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毛衣老叶印象

原标题:红毛衣老叶印象

文新学堂创始人 叶德文

这群人像是双师研发领域里的“小说家”。

我之所以将其称之为小说,是因为小说的取材来自民间。

他们在写“双师”这部“小说”之前,通常会对作品的结构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预见,他们不仅隐约知道它的长度、高度,还能明确分布其中的章节。

——题记

红毛衣老叶印象

文/翟良

老叶有独特的思维,他的大脑里充满了稀奇古怪、让人震惊的思想和预料,他总能够发表让你寡目相观的独到见解,好像他已经站在这个领域的高端。

他曾经很任性地在非典肆虐的年月创业,而今企业做成了规模却又走上了“顽固”的道路,水瓶座的男人就是这样:追求独立自由,难以被束缚,潇洒、冒险,最古怪、也最难以理解。

——摘自翟良文章:《拐角遇见“红毛衣”》

对于双师课堂的“试水”,一个喜欢品铁观音的男人说,“对一项新生事物的探索中,越是接近光源,越是有一种临渊的眩晕。而智慧的创业者是不顾自我的,总是将自己置于一个开放的、危险的境地。”

他想给孩子“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般的课堂空间感受,想给孩子“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色彩感受,他还想给孩子“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语言感受......

所以,他累;

所以,他孤独。

——摘自翟良文章:《孤独与喧哗》

两年前,老叶压根都不曾有这样的想法,他躲在那间叫作“思过崖”的房间里,把自己封锁起来,拒绝敲门声,拒绝生动的预言,拒绝风口的幸福,甚至拒绝蓝天和白云。

如果可能,文新学堂创始人叶德文希望自己能像杰克逊一样开一场演唱会,底下是黑压压的观众。如果可能,这也许是文新教育最疯狂、最眩晕的一夜。

——摘自翟良文章:《像老叶一样从容地活着》

创业的路像一个人的成长,从呱呱坠地到沉稳厚重的中年。

梦想,跋山涉水;美好,怦然心动;伤口,流进流出……

这是一间涌动着孤独味道的房子,一个叫“红毛衣”的男人燃烧着一腔情愁,每一寸肌肤都剑指和触摸着未来,一束裂变的目光,飘飘扬扬。

——摘自翟良书:《裂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