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壮年男性!求求你们别去旅游了

原标题:中华壮年男性!求求你们别去旅游了

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不仅有世界驰名商标“Made in China”,还有同样中国制造的壮年男性。

虽然他们总是能在人群中做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但千千万万的“不起眼”汇集到一起,就成为洪水猛兽般的壮年男性力量——他们没有审美,却有着一些外人难以理解的小偏执……which is almost true……almost……

尽管大家对壮年男性的品味嗤之以鼻,久了也难免麻木了。但是当他们出门旅游时,便再一次震惊了全世界的眼睛。

每个壮年男性都自认为拥有绝佳的方向感,同时拥有在复杂路况中迅速做出正确判断的超能力,他们以为自己的人生也可以同理。

塔里木沙漠公路上,烈日当头,他们抬起手表指向南方;纳木错的夜晚,群星璀璨,他们搂着你的腰告诉你北极和明天的方向……

而在重庆的水泥丛林中,他们最不屑的就是使用导航,管你是林志玲还是岳云鹏,能指明前路方向的只有他自己。

他们标榜一切与大自然结合的才有高级感,喜欢把握着方向盘,在山区蜿蜒曲折的道路寻找驾驶乐趣。

追根溯源,这其实是壮年男性们对于“掌控大局”的一种体现,“一切都在我控制之内”、“不要慌,有我呢”,不光能给身边的伴侣带去安全感,也能极大满足自己的控制欲。

但是他们并不是每次都能走对路的,每当这个时候,他们会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对副驾说:“谁不渴望一场华丽的冒险呢?”然后去前面桥底下掉头。

壮年男性是天生的户外爱好者,雄性激素分泌过剩的他们,可以靠着一套冲锋衣和各色多口袋的工装卡其裤走天下。

人,都会穿衣服,但只有直男,才会穿冲锋衣。从冲锋衣诞生以来,他们的旅途就和冲锋衣进行了深度绑定。在他们眼中,冲锋衣并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它的功能性,它的材质,都是男性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坚信在野外生存的时候,这样一件衣服能够让他们在恶劣的环境游刃有余,让自己成为贝爷第二。

他们幻想着自己什么都能吃,分分钟要登雪山跨丛林。巴特,他们生命中最大的冒险,也只是穿着这些衣服挤高峰的地铁而已。

当然,他们有时也会把冲锋衣穿进异国他乡的夜店,然后在喧闹的环境中体会死寂一般的孤独。

和冲锋衣搭配的一定是各类“长征”物资,车子的后备箱要装得满满当当——车载冰箱、越野单车、帐篷、天文望远镜、对讲机,野外烧烤架,急救包,3天的行军口粮等,可以用来应付突然爆发的僵尸危机。

壮年男性出游的骄傲,还体现在对视觉体验的极致需求。他们不光追求旅游目的地物理意义上的更大、更雄壮、更伟岸,在很多抽象领域也有这一坚持。

他们是“行摄”在路上的大摄影家,耐得住寂寞、抗得了重负。星空、极光、落日出没的地方总有他们等待的身影,化身为一座座礁石。不论摄影技术高低,长枪短炮装备不齐绝不出发。他们是最无私的,因为深知付(负)出(重)不一定有回(美)报(照),却依然砥砺前行。

无论哪种照片,分辨率都是越高越好,放大了能看清楚毛发只是起步;甚至用来制造这些影像的工具——镜头们——也是越大、越长越好。

看风景会自动将其分成九格,必须有一台收藏级徕卡傍身,哪怕死活对不上焦。家中至少有10本精装私人相册,喜欢送人自己装裱的摄影作品做礼物。

他们观察锐利,善于捕捉风景;心思柔软,极易被触动心灵;更深知“大三元”和“小三元”的奥义。他们的旅伴,要随时能在模特、司机、天气预报员之间切换。他们的脸皮很厚,众目睽睽下能趴能躺。

Bigger is bigger,这句话可以说是精准概括了壮年男性的摄影审美了。由物及人,未删减版的电影、夸张的腰臀比、国民女神就应该是“黑长直”……这些命题都显然更能命中壮年男性们的要害。

年轻梯队的壮年男性给伴侣拍美照,讲究如何显腿长、肤白、脸小、构图,一个不合格,就会在《有个不会拍照的老公是什么体验》的帖子上被拉出来示众。年长的壮年男性则恨不得用回十几年前的诺基亚板砖,他们身上还挂着各式各样的潮包,狼狈得数不清姐妹们的手里到底拿了多少条丝巾。

壮年男性喜欢在旅行中晒晒美食和风景,至于自己嘛,姿势不重要,偏向于“记录生活”。腰包、Polo衫、墨镜,中国好大叔总是喜欢在人潮涌动的景点大门口留下一个耿直的微笑,并用相机记录下和老婆女儿的珍贵旅行。

每每看到这种姿势和气度,不给他点个赞,好像真的有点说不过去哦?

有时候你会怀疑,比萨斜塔一年比一年歪,是不是因为塔下无数游客在照片里年复一年推歪的?

哪怕同样是拍毛腿,在渤海阿那亚拍和在马达加斯加拍,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看来看去,相较于其随身携带的摄影设备,壮年男性的入镜姿势却是相当朴素。当壮年女性已经开始研究妆容与景色的搭配时,绝大部分的男性对“游客照”的理解和诠释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他们肢体僵硬,神态严肃,面对镜头就像要跟相机后面的人掐架一样面目可憎。手足无措地迟疑了几秒后,他们选择伸出了食指和中指……

还有一小撮壮年男性颇爱跟歪果仁合影,在他们眼中:体验式旅行=和当地人做朋友=和当地人合影。至于为什么要合影,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但至少我们愿意相信,他们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毕竟对于现代人而言,除了在此生注定不会再相见的异国路人面前,实在是很难再露出真诚无伪装的微笑了。

壮年男性的朋友圈大多是不带定位的,旅游只是他们诗兴大发的最好契机。只要去了景区,再荒凉光秃的山头,都能让他们创造出一首现代版的《望岳》。

人们常说男明星的归宿都是赵本山,可又有哪个普通男人不会在步入壮年之后,成为比黑土先生还文采斐然的念诗之王?

深入中国人骨髓的押韵基因,可一点儿不比种菜基因差。尤其是在壮年男性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毕竟陪伴着他们青春期的可不是郭敬明的羞耻小说,而是整个80、90年代的浪漫诗坛。

夹杂他们朋友圈一片“不转不是中国人”和“斗地主第一名奖状”中的,更是一颗不安于红尘的出世之心。再不善捯饬的外表,都掩盖不住这多到快溢出来的才华。

壮年男性的朋友圈旅行大作不仅态度真诚,文笔更是一气呵成,让遇事只有一句“666”的年轻人难以望其项背。

同样是日出,当沙雕青年只会“你看这太阳,它又大又圆”的时候,笔底生花老爸已经写下了一句凤采鸾章。春天来了,你只能用镜头记录下美景,他们却早已云霞满纸,写出一首文采不输聂鲁达的散文诗。

如你所见,一个情感迟钝、性情冷漠的人是注定与成为风流倜傥的诗圣无缘的。朋友圈旅游类诗人最擅长把行程中各种本不起眼的细枝末节,转化为最优美动人的文字。

他们的朋友圈可不是年轻人瞧不上的文盲落后,简直是中国最大规模的文豪聚集地啊,全都是华夏大地草根文艺的继承人。

但大部分壮年男性旅游时不怎么发朋友圈,毕竟“那些消失在朋友圈里的中年男人”“越来越多的中年人消失在朋友圈”之类的文章就是被他们转成10万+的。

对壮年有钱男性来说,“旅游”是个禁忌词汇,他们只有“度假”。“在路上”也不行,那是文青蹭车专用的。他们的手机上除了有飞常准、航旅纵横之外,一定会有flightradar 24这种空管级应用程序。

选择法定节假日出行,本身就是穷酸的表现。壮年有钱男性,都会在七八月间扎堆出行。带着娇妻和两个放暑假的孩子,浩浩荡荡来一次国外游学。一大家子吃住行花不上六位数,实在羞于在朋友面前开口。

毕竟,花费不足十万,那意味着你没能让孩子跑遍美国东西海岸的顶级名校踩点,没待够日子让孩子提前体验精神故里的风土人情,更没能携孩子出入高档场合,学习old money们的贵族作派。

壮年有钱男性,都会选在春节期间驾临三亚避寒。寒流一到,权贵们纷纷南下海南,跟在他们身后的,自然不乏各类矿老板、地产商和互联网新贵——海天盛筵事出海南,不是没有缘由的。

春节期间,小小一方海南岛怕是全中国财富聚集度最高的地方。随随便便一间沿海酒店,价格都能给哄抬到天上去。别看那些在巴里苏梅萨摩亚的人潇洒快活,论荷包充实程度,不知要比海南岛上的游客们低到哪里去了。

还有一类壮年男性游客,他们积极乐观健康,有着强烈的运动嗜好,一日不练,如隔三秋。时过境迁,这些运动达人们在不断挑战自我之后,达到了新高度——普通的户外运动早已不足为奇,极限运动才会令他们心生向往。

为了能够更好地征服自然,他们变身为地理学家,对各种自然环境了如指掌。上天他比天要高,下海他比海更深!

他们是极致的旅行者,也是勇敢的冒险家,去海边必须要风筝冲浪,去山谷必须要直升机滑翔。他们的摄影师比壮年女性高级,他们去的地方比壮年女性遥远,只是他们的旅游费用,大都花在录像录影和工作人员身上。

虽然付费之后也曾在心里暗自后悔,但他们还是迈着颤抖的双腿奋勇向前,一通怒吼之后,他们问向工作人员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录像了吧?”

“录了录了。”

嗯。只要录了,那就值了。

过硬的心理素质和淡定坦然的心态令他们早已看破红尘,将生死置之度外,大多数配得上人生导师的称号。

平民阶级的壮年男性心目中的旅行是生活在别处,暂时放下重压的舒爽。结果逃过微信置顶群看不完的消息,却逃不过伴随着媳妇儿刷卡声接踵而至的一条条银行短信。

无论旅行地的天有多蓝,水有多甜,美食多好吃,生活多惬意。来到购物这一环节,时空转换又回到家门口那个商场,不过媳妇剁手更畅快,而他们还是那个站在商店门口百无聊赖、局促烦躁却又假装豪迈的拎包老哥,心里问了一万遍:不就是免税店嘛,怎么搞得跟免费店似的?随后打开手机日历,默默地算了算信用卡的最后还款期。

当然,在购物这件事上,壮年男性认为自己永远不会犯错,也永远不会花冤枉钱。就像他们总能振振有词地指责女人们如何冲动消费,如何缴“智商税”。

一个日本的键盘两千多:“一把天天要用的键盘,一定能给我的工作效率加成!” 从美国人肉运回的恨不得供着一次都不肯穿的限量版sneakers:“这是信仰,怎么可以用庸俗的金钱来衡量?”

跟女性一样,他们也永远有自以为充分的和理性的购物理由,不容反驳,但其实买回来的不过是儿时玩具的加大版。至于其实用主义是不是真的比女人“纯粹的物欲”来得更实用,这就属于玄学范畴了。

所谓人到壮年,基本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旅游就不能自己偷摸跑出去爽,一家人最重要是齐齐整整。行程中要照管好一家人的吃喝拉撒,他们就是老人的护工,孩子的坐骑,媳妇的提款机。拖家带口去旅游,不亚于攻克一座山头,受罪比快乐来得更容易,壮年男性旅行梦遂卒。

于是,很多壮年男性,盼星星盼月亮盼人民解放军一样的,就是到外地出差的机会。终于逮着个机会,从身边熟悉的十几张面孔里逃出去了。碰上这样的好事,他们还不一个比一个跑得飞快?

出差是壮年男性的放风。大多人快被一成不变的家庭生活憋死了——当然,他们是不敢出轨的,不是说没有出轨的念想,只不过没有出轨的胆量。最后,连出差都可以被他们美化为一种逃离现实的精神出轨了。

外地的一切都让人欢欣鼓舞:陌生的街、陌生的人、陌生的食物、包括陌生的口音,都能把壮年男性撩得蠢蠢欲动。

真要离家出游找寻自我,他们是不敢的。他们也就只敢出差了,大多还得在周末前赶回来,陪家里孩子上兴趣班……

参考丨GQ实验室、Vista看天下

撰文丨腿毛幽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