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流传最广的宋词作品,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带给苏轼灵感

原标题:欧阳修流传最广的宋词作品,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带给苏轼灵感

欧阳修的宋词虽然大多数归于婉约词之列,但是在其中透露着豪放词的因子。所以也才能够启发学生苏轼,并最终在苏轼的手中完成了豪放词的蜕变。

仔细来看,欧阳修的宋词作品内容风格也比较有限,大多数不脱离伤春悲秋,离别相思。而他在短暂的人生离别当中抒发的对聚散无常的感慨,赋予了这些诗词更加旷达的人生态度,今天来看还是很有韵味的。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这首宋词就是宋代欧阳修的《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上片最后14个字。“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意思就是说人生的多愁善感是与生俱来的,这种情结和风花雪月、生离死别并无太大直接的关系。

这是一首离别宋词,在离别的伤感当中蕴含着深刻的人生体验。欧阳修直面自己性格中的伤感,直面自己与生俱来的多愁善感。“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诗词的一开始就是离别的酒宴,还未离开就打算讨论着什么时候能够归来,把归期说定。但是还没有开口,相伴的佳人已经是无语流泪。有美丽的容颜,但是却挡不住离别的伤悲。

何等欢乐的场面,但是这送别之人却何等的伤感。以乐景写哀情,赋予诗词本身更强大的表现张力。“人生自是有情痴”,多愁善感的人生是上天注定的,和楼头的清风、中天的明月毫不相干。其实这些原本都是无情之物,只不过在有情人的眼中,这些都带上了伤感的色彩。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面对离别,不需要再用演奏新的离别歌曲了,仅仅是唱过的这一首就已经让人柔肠寸断。

最后在婉约的离别伤痛之中生出几分?豪壮之语。“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此时一定要将这洛阳城的牡丹“看尽”,因为当初我们共有的春风很快就会消失不见,唯有如此才能减轻我们离别酒席上的伤感,才能够不会带着遗憾离开。

欧阳修这首诗词明明有非常深重的离别惆怅,但是在结尾当中,却出现了豪兴的品格。所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论及欧词此数句时,乃谓其“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所以尤高”。

而这种追求自然而然的也影响了苏轼对宋词的审美和创作,并最终帮助苏轼让宋词风格为之一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