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向成都学什么③:大手笔的战略谋划

原标题:重庆向成都学什么③:大手笔的战略谋划

来源:网络

重庆曾 “ 慵懒无为 ”的五年。那段时间,重庆不要说战略,连象样的战术都屈指可数,全市被一个主体功能划分的“伪战略”束缚了手脚,对兄弟省市真正的战略转型视而不见,连外出学习考察都不被允许,是真正的“闭关锁国”、画地为牢。

此时的四川省正 “站在珠峰看成都”“站在月球看地球”,以宽阔的视野谋划“千年之变”,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经过多年酝酿,2018年 6月 召开的 四川省 委全委会提出实施 “一干多支”发展战略,对内要形成“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协调发展格局,对外形成要“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格局,以此奠定经济强省坚实基础。“一干”就是 成都 , “多支”指 环成都经济圈、川南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 。 “五区”和“多支”范围大致相同。

图片来自网络

“五区协同”是省域内部的发展格局,“四向拓展”是全川对外开放格局。这里暂且不表“五区协同”,先来了解“四向拓展”的内涵,见识一下四川决策者的全局意识、世界眼光和勃勃雄心。

突出南向:主动融入国家中新合作机制,参与中国—东盟框架合作、中国—中南半岛、孟中印缅、中巴等国际经济走廊建设,对接南亚、东南亚这个拥有2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拓展四川开放型经济发展新空间。

提升东向: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发展,深化成渝经济区建设,在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合作机制等方面全面提升,更好对接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和环太平洋国家先进生产力。

深化西向:优化释放中欧班列通道能力,发挥西部国际航空门户枢纽优势,推进对欧高端合作,着力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支点。

扩大北向:服务国家外交战略,积极参与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

在四川新战略中,成都 6大定位全部提升至国家层面:全国重要的经济中心、全国重要的科技中心、国家西部金融中心、全国重要的文创中心、全国重要的对外交往中心、国际性综合交通通信枢纽。

其实,在这一定位之前,成都作为四川改革发展的核心和支点,早就展开了一系列高水平的战略谋划,甚至可以说, 2017年4月成都市党代会提出的“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发展战略,对四川新战略起到了催生和先行先试的作用。

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东南西北面面俱到,但在四川 “四向拓展” 布局中, 东向 和 南向 才是真正的重点。成都和四川一样, “东进”“南拓”直接支撑成都对外扩张,其他都是花拳绣腿。在此,对成都“东进”“南拓”战略的历史脉络作简要梳理。

1、 高标准规划建设天府新区

天府新区于2014年10月开建,是成都南拓、东进的载体,和成都主城形成双核联动。天府新区由成都片区和眉山片区组成,规划总面积1578平方公里,比重庆两江新区1200平方公里还大。目标是把天府新区打造成西部地区最具活力的新兴增长极,全省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样板,抓手是天府中心、西部博览城、成都科学城、天府文创城。

图片来自网络

2、 兴建天府机场

天府机场于2016年5月开建。天府机场是成都东进的标志性工程,选址简阳,瞄准的是东部新城及四川和重庆广阔的中间地带。为了布局天府机场,2016年,成都以代管名义把资阳下辖的简阳一举拿下。目前,简阳撤市设区进入倒计时,成都市域又将扩大2213.5平方公里,人口增加150.7万。

天府机场将于2020年建成投用,届时成都将成为继北京后第二个拥有双4F机场的城市(上海一个4F机场,一个4E机场)。天府机场近期旅客吞吐量4000万人次,接近江北机场的运力,货邮吞吐量70万吨,将近江北机场运力的两倍。

3、实施“东进战略”

2017年4月,成都拉开“东进”大幕,成都要越过龙泉山实现从“两山夹一城”到“一山连两翼”的千年之变,再造一个新成都!关于成都东进,今年7月《成都日报》配发了一篇评论员文章,隔壁兄弟的伟大抱负展露无遗。来看其中两段:“以连接历史、跨越时空、追逐梦想、开创未来的时代担当,推动城市跨越龙泉山向东发展,将奠定现代化新天府的功能载体和永续空间”“规划建设东部新城,就是要延续天府之国历史荣光,承载大城崛起城市梦想,寄托人民对城市永续发展的美好愿景”。文风犀利,这分明就是一篇“东征”檄文啊,激昂的文字如同咚咚的战鼓、战场的硝烟,山城兄弟不禁一阵阵头皮发麻!

图片来源:成都向上

为实施“东进战略”,成都到雄安新区、浦东新区、前海新区考察学习,邀请多个参与雄安新区规划的团队参与成都“东进”规划编制。“东进战略”重点是构架向西南开放的国际空港门户、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引领新经济发展的产业新城、彰显天府文化的东部家园。“东进战略”覆盖简阳市、金堂县、龙泉驿区部分和青白江区、天府新区直管区的龙泉山区部分,面积3976平方公里。其中,龙泉山以东面积2534平方公里,将建设空港新城、简州新城、淮州新城、简阳城区“四城”,形成大军团合围川东、渝西之势。

4、推进“成德眉资”同城化

从省级层面推进“成德眉资”同城化,建设以成都为中心的都市圈,拓展成都经济半径,进一步做大省会城市。

5、从省级层面布局东进南下北上

向东,四川在成渝交界的内江市新设立国家级高新区,与重庆荣昌接壤的隆昌撤县设市,由内江管辖调整为四川省直管;东南方向,推动泸州、宜宾、内江、自贡建设南向开放重要门户和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经济中心;东北方向,推动南充、达州、广安、巴中建设东向北向出川综合交通枢纽和川渝陕甘结合部区域经济中心;支持遂宁建设成渝发展主轴绿色经济强市。

至此,大成都隆隆作响的战车直抵成渝边界,整个渝西和渝东北已经处于“敌人”射程之内!同时,四川对贵州、云南毗连区也构成合围之势!

一个人、一个集团、一个地方乃至一个国家,在发展的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走错一步就可能处处被动、满盘皆输。那五年的重庆就是这样,在城市发展理念的把握、城市战略布局、经济发展动能转换、高铁建设等重大问题上,都比兄弟省市慢半拍,发展环境几乎处于处处被动、内外交困的状态。重庆一直到2017年7月换帅,才在大战略上及时作出调整。

重庆的战略调整,主要体现在2018年11月出台的《重庆市城市提升行动计划》、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川渝系列合作文件、西部陆海新通道国家战略中。

1---对重庆城市格局进行顶层设计

提出打造重庆现代化都市圈、三峡库区网络城镇群、武陵山区网络城镇群,构建重庆市网络城市群总体格局。都市圈包括主城区和周边12个区县,涵盖整个渝西片区。渝西片区是重庆除主城外最好的地段,是重庆前出川中和川南、云南、贵州的跳板,在成都和重庆的竞合中具有重要区位优势,是对接成都“东进”的正面战场。

2---布局高新区,打造重庆西进桥头堡

去年11月,重庆提出依托大学城规划建设科学城。今年初,重庆思路作出重大调整,“科学城”被更加雄心勃勃的“国家高新区升级版”所取代。根据坊间消息,高新区面积由74.3平方公里扩大到1094.8平方公里,接近两江新区的量级,其中直管园313.5平方公里,托展园781.3平方公里,涵盖沙坪坝、九龙坡、大渡口、北碚、巴南、江津部分区域。

高新区的核心是科学城,科学城建设的重要性上升到未来10年决定重庆这座城市沉浮的高度。根据《重庆日报》报道,我们已经可以触摸到科学城的一些轮廓:将建设一座科学公园,面积有望达到20平方公里,是新“宇宙中心”两江新区中央公园的13倍,是纽约中央公园的近6倍;将建设科学会堂,承办全球高水平科学论坛;将建设科学大草坪,让科研人士仰望星空;将精心打造梁滩河生态水系绿色长廊等。高新区雄心勃勃的未来,让人充满期待。

同时,根据两江新区官网披露的信息,两江新区将打造具有标志性的城市中心,提升两江新区的城市形象与国际化水平。北有两江新区,西有高新区,“双核驱动”为重庆腾飞提供强劲动力!

3---扩张经济边界

成渝边界地带地脉相接、人缘相亲、市场相融、产业相连,人口富集,是战略要地。今年7月,重庆与毗邻的四川泸州、遂宁、内江、广安、达州、资阳6市,签署推动成立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毗邻地区合作联盟的合作备忘录,对于重庆各种经济要素进入四川腹地,提供了无限想象空间。今年8月,重庆又和遵义签署交通、医疗等10个方面的合作协议,渝黔合作进入实质阶段。如此一来,重庆理论上的经济边界从8.24万平方公里扩大到16.48万平方公里,经济活动人口由3300万增加到6588.66万人,分别可以排进全国第19位和第8位!重庆的战略纵深陡然增加,发展前景豁然开朗!

4---统筹规划第二枢纽机场和货运枢纽机场

根据最近出台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国家将在三大城市群打造世界级机场群;在成都、昆明、深圳、重庆、西安、乌鲁木齐、哈尔滨打造国际航空枢纽。为做实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基础,重庆在现有江北国际机场的基础上,正在规划建设第二枢纽机场和货运枢纽机场。两大枢纽机场+货运枢纽机场的布局,在目前国内十分少见。据传,货运机场已经名花有主,确定落户荣昌,第二枢纽机场大概率将落户璧山。就在永川、潼南、綦江、万盛、万州、忠县一众网民自怨自艾、顾影自怜的时候,璧山的网民却在故作矜持,“哎呀,我们真的不希望机场建在璧山”“把机场建到永川切嘛!”人心真是不好揣摸啊。两座枢纽机场落址渝西,还真不是网民认为属于“打四川七寸”的小格局,而是服务成渝融合发展、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和成渝贵昆区域发展的大棋局。

5---着力打造“智博会”品牌

促进重庆经济转型升级。国家级“智博会”永久落户重庆,是重庆下的一盘大棋。智能产业牵一发而动全身,正成为全球重要的新经济增长点。举办智博会这样的国际性大会,立竿见影的效果就是立即带来大量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去年首届智博会上,完成重大项目签约501个,合计投资6120亿元。今年的智博会,已经签约530个,合计投资8169亿元。举办智博会的真正要义,在于其长期的、持续性的影响。大力发展智能产业,意味着重庆在布局智能时代的经济制高点。任正非表示,“做一个操作系统的技术难度不大,难度大的是生态,怎么建立起一个生态?”发展智能产业道理一样,重庆抢先布局,一旦形成智能产业生态,将产生“赢者通吃”效应。

图片来自网络

6---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为抓手,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8月15日,国家发改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标志“西部陆海新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西部陆海新通道”和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建设、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新设立6个自贸区,被媒体列为影响中国战略布局的四件大事。重庆作为主要推动者,在“西部陆海新通道”这项战略中被寄予厚望,也得到最多政策支持。每一项政策都是一篇大文章,勾画出重庆作为国际供应链中心、国际贸易枢纽、面向东盟国际金融中心的轮廓。

图片来自网络

可以说,重庆在最近两年谋划、落地的重磅改革举措,远远超过了过去5年,重庆进入战略转型和高质量发展轨道。正如刘鹤副总理在第二届智博会开幕式上的评价:“在重庆市委市政府的杰出领导下,在各方面大力支持下,我们看到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已经取得了显著成就”。

当前,重庆面临新的重大机遇,包括西部大开发开启3.0版、成渝城市群冲击国家战略、十四五规划编制启动。为此,应按照中央对重庆的定位,坚持“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以更宽阔视野、更长远眼光谋划重庆未来一个时期的发展,列出时间表、路线图。重点应抓好几件大事:

1

做好新一轮全市国土空间规划修编。雄安新区的建设有一条准绳:这是千年大计,确保把每一寸土地都规划得清清楚楚再开始建设,确保一张蓝图绘到底。重庆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成渝城市群双核之一,应借鉴雄安新区、浦东新区、前海新区和国外先进经验,按照千年大计、世界一流标准,做好全市国土空间规划修编,尤其是主城区和重要节点,要把每一寸土地都规划得清清楚楚。

2

推动川渝系列合作协议落实到位。成渝城市群发展,是重庆的重大利好。一段时间,四川以其广阔的腹地、庞大的人口、巨大的市场,在经济“丛林法则”下,对重庆形成了碾压之势,难怪重庆官员感叹自己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现在,在国家战略下,这种局面有望改观。尤其去年和今年,川渝两地党政代表团互访,先后签署“1+12”“2+16”合作协议,双方都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善意和合作意愿。为此,川渝一定要相向而行,以具体行动推动系列合作协议落实到位。

3

共同打造好“泸(州)内(江)荣(昌)永(川)遵(义)”板块。重庆和四川部分地市、贵州的遵义签署了合作协议,其中“泸内荣永遵”板块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泸州和内江所在的川南经济区,是四川着力打造的南向开放重要门户、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经济中心、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定位很高。荣昌和永川是重庆西进的桥头堡、主战场,遵义是黔北重镇。所以,打造好“泸内荣永遵”板块,不仅将实现成渝城市群中部崛起,而且将搭建川渝滇黔合作的平台,联动西南地区共同发展。

4

做实“西部陆海新通道”。《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还是一个框架,一大批运输干线、港航设施、交通枢纽等重大项目蓄势待发,一系列和国际接轨的法律制度和重大措施急需出台。重庆作为主要推动者和运营组织中心,还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助推总体规划落地生根。正如陈敏尔书记指出的,一分部署、九分落实。实践反复证明,如果不沉下心来抓落实,再好的目标、再好的蓝图、再好的决策也会落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