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我希望中国文化可以强势地走向世界 | 青年100

原标题:南派三叔:我希望中国文化可以强势地走向世界 | 青年100

坚持不懈,

努力创作!

青年100-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火了很多年,总销量超过2000万册,它也是很多人最爱的小说。

南派三叔给我们构建了一个虚幻的世界,他描绘的那些人物,每一个都像是从读者心里走出来一样。

有人评价说:“南派三叔对于故事和人物的塑造有着独特的个人魅力,他总是能给书中的人物赋予完全不同的鲜明个性,懂得读者要什么。”

还记得2015年8月17日,那天是《盗墓笔记》中张起灵和吴邪“十年之约”的时间,30万名书迷自发前往青铜门所在的长白山,等待“起灵归”。

30万人赴一个书中虚构的“10年之约”,南派三叔究竟有什么魅力?

一部《盗墓笔记》,一段青春回忆

一部《盗墓笔记》是很多人的青春回忆。

我还记得追书的那段日子,无数个夜晚,宿舍里已经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而我躲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亮了吴邪与张起灵的故事。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书中的内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却依然记得同桌在教室里的桌洞下偷偷看到潘子让三爷大胆地往前走那段,忍不住哭出了声。

当年看《盗墓笔记》的人也已经长大了吧,他们是不是已经变得世故,还是依然守护着自己的天真无邪?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长白山的青铜门,张起灵的麒麟血,吴邪的茫然若失,依然是我记忆里珍藏的一个真实世界。

三叔刻画的人物都有自己的魅力,都有血有肉,像是活了一样,仿佛透过文字可以看清楚每个人物的面孔:

吴邪的不服输和灵活的头脑,总是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张起灵闷油瓶一样,却带着一种神秘的冷静和沉着;

胖子又充当了搞笑的角色,中和了不少恐怖的背景环境。

吴邪的不服输和灵活的头脑,总是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张起灵闷油瓶一样,却带着一种神秘的冷静和沉着;

胖子又充当了搞笑的角色,中和了不少恐怖的背景环境。

紧张的情节里掺杂着对人生的思考,风趣的语言里隐藏着生活的感悟,三叔并没有用华丽的辞藻和复杂的技巧,却一切都刚刚好。

仿佛不是看书,而是和小说中的角色一起经历。

网上有很多书迷这样评价:

“三叔的作品读的过程中非常过瘾,故事情节匪夷所思又在合理之中,紧张刺激又嬉笑怒骂。”

“看完之后,又是无尽的失落,因为三叔写得好,才会失落,总想让他一下子把故事讲完,又怕自己知道了结局会后悔。”

“盗笔的代入感很强,会让你不由自主地坚信就是有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群人,看完激情澎湃又心碎难当。”

这或许是对一个作者,最高的评价。

盛名之后,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一部《盗墓笔记》,让南派三叔一夜之间风靡全网。

时间倒回到2006年,那时南派三叔的名字叫做徐磊,他在一个公司做着小职员的工作,每天做着一些美术设计还有编程的工作。

那时“鬼吹灯”系列开始流行,徐磊的心里也藏着一个作家的梦,所以他在百度上面注册一个账号,开始写一些盗墓故事致敬鬼吹灯。

意外的是这些故事很受网友们的喜爱,直到出版社想要出版他的小说,要签合同的时候,他才想起要起一个笔名。

几分钟的思考时间他想到了小说里面的三叔这个人物,而这个是属于南派盗墓体系,所以“南派三叔”这个名字就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盗墓笔记》这本小说在出版以后,获得了突破百万读者追捧热爱,成为了一部经典小说。

之后在盗墓类小说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北有天下霸唱,南有南派三叔”,所以南派三叔在小说界当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而这一切,对于盛名之下的三叔来说,来得太早太猛了些。

一夜成名,带来的除了如神话般的耀眼光环,还有无法承受的焦虑。

站在人生的荒野中,环顾四周空空荡荡,唯有孤独一人负重前行,这是无法逃避的中年之殇。

有时候出版社和粉丝的殷切希望,会变成三叔的莫名压力,曾经一段时间他打开WORD就想吐,没有灵感没有体力时,他无法面对那些背负着希望的眼睛。

一旦焦虑来袭,三叔就通过洗澡来舒缓,有时候最多一天要洗七八次澡,冷静之后再继续创作。

即便这样,三叔还是不停地逼迫自己,他是一个不让自己闲下来的人,。

他开始大量换电脑,换写作软件,甚至是换写作字体,他想通过一些新的环境来缓解那些盛名之下的责任和压力。

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明星,背后都有着血与泪的坚持。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点无法磨灭的信念和爱,它无声无息地陪着我们,走过人生中需要跨过的坎与迷茫。

置零后归来,学会和自己妥协

那一年,三叔病了,因为高强度的创作,他患上了抑郁症。

三叔说他的性格其实比较倾向于向后走,他不喜欢在人前走动,就一个人扛着这些压力,硬撑着,直到撑不住了,才不得不封笔。

盛名之下,必有疲惫,急流勇退,才能救赎自己。

被裹挟的中年人,最后还是学会了跟自己达成和解,他不再逞强,而是勇敢面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以前,当别人说他江郎才尽时,他肯定会黑脸走开,现在他反而经常笑着调侃自己:“我确实没有才华啊。”

三叔,开始以置零的心态面对周围的一切。

心态变了,一切也都变了。

从“嬉笑怒骂人间”那一刻起,三叔就再也不会去关注别人怎么评价他的作品,他开始更加关注自己的状态和想法。

直到后来《沙海2》出版,三叔才首次向大众提及他的病情:生病的时候感觉很奇妙,你坐在一个很少有人坐过的地方,从一个奇怪的角度看这个世界,看这个世界上的人,但是他们却不会理解你现在看到的东西。

难以想象那段时间的三叔经历了怎样蚀心削骨的痛,幸好他挑战了自己的极限之后,获得了脱胎换骨的重生。

之后他甚至调侃自己在朋友们眼中“早就疯得厉害”,而创作就是这样一条孤独的路,没有人能陪他,只有他自己。

后来南派三叔的系列改编作品开始慢慢地出现在更多人的视野里,也在游戏、话剧、网络剧等方面多栖发展。

很多人对这样的行为不解,认为三叔已经无心写作,开始功利化。

南派三叔自己却很清楚:传统文化如果只是保护,而没有传播,终将凋零。或许靠娱乐之力,让古老文化重新流行起来,世代传承下去也是创作者们想要看到的。

就像《重启》一样,三叔觉得之前写的东西太阴暗了,现在想把自己的文风变得阳光一些,所以他就想写一个新的故事,自己也能重新开始。

吴邪终归要成长,南派三叔也是一样。

人生方向的转变,有时候都是不受控制的瞬间,没有对和错,只有当事人愿不愿意。

我们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祝福。

做公益,找回的不仅仅是自己

南派三叔的转变,并不止于文风。

他说:“有段时间老是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那个时候我就去帮助别人,当你被别人需要,你自然而然就知道自己缺乏什么。”

三叔通过公益重新找回了自己,他觉得公益可以唤醒处于这个高压力时代的人们。

有一次三叔在某节目的一个活动上遇到了公益组织“圆梦计划”的几个创始人,他们的做法很浪漫:人生病不应该像机器坏了就去修理一样,圆梦计划更关注他们的心灵是否受到重创,要帮助他们进行心灵的释放。

于是三叔加入了“圆梦计划”,这些年里,三叔做公益的心一直没有停止。

2016年南派三叔曾和井柏然一起,参与发起一项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创办的公益活动,帮助了世界各地的弱势儿童。

后来“南派三叔公益基金”成立,援助建设了十所希望小学。

南派三叔在八一七稻米节上说:“做公益,最重要的是要圆满,要回馈社会。”

南派三叔想把这种善意散发出去,让别人知道这个世界还是好的。

我希望,中国文化可以强势地走向世界

对三叔印象最深刻的大事件是08年汶川地震,在那之前没经历过那么悲怆的时刻。不过在地震中的自救、各方支援这些,让他意识到在大灾难面前,中国人的基因里面其实是有血性的,是有非常强的行动力的,这些都让他为自己的民族而倍感自豪。

正值国庆,近日,三叔也参与了由@共青团中央发起的#我和国旗合个影# 活动,“我在杭州,向祖国母亲表白:我爱中国!”不但如此,他还在自己的读者群发起了这个活动。

对于中国的文化的发展,三叔表示,他希望中国文化可以走向世界,可以强势地走向世界

在十年或二十年之后,那时候我们都已经老了,某个阳光的午后,从书架上再次拿下那些已经蒙尘的《盗墓笔记》,或许可以看到青春的模样吧。

很多人说三叔江郎才尽,很多人说他的文字再不如从前,其实不是,是读者们的期望越来越高了。

我期待三叔会有更多的作品继续呈现出来,如果他不再写东西,也没关系,只要《盗墓笔记》还在,我们的青春回忆就无可替代。

一个时代,有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

让我们不说再见,只待重逢。

看青年榜样,习青年力量。由@共青团中央 和十点视频联合发起的中国首档青年精神价值纪录片“青年100计划”,将梳理当代中国青年的气质,弘扬爱国、敬业、创新、奉献、向上向善的精神,记录100位科技、文化、基层一线军人、警察、文艺、体育、音乐等领域的青年榜样典型。第三季将邀请国际钢琴大使郎朗、作家南派三叔、中国香港功夫演员向佐、公益明星黄晓明、航天科工四院十七所总研究师颜安、奥运冠军丁宁、演员杜江、青年演员张一山、中国女足队长吴海燕等各行各业嘉宾,讲述自己不一样的青年态度和背后的梦想与荣光,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