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光环附体,《攀登者》依然让我泪流满面

原标题:没有光环附体,《攀登者》依然让我泪流满面

人为什么要登山?

英国探险家马洛里说:“因为山就在那儿。”

《攀登者》中,曾经登顶珠峰的方五洲(吴京饰)的回答是:“人类是注定要走向未来的。”

此时,他意志消沉,满脸疲惫,在锅炉厂工作,偶尔代课普及登山知识。

可他内心深处一定没忘了1960年5月25日,北京时间凌晨4点20分,他和曲松林(张译饰)、杰布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

还有在登顶前牺牲的队长给出的答案:“我们自己的山,自己要登上去!”

他登上去了,可这却成了他心里永远的痛,因为要国际登山界承认,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1,在山顶留下证物。

2,在峰顶拍摄360度影像。

为了能活着登顶,方五洲让让曲松林扔掉了摄影机,什么证据都无法留下。

不被承认,祖国就要“低头十年”。

再度登顶珠峰,成了这三人余生的目标。

于是,《攀登者》的故事和情感思路变得清晰而动人:国家使命和人类精神互相萦绕,互为映照。

登顶珠峰既是国家任务,也是人的选择。

方五洲和曲松林时隔十三年的再次相见,就有一次关于“选择”的催泪对话。

曲松林问:“如果换了是你,是扔掉摄影机保住自己的命,还是丢掉自己的命保住摄影机?”

曲松林恨的是:队长保住了自己的命,却辜负了国家。

方五洲反问:“如果当时要杀了我才能保住摄影机,你会杀了我吗?”

在国家使命和个人情感间摆动,这样的“犹豫不决”格外动人。

一群没有情感温度的人征服再多次珠峰,也无法感动人心。

《攀登者》,说的是一群普通的登山人,他们没有光环附体,都心存畏惧地奋力前行。

登顶珠峰,既是国家荣誉,也是每个人情感的慰藉。

对方五洲来说,登顶是跨越和徐缨情感障碍的奋力一搏。

对曲松林来说,老队长埋在那看着自己。

对杨光(胡歌饰)来说,珠峰是离父亲最近的地方,他要弥补父亲后悔把他带到世上的遗憾。

真实地面对过去,暴露隐秘的自己,这群人才可敬可爱。

影片最打动我的就是这种真实感

业内顶尖特效团队打造的雪域奇观和攀登险象让每位观众在影院里身临其境,紧张地发抖。

登山故事与历史的结合也平添了一层厚重感。

(影片改编自1960年王富洲、屈银华、贡布登顶珠峰的真实事件,图为三人下山后受到热烈欢迎)

真实到无法预料的人物命运更突出了征服珠穆朗玛的残酷和伟大。

影片里的角色都具有向死而生的精神力量。

方五洲被学生质疑“到底我们有没有登上珠峰”,镜头一转,队长的尸体在珠穆朗玛的风雪中默默证明。方五洲的一部分生命也留在了那里。

杨光说,要是能像马洛里一样死在登山的路上,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最让人感动的是李国梁(井柏然饰),他的死亡源于曲松林判断失误,冒险登上珠峰“第二台阶”,被氧气瓶意外砸中摔下山崖。

在以往的电影套路中,作为登山队精神传承人的他本该活着。他的死亡并无太大意义,而无意义才是真实的残酷。

在以往的电影套路中,吴京扮演的角色可以奇迹般地救下更多人。

而在《攀登者》中,大部分时候他都在悲伤地接受身边人的死亡。

无法预知命运的险途中一步步登上珠峰的人,才是真正的“攀登者”。

山就在那里,它险恶又壮美,能征服它的注定是鲜活的人。

过去在西方世界里被称为艾佛勒斯峰的神山,

它因攀登者的牺牲和勇敢而找回了归属,因祖国强大而正名为“珠穆朗玛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