达拉宫八廓街,还有念青东

原标题:西藏不只有布达拉宫八廓街,还有念青东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场藏地旅行的梦想,

或许曾经的你害怕高原反应,担心在高原生一场病,但到了这里,你只会后悔以前所有的顾忌和胆怯,并感叹“西藏值得你大病一场”。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碧绿的湖水,飘扬的经幡,虔诚的藏民......如果让我选最爱的地方,那就是西藏,带上背包,跟我走吧。

▲山坡上随风飘扬的经幡

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西藏,开往西部的列车上,旅友们各自怀揣着对西藏的憧憬。到西藏的人,有看风景的,有朝圣的;有度蜜月的,有疗伤的;有跟着旅行团的,有徒步或是登雪山的......

▲蓝天/白云/花田/绿树/褐石/蓝湖

于我而言呢?这是我第一次去西藏,也是我第一次尝试重装徒步。所谓“无知者无畏”,我钟情念青东萨普线,不假思索地去西藏旅行志发布帖子寻找徒步萨普线的队友。添加好友的人很多,真正能够行动的人却很少,我不断接受添加好友的请求,然后以同样的口吻进行重复的开场介绍。直到静子把我捡了回来,了解我的基本情况后,建议我先走海子线再走萨普线,并推荐我加入徐宁带领的海子线队伍。

▲高山杜鹃正当时

队伍里除了我是没有重装徒步经历的,其余都是老驴兼老友:有多年的骑友紫晓,丰富商业领队经验的静子,登过六千多米雪山的陈丽,沙漠穿越的丰瑜,其余的徐宁、青峰、老郑和水货,乌孙、狼塔、夏特、珠峰东坡、鳌太、贡嘎等都走过两三条。

▲远眺似河相连我丝毫不了解他们说的这些线路,完完全全的徒步小白。大一的寒假我们三姐妹聚在一起,萱萱姐讲起来自己的旅行计划,我瞬间被吸引。囿于三人时间配合问题,我和萱萱姐请了背夫徒步了EBC(16天),秀秀姐随后与我们汇合三人徒步了ABC(7天)。从计划到执行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开启了徒步之旅并成功入坑。作为年纪最小且为徒步小白,很感激队友们的接纳。▲第一张合照左到右:老郑、水货、静子、丰瑜、紫晓、陈丽、徐宁(领队)、青峰、阿元静子是队伍里管事的,操办大大小小的事,购买保险、联系车辆、预订客栈、聚餐地点、统一购买的物资,经验丰富的静子总能提供划算又舒适的方案,对任何事情都应对自如。徐宁经常给我发消息,称呼从“姑娘”到“阿元”再到“小朋友”最后到叫“大侄女”,一直叮嘱我需要带些什么东西,买些什么,买多少,买什么好,什么东西不用买他借给我......▲白雪深处藏着一颗蓝宝石为什么非要徒步自虐呢?因为徒步所带来的享受感,是你用其他方式永远不能感同身受的。用不同的视野,去看不一样的风光;去感受生命的意义,体会来自内心的每一个感动;去发现自我的潜能,不断成功挑战自己的意志极限。徒步路上的每一里路,都拷问着身体的极限,眼前的每一处风景,都冲击着灵魂,而脚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是你挑战自我的征程。▲远眺错扎克湖

念青东是念青唐古拉山脉东段的简称。它西连冈底斯山,东南与横断山脉的最西端伯舒拉岭相接。念青东的冰川基本上包揽了藏东南一大半的冰川,所以这里是饱览冰雪世界的最佳选择;另一方面,念青东被北部怒江上游和南部雅鲁藏布江支流侵蚀出很多深深的河谷,所以这里地形复杂、气候湿润。这里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有近一百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未登峰,也有星罗密布的各色高山海子。

▲漫山杜鹃花盛开

念青东的海子颜色各异,可以说,在藏东南地区找不出两个颜色完全相同的海子。这里的海子种类繁多,有的周边雪山环绕,有的周边森林密布,有的周边巨石林立,有的周边鲜花满地。

▲念青东巴巴拉错海子是藏族人对于湖泊的叫法,湖泊的另一个名字叫做“错”。走在藏东南地区的山里,通过查看卫星地图,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错”。

坐标:西藏 林芝 波密县 曲那玛村

念青东的小秘密,藏在山里,那个安静神秘的高原村庄里。

▲渺小

Day1(6.16):拉萨—波密(620公里,乘车12小时左右)

静子提前在拉萨联系了一辆15座的车,接下来的12小时内,这辆车都陪伴着我们,幸而车子空间够大。补足了睡眠后,队里以徐宁为首的几位男同胞为了打发时间开始尬聊,时不时就开车,讲起了黄段子,相互调侃调侃。山东大妹儿陈丽也加入其中,名句不断,比如:“山上遇到黑熊,母的徐宁上,公的陈丽上。”、“用眼神强*你”、“失足女大学生”、“晚上要守在静子夫妇帐篷旁边听动静”......

本以为紫晓是个正经人,“对呀对呀”说的真的好乖巧,后来才发现是一本正经却很搞笑的人。

▲第二天山腰草坪营地当然,这群人也有正经的时候。

初来乍到的我打量着传说中的318国道;陈丽不断感叹几年前我和一群人骑行来过这边,那时候第一次来西藏,旅行回去后念念不忘,我就和朋友离职到拉萨开了间客栈;紫晓说道路都修的很好了,以前我骑行318的时候都没有山洞,还是绕过这个山洞骑行在悬崖边,道路破烂;丰瑜说小瑞士-鲁朗小镇这几年也新修了很多房屋,再过几年就更加商业化了;静子看着手机新闻感伤着熟人山友的离去;徐宁和青峰相约过段时间要带着家人朋友自驾走走318......

睡觉-听段子-吃东西-聊天-看风景-睡觉,12个小时过得很快。▲错扎克湖营地

Day2(6.17):波密—曲那玛村—从巴桥—牧场营地

车程:波密-曲那玛村-从巴桥

里程:徒步8公里左右海拔:3300+—4000+

徒步起点是曲那玛村的从巴桥,进入雨季,整个林芝地区都是云雾缭绕,小雨绵绵,4000米海拔以下树林为主,以上高山草甸牧场为主。

▲“山泼黛,水挼蓝,翠相搀”

我和搭档陈丽以及静子三个人边走边拍照,感叹这原始森林真漂亮,真像尼泊尔安娜普尔纳那条ABC徒步开始的森林,真像一不小心误闯进爱丽丝仙境;另一方面,我和紫晓两人爬升节奏特别慢,当天森林里爬升比较多,我们队伍分为两队,前队5人,后队4人。又由于沟通问题,导致当天分成了两个营地:牧场营地、溪边草地营地。

▲穿越丛林,绿野仙踪

丰瑜告诉我雪套过水路雪路的时候再戴,现在戴着会很闷;水货告诉我你登山杖使用姿势不对,应该怎样怎样用;静子指出我弯腰向前趴着休息达不到休息效果,可以用登山杖向后撑住背包,这样站直休息;陈丽走在前面,过段时间就会回头确认我有没有跟上来,停下来等着我。到达营地后,静子帮助我们搭帐篷,紫晓承担了打水的工作,坐在帐篷里端着热腾腾的面条吃起来,真的很满足。

▲两人营地煮面时光

Day3(6.18):牧场营地—山腰草坪营地

里程:徒步7公里左右

海拔:4000+—4600+

前队5个人说等我们汇合一起前行,我们一出现他们会跪下来道歉,听着很温暖,昨天的担心与抱怨一瞬间烟消云散。等我们期间,他们在营地附近捡起了垃圾,找到有焚烧痕迹的地方将队伍产生的垃圾以及前人留下的垃圾焚烧了。▲走在最后相互扶持的夫妻档徐宁拿着对讲机,与丰瑜、水货、青峰四个人前锋开路;老郑拿着对讲机,我和陈丽紧跟着他;静子和紫晓拿着对讲机垫后,享受二人世界。途中不断沟通,走在中间的我们看开路者们走错路又匆匆返回,告诉我们怎样走是对的,怎样走好走,这样配合真好。静子和紫晓每天垫后,紫晓分担静子的背包重量,静子等待缓慢爬升的紫晓,两人共同前行。▲穿过生命散发的芬芳

看着爬到山顶后,发现是一个平台,还需要继续翻过背后那座大山,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爬升,越往上面走,山腰间弥漫的烟雾越浓,风越大,鼻涕不停地留下来,我跟在老郑背后,期待着对讲机什么时候能够传来徐宁他们达到营地的消息。我们看见山坡边上飘扬的五彩经幡,终于到了,今天的营地在半山腰上,有一块草坪和一条小河流,气温越来越低,烟雾缥缈。听闻昨天晚上我和陈丽的帐篷进水,徐宁、青峰前来教我们搭帐篷。我们烧好水等待静子到来,今天到达营地后没有下雨,我们坐在帐篷外聊天,喝咖啡。

▲新的一天从收拾帐篷开始

Day4(6.19):山腰草坪营地—巴巴拉垭口—错扎克湖边扎营

里程:徒步12公里左右

海拔:4600+—5200+—4600+

徒步距离不长,但是海拔持续爬升,高原上负重徒步,每迈开一步,就像慢镜头一样,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你能够最强烈地感受到心跳的感觉,生命的脆弱。▲冰山一角

今天走的很疲惫,垭口的风特别强,积雪厚到大腿根部,翻越垭口的时候坡度特别陡,白茫茫的大雪将危险覆盖住,轨迹对我们来说只能算是方向的指引。我们不知道前路是碎石还是平坡或是暗渠,只能一步一步缓缓试探,小心翼翼地前行,一不小心踩空陷入雪洞中,整个人歪倒在雪里,然后开始掏雪拔腿,这只脚刚拔出来没走几步,又陷进去,这样重复着走出一条“雪路”。

▲白茫茫的雪地里满是陷阱翻越垭口的时候,陈丽不小心踩进石头缝中,拔腿出来鞋子被卡住,一只鞋子被埋入雪中,徐宁没有戴手套徒手掏了很久,冻得发抖也没有找到,我和丰瑜跟上了了解情况后带上手套继续掏鞋子,找到的那一刻,很幸运,气氛中夹杂着搞笑。丰瑜、陈丽、徐宁三人总是相互斗嘴,给行程中增加了很多乐趣。▲垭口前的沼泽地

巴巴拉垭口真的很陡,青峰一人独自开辟道路,我站在山腰看着,他准备直上再横切,直上的坡度有八十度吧,全是大雪覆盖,徐宁他们先横切,走到稍有几块碎石裸露出来的地方再直上,我站在两条路口,不知道怎么选择,我要走那条路线?我有点迷茫,看着青峰的橙色小点越来越远,青峰还在继续直上,他爬升之前告诉我:“一定要保持间距,避免一个人体力不支滚下去带走其他人”。我看着心里发毛,最终选择走稍有碎石露出的那条路,可能是碎石露出驱赶了一片白茫茫陡坡的恐惧感吧,石头能够给我带来安全感。

▲向巴巴拉垭口前进

青峰一个人独行,我在这边看着,看的很紧张,大片雪覆盖的陡坡上,一个橙色的小点断断续续地爬行着,稍有不注意就会掉下去,背后没有任何保护物,没有一块石头,只会滚落到冰沟下的碎石堆里,我赶紧收回可怕的思绪,继续紧跟老郑。

▲翻巴巴拉垭口

在巴巴拉山口,当咧咧的风吹过我的发梢和我背上的背包罩的时候,我的眼里有泪涌出。当我深切地感受着心脏跳动的声音,一步一步杵着登山杖向上爬行,我的心里充满感动。

▲巴巴拉垭口合影

我们都很兴奋,开始留影纪念,徐宁和丰瑜主要负责帮我们拍照,轮换着人各自拍着,停留了十来分钟,垭口上大雪纷纷,寒风吹走了爬升的温度,身体开始发寒,我们开始下行。

▲大雪绊倒了我仅存的帅气下去的雪路特别特别长,一群人浩浩荡荡,跟着丰瑜走,我们穿着五颜六色的冲锋衣,这样走在雪地里,我站在后面看着特别好看。可是越往下脚被陷进去的次数越多,拔腿的难度也越大,我们笑着拔腿,记录下这窘迫的一面。这条路线建议雪地行走经验不足的人不要这个季节去。▲飞舞的雪花飘扬而下湖尾近在眼前,走起来却很奔溃,有种走不到尽头的感觉,一大早爬升-翻越垭口-与雪地斗争,现在还有无尽的下坡,我们早已精疲力尽,这时候,路边一辆摩托车向我们驶来,是折返的徐宁,他抱着藏民家买的饮料,向我们呼喊。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就像在你很绝望的时候,你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他踏(骑)着(着)七(摩)彩(拖)祥(车)云来拯救我了。虽然最后他驮着陈丽的背包先走了,我和老郑还是苦逼的自己前行,但是那份感动啊,真的不比大圣归来差。▲徐宁坚定又凶狠的表情

继续往下走就是牧场,远远看到几个移动的小黑点,很多挖虫草的牧民,今天我们扎营的湖边很多帐篷和摩托车。每逢虫草季节,他们从旁边村子骑着摩托车在山腰间的小路上穿越,颠颠簸簸。他们每天出门挖虫草,一天能够挖到几根到一二十根不等。他们走到湖边帮我们一起搭帐篷,围观我们做饭,围坐着一知半解地和老郑聊天,稍有高反的老郑,将一些食物分给了藏民们,以减轻负重。

他们好奇地打量着我们,我们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受到藏民们围观欢迎

Day5(6.20):错扎克湖边—错仁错湖尾营地

里程:徒步11公里左右

海拔:4600+—4500-

海拔爬升不大,前半段路过很多造型奇特的树,这些树年龄都很大,很多生长到一定年龄自然倒下的树木,没有叶子,只留下了奇异的树干,很是古老。

我这两天总是紧跟老郑,老郑话不多,但是给人安全感,可能是因为第一天车上他总是跟女儿视频聊天吧。由于感冒头疼稍有高反的老郑总是冒出那句经典名句:“尼玛,慌得一逼了,抽根烟压压惊!”▲冲在最前方的领路者

本以为是轻松加愉快的一天,因为河水上涨,过河点不在原定计划线路上,前队带着对讲机的丰瑜今天走在中队,导致前队没有对讲机,无法沟通。前队与中队分头寻找了很多地方尝试过河未果,过流太急,河道扩宽。尝试呼叫远处的前队,没有得到回应,只能顺着他们前行的路继续走。

▲让我们一起蹦蹦跳跳下山去

终于,在河边看见对岸折返回来接应我们的徐宁,这个在内蒙生活的山东大叔,不断地来给队伍温暖。他提起嗓子呼喊,炫耀:“你看,我回来接你们了,还是我好吧”,丰瑜、陈丽、老郑和我都好激动,激动地快要跑过去迎接他。他从河对岸选中可踩踏的石头,一蹦一蹦过来,领着我们应该踩哪一块石头,怎么走,就这样带领我们过了河。

▲目标近在眼前,可追逐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轻松

Day6(6.21):错仁错湖尾营地—5080垭口—第五天山腰临时营地

里程:徒步13公里左右海拔:4500-—5080—4400+

眼看就要到垭口了,前面无路可走,经过徐宁探路只发现了一条需要爬过一个几乎垂直的碎石坡,徐宁、丰瑜爬上去了,青峰、水货、陈丽、老郑和我紧接着,水货请求先爬,陈丽也先爬,接着是老郑,我们在下面紧张地看着,祈祷着,鼓励着他们,他们每抬脚踩下,石头滑动坠落,看的都很惊险,最主要的是头顶还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露出来一半,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

▲垂直90度乱石堆我和青峰由于等待时间太长,我们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失温的感觉,越来越冷,我不敢一个人在最后,提出先爬的请求,青峰也答应了,本来最先到的一个人,变成最后爬,那一瞬间我觉得很感动。收起登山杖,我努力踩稳可能滑落的碎石,手脚并用往上攀爬,按照自己节奏停下来喘息几秒继续向上,力气用尽时终于到达顶处,我双腿发软,大口呼吸,在上面等待的陈丽叫我走远点休息,这里不安全,可我动不了,瘫坐着干了一杯水以平息命悬一线的紧张感。

▲怡怡兄弟情

继续前进的徐宁和丰瑜找到了另一条路,急忙通知青峰,别爬了,往对面斜坡横切,一切平安真好。

在空旷的天地间,在很高很高的雪山上,在无人的旷野里,突然就彻底地看清了自己的位置,真正地明白了生命的渺小,自然的博大。

▲我们一起系鞋带

在这个五千多米的垭口上,以徐宁为首的男人帮们,开始轮着表演垭口俯卧撑,甚至连背包都没有卸下来,嚷着让我们轮流帮忙拍视频和照片,倒数20秒,做20个,甚至还要挑战单手俯卧撑,玩的像一群小孩子一样开心。

▲来自海拔五千米以上的俯卧撑

5080看似海拔不高的垭口,我们猜想雪不会有巴巴拉垭口深,肯定简单些。结果不仅雪深,翻过垭口后传来水流声,很多的暗河,一不小心就陷下去到大腿根,还有脚卡石头缝的风险,掉进暗河的风险,腿陷进去的频率远远大于巴巴拉垭口,鞋子也湿了,走得不仅身体疲惫,心更加累。

▲路虽远,行则将至

丰瑜、徐宁、青峰都是很有自我主见的人,他们三人选中了三条不同的路线,都各自坚持自己的路线会比较好走,老郑在后面劝告大家一起走,不要分开,但是未果,就这样,我们又面临着走哪一条的选择了。其实不管走那一条都一样,都很难走,但是大家在一起会更有安全感,遇到问题可以一起解决。

▲误入残雪乱山中这一天真的很奔溃,考虑到静子和紫晓还在后面,已经六点多,达到原计划营地时间太晚,我们在山腰间的水沟边扎营。由于鞋子裤子都湿了,也需要焚烧垃圾,我们在山沟里拾柴火生火,一群人围坐在火边聊天,远处雪山,那晚的晚霞很漂亮。每次回到营地,我就会很听静子的话,疯狂喝水,恢复体力,这时候总觉得一切都很美好。想想后面三天还要翻两个垭口,风险太大,太虐,今天全体队友决定到巴村下撤出山。▲火总有种神奇的凝聚力

Day7(6.22):第五天营地—冻错—也村—巴村

里程:徒步20公里左右

海拔:4400+—3800+

一路向下,经过了长满小花的草地,回到了森林,最后经过冻错,沿着冻错走了10公里,一路上滑落的碎石坡,沿着河边窄窄的小道横切,又穿进森林,这样重复着,冻错的水是淡淡的牛奶绿,很特别的颜色。▲奶绿色的冻错▲请赐予我平衡力吧!

冻错湖尾到也村4公里多碎石马路走的脚底板疼,脚底板磨起了泡,一路继续前行。比起山路,乱石路,草地,我更讨厌走马路,很伤脚底板。终于看见也村,一个人也没有,一片寂静,我们穿过村子呼喊着,村民们都上山挖虫草了,无人回应。村子里很多人家看起来正在盖新房子,路上干干净净的,就是没要人也没有牲畜。

▲远眺狭长狭长的冻错也村下山后最近的一个村子,村里没有商店,也村到巴村,八公里50块/人,冻错湖尾接到巴村100块/人,巴村住宿50/人,提前联系也村村长即可。那晚我们来到巴村住宿,巴村回拉萨很远,与村长谈的价格特别贵,那天静子联系了很多朋友,询问行情。第二天一早,巴村到洛隆县,1500一台车,9人2台车3000。▲冻错乱石路

Day8(6.23):巴村—洛隆县—波密

巴村到洛隆县这段时间修路,导致需要绕行颠簸的山路,下午两点到达洛隆县。洛隆县去波密或者拉萨的汽车两三天才有一趟,今天的那趟早上已经出发了。街上很多包车司机,静子又操办这些事情,找了一辆15座车,三个队友洛隆县到邦达机场飞回家,150/人,其余6人洛隆县到波密再回拉萨,600/人。晚上住波密。

▲营地茶话会

出了巴村,大家的手机陆陆续续地有信号,都纷纷给家人打电话发消息保平安,消失了几天的手机又紧握在我们手里,一路上的电话声音让我深刻的感受到我下山了,我不能逃避了。

▲坚信朝着目标,一步一步迈进

Day9(6.24)波密—拉萨

回到拉萨后约着吃了大盘鸡,网红凉皮,喝酸奶,吃西瓜,来安慰这几天受虐的心。虽然没有走完原计划的9天行程,但是这6天看到的风景,共同经历的事情,已经很满足了,量力而行,如果连欣赏风景的心情与精力都没有了,那么徒步的意义何在?

大家纷纷表示,高海拔重装徒步一次就够了,下次再也不来了。

可是过段时间总会忘记这种种的痛苦,仅仅记得那迷人的风景。

还来吗?还来!

▲9102年最酷徒步天团-垭口F5▲云朵给山川海子增加了几分庄严

离开拉萨的前一晚,我们相约着去广场看一次布达拉宫的夜。静子的好友给我们每人送了一瓶水刚好派上用场,我们一瓶又一瓶地将这些从长白山运来的矿泉水倒在地上,丰瑜大个子趴在地上拍布达拉宫的倒影,路人们也纷纷将他们的水倒在一起,轮流拍照。

因为一场徒步旅行,我们九个人相聚在一起,共同经历了与世隔绝的六天;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家永远是旅行的终点,我们终将是彼此的过客。

▲布达拉宫的夜

现在如果你还没有去过西藏,别着急,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出场顺序,西藏的海子和雪山,依然等着对你说一句“扎西德勒”。

有缘江湖见,朋友!

图文转自微公信众号,西藏旅行志 | 限时领取西藏旅游路书,邀你加入进藏交流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