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即兴决定”抛弃库尔德盟友,谁来看守上万ISIS战俘?

原标题:特朗普“即兴决定”抛弃库尔德盟友,谁来看守上万ISIS战俘?

特朗普:叙利亚境内ISIS据点已100%铲除!

2019年10月7日,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获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武装士兵聚集在阿勒颇以北的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记者 | 安晶

当地时间10月7日凌晨3点,叙利亚民主力量指挥官科巴尼(Mazloum Kobane)接到通知,要与美国军方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在会议上,科巴尼才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下令美军从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撤离。

科巴尼在接受NBC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

没料到的不止科巴尼一人。

据美军官员透露,驻扎在叙利亚东北部的美军士兵在周一凌晨才得到通知,要求立即从岗哨撤离;美国国会两院的民主党领袖事先未得到消息;美国的盟友英国、法国、德国也不知情。

在“盟友”美军撤离边境后,面对土耳其可能发动的攻击,库尔德武装在抗议美国背信弃义之时也同时警告,看管上万“伊斯兰国”(ISIS)的俘虏已不再是该武装的首要任务。

库尔德武装目前看守着1.2万名被俘ISIS士兵,其中2000人为外国士兵。

一通电话的意外后果

NBC新闻和《纽约时报》10月7日援引美国官员透露的消息称,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周日进行了一次通话,通话的初衷是为了平息埃尔多安在联合国大会期间没能与特朗普单独会谈的不满。

知情官员称,上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大期间,埃尔多安一直要求与特朗普就在叙利亚北部设立安全区问题进行一对一会谈。然而,特朗普与其他多国领导人进行了单独会谈,却没有与埃尔多安会谈,这引发了后者的强烈不满。

8月初,土耳其威胁准备对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发起第三次军事行动。随后,美国与土耳其紧急达成协议,计划在叙利亚设立安全区,以避免土耳其与库尔德武装再度交火。

土耳其要求在土叙边境的叙利亚一侧设立一块纵深32公里的安全区,由土耳其负责管理,区内不得有库尔德武装。而美国所提议设立的安全区纵深仅为14公里,其中5公里为非军事区,9公里不得部署重型武器。

土耳其一直将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附属武装组织人民保护部队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誓言将其清除。但在打击ISIS的战争中,以人民保护部队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力量是美国最重要的同盟。

随着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势力不断壮大,将其视为心腹大患的土耳其也与美国矛盾不断。

从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到购买俄罗斯S-400系统,土耳其一直从各领域施压,试图让美国在库尔德人问题上让步。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叙利亚和伊拉克,其中土耳其人数最多,占该国总人口的18%。

虽然在8月暂停军事行动,但到9月,埃尔多安抱怨与美国就设立安全区的谈判没有取得进展,警告如果谈判未果,土耳其将于9月底自行启动安全区行动计划。

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周日原本只是为了平复埃尔多安不满的电话并未按照剧本发展。

美国官员透露,在通话接近结束之时,埃尔多安表明了土耳其在叙边境采取军事行动的决心,“甚至连特朗普提出邀请他前往白宫访问,都不能阻止他(埃尔多安)”。

该官员称,特朗普最终告诉埃尔多安,如果只是清理出一片安全区,美国可以接受;但如果是引发激烈战斗的大规模入侵,美国将无法接受。

通话结束后,特朗普立即要求将驻扎在土叙边境的50名美军特种军士兵撤离;随后,白宫发言人发表声明,宣布土耳其将执行对叙利亚北部“计划已久”的军事行动,“美军不支持也不参与该行动”,美军也“不会在附近区域继续停留”。

美国防部官员透露,土耳其已经被移出美国领导的叙北部空中军事行动协调系统;除此之外,土耳其将无法获得相关地区的美军情报和监控信息。

白宫官员解释称,约有50到100名美军特种军士兵将撤离土叙边境;撤离后,这些士兵将被派往叙利亚其他地区。

白宫的声明发布后,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内的众多国会议员以及法国等美国盟友才首次得知特朗普的决定。

图片来源:Twitter

对于抛弃库尔德盟友、放任土耳其行动的“即兴决定”,特朗普在Twitter连发四条推文吐露了自己长久以来对于美国身陷叙利亚战场的不快。他重申美国已经击败ISIS实体“国”,指责欧洲盟友拒绝接收ISIS俘虏、想让美国背锅。

特朗普认为,虽然库尔德人与美军并肩作战,“但他们得到了很多钱和装备,他们已经和土耳其打了几十年了”。

他对于美国一直陷在“这些荒唐的、无止境的战争”表示了强烈不满,再次强调要兑现选举承诺、带美军士兵回家,把剩下的摊子留给“土耳其、欧洲、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俄罗斯和库尔德人”自己解决。

土耳其压境,谁来看守ISIS战俘?

特朗普的决定公布后,土耳其国防部于周一晚些时候在Twitter发文,宣布对叙利亚北部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已经准备就绪。

叙利亚民主力量指挥官科巴尼表示,为了应对土耳其的进攻,此前负责守卫拘押所的士兵正在被调往前线,因此看守ISIS俘虏已经降为库尔德武装的“第二任务”。科巴尼指出,很多士兵的家属都住在土叙边境地区,而打击ISIS的战斗已导致1.1万民主力量士兵丧生。

在对美国抛弃盟友感到“失望”之时,科巴尼称库尔德武装正在考虑其他办法应对土耳其的进攻,包括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合作。

对于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而言,土耳其攻打库尔德武装将带来的最具威胁性后果就是被俘的ISIS士兵出逃。

在库尔德武装看押的1.2万名ISIS士兵中,有2000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之外的各国。除士兵之外,在叙利亚东北部的霍勒难民营内还有7.4万名ISIS士兵家属。

据《卫报》报道,如果负责看守霍勒难民营的库尔德武装撤退,驻扎在附近地区的英国陆军特种部队和法国特种部队将承担难民营的安保工作。但由于两国特种士兵人数有限,要想防止出现灾难性安全问题,还需要向难民营附近增派常规军。

有美国官员表示,如果土耳其的进攻导致库尔德武装看守的ISIS囚犯出逃或者在进攻中犯下战争罪,土耳其将承担相应责任。

法国已经对特朗普的决定发出警告,称美军撤出叙东北部将为ISIS的卷土重来“打开大门”。而事实上在美军撤离之前,已经有报告显示ISIS正在等候时机卷土重来。

今年8月,美国务卿蓬佩奥首次承认虽然实体“伊斯兰国”已经消失,但“ISIS确实在有些地方比三、四年前更强大”。同一月,联合国和五角大楼相继发布报告,警告ISIS依然控制着至少3亿美元的资金;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就有1.4万到1.8万名成员,包括近3000名外国人。

针对特朗普的决定,在美国国内,除了民主党人的反对之外,多名资深共和党人也发表声明,反对美军撤出土叙边境。

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声明中称美军的撤出只能让俄罗斯、伊朗和阿萨德政府受益,“增加ISIS和其他恐怖组织重建的风险”。

一直力挺特朗普的资深共和党议员格雷厄姆则将美军撤离土叙边境的决定称为“制造灾难”,让美国沦为一个“不可靠的盟友”。

除了表示反对,格雷厄姆与民主党参议员霍伦(Chris Van Hollen)准备联手提交制裁提案,如果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发动袭击,将暂停土耳其的北约成员国身份。格雷厄还计划在参议院提交决议,反对美军撤离土叙边境。

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则寻求就特朗普的决定举行国会听证,“政府必须向国会解释,背叛盟友、提高恐怖分子和敌人的影响力,如何不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灾难”。

面对共和党人的反对,特朗普周一晚些时候再度在Twitter发文,一改口吻、对土耳其发出严厉警告,称如果土耳其“越界”,“我将摧毁并毁灭土耳其经济(我以前干过!)”。但他没有说明“越界”包含哪些行为。

这并非特朗普第一次在外交政策上做出“即兴决定”后,因遭遇强烈反对、被各方说服后做出让步。

去年12月,特朗普突然宣布计划将所有驻叙利亚美军撤回美国。该决定以及计划从阿富汗全部撤军导致时任防长马蒂斯辞职。但随后,在各方官员和国家安全顾问团队的劝说下,特朗普最终同意在叙利亚保留1000美军士兵。

目前已经有美国官员认为,从特朗普对土耳其的警告可以看出,“连他都意识到这件事处理得不太好”;接下来,特朗普或会做出让步。

截至目前,土耳其尚未对叙利亚北部发起军事行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