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陨落,帝国蒙冤,汉景帝无力保护臣下

原标题:“苍鹰”陨落,帝国蒙冤,汉景帝无力保护臣下

郅都,生卒年不详,西汉时期河东郡杨县(山西省洪洞县)人。主要活动于汉景帝时期,是西汉最早以严刑峻法镇压不法豪强,维护封建秩序的酷吏。

郅都最初是以郎官的身份服事汉文帝,他为人勇敢,有气力,公正廉洁,私人求情的信件他从不打开,别人给他送礼他也不接受。他常常勉励自己说:“既然背井离乡出来当官,我就应当在官位上恪尽职守,保持节操而死,不能顾及儿女私情。”

到汉景帝时,郅都当了中郎将,这个职务就是皇帝侍卫中的一个首领。在皇帝身边,说明皇帝看得上他,也给予他充分的信任。

但是有一次在关键时刻,他却差一点掉链子。

一日,景帝和贾姬游猎上林苑。这个上林苑其实就是古代的皇家园林,那时的环境保护工作做得好,所以园林里经常出现各种野生动物。

这天,陪皇帝游览了一会,贾姬有些尿急,她要上洗手间。谁知她刚进洗手间,赶巧有一头野猪也随后进去了。

事发突然,此时在现场不远处只有汉景帝和郅都俩人。看到这个情景,汉景帝马上目视郅都,他的意思非常明显,现在已经到对你进行生死考验的时候了。

但郅都的反应却让汉景帝大出意外。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是关键时刻了,他还在那里无动于衷。

情急无助之下,别指望别人了,还是自己来个英雄救美吧,汉景帝拎着兵刃就要往里冲——本来嘛,这是我的女人呀!

如果说郅都刚才的举动还只是让汉景帝失望的话,下面的举动简直就让那贾姬绝望了。他一把拦住汉景帝,请求道:“死掉一个小妾陛下完全可以再娶一个小妾,天底下缺了贾姬难道就不过了吗?陛下为救人去和野猪搏斗,就算陛下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国家谁来治理?窦太后谁来照顾?”

就这么地把汉景帝给生生的拦下来了。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是啊,自己肩负的是国家社稷的重任,怎么能轻易以身试险,干这冒险的事情呢?太鲁莽了,太鲁莽了。

罢罢罢,贾姬呀,既然不能救你,到时候把你厚葬就是了。

想到这里,汉景帝住了手,心里也不再那么愧疚了。

也不知是贾姬命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野猪没伤害人自己跑走了,这真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郅都自己都没想到,他的这一举动,立刻赢得了帝国最高领导的肯定(“由此重都”)。尤其是那句“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 窦太后闻听后也大为感动,她很快把这种感动变成了行动,赐郅都金百斤。汉景帝一看母后都出手了,自己也不能小气了,同样是赐金百斤。

大家注意,这个“金”可是如假包换的黄金,而不是通常所说的黄铜,由此郅都一下子进入到国家的巨富行列中。

现在名望有了,钱也有了,可谓是前途一片光明。

别着急,人交好运了挡都挡不住,下面官运也接踵而至。

济南郡是朝廷下面的一个重要治所,许久以来这里的治安状况一直不好,换了好几茬郡守都无功而返。这一年,汉景帝提拔郅都,让他来这里当郡守。

郅都来到济南郡所,采取了以暴制暴的手段。刚到任就把瞷氏等几个大姓家族的首恶分子全家都杀了,其余的大姓坏人一提他都吓得大腿发抖,不敢再与官府对抗。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济南郡的社会治安到了路不拾遗的程度。不得不承认,这都是郅都采取了乱世用重典后所取得的成绩。

公元前150年,郅都晋升为中尉,掌管京师的治安警卫,由他亲领北军。

此时的他一如往常,执法不阿,不趋炎附势,也不看权臣脸色行事。连丞相周亚夫那样倨傲的高官,郅都见到他只是作揖,并不跪拜。因为郅都心中只有一个皇上,眼里再没有其他人。

当时汉景帝一意恢复国家的经济实力,实行“减轻徭役、降低赋税”的政策,因而人民安居乐业,极少有百姓触犯法律之事,犯法者多为皇亲国戚、功臣列侯。

他从不不畏避权贵和皇亲,凡犯法违禁者,不论何官何人,一律以法惩之。列侯和皇族之人见到他,都侧目而视,背地里给他起个外号叫“苍鹰”。

公元前148年,汉景帝的庶长子,废太子临江王刘荣,因侵占宗庙地修建宫室而触犯了皇家的忌讳,汉景帝下诏,令中尉府审理。

临江王刘荣被下狱后,郅都责讯甚严,恐惧中的刘荣索要书写工具,他要直接给父皇写信,以表示谢罪。但是这个请求却被剥夺了,郅都交待狱卒,不得提供给他。

还是窦太后的堂侄魏其侯窦婴,他派人暗中给刘荣送去书写工具。刘荣向父皇写信谢罪后,便在中尉府自杀身亡。

窦太后得知长孙死讯后,大怒,对郅都的执法严苛恨之入骨,准备严厉处置郅都。汉景帝一看母亲出面,知道事不好了,那就让郅都避避风头吧。于是马上将他罢官还乡,顺利躲过了窦太后的严责。

郅都还没回到家乡呢,刚走到半途,皇上的新命令就下来了,任命郅都为雁门郡太守,诏令吩咐不必到长安领旨,直接赴雁门上任,并授予他根据实际情况独立处理政事的权力。

汉景帝时期,匈奴铁骑连年南侵骚扰边境,边境数郡始终不得安宁。后来得知郅都就任雁门太守,匈奴人却惊恐万分,骑兵全军后撤,远离雁门。

匈奴曾用木头刻成郅都之形的木偶,立为箭靶,令骑兵奔跑射击。谁知郅都的威名,竟然达到士兵因心生畏惧而无一人射中的地步。

汉景帝以为此事做得是神不知鬼不觉。但是你想那郅都历来都是严苛执法,得罪的仇家一定不少。此时的窦太后虽然已经目盲了,但她的耳朵却很好使,于是就有有心人给窦太后打了小报告。

得知郅都再次得到重用,窦太后怒火万丈,立即下令逮捕郅都。汉景帝闻讯后亲自过来解释,但都无济于事。

那窦太后痛失长孙之痛难以泯灭,最后在她的强烈干涉下,郅都终于被杀。

郅都死后不久,匈奴骑兵重新侵入雁门。

结语:

汉景帝这个皇帝当的是幸运的,但是也够窝囊的。一个皇帝,有好几次,在最关键的时刻保护不了手下的臣子,由是他的形象要大打折扣了。

他当上皇帝的第二年,采纳老师晁错的建议进行“削藩”,但当削藩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发生了“吴楚七国之乱”,这一下汉景帝立刻麻爪了。

在外部叛军的强大攻势下,在朝廷内部一片强烈呼声中,不得已腰斩了晁错。

后来周亚夫率兵3个月就平息了叛乱,事后每每回想起冤死的晁错,他总是悔恨不已。

这一次,长子刘荣违制的事情,按正常程序应该交由廷尉审理,因为重大案件一般需要丞相等最高一级的官吏会同审理。

公元前174年的淮南王刘长谋反,即是由丞相张仓、典客冯敬、宗正逸、廷尉贺、备盗贼中尉福五人会同办案。

从来就没有单独交由中尉审办的前例。

但是为何越过这么多程序,直接交给自己办理此案?郅都非常清楚,自己作为帝国头号酷吏,汉景帝却断然将临江王一案单独交由中尉府审讯,这其中的暗示是不言自明的。

因为刘荣曾经做过四年的皇太子,但是目前的太子是刘彘。汉景帝怕自己死后影响帝国最高权力的顺利交接。他要居安思危,提前清除一切潜在危险。

因为汉景帝首先是皇帝,然后才是父亲。即位以来的惊涛骇浪,已经使他心如铁石,哪怕牺牲掉自己的儿子也在所不惜。说实在的,刘荣的罪可生可死,主要就是看皇上的意思了。

当年晁错就擅作主张扒了太上皇宗庙的外墙,开通了一扇直通皇宫的门。丞相申屠嘉以大不敬之罪请求诛杀晁错。

但汉景帝却说晁错所凿的墙并不是真正的宗庙墙,而是宗庙的外围短墙。况且是自己让他这样做的。由于皇帝的包庇,晁错一下子就没事了。事后申屠嘉气得吐血而亡。

现在汉景帝认真追究刘荣的过失,并且把他交给郅都来审理,那必定是死路一条了。

这次郅都是秉承汉景帝的意志完成了使命,但是却得罪了窦太后。汉朝提倡以孝治国,尤其是先帝汉文帝,更是立下二十四孝中“亲尝汤药”这个标杆,所以,汉景帝再有想法,也不敢和窦太后对着干,那怎么办?只好忍痛割爱,牺牲郅都了。

郅都的悲剧就是,他以为抱住了帝国一把手的粗腿,就可以横行天下了,岂不知皇帝还真不是万能的,他也有不得已的时候。

在他这个罕见的不得已的时候,那牺牲的只能是为他真心卖命的那些跟班了。

这是否是一切做臣子的悲哀呢?

参考资料:

《史记》汉·司马迁

《汉书》汉·班固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

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原创作品,禁止非法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