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国民的集体战争狂热 ——以《朝日新闻》为核心的考察(上)

原标题: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国民的集体战争狂热 ——以《朝日新闻》为核心的考察(上)

全文共3476字 | 阅读需5分钟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zggjls01,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就是这样一份“雅俗共赏”的报纸,在卢沟桥事变后的报道中,存在着断章取义、掩盖真相、煽动民众情绪等问题。

1937 年7 月7 日,日军挑起卢沟桥事变,日本政府迅速做出增兵华北的决定,并“本着朝野一致应对事变之目的,召集言论机关代表、贵众两院议员、财界代表齐聚首相官邸,言明政府的方针,要求与政府合作。又召集产业界、农会、产组、思想关系等各方面代表会议”。《朝日新闻》等各主要媒体代表纷纷表示要发挥舆论引导作用,支持政府。

日军向卢沟桥射击

20 世纪30 年代,报纸、广播是日本民众了解国内外大事的主要渠道。19 世纪中后期创刊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东京日日新闻》,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其中《朝日新闻》发行量居首位。日本广播电台亦拥有大量听众。“1925 年7 月起,电台每天早9 点到晚9 点有新闻、天气预报、音乐、广播剧等,有固定节目表。”20 世纪30 年代,电台听众超过100 万。鉴于搜寻20 世纪30 年代日本广播电台录音资料困难,本文选取《朝日新闻》自卢沟桥事变爆发到北平沦陷期间的报道,分析日本民众反应,了解日本国内战争狂热的实态,以管窥豹,阐释媒体与战争、民众与战争的关系,探寻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深层原因。

《朝日新闻》是日本最重要的平面媒体之一,1879 年1 月25 日在大阪创刊, 报名意为“旭日升天、万象惟明”,字体取自欧阳询《大唐宗圣观记》。1888 年7 月,在东京成立本社,发行《东京朝日新闻》。

《朝日新闻》创刊号

1889 年,大阪《朝日新闻》改名为《大阪朝日新闻》。1921 年起,《朝日新闻》发行晚报(夕刊)。1935 年,《朝日新闻》又先后在九州和名古屋设立西日本本社和名古屋本社,1940 年9 月1 日,各地出版的报纸统一刊名为《朝日新闻》。《朝日新闻》自创刊以来,秉承以知识阶层为主的大众办报路线,以“不偏不党”为宗旨,自由主义色彩浓厚,以客观、可读性强、富于公信力闻名。然而,就是这样一份“雅俗共赏”的报纸,在卢沟桥事变后的报道中,存在着断章取义、掩盖真相、煽动民众情绪等问题。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国内的捐款热

卢沟桥事变翌日,日本各大报纸都抢在第一时间加印“号外”。1937 年7 月8 日,《朝日新闻》“号外”以《日支两军交战,支那兵非法射击》为题报道了事变,并配有大幅照片,称:“8 日凌晨零时,我驻屯部队在北平郊外卢沟桥附近进行夜间演习,遭来自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〇九团数十发子弹的不法射击。现地交涉破裂,双方正处于交战中。”

在看似客观传达事变消息的言辞背后,实则态度立场鲜明,断定卢沟桥事变是因中国军队“不法射击”所致。《朝日新闻》报社这样报道或许是为了抢新闻、吸引读者。然而,这样武断的报道,必然引起读者对中国“不法射击”的关注,指责中国政府和军队。

卢沟桥事变造成了中日紧张局势的升级,中日两国及世界舆论都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朝日新闻》除每天在日刊、晚刊的重要版面报道事变动态外,还经常加印“号外”,所有报道无不指责中国军队不断挑衅、肆意扩大战事,危害日本“合法利益”。日本民众通过这样的报道获得事变的消息与进展,纷纷谴责中国军队“无理”,支持日本政府“膺惩”中国、扩大战争的决定。

卢沟桥事变后不久,日本国民就开始到陆军省捐款、慰问出征士兵家属,以实际行动表达“爱国”心。《朝日新闻》在显著位置开辟专栏,报道国防“献金”消息,还将捐款者姓名、捐献数额、职业等情况一一列出,配以煽动性语言,增加示范效应。1937 年7 月15 日,报纸上就刊登了“国防献金”的报道:“在北支风云险恶之时,全国出现了高昂的爱国热。捐款、慰问出征官兵,表达一片赤诚之心。14 日早晨到中午4 个小时的时间里,送到陆军省的恤兵金就达到23110 元33 钱的巨额。”

《朝日新闻》专门为卢沟桥事变临时增刊的《北支事变画报》第一辑封面和封底整体书影,日本中国驻屯军于1937 年7 月9 日夜晚偷袭中国军队归来后狂呼“天皇万岁!”

《朝日新闻》以不同阶层、年龄、职业捐款者为个案,做专门报道。企业家大川平三郎遗属在得知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后,捐出100 万日元巨款,遗属表示:“为告慰逝者在天之灵,请将捐款用于社会事业。”这里的“社会事业”是指支持政府扩大战争的决策。《朝日新闻》大量报道不谙世事的儿童、耄耋之年的老人踊跃参与“国防献金”事迹:“已故首相斋藤实的孙女百子(11 岁)21 日下午3 点访问陆军省,将用纸包着的积攒的14 元40 钱作为‘国防献金’捐给陆军省。小学二年级学生小岛幸男将2 元零花钱捐给军队。”

此后,不断有小学生仿效,拿出平日积攒的零用钱作为“国防献金”。而“99 岁石塚阿婆捐献了5 元,在捐款者中年龄最长”的消息,更引起强烈反响。一些青壮年表示,连耄耋之年的老人都慷慨解囊,自己更责无旁贷。捐款者中有政府官员、公司职员、工人、农民等,其中不乏低收入者。有宾馆服务员表示“我们也是日本人,要把仅有的一点钱捐献出来”,深深感动了在场的工作人员。日本各界人士的“爱国”热情,从精神和物质层面,支持了战争,助长了日本政府的侵略气焰,“陆相杉山元在一周一次的陆军记者见面会上表示,此时要举国一致,突破难关”。

东京等大城市的中小学生在学校统一组织下,开展街头募捐活动。东京联合少年团在街头募捐时,制作了“募捐筒”。募捐筒模仿上海“一·二八”事变中的“肉弹三勇士” 使用的爆破筒样式,直径30 厘米,长1 米,大半天就募集到资金数千元。“从21 日中午到下午6 点,63 位少年团健儿站在帝都街头。晚上将饱含市民热情的230 个大竹筒拿到泰明小学礼堂,全体起立祈祷‘武运长久’后,陆军省新闻班的今村大佐、筑地署员等砰、砰、砰劈开竹筒,银币、铜币散落一地。晚上9 点半清点完毕, 共2030 元。10 个少年抬着沉重的硬币去兑换成纸币,22 日上午交到陆军省恤兵部。”

1937 年7 月9 日,《朝日新闻》对卢沟桥事变的报道

卢沟桥事变后,《朝日新闻》虽未公开放弃“不偏不党”的办报宗旨,但几乎所有文章都是偏袒日军、指责中国的,诬蔑中国士兵“卑劣”,不断“非法”“挑衅”日本在华北的“合法”“驻兵权”,迫使日本不得不诉诸武力来维护“正当”利益。其歪曲事实的报道、煽动性的语言,已经将其倾向暴露无遗。

《朝日新闻》除大量报道民众“国防献金”的事例外,还倡议发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军用机捐款运动”。“军用机捐款运动”的初衷是解决政府资金不足问题,因为飞机在现代战争中作用突出,日本战机数量少,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需要国民挺身而出,承担国防责任,实行“航空报国”。“现在时局处于关键时期,更需要举国一致。朝日新闻社坚信这个活动必定得到国民的热情支持。”

由《朝日新闻》发起的“军用机捐款运动”得到各阶层的支持和响应。第二天,就有人将捐款送到报社,编辑、记者们忙得无暇用餐。“仅东京市内21 日下午捐款突破15400 元,学生、职员、工人、家庭妇女等,积极响应捐款运动。”“军用机捐款运动”与之前的零星捐款不同,指向性明确,捐款数额大,出现了不少捐献巨款的大户,如“大日本电力社长以个人名义捐款1000 元,以公司名义捐款2 万元,以帝国电力名义捐款5000 元,合计捐款26000 元。日产汽车5000 名职工捐款2000 元”,“东洋纺织会社捐款5 万元,该社职员捐款3 万元,兵库县阿部孝次郎捐款2 万元。截至今天4 点,东西两社共收到捐款44 万1341 元65 钱。大阪制钢株式会社又捐款1 万元,松下电器株式会社社长松下幸之助个人捐款1 万元,该社职员捐款5 千元。这样的巨额捐款接连出现,截至下午6 点,捐款数额突破50 万元”。有日本“经营之神”之称的松下幸之助认为“担负起贡献社会的责任是经营事业的第一要务”,但不知他有没有想过,此时所谓的“贡献社会”就是支持侵略战争

“军用机捐款运动”迅速演变为全国范围的“防空报国”热,掀起了新一轮捐款高潮。《朝日新闻》开辟“军用机捐款活动”专栏,详细报道“防空报国”中的“典型”事件:“妈妈带着5 岁小孩儿立花良文,将从婴儿时候起积攒的零用钱200 元捐献出来。美术馆捐款7000 元。画家将在秋季展览结束后,贩卖作品,估计可以得到数千元款项,将这笔钱全部捐献出来。”《朝日新闻》每天公布捐款数额的变化,营造强烈的“防空报国”氛围,强化“国防意识”。

自发起“军用机捐款运动”到1937 年7 月31 日北平沦陷,短短的十天时间里,全国“军用机捐款达290 万6825 元80 钱”。报社除每天收到大量“军用机捐款”外,还不断收到其他各类捐款。截至29 日,报社收到“捐给在满、在支慰问金达71351 元93 钱”。

卢沟桥事变后,《朝日新闻》从由单纯报道前线战事、日本国内的“国防献金”“爱国”热,发展到直接发起“军用机捐款运动”,对读者产生了巨大影响,引发了一拨又一拨的捐款热,从精神和物质上支持了日本政府扩大侵略战争的政策。

未完待续

本文摘自《中国国家历史·拾壹》(东方出版社出版)

《中国国家历史·拾柒上市,长按下方图片二维码,识别后可直接下单!

或点击“阅读原文”链接即可购买!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并不得用于微信外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