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本可以阻止土耳其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

原标题:美国本可以阻止土耳其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话时,同意将美国军队撤出叙利亚东北部,为土耳其在该地区发动推翻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的军事行动扫清道路。特朗普的决定引发了国内外的批评浪潮,许多人指责总统放弃了美国的库尔德盟友。此举无疑让在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ISIL或ISIS)的战斗中发挥主导作用的YPG处于弱势地位。然而,我们今天所目睹的混乱和苦难不能仅仅归咎于特朗普的冲动。从本质上说,土耳其目前的攻势是美国政府在叙利亚冲突问题上不连贯、不可持续的政策的“副产品”。

▲美国本可以阻止土耳其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

YPG是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库尔德工人党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发动针对土耳其政府的武装运动。因此,土耳其认为YPG控制的任何实体在其南部边界的存在是对其安全的重大威胁。因此,对土耳其来说,它对叙利亚北部的持续入侵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自卫行为。然而,如果美国拥有一个连贯的战略,为该地区最终的撤军在政治上做好准备,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早在2012年,在叙利亚起义之后。YPG的政治派别,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委员会,支持总统的伊拉克库尔德斯坦马苏德,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形成了库尔德最高委员会来填补留下的权力真空撤退叙利亚军队和共同管理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居住地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主联盟党受到其军事力量不断增长的鼓舞,开始单方面管理该地区。由于缺乏第三方监督和执行合作协议的条件,库尔德委员会于2013年退出。

随后,民主联盟党成立了民主社会运动联盟。2014年1月,该联盟统治下的三个地区宣布自治。几个月后,ISIL包围了民主社会运动联盟统治的Kobane自治州。抵抗和对ISIL的最终胜利使YPG战士成为国际社会眼中无可争议的冲突英雄。然而,YPG并不是独自赢得这场斗争的。伊拉克库尔德人也支持了对ISIL的打击,土耳其允许大约150名伊拉克自由斗士从土耳其进入科巴尼。与此同时,美国通过空袭支持打击ISIL。一旦科巴尼被清除出ISIL武装,考虑到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和与巴尔扎尼结盟的叙利亚库尔德自由斗士向该地区提供的支持,美国有足够的机会迫使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恢复与库尔德委员会的协议。

巴尔扎尼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土耳其的盟友,而库尔德委员会的军事派别罗吉佩什麦加在2014年曾作为伊拉克库尔德人泽尔万尼部队的一部分接受过土耳其的训练。如果当时民主联盟党和克伦民族议会重新达成协议,土耳其将很难以现在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入侵该地区。鉴于伊都拉克和叙利亚库尔德人是美国的盟友,美国有足够的影响力来实施这样一项协议。然而,与为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委员会之间的更多合作铺平道路不同,美国前全球反ISIL联盟的总统特使布雷特·麦格克,选择只与YPG合作。这样的权力分享协议不仅会阻止土耳其进入叙利亚,还会对土耳其目前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的冲突产生积极影响。鉴于YPG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关系,叙利亚北部的事态发展对土耳其的内部政治有直接影响。

早在2013年,土耳其政府就与库尔德工人党谈判,以解决双方长达数十年的冲突。当时,民主联盟党领导人在安卡拉会见了土耳其官员两次。然而,2015年谈判破裂后,双方关系恶化。尽管谈判结束的主要原因是埃尔多安为了赢得选举而将谈判政治化,另一个原因是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势力不断增强。YPG在叙利亚取得的进展使得土耳其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的任何协议都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一个由与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的组织公开控制的库尔德小国家正在土耳其南部边境沿线悄悄建设。

最后,作为国际反ISIL联盟的地面部队,YPG已经将其势力范围延伸到了叙利亚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占多数的地区,比如代尔祖尔。一旦美国军队离开叙利亚,这些地区的人民将永远不会接受库尔德人的统治。然而,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本来可以变成一个机会。库尔德人本可以利用他们在阿拉伯地区占多数的事实上的权力,作为与阿萨德政权及其俄罗斯支持者的谈判牌,在美国退出叙利亚后保证库尔德地区的自治。

就在几年前,美国过早地离开了伊拉克,没有为保证伊拉克的稳定做任何准备。这个巨大的错误导致了ISIL的崛起。特朗普现在正在重复他的前任在叙利亚的错误。但他的错误不仅有可能为巴沙尔·阿萨德、伊朗和俄罗斯等势力填补美国撤军将留下的真空铺平道路,还会破坏美国作为可靠盟友的声誉。虽然也许特朗普是正确的,因为美国军队不可能永远留在中东,但过早的离开可能比其他任何情况都更具破坏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