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醉眼看世界,写下一首宋词,堪称用雅致语言写俗世酒宴的典范

原标题:苏轼醉眼看世界,写下一首宋词,堪称用雅致语言写俗世酒宴的典范

凡是搞艺术的,他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他们有强烈关注现实的精神,但文学创作的灵感也不全然出于现实。他们总渴望能够超脱现实的生活,在另外的境界当中寻求的美丽的诗意。

所以他们饮酒,所以他们失眠。

不管是饮酒还是失眠,都是他们打发无聊时间的一个方式。但同时,也显现出他们对另外一种人生境界的主动寻求。今天我们所分享的这一首诗词,就是苏轼笔下对热闹酒宴场景的描绘。显现出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于酒席是有多么的热爱,对于及时行乐,是有多么痛快的追求。

小院朱阑几曲,重城画鼓三通。更看微月转光风。归去香云入梦。

翠袖争浮大白,皂罗半插斜红。灯花零落酒花秾。妙语一时飞动。

这首宋词就是苏轼的《西江月·坐客见和复次韵》,上下两片所描绘的内容不大相同。上片是写赏花之后的流连忘返,下片则是写酒席上的尽情欢乐。上片是词人追求生活雅致的写照,而下片当中词人则是沉浸在现实的纵情享乐之中不能自拔。

重城画鼓三通”,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苏轼依然在“小院朱阑几曲”之中,逛得兴致盎然,因为这里实在是美景不断。“更看微月转光风”,雨过天晴之后,月亮趁着微风爬上来,树上草木到处都散发出光泽,甚至“归去香云入梦”,还有花香袭人,甚至于钻进梦中。

上片还是苏轼雅致地在院落当中赏花赏月,这是一个文人的风雅。但是在下片当中词人沉浸在俗世的酒宴当中不能自拔。“翠袖争浮大白,皂罗半插斜红”,男人们的酒席有其乐趣,但如何能少得了美艳女子的陪伴。“翠袖”、“皂罗”、“斜红”,都是指代的就席上的歌女,她们非常的忙碌往来奔走,一杯杯劝人们喝酒,又一杯杯赶紧的给人续上满杯。

灯花零落酒花秾”,酒席上一片欢乐,大家都热闹非凡。酒席都不知道进行了多久,灯花都已经凋落了,每个人都因为醉酒而脸上浮出红光。

妙语一时飞动”,更是写出这些人酒醉之后的神态,他们都好像进入了另外一种精神状态。酒后的狂言痴语都在这里尽情挥洒,甚至欢歌跳跃,猜拳罚酒,跑动打闹。整个酒席已经不能成为一个酒席,而是这些人寻找到另外一种放纵自己的空间。

苏轼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一切,他此时也已经是醉眼朦胧。他也渴望在酒醉的状态当中寻求灵感。而这首诗词,就是他灵感挥洒之后的成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