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爷生前本来打算让他接班香奈儿

原标题:老佛爷生前本来打算让他接班香奈儿

上个月,甜茶去威尼斯走红毯,因为每天都穿得太好看而上了热搜。

无论是灰色西装,

还是灰色便服,

网友们评价他都“美得像一场梦”。

虽然说好看的原因有一半都来自神仙颜值,但当然还有另一半的原因要归功于他身上恰到好处的衣服。

这几套衣服实际都来自同一个设计师品牌,名叫Haider Ackermann。

△设计师Haider Ackermann

来自他同名品牌的2020春夏新款。

△Haider Ackermann 2020春夏

早在2011年时,法国版《Numero》的记者在采访时曾问过老佛爷Karl Lagerfeld,你想让谁成为你(在香奈儿)的接班人?

他毫不犹豫地答,我会说是Haider Ackermann👇

不过,就在一段时间后又反悔了,收回了自己的指名👇

要说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冷静下来想想,觉得Haider Ackermann虽美,但和香奈儿的气质并不那么搭。

△尽管收回了指名,但Karl Lagerfeld一直还是非常欣赏Haider Ackermann(右一),两人私交不错

在时尚的世界里,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风格。

有些品牌走优雅路线,就像香奈儿这样,端庄得体。

△香奈儿2019秋冬高级定制

有些品牌走极简路线,线条简单,大气利落。

△Jil Sander 2020早春度假系列

还有些品牌并不算日常,但穿上身就像下凡的精灵,仙气飘飘。

△《Harper's BAZAAR》2019年9月刊,模特穿的是Valentino

不过,像Haider Ackermann这样的品牌,你却很难一眼归类它的风格,好像既能说它端庄,也可以说它简单有力量,同时还能认为它冒着仙气。

但这个“仙”并不是指精灵美丽的仙子,而是指得道成仙的法师。

穿上Haider Ackermann设计的这些衣服,就好像凡尘一切纷扰都已经如烟飘散。

△Frieda Gustavsson,穿着全套Haider Ackermann

所以最爱穿这个牌子的人除了甜茶,还有“古一法师”,也就是Tilda Swinton。

△Tilda当年在《奇异博士》的首映礼上穿的就是Haider Ackermann,来自2017春夏的秀款

Tilda本人其实是不怎么用商业造型师的。

第一,根据她本人的说法,是因为特别不爱听别人的指挥,第二,是因为也确实很少有品牌适合她那神似法师的气质。

△2016年的Comic-Con,Tilda(左二)穿的也是Haider Ackermann

所以,她只穿自己打从心底喜欢的衣服,而最常被她翻牌的牌子就是Haider Ackermann。

Tilda说她已经记不起哪年开始和Haider Ackermann合作了。

反正到今年为止,Haider已经陪她去过八次戛纳,早在2006年时,她就开始穿他设计的衣服。

△Tilda Swinton穿着Haider Ackermann给《Purple Magazine》2006年夏季刊拍摄的大片

因为两人总能塑造出梦境一般的感受,

2015年时,奔驰也曾找上门来,想让Tilda和Haider合作一只广告(别怕,不是奔驰广告,只是例子梦幻就拿来举例了)。

△2015年奔驰S级的广告,由Tilda出演,Haider Ackermann担任服装设计

据说这个广告最初设想的主题是Driving Dream

确实很多汽车品牌都想过类似的理念,也拍过很多梦幻的风景,但这只广告因为搭配上了穿Haider Ackermann的Tilda,才真的让人产生了一种在梦境里的错觉。

Haider Ackermann本人对自己风格的定义是“流浪系”

他出生在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后来被法国的养父母收养,因为养父是地质工作者,所以从小漂泊了很多地方,最后定居在荷兰。

据说因为自己的肤色和周围同学格格不入的关系,Ackermann从小并不爱去学校,去Party时也会坐在周围暗自观察,慢慢地就爱上了这种漂泊疏离的感觉。

所以,他总是从神游,以及四海为家的流浪中收集灵感,

△Haider Ackermann 2020春夏,前段时间,他向记者透露自己最近在不丹的山上找灵感

他设计的衣服非常情绪化,带点神秘感,看上去甚至让人没那么容易亲近

△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和他长期合作的摄影师Katerina Jebb曾这么总结道:

“Haider设计的衣服并不是我们生活里最熟悉的那些款式,也许你并不是百分百需要它们,但是你会梦到它们,所以,他做的工作,就是让人们把梦披在身上。”

总之,如果你也对梦感兴趣,说不定你会对这个牌子感兴趣:

Color

梦里该有的颜色

和一些潮流时装品牌相似,Haider Ackermann也很爱用五彩的颜色。

△Haider Ackermann 2018秋冬

只不过,这些五彩的颜色都是他用来造梦的工具。

比如Haider很爱用颜色的层次感来展现光影之间的变化。

△左:Haider Ackermann 2018秋冬;右: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贝嫂曾经在《VOGUE》上穿过一件Haider Ackermann的长裙。

虽然用的是常见的少女粉,但这条长裙描绘了一束光从头顶投射下的光影。丝绒部分还能真实还原出微光下的光晕。

△左:贝嫂的《VOGUE》大片;右:Haider Ackermann 2018秋冬

有时,他也会用颜色描写情绪

2011年,Tilda出席《凯文怎么了》的首映礼,她在剧里扮演一个令人绝望的妈妈。于是Haider给她挑了一件幽蓝色的长裙,搭配上柔软的剪裁,既温柔又让人感到些许的压抑。

2019秋冬,Haide Ackermann的秀里则大面积地使用了猩红色。

△Haider Ackermann 2019秋冬

他将猩红色和常见的黑色、白色来回切换,但在转换之间却完全没有过渡,锋利得像刀锋,让人像是陷入了一段紧张的梦魇里。

△Haider Ackermann 2019秋冬

Haider还常常把颜色当做生活的调剂品

他会在一片昏暗的颜色里突然点缀上一抹活泼的色调,唤醒沉闷。

△左:Haider Ackermann 2018秋冬;右:Haider Ackermann 2020春夏

其实也不止限于色彩,即使是看似无趣的黑白灰,他也有办法让它们看起来像梦一样不真实。

比如Haider曾经给甜茶设计了一套全白的服装,甚至连领结也设计成了白色。于是,走上奥斯卡红毯的刹那就好像有圣光照耀

Lazy

慵懒的褶皱

Haider Ackermann不仅喜欢旅行,也喜欢在旅行时观察人们穿衣服的方式。

他迷恋那些流浪民族将衣服随意披裹在身上的方式。

△Haider Ackermann 2008春夏

于是,他设计出的很多衣服也总是给人传递出一种像流浪民族般随意的生活态度

△Ssense为Haider Ackermann拍摄的大片

相比起大部分品牌都爱的整洁得体,Haider喜欢随着人身体的运动而变换的自然褶皱,

无论是让衣服随意堆出的褶皱,

△Ssense为Haider Ackermann拍摄的大片

还是用人工或机器制作出的百褶面料,

都是一种和“工整”相对的,更轻松,也更慵懒的态度。

即使是象征得体的西装,也可以被他加入慵懒的褶皱,穿上身完全不会显得拘束。

△Haider Ackermann 2020春夏

△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有时,Haider甚至会刻意将衣服拆开再拼接在一起,让它看起来像是“流浪汉”们穿衣服的方式一样肆意。

△左: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右:Haider Ackermann 2018秋冬

这样懒洋洋的衣服还有一些隐藏好处,有时即使是体态本身不够完美的人穿起来也能保持住风格。

△Gigi Hadid,《VOGUE》澳大利亚版2018年6月刊,内搭的是Haider Ackermann

Stories

令人回味的故事

虽然设计的是衣服,但Haider Ackermann从来不喜欢和记者聊剪裁方面的事。

“单纯做衣服没那么有趣,更吸引我的是如何用衣服去讲述故事。”

△模特穿的是Haider Ackermann 2011秋冬

但有趣的是,他又从来不谈故事的具体内容,也不谈自己的灵感,只是留下空间让“读者”自己去想象。

所以,他设计的每件衣服大多都有值得反复回味的细节。

△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比如一件普通的黑色衣服,

如果加入翻开的领口,镭射切割的剪纸花纹,衣角下藏着的和服刺绣花纹,点缀的繁星,

或者在衣服下加入一件会随风飘荡的黑色丝绸长袍,就会变出无数种故事版本。

△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Haider也经常把自己旅行途中看到的故事糅进自己的设计里。

2017秋冬,他将西装设计成了好像一只经过金缮工艺修复后的瓷器。

2013春夏,他以日本的舞踏艺术为灵感设计出了不像来自人间的白色西装。

△Tim Walker为Tilda Swinton拍摄的大片,穿的是Haider Ackermann

2011秋冬,他则将青绿色、橄榄色丝绸和黑纱混搭在一起,远看就像是晨曦薄雾中的山景

我自己印象比较深的,是Tilda曾在某次活动上穿过的一套白色西装,近看才能发现上面浅浅地印着银色的暗纹。

每个人都能从这些花纹里得到自己的解读,就好像她披着的并不是布料,而是一片幻影。

Materials

可以勾起遐想的面料

如果要问Haider Ackermann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时尚这行感兴趣,他可能会说是因为面料。

△Jamie Bochert,穿的是Haider Ackermann 2011春夏

“当年离开出生地哥伦比亚后,每一次搬到一个新的国家,我都会留意那里传统的面料。”

他在意的并不完全是质感,更多的,是不同面料呈现出的设计,可以给人带来不同遐想的空间。

△左:Haider Ackermann 2019秋冬;右:Haider Ackermann 2018春夏

即使是沉闷的颜色,只要搭配上合适的面料就能产生梦境般的化学反应。

看Tilda在广告拍摄现场穿的大衣,和对面导演组同色系衣服的对比就能看出差别👇

因为只有Tilda身上这种带着薄绒的羊毛质地,才能精准呈现出清晨山间薄雾还没散去时的效果。

有时,因为构想太过复杂,Haider甚至会在同一件衣服上组合拼接3-4种面料

尽管爱用的面料繁多,但在所有面料中,最常在Haider Ackermann出现的还是丝缎面料。

△夜空蓝衬衫来自Haider Ackermann

不过和大多数品牌爱用丝缎的理由不大一样。

他并不完全是因为高贵,而是因为这些面料最适合搭配他的褶皱式剪裁,因为每一层皱褶都会产生光影的变幻。

大概没有哪家品牌是为了让顺滑的丝绸挤出褶皱才用它吧。

这就是白日梦想家和大多数人之间有趣的差别。

去年,Haider对记者透露,自己私下不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和Tilda这些好友去世界各地旅居和游荡了。

甚至因为在旅游时喜欢上不丹,曾经还搬去那里的山上住了一段时间。

△来自Haider Ackermann在自己个人ins上分享的风景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Haider Ackermann每年只发布两季秀场,衣服新品也总是少的可怜。

所以,《VOGUE》曾经在对他的评价里用了“慢悠悠”三个字总结。

△Haider Ackermann 2019春夏

这种懒懒的、慢悠悠的生活状态,大概也要归因于他不太爱用社交网络的生活习惯。

倒并不是因为清高,而是因为害羞。

Haider在《I-D》的一次采访里提到,自己其实非常害怕没人点赞,所以才宁可在Ins上少发一些图片。

“我是一个极度缺乏自信的人。”他曾对自己这么总结道。

当年,在被老佛爷Karl Lagerfeld指名为接班人之后,时装媒体们蜂拥而至,想问问Haider Ackermann本人是什么感受。

他却回了一个词:焦虑。

“只有为我自己做设计时才可以拥有很多自由,天马行空去想象,所以相对来说,我还是更愿意待在阴影里。”

还好,老佛爷后来撤回了自己的指名,事实也证明,老佛爷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

因为不愿意向各种流行趋势和市场策略妥协,一直到现在,Haider Ackermann依然是个曲高和寡的牌子。

除了Tilda和甜茶几个朋友一直捧场以外,这个牌子在其他明星中的曝光率一直不高。

LVMH旗下的Berluti因为看重Haider Ackermann的才华,也曾经试着找他去担任过创意总监。

结果也因为那过于慢悠悠的个性,只坚持了三季就只能解约。

△甜茶穿的是Haider Ackermann设计的Berluti

不过,那又怎样呢。

也许推动Haider Ackermann向前的动力从来就不是商业上的成功。

2014年,他在《WSJ》杂志的一篇采访里向记者坦白:

“其实在入行之前我就曾怀疑过,像我这种性格的人可能不会成功。

但我始终记得我妈曾告诉过我最重要的一句教诲:‘在这世上,你唯一可失去的就是金钱,所以不要害怕去冒险尝试,否则你会失去的则是一辈子,永远只剩下悔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