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蒋蓉传》首发,献礼百年蒋蓉纪念大会

原标题:《花非花:蒋蓉传》首发,献礼百年蒋蓉纪念大会

提起蒋蓉的名字,年轻的读者或许稍显陌生,但在中国紫砂界,蒋蓉是如泰山北斗一样的存在。生于紫砂世家,11岁学艺,专注紫砂工艺近80年,蒋蓉是当代紫砂花器艺术的开山人物,更是中国紫砂工艺史上首位女工艺美术大师。

只要有紫砂的地方,蒋蓉的作品或话题总是被人们挂在嘴边。她近90年曲折传奇的一生,与紫砂沉浮、时代洪流融为一体。蒋蓉老人的艺术人生,不仅展现了中国紫砂艺术的发展历史,更是一部百年匠人成长史。

为纪念蒋蓉诞辰100周年,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花非花:蒋蓉传》一书。为了写好这位世纪老人,作者徐风历时十二载创作,三次修订,五易其稿,补充拍摄了120件珍贵资料和图片。不仅实地采访了蒋蓉老人的家属和徒弟,更增补了同时代老艺人的家属以及收藏诸家访谈,力求将一个更客观公正、更丰满立体的蒋蓉呈现在读者面前。

值得一提的是,《花非花:蒋蓉传》是作者徐风继2015年度“中国好书”《布衣壶宗:顾景舟传》之后的又一力作,两书同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蒋蓉传》正是《顾景舟传》的联袂卷轶。如果说顾景舟是当代紫砂光器的代表人物,蒋蓉则是当代紫砂花器的代表人物,顾景舟作品更注重人文情怀,而蒋蓉作品更侧重生活气息,她以独特的创作思路,给紫砂带来一抹女性特有的柔美与温婉。顾景舟与蒋蓉共同组成了当代中国紫砂界的双子星座,《花非花:蒋蓉传》的出版与《布衣壶宗:顾景舟传》遥相辉映。

时至今日,百年蒋蓉纪念大会将于2019年10月14日在陶都宜兴举办,《花非花:蒋蓉传》一书为纪念老人献上一份珍贵礼物。

活动预告

百年蒋蓉纪念大会

时 间:2019.10.14下午2:00

地 点:宜兴丁山紫砂宾馆三楼B厅

本书亮点

★全彩精装,当代紫砂花器一代宗师蒋蓉的人生大传

★中国好书《布衣壶宗:顾景舟传》的联袂卷轶

★一部彰显大国工匠精神与书写女性传奇结合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

★通过一位紫砂泰斗连接紫砂花器完整历史

★历时十二载的心血之作,百年情怀融于一壶

内容简介

中国紫砂工艺美术大师蒋蓉,是当代紫砂花塑器艺术的开山人物、紫砂花器艺术的一代宗师。本书以蒋蓉70余年漫长曲折的紫砂生涯为线索,把蒋蓉的生世命运和时代兴衰、紫砂沉浮联系在一起,全力刻画了一个饱经风霜的当代传奇女性。本书以生动的笔触、丰富的资料图片还原了一代紫砂大师蒋蓉的生平,并将她的创作历程进行了白描式的展现,让读者领略到蒋蓉紫砂艺术的独特魅力和这位女性紫砂艺人独特的人格特质。

作者简介

徐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紫砂文学领军人物,江南文化学者。著有长篇小说、散文随笔、文学传记等著述十五种,四百余万字,作品多次入选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中国文学创作出版精品工程”。作品屡获全国报告文学奖、徐迟文学奖、冰心散文奖、“五个一工程奖”等重要奖项。《布衣壶宗:顾景舟传》获2015年“中国好书奖”。现居陶都宜兴。

精彩书摘

民国32年,蒋林凤从上海回来了。

蒋蓉,而不再是蒋林凤。给自己改名是她回到家乡的做的第一件事。

70多年后的一个初秋的下午,蒋蓉老人在时间的深处幽幽述说有关为什么改名以及后来的种种故事。她的语气平和,了无波澜;像家乡蜀山脚下那条蠡河的平静水面。

光阴荏苒,我在距离那个平淡下午13年后的一个冬夜,重新打开采访笔记,再次沉浸于那些泛黄而脆薄的细节,像谛听平静水面深处蕴动的激流。

芙蓉是她最喜欢的花。她做花器。蓉,是一种新生活的绽放,是一种久长的馥郁,是一颗敏感的心灵对未来的期盼。

然而,从上海回来的蒋蓉在最初的一个月里竟然找不到感觉。窑场断烟了,家家的作坊里死疾般冷清;一个新名字只给了她暂时的爽利和希冀。潜洛村正以前所未有的荒凉凋敝,踉跄地步入1943年的早春。县志记载这一年的宜兴到处都在逃难。日军的大规模“清乡”和“扫荡”每天让数以千记的难民居无定所。在逃难的人群里我们找不到蒋蓉以及她的年迈衰老的父母、还没有成年的弟妹,原来他们在几十里外的张渚山里投靠了一个远房的亲戚。挖野菜采野果成了蒋蓉和弟妹们每天必做的功课。来自山外的消息说,一种叫“霍乱”的瘟病正在全县蔓延。县城出版的《品报》报道说,徐舍区洴浰村瘟疫延续40天,全村100多户,死亡200余人。有10余户一家老小全部夭亡。

有如惊弓之鸟的蒋蓉一家不敢下山,但躲在亲戚家显然不是长久的办法。一天下午,蒋蓉搭乘一辆骡车去了丁蜀镇,深藏着紫砂矿土的黄龙山已经筑起了日军的碉堡,原先日夜喷吐火舌的几十座龙窑几乎全部熄火,昔日忙碌嘈杂的陶瓷驳运码头变得冷冷清清,所有的作坊紧闭着它们原先夜里也敞开的大门。这个以陶闻名的千年古镇在日本人的蹂躏下已经丧失了元气。总之,一路的见闻让蒋蓉颇为伤感,战争让所有的寻常巷陌不再带有平常的温情,生活的出路也变得模糊不清。

21世纪的一个秋天的下午,我沿着蒋蓉记忆中的线路驾车慢慢行驶在通往丁蜀镇的路途上,因为蒋蓉当年坚持说,那一次丁蜀镇之行对她后来的影响很大。当时她先去上袁村找顾景舟,因为没有预约,景舟先生不知在何处云游。其时,丁蜀镇窑场已遭受重创,全镇40余座龙窑,已有20多座被日军侵占用作炮楼。蒋蓉花了半天才绕过那些破败的窑场,找到了一条名叫白宕的巷子,白宕无宕,乃是几百户世代抟陶的艺人窑户聚居之地;蒋蓉来这里拜访一个名叫华荫堂的陶业长辈,华荫堂堪称丁蜀镇最大的陶业老板、著名的开明绅士,又是这方圆几十里窑场的活字典。是个一言九鼎的重量级人物。华荫堂知道蒋蓉的才艺以及她的上海仿古阅历,他很欣赏这位干练的紫砂女才子。但当时华荫堂手下的若干座龙窑全部歇业,工人们都在家里饿着肚子,因此他无法满足年轻的蒋蓉要在这里谋一份工作的愿望。不过蒋蓉仍然在这里得到了一份她意想不到的惊喜。华荫堂破例拿出一件镇宅之宝:清代制壶女名家杨凤年的代表作《风卷葵壶》,让她观赏。这是一件让蒋蓉受到极度震撼的作品。

风卷葵 (作者:杨凤年)

风来了,葵花在欢快地起舞;仿佛那是一只极其温柔的手,是造物主无所不能的魔手;世界感动,万物在一种别具情致的动感中,在难以言传的婀娜里翩然起舞。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蒋蓉抬起头时已经泪光闪烁。许久许久她沉浸在一份深深的感动里。过去她只听伯父说过杨凤年这个名字。她也是生于制壶世家,是制壶名手杨彭年的妹妹。也许女人与女人之间,有一根特别的心弦,它们的沟通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这把《风卷葵壶》以风吹葵叶的动感入壶,在茶壶的造型中非常少见。体现了作者观察生活提炼植物形态的高超能力。60年后已经度过百岁诞辰的华荫堂老人还清晰地记得蒋蓉当时见到《风卷葵》时那种久久凝视、极其虔诚的神态。

编辑 | 刘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