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春拳传人对话武侠创作者:如何弘扬中国武术精神?

原标题:咏春拳传人对话武侠创作者:如何弘扬中国武术精神?

从左到右依次为:周飞龙、熊亮、梁绍鸿、徐皓峰、六神磊磊、绿妖

武术武侠精神是中国传统精神的内核之一,千百年来绵延不绝,还走向海外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张名片,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和热爱。不同时代不同群体,对武术武侠精神诠释也有不同:武者通过一招一式的习练传承这种精神,文学作品则通过小说、影视、动漫等形式彰显这一精神。

10月12日在北京举办的第五期腾云文化论坛,以“武者武林武侠:中国武术的精神世界与侠义之光”为主题,邀请到一直坚守着武侠世界的武者和创作者们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武者、咏春拳传人梁绍鸿,武侠小说家、知名电影导演徐皓峰,金庸小说专家六神磊磊三位讲者,以及绘本画家、叶准咏春传人熊亮,武侠动画《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总导演周飞龙等创作者,一起探讨了武者的生命践行之道、武术的内涵、以及武侠创作趋势和对世界文化的影响等。现场,咏春拳的学员们还进行了对战展示,他们出招灵活多变,以小博大,引得全场鼓掌雷动。

本期腾云文化论坛由腾讯社会研究中心主办,见地沙龙作为学术顾问,一合相和深圳市叶准系咏春文化传统公司协办。武侠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在2018年腾讯新文创的生态大会上,腾讯宣布了与古龙全系列作品的深度合作,涉及到影业、动漫、游戏为主的全产业链系统开发。

梁绍鸿、熊亮:实践者讲述武侠精神

武者、咏春拳传人梁绍鸿介绍说,传统武术经过数千年的演变,国内的传统武术从以搏斗为目标发展成了以强身健体为宗旨。而国外则不同,梁绍鸿在四十多年的海外生活中亲身体验到,由于对实用主义观念的信奉,外国人在接触传统武术时,总是想要学以致用,以至于武术对他们的影响在实践中被加深了。

梁绍鸿讲到,电影艺术在表现历史记忆中反映着一个国家的文化、社会和民风。李小龙的电影就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功夫”,国外许多人在崇拜李小龙的英雄形象的时候,也对“中国功夫”产生了热爱。借助于武术文化的交流,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被国外的人们认识。他指出,传统武术作为中国千年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无形资产,也是我们的根。不但要好好保留,为了增强国家的软实力,必须尽我们一切所能发扬传统武术文化,达到影响全世界的作用。这是时代的使命,也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武侠小说家、电影导演徐皓峰也高度赞扬了李小龙的国际影响力,他说,美国是自李小龙之后,才开始进行真正实战比赛的。他以实例分析了咏春拳以小博大的巧妙之处。徐皓峰谈到实际生活武术的学习和拍电影的不同,表示以前学武术两年可能只看过一次师父打拳,但拍《一代宗师》时,梁绍鸿的指导非常仔细,以至于自己后来拍《师父》的时候,能够以“偷师”而来的技术指导廖凡。

他们还分享了自己在武术学习过程中的经历的过程。梁绍鸿说,心法是最重要的,需要在每日学习中的慢慢体会。徐皓峰也非常赞同这种观点,他说自己之前学习心到手就到的境界,就败在体会抬手这一步。回顾自己的习武之路,二位都讲到学习形式的转变。梁绍鸿说,在美国教拳,非常不习惯他们层出不穷的提问;徐皓峰也说,从引导体会到知识传授,武术的传承方式变化很大。

梁绍鸿与徐皓峰还就南北武术的相似性与差异性进行了讨论,梁绍鸿表示武术源于北方的军队,是军人在战争中对抗四面八方的敌人进行的动作总结,因此北方武术多是大开大合。而南方不同,基本上是一对一的打斗。徐皓峰补充道,北方的对打由于是持久战,为了节省力量,才产生了以柔制刚的拳法。

两位讲者在自我提升的同时,也致力于武的传播和发展。徐皓峰一直以小说、电影作品彰显武术精神,梁绍鸿也认为这些当代文创作品对武术的传播大有裨益。

周飞龙、六神磊磊、熊亮:创作者分享如何弘扬武侠精神

作家六神磊磊以“从荆轲到令狐冲:‘侠’的两千年”为题梳理了武侠文学的发展史。从汉代的《刺客列传》、《游侠列传》,到唐代的《虬髯略传》、《聂隐娘》,再到明清的《水浒传》、《三侠五义》,优秀的作品一直存在。但现代武侠文学逐步陷入僵化和重复,大部分作品样式陈旧、故事俗套、价值观陈腐等,使这一文学形式趋于平庸。金庸的武侠小说则在创造了一流文学形象的同时,将武侠上升到了“家国大义,民族情怀”的层次,改变了人们对现代武侠文学的印象。他还更进一步,从民族性扩展到对人性自由的追问。

对于当代武侠的发展,六神磊磊表示,需要从想象力、文学性、价值观上进行突破,在穿插着神奇瑰丽的想象世界,风光旖旎的爱情与热血激昂的侠义精神中叩问人类的灵魂。

创作过《游侠小木客》的绘本作家熊亮,武侠动画《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总导演周飞龙与六神磊磊进行了对话。他们分别谈到了自己与武林和武侠世界的相遇和对武侠精神的理解,也聊到了当代创作领域武侠的转换。

谈到武侠精神,六神磊磊表示,“侠”是对社会责任的承担,要“为国为民、扶危济困”,在现代则是要完善自我,强健自己的体魄。他还强调,“侠文化”的当代转换,在于世俗化,而其关键是要解决身边的问题,这样武侠才有生命力、有说服力。

对六神磊磊关于侠的诠释,周飞龙表示很有共鸣。他把自己定义为武侠的传播者,以国漫的形式让观众去爱上武侠。为了更好地让观众接受和了解侠,他在创作过程中把这种精神放在了每个角色身上,并且融入了人性的矛盾,使角色更加丰满。《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里,每个角色都有七情六欲,也有自己的缺点和挣扎,此时“侠“的精神就是对一种克制,对于欲望的克制。周飞龙还说,“情”是影视作品中非常核心的部分,如果能够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侠义精神会更加容易被接受和传播。

熊亮从40多岁才开始练习武术,因为武术才对武侠更感兴趣。他理解武的本质是务实求真,武侠精神的表现并非在于对简单对立着的对错好坏的揭示,而体现在人对“侠者”身份的追求中,这可以体现在每个人身上。

熊亮、六神磊磊、周飞龙分别从不同角度接触了解“武”:熊亮通过亲身习武,六神磊磊通过武侠小说,周飞龙则通过影视作品。形式不同,但武侠精神本质没变。数字时代会有更多内容形式来承载诠释武,传承并弘扬这种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编 / 俎燚楠,审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