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孙中山在英国被清政府诱捕:国父差点被处死后尸体运回国

原标题:10月11日孙中山在英国被清政府诱捕:国父差点被处死后尸体运回国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一千期】(历史系列第421讲)

10月11日孙中山在英国被清政府诱捕:国父差点被处死后尸体运回国

历史上的今天,1896年10月11日孙中山在英国伦敦被清朝政府诱捕。

1894年甲午战争的惨败,让最迂腐的中国知识分子也明白,满清朽木不可雕了。

同年稍早,孙中山还曾希望满清自己变法图强。他曾写信给李鸿章建议:“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

随着马关条约逐步签订,赔款2亿3000万两巨额白银且割让台湾。

这让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感到沮丧。

一个细节是,北洋水师的惨败其一是源于军舰相对老旧,尤其是缺少中口径速射炮。

后来黄海海战中,日军速射炮发射的炮弹是满清同口径火炮10倍,北洋水师当然无法招架。

搞笑的是,开战之前,北洋水师的丁汝昌、刘步蟾等人费尽心思要求至少更换定远号和镇远号铁甲舰的速射炮,只需要30万两白银。

然而,满清回答是两个字:没钱!

有钱赔给日本2亿两白银,却拿不出30万两买炮?

由此可见满清腐败荒唐到什么地步。

对于列强中最小最弱的日本,满清尚且武力对抗,看来中国亡国、中国人沦为世界二三等公民是必然的事情。

同年,对满清死了心的孙中山,组织了兴中会,开始反清。

1895年广州起义被内奸朱湘出卖,最终失败后。发明青天白日旗的陆皓东,被捕后牺牲。

满清资料记载,陆皓东遭受钉插手足、铁锤凿齿等酷刑,但坚决不肯供出同党。“我可杀,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

同志朱贵全、丘四、程奎光、程耀宸等也相继被处以极刑。

孙中山同郑士良处理好所有文件,才最后离开广州,侥幸逃脱。

虽然脱险,然而满清已经将孙中山列为巨寇头目,悬赏1000两白银通缉。

得知29岁的孙中山可能离开中国后,满清命令驻外公使馆加紧侦查,设法将他缉拿归案。

这里就要多说一句孙中山了。

孙中山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他的精神还可以影响中国未来很多年。

然而,孙中山的反清革命的根基是薄弱的,开始实力很弱。

当时满清国内老百姓愚昧无知,基本全是愚民。鲁迅书中夏瑜被处死,民众围观叫好,还有吃人血馒头,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不是小说夸大。国内知识分子除了热衷科举和读圣贤书以外,对国家现实漠不关心。

在这阶段,孙中山主要是依靠极少量的海外留学知识分子,爱国华侨以及国内反清会党进行起义的。

会党都是帮派人士,相当不可靠,一些还是花钱雇来的。

所以,革命起义的主要力量就是这些海外留学生、爱国华侨。

华侨主要是出钱,留学生主要是出力。

自然,留学生能有多少人!相对于满清强大的军事力量来说,他们实力是不值得一提的。

就拿广州起义来说,满清在广州的驻军就有1万多人。

而孙中山的核心力量只有几十人,其他都是三点会(天地会分支)的会党实力。

这点实力去和1万多人战斗,岂不是羊入虎口?

后来革命党的多次起义,也大多如此。

那么,为什么满清如此重视孙中山?而孙中山的革命党又这么难对付呢?

因为,这些知识分子是有信念的革命者。

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国家民族,而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

就比如这次广州起义,参加者都知道会九死一生,仍然义无反顾。

他们具有很强的精神力量,以一当十不成问题。

就像后来的北伐军统一全国,叶挺的独立团敢死队不要一块大洋,冒着巨大危险蜂拥攀爬城墙,把军阀军队都看傻了。

对于军阀的士兵来说,就算悬赏上百块大洋,也没有人愿意这样拼命。

况且满清已经腐败不堪,丧权辱国,愿意为它卖命的人越来越少了。

比如1853年三合会的旁支小刀会刘丽川借着太平军的声势,只以七人之力就占领了上海县城(当时的上海远没有今天这样大)。

初期的革命失败以后,孙中山开始将目光放在会党、新军等武装力量方面,要求形成自己的武装力量。

最终1911年辛亥革命就这样成功的,成功的很突兀又不突兀。

扯远了,我们继续说1896年的事情。

这边1896年10月孙中山从美国来到英国伦敦。他不知道的是,下船后就被驻英公使龚照瑗的私人侦探紧紧盯住。

在孙中山离开美国的时候,1896年9月25日,驻美公使杨子清即给伦敦的龚照瑗发来密电:“现据纽约领事施肇曾探悉,孙文已于9月23日搭白星轮船公司的麦竭斯地号,至英国黎花埠(今利物浦)登岸。”

由于清廷逼迫的很紧,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捉拿孙中山,死活不论”。已经重病在身的龚照瑗即便已经连连吐血,也只能全力处理。

孙中山从利物浦上岸后,公使馆就聘请司赖特侦探事务所的侦探盯梢他。孙的登岸时间,乘坐的出租马车车号,居住的旅馆,乃至后来的行动规律,使馆都源源得到情报,直至孙中山被他们绑架到手方才停止。

龚照瑗命令部下赶到英国外交部,询问可否按照香港、缅甸引渡条款缉拿孙中山。

英国方面断然拒绝。他们认为满清在英国领土无执法权,孙中山又没有在英国犯罪,不能抓人,更谈不上引渡。

龚照瑗无奈,只能下令秘密逮捕孙中山。

自然,根据国际法,满清在英国领土没有抓人的权力,此举等于挑战英国的权威,后果不堪设想。不要说衰弱的满清,当时就连美国、法国、德国等列强也没有一个敢这么做。

到达伦敦后,孙中山拜访了自己的恩师,时任伦敦市议会顾问医生的詹姆斯·康德黎。

10月11日当天,孙中山上街行走时,突然遇到一个广东人,自称叫做邓廷铿,非常热情的搭讪。

孙中山的任务主要是在海外筹款、宣传革命,要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什么人都要争取。

所以,孙中山热情相对,同这个家伙攀谈起来。

身为使馆翻译的邓廷铿,将孙中山骗到一个大公馆门口。

这栋公馆并没有悬挂任何国旗,看起来就像私家别墅。

孙中山后来回忆:“我们一边慢走一边聊,不知不觉来到波德兰街49号,当时我并不知道此处就是清驻英公使馆。这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中国人走了出来,邓立刻向他引介我,说‘这位是我们的老乡’。我正跟这个人握手时,另一个中国人出现了,两人不约而同邀我进门参观,和他们略叙乡谊。我下意识一转头,竟发现邓先生早已‘消失’了。两人遂抓住我的左右胳膊,将我拉入屋内,门随即被插上。”

孙又回忆:“之前那几个跟我攀亲的老乡说话的口气突然全变了,他们只是一个劲地让我上楼,态度很不友善。” “几个人要把我领到三楼或四楼,我说我不愿意这么做,他们没有用武力强迫我,只是说‘你必须得上去’。我感觉到反抗没有用,他们便把我锁了起来。”

于是,孙中山被囚禁在使馆三楼一间窗上装有铁栅栏的10平方米小屋里,门被上了锁,日夜都有人看守,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成功诱捕孙中山后,公使馆根据清政府的密电,花了7000英镑的高价租了一条2000吨的轮船,还造了一个大木箱,计划在几天后把孙中山装在木箱内秘密押解回国凌迟处死。

期间,由邓廷铿出面要求他写认罪书,说明是自愿回国受审。

孙中山拒绝书写,邓廷铿就威胁要将他在公使馆就地正法,将尸体运回国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孙只能胡写了一通以敷衍。

就这点来说,孙中山还是挺聪明的,并不迂腐。

愿意营救孙中山的人很多。

10月11日当天,使馆女管家郝维太太悄悄送给康德黎一份密信:

您有一位朋友自上星期日起,一直被囚于清使馆内。他们想把他送回中国。到那里肯定要绞死他。这可怜的人够悲惨的了。如果不想办法救他,他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送走。我不敢在信上签名,但我说的是真话,请相信我。不管您想什么办法,最要紧的是马上行动,要不然就来不及了。我想他的名字叫孙逸仙。

康德黎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也颇有些社会地位。

他立即去伦敦警察厅报警,同时看住满清公使馆,防止他们连夜将孙中山运走。

然而,英国警方表示,这是外交事件,警察无法处理。

这几天时间,康德黎联络朋友、熟人四处奔走。孙中山也在试图自救。

孙中山写过许多条子,包上一个硬币或揉成一个纸团扔向窗外,希望行人能够捡起,送交给他的老师、伦敦一位医生康德黎。后来孙中山的做法被公使馆发觉,便把囚禁他的小屋窗口也封了起来。最终,孙中山说服了公使馆仆人乔治·柯尔,送一份信求救。

18日,乔治·柯尔的妻子,把孙中山写在自己名片背后的亲笔信,交给康德黎。

康德黎拿着信一面去英国外交部,一面将事件始末告诉了伦敦几大媒体。

英国外交部得到消息以后,颇为震怒:满清在香港乱搞还不算,竟然又敢在大英帝国土地上胡来。

他们一面派警察严密监视公使馆,一面派人核实情况是否真实。

此时满清公使馆自作聪明的上报英国政府:将在20日载运一名精神病患者回国。

这等于不打自招,承认了所有事实。

在确定基本事实没有问题后,伦敦各家报社将他当作大新闻。《环球报》派记者来见康德黎,刊出以《革命家在伦敦被诱捕》为题的号外,首先披露了孙中山的遭遇。伦敦其他各报纷纷转载,引起英国上下极大关注。记者们各显神通,有采访康德黎的,有采访中国使馆的,甚至采访孙中山临时寓所的房东太太。

这下就捅了马蜂窝,英国民众沸腾起来。

在英国领土上随便绑架政治犯,等于向整个英国挑衅,当时还没有先例。

一时间,大量英国市民包围了公使馆,呼喊口号要求“满清皇帝放人”“释放孙逸仙”。

英外交大臣沙士勃雷,也亲自向中国使馆发出了正式照会。他们要求中国公使根据国际公法和惯例,释放孙中山,“否则,英国将把清公使驱逐出境”。

在严密监视下,龚照瑗一直无法将孙中山偷送出去。他在发给北京总理衙门的电报中诉苦说:“孙犯已在馆扣留13日,有犯党在馆旁巡逻,馆中人出入,亦必尾随,日夜无间,竟无法送出。外间亦有风声,船行亦不敢送,只得将购定之船退去。”

到了这个地步,只有放人这一条路了。

10月23日下午4点30分,孙中山整理好衣服走出公使馆,前后一共被关押13天。

这边,英国政府对于满清的胡来非常恼怒,要求满清不可再犯,并召回胡作为非的大使龚照瑗。

实际上,龚照瑗已经病入膏肓,卧床不起。

即便如此,满清也指责龚照瑗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搞成这么大的外交事件,于1896年11月23日将其撤职。

有意思的是,在这事件之前,孙中山在欧美并没有什么名气。

而这个事件,等于变相替孙中山做了一个宣传。

一时间,孙逸仙博士的的大名,传遍了欧美。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