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家的男神没错了

原标题:是大家的男神没错了

本来一直都写写娱乐八卦,偶尔会扯两嘴时尚圈,也是因为穿着华服的明星和超模们也总会成为大瓜主角。

但这次是真的要“捞过界”了,因为昨晚的烟火。

在北京的朋友们是实地感受过了什么叫做“火树银花”,平时就没安静过的首都入夜不夜,欢欣盈

看转播的观众也会在荧幕前被由衷震撼。

烟火不止绚烂,还能有奇情,以画代心地打出了“人民万岁”,打出了孔雀开屏,打出了巨树参天的枝繁叶茂。

相信大家也在热搜上了解了创造这出美景的“魔术师”,蔡国强。

很多人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也有很多人会恍然大悟甚至兴奋鼓掌,“原来/果然是他”。

不清楚看这篇推送的你,有没有经历过2001年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时,所有人把目光一致投向东方的那种热烈。

那年10月20号晚上9点,黄浦江畔开始了一场名为《今宵如此美丽》的烟火表演,创作者就是蔡国强。

如果你还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一连串用烟火在北京上空留下的“脚印”。

那也是蔡国强的作品。

当时他出任了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师,创作了这段《历史足迹》,用二十九个脚印走完了北京中轴线,从永定门、前门、天安门、故宫……最终来到鸟巢。

“脚印”再在这个全球瞩目的建筑上空倾斜而下,变成纷繁的“流星”。

又或者你还能回想起十年前,也就是建国60周年的盛大庆典,那时也有烟火表演。

没错,那同样出自蔡国强之手。

不过这位即将要满62岁的中国艺术家,并非只是“无名英雄”。

事实上蔡国强一直活跃在台前,因为自己独特且不衰竭的创造力,和对艺术创作的不断进取而被世界关注。

墨尔本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现在还在举行冬季大师杰作展,跟蔡国强新作联展的是几千年前的兵马俑。

国内另一本顶尖时尚男刊《时尚先生》在九月推出了“巨匠与杰作” 专题刊,蔡国强就是封面人物之一。

他也是这次专题中少有的东方面孔,跟蔡国强一起登封的还有昆汀、傅高义、Samuel L. Jackson、Richard Ford、Jimmy Page……

而一手创造了瑰丽视觉神话的蔡国强,其实出生在一个相对封闭且传统的环境里。

他在《天梯:蔡国强的艺术》这部电影纪录片中讲了泉州两座宋代高塔的来源,用这来为自己成长的城市和由此受到极大影响的艺术创作理念下了个批注——太信风水,太信看不见的世界。

作为50年代生人,蔡国强的家庭也具有一定的时代代表性:

他是家中长子,父母一共生了四个孩子。

母亲不识字,父亲蔡瑞钦倒是颇受人尊敬——写得一手好字,又在新华书店上班,绝对算当地的才子了。

只是因为太痴迷于知识文化,工资全都拿去买了书和字帖,蔡爸爸没有在物质上完成过“养家”的义务。

家中“顶梁柱”的角色实际上是由强势的奶奶来进行担当的。

地缘文化,独特的年代背景以及家庭责任构成,也多重影响着蔡国强的成长。

他在自述《说说我的绘画故事》里回忆父亲,“小时候我常被叫去坐在他腿上给他卷纸烟。他边抽两口,边在火柴盒上用钢笔画山水。

△蔡国强父亲蔡瑞钦所画的火柴盒

这些日常细节如果让其他人经历,可能是繁琐无谓的,之于蔡国强却是打开他通往艺术大门的关键。

父亲和他的朋友们是崇尚传统艺术的,喜欢国画和书法,与之对应的是无论环境如何艰苦都沉浸在过去中难以自拔的“清高”。

所以蔡国强找了家乡老师杨振荣,学素描、做雕塑,也画水彩油画。

△《泉州画室》,画于1970年

想要建一番事业却又胆小谨慎的自我压抑,又是蔡瑞钦在无意间延续和传递给儿子的。

因此他才从泉州浓重的民俗信仰氛围中找到了“火药”这个贯穿祭祀与祈祷仪式的共同元素,以此来突破传统,也突破自己性格上的限制。

“火药爆破画”,是理解这个艺术家的第一步。

硝烟散尽后因为力道无法均匀控制而自然形成的浓淡相宜,以及“神大过形”的特色,又隐隐地和中国书法的飘逸之美形成某种重叠。

“火不要光会点,还要会灭,灭火才是艺术家的功夫”则是蔡国强奶奶陈爱柑教他的。

这位出生于清末的老人是蔡国强的第一个粉丝和收藏家,她一直觉得儿子的画只能拿来烧火做饭,而孙子会成为一个不得了的艺术家。

蔡国强演过电影,福建制片厂的《小城春秋》,一个奸角。

1971年的时候,他就考上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演员,后来对跑龙套演反角兴趣渐失了,又申请转去泉州高甲戏剧团帮人画布景。

也是因为这段经历,蔡国强在81年的时候去了上海戏剧学院做旁听生,进修舞台美术设计。

读大学的几年里,暑假或是有空,他都会和另一半红虹到处旅行,采风写生。

在上海接触到的新鲜思潮、获得的合作机会也是他在泉州难以想象的。

△1985年,蔡国强和上海戏剧学院老师胡项城合作了《有龙凤的船》

1986年年底,他又前往日本深造艺术。

蔡国强在那里也展出了自己的火药画,获得了与他同龄的美术评论家鹰见明彦的欣赏和支持。

鹰见明彦把蔡国强介绍给了自己的高中同学小胜则孝,而小胜则孝的父亲是日本烟花协会会长兼“丸玉屋”(日本烟火元祖)的十三代传人。

△丸玉屋小胜烟火店到现在都很出名,去年还参与了第29届澳门国际烟花比赛汇演

小胜家觉得火药、烟火都是来自中国的好东西,让蔡国强随便用自家的场地和材料,算是表心意报对中国的恩。

△1988年在小胜烟火工厂的蔡国强

蔡国强的创作很快又吸引了专业美术杂志甚至NHK来进行报道,他在日本也成了名,并在1995年占用了日本艺术家的名额,被亚洲文化协会邀请到美国,并正式定居纽约。

△1991年蔡国强在日本举行个展,名为《原初火球》

《天梯:蔡国强的艺术》是了解这位艺术家的非常好的窗口,对其艺术创作进展做了一番清晰梳理,同时把“天梯”这一作品及其背后的情感根源展现得淋漓尽致。

很多人说蔡国强就会想起“天梯”,这个在他家乡泉州海边盛放的室外烟火作品不赚钱,有如神迹。

他从94年就开始尝试,想要完成一架可以连接地球和宇宙的梯子。

2001年又在上海进行了第二次尝试。

2011年在洛杉矶本来准备就绪,但当地政府担心会造成安全隐患,撤销了项目许可。

事实上“天梯”本身未必很难,难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要风平浪静,要气流配合,要能一路蜿蜒的开阔地形,还要有政府部门的支持和许可——在老家成功也是一种命运。

影片在对蔡国强其人做了细致介绍后,将镜头对准了他奶奶的老家,一个很少有人去过的小渔村。

淳朴的村民们不仅为他保密,也参与了项目的搭建。

“天梯”这份礼物的接受者,蔡国强的奶奶,由于年事已高,是坐在室内通过视频对话来欣赏孙子那无与伦比的艺术创作的。

《天梯:蔡国强的艺术》这部影片,两年前在国内上映过,爱奇艺上也有资源,推荐大家去看。

在“天梯”完成后不久,蔡国强的奶奶去世了。

腾讯《我的时代和我》短片中,记录了他回乡祭拜奶奶的画面。

在返程车上,他提到日本人对他“忠孝”的评价,感慨了一句“哪有那么简单”。

一部纪录片聚焦了艺术家因为亲情而不断尝试的温情画面,但创作灵感和突破方向并不仅依存于这一个维度。

他不仅有烟火艺术,也做装置,98年展在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叫做《草船借箭》。

2006年用99匹仿真狼铸造出来那颇具循环式味道的,叫《撞墙》。

很多人习惯说他大胆狂放,因为2013年蔡国强受邀参加巴黎白夜艺术节,在塞纳河上办了场烟火秀,叫做《一夜情》。

音乐用了谭盾的《纸乐:金瓶梅》,烟火不仅打出了“One Night Stand”,还用“LET'S PALY”作为信号拉开了“法国人的12分钟”序幕。

在这之后还有从世界各地征募而来的50对情侣协力完成的《情人的时间》。

蔡国强的烟火不止在黑夜绽放,还可以在白昼里绚烂。

△2014年上海个展《九级浪》的开幕爆破表演

2018年年底,他在佛罗伦萨上空上演的《空中花城》更是一次经典之作。

下面这两张图横着看太有损效果了,麻烦大家扭扭脖子,或者转转手机。

以佛罗伦萨文艺复兴为灵感,听来空虚散浮,但再看一遍成果,他的确做到了。

△《空中花城》的创作草图

今年他又“炸”了一次庞贝古城,用中国火药对话罗马文明。

人间烟火”已经被用得很矫情了,可经过昨晚,你会发现它还可以有更多的意义。

比如探索,比如传承,比如不断的找寻,比如永恒的前进。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