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四款“女性向”游戏赚14亿,玩友时代登港股

原标题:靠四款“女性向”游戏赚14亿,玩友时代登港股

女性的消费能力一向不容小觑,除了传统鞋服领域,如今在手游市场上也潜力无限。

节后第一天,去年曾靠女性向古风手游疯狂揽金14亿的玩友时代(6820.HK)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在全球范围发行3.3亿股股票,募集资金约5.2亿港元,由国泰君安独家保荐。

2015年以来,玩友时代先后推出《熹妃Q传》、《宫斗记》等大热手游,助力公司规模从不足7亿到2018年已超过14亿,翻了一番,顺利度过2018年游戏行业“寒冬”之后却并不能继续一帆风顺。

在口碑不足的情况下,爆款手游的衰退期也将很快到来,2018年后平均日活、月活、每月付费玩家数均有不同程度的萎缩,不过靠着周年庆等活动老玩家似乎有了更高的氪金热情,月计付费用户人均收益却在不断上涨,最高达到月计人均544.9元。

独占女性向古风手游赛道,4款手游创造14亿营收

玩友时代成立于2010年,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公司实控人为蒋孝黄,通过苏州紫鑫科技投资管理企业持股以及直接持股方式合计持有玩友时代85.01%股权。

成立九年多的时间里,玩友时代一直在手游市场探索,集手机游戏开发商、发行商及运营商为一体,直到2015年首度推出手游《熹妃传》成为其王牌产品,此后2016年、2017年又陆续推出大热的《京门风月》和《熹妃Q传》,公司业绩开始出现持续增长。

2016-2018年,玩友时代营业收入分别为5.69亿、7亿和14.64亿,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0.45%,毛利水平分别为3.58亿、4.32亿和9.18亿,年复合增长率也高至60.1%。

不过,玩友时代的游戏主要通过App Store、Google Play以及硬核联盟等平台进行分销,而平台要分的游戏销售所得款项的30%-55%作为收益分成以及其他服务费等,每年玩友时代向前分销平台支付分销费占总成本90%以上,占总营收比重也达到34%左右。

与传统运营手游、网游的公司相比,玩友时代选择了一条更加轻松的赛道,聚焦在竞争并不太激烈却充满潜力的“女性向手游”市场。

2018年,受游戏版号暂发等因素共同影响,游戏行业陷入寒冬,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至5.3%,手游行业增速也降至15.4%,创十年来新低,但在游戏行业低迷的情况下,游戏用户数却逆势上扬,增长7.3%,其中女性用户增速达11.5%,截至2018年末,女性用户占游戏用户总数46.33%。

随着女性用户消费需求的上升,中国女性向手机游戏的市场规模(按收益计)复合年增长率高达84.9%,2013年到2018年从1.9亿增长至41.1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预测,2023年这一市场规模将达到95.8亿元,同时女性向手游玩家也将达到4亿左右。

目前,玩友时代发行游戏总收益几乎全部来源于《熹妃传》、《熹妃Q传》、《宫廷计手游》和《京门风月》四大手游,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来自这四款手游的收益已占游戏总收99.5%,而这四款手游也具有很明显的“女性向风格”,据玩友时代披露,未来公司开发的5款手游中有3部也是女性向风格手游。

2017年9月和2018年3月,玩友时代分别推出了《熹妃Q传》和《宫廷计手游》,这两款手游在2018年分别贡献6.92亿和2.75亿营收,也成为玩友时代平稳度过“寒冬期”并保持高速增长的重要原因。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手游盈利的巅峰期也就三四年,之后若没有足够吸引玩家的亮点,便会进入衰退期,2015年以来,玩友时代集中推出了四款爆红手游成功渡过2018年,但在招股说明书中玩友时代也坦承,这四款手游将于2020年下半年开始陆续进入衰退期,届时盈利能力或受影响。

自《宫廷计手游》推出至今玩友时代并没能开发出新的爆款游戏,推出周期已经拉长,而玩友时代的营收又太过集中,完全依赖这四款手游,未来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还是未知。

玩家迅速流失,存量用户氪金力提升

虽然选择了深耕以宫斗为背景的女性向手游,但玩友时代的盈利模式依然与传统手游并没有什么区别,采用免费畅玩模式,玩家仅在购买游戏的虚拟道具时才会消费。

目前玩友时代的几款王牌手游都是合并战斗与养成为一体,猫妹体验后发现,商城能购买的道具分为两种,一种是用于升级或提高技能伤害的功能性道具,另一种则是饰品类时装道具,兼顾各类玩家的需求。

2017年《熹妃Q传》的大热给玩友时代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和消费,同年,平均日活、月活用户数都有超过60%的增长率,平均每月付费玩家也从18.66万增长到34.06万,几乎翻了一倍。

到了2018年虽有《宫斗记手游》的推出,但热度却远没有《熹妃Q传》来得高,于是2018年玩友时代日活、月活人数都有所下降,从2019年已披露的数据来看,上半年相关数据依然在下降中,达到2017年的水平基本上不太可能了,用户大量流失已经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值得一提的是,在平均每月付费玩家大幅下降的同时,月计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却有所上升,从2017年的201.4元上升到2018年的395.4元,再到2019年7月末最高达到544.9元,也就是说,玩家少了但每个玩家的氪金水平却在不断升高。

而这一现象也很好解释,相较于2017年,2018年玩友时代平均月活人数增长了超过60%,但大部分初“入坑”的玩家都不会在一开始就选择氪金,招股说明书中也披露了,每月付费玩家数仅占月活用户的8%左右,《熹妃Q传》虽然吸引了巨大的流量,但是真正能够变现的只是少部分。

另一方面,猫妹下载的《熹妃Q传》和《宫廷计》的app图标都还有明显的“周年庆”标识,看来周年活动也是让老玩家们狠狠氪金了一把,从数据来看,人均氪金幅度增长了40%左右。

其实,就猫妹的体验来说,这四款游戏都是一个套路,背靠同名小说IP,宫斗题材,集战斗、换装、养成为一体,有意思的是,战斗模式除了可以挂机自动,还可以一键跳过。

虽然近年这4项游戏收入规模越来越大,但其口碑却并没有随之上涨,除了《京门风月》豆瓣评分保持7.4分以外,其余都只有5分左右,虽然大多评论都是一两年前刚开服时留下的,但基本也能看出玩家氪金也是氪得怨声载道,这恐怕也是这类游戏无法长久生存的原因之一吧。

玩友时代上市的第一天情况不太乐观,以1.52港元开启资本之路,开盘上扬,触及1.55港元后就一路下跌,跌幅一度超过7%,最终以1.52港元收盘,看起来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