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场挨骂的大胜(上)

原标题:【深度】一场挨骂的大胜(上)

客场对阵同组最弱的爱沙尼亚,在几乎整场10打11的情况下收获3比0的完胜,距离出线仅一步之遥,德国队换来的却是吐槽声一片。不仅第14分钟就愚蠢地吃到直接红牌的埃姆雷·詹逃不了媒体口诛笔伐,就连梅开二度并助攻韦尔纳破门的京多安也要挨骂,而主帅勒夫甚至在现场听到了下课声。《踢球者》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老先生则在赛后评论中恨铁不成钢地“提醒”在4231阵型里组成“3”的3名技术型球员罗伊斯、布兰特和哈弗茨:没身体是不行的。

一、埃姆雷·詹的红牌

由于德国队在中卫位置因伤严重减员,埃姆雷·詹在对阵阿根廷的友谊赛中出任343阵型当中的右中卫,而且在大部分时间里表现稳健,较好地展现了身体对抗和出球的优势。与爱沙尼亚一战,勒夫不出意外地变阵四后卫,但阵型并不是主场8比0大胜时用的433,而是上个月客场对北爱尔兰时使用的4231。聚勒肯定继续首发,而另一个中卫,勒夫没有选择新人罗宾·科赫,而是让埃姆雷·詹来客串。

*在个人第24场国家队比赛中,埃姆雷·詹吃到职业生涯的第1张直接红牌。

与在三中卫体系里担任右中卫不同,埃姆雷·詹并没有多少在四后卫体系里踢中卫的经验,至少在国家队里未曾有过。不过开场之后我们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勒夫选择詹并非完全出于无奈或对科赫还不放心,而更多是一种战术上的进取选择。考虑到爱沙尼亚实力有限,比赛基本会在对方半场展开,德国队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后卫。除了两闸的哈尔斯滕贝格和克洛斯特曼大幅压上,当作边前卫来踢,勒夫还需要其中一名中卫更多地参与到进攻中去。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埃姆雷·詹经常性地离开中卫位置。在进攻状态下,他会立即前移到后腰位置,甚至会进一步前移,就像往常踢6号或8号位那样,捕捉后插上射门的机会。开场不到4分钟,他就前插到小禁区前沿接应基米希的右肋斜传,形成了德国队第一次有威胁的攻门——更准确地说,是门将莱普梅茨抢先出击把球铲倒了詹的脚上反弹,最终将将偏出了右门柱。

这个战术布置在开局阶段行之有效,埃姆雷·詹较好地完成了勒夫布置的任务。然而,当爱沙尼亚难得一次攻入德国半场,立即就出事了。哈尔斯滕贝格后场左路断球后回传给聚勒,后者在本方禁区前沿看到爱沙尼亚队长瓦西列夫上抢决定横传给埃姆雷·詹。这个时候,面对门将诺伊尔的詹既可以第一时间停球再处理,也可以直接回传给诺伊尔,但他偏偏选择了最不保险的第3种做法——转身后再停球。他只看到眼前的瓦西列夫,却根本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一名虎视眈眈的对手。于是当他刚转过身来,利瓦克便已经处在抢断的有利位置。情急之下,詹在禁区前沿倒地伸脚绊倒对手,属于破坏明显得分机会,结果自然是直接红牌一张。连勒夫也承认,这个犯规必须红牌。

*第14分钟就吃到红牌,埃姆雷·詹令德国队早早陷入人数被动。

这个红牌失误,与不久前欧冠小组赛第2轮莱比锡RB主场输给里昂一战穆凯莱的那次失误如出一辙。当时穆凯莱明明可以正面就完成抢断并把球稳稳处理掉,结果他为了摆脱迎面而来的对手而选择转身再处理,结果被泰里耶抢断后单刀破门。输掉那场比赛之后,韦尔纳为犯错的队友开脱,“博阿滕和胡梅尔斯在22岁的时候也不会不犯错。”22岁的穆凯莱在欧冠交学费可以理解,但已经25岁,先后效力三大豪门拜仁、利物浦和尤文图斯,无论是俱乐部还是国家队大赛经验已相当丰富的埃姆雷·詹还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值得原谅吗?《踢球者》和《图片报》均毫不留情地给职业生涯首次被直接红牌罚下的詹打出6分的最差分数。

以其年龄和资历,埃姆雷·詹完全可以在这支重建当中的德国队里担任领袖。然而自2015年9月首次入选以来,他从未将在俱乐部里面的良好表现带到国家队。一开始由于要客串边后卫,他表现不佳似乎还情有可原。但2016年欧洲杯之后,他便回归中场,表现却并没有明显好转。特别是在2017年联合会杯上,在那支德国“二队”当中,他的表现不仅明显不如位置竞争对手鲁迪,而且也被韦尔纳、施廷德尔、戈雷茨卡等后来者比了下去,甚至连尤尼斯和德米尔巴伊这样的替补中的替补都不如。于是到了半决赛和决赛,詹都只能替补出场。

*如今在尤文图斯,埃姆雷·詹只能充当前辈赫迪拉的替补,赛季至今出场时间还不到90分钟。

进入2018年之后,由于伤病和状态问题,埃姆雷·詹不仅错过了世界杯,甚至一度面临被国家队提前淘汰的窘境,直到上个月才重新得到勒夫征召。然而,伴随着回归国家队的却是他在尤文沦为替补,甚至落选欧冠小组赛名单。而将他挤上尤文板凳的,恰恰是世界杯后已淡出国家队的“双胞胎哥哥”赫迪拉。尽管“脸哥”已经32岁,而且依旧还是那么容易受伤,但他在新帅萨里心目中的地位远高于“能哥”。

如今越来越多人可以理解,身体素质出色的埃姆雷·詹之所以迟迟没能在国家队兑现自己的天赋,始终无法像当初的赫迪拉那样让勒夫爱不释手,并不是纯粹的怀才不遇或运气不佳,而更多是技术能力的上限不高,以及大局观和球商确实不行。

二、京多安的点赞

埃姆雷·詹这枚重要战术棋子早早离场,明显打乱了德国队的部署。勒夫并没有立即换上科赫来填补中卫位置的空缺,于是双后腰基米希和京多安不得不兼任“0.5个中卫”。由于京多安是双后腰偏右,他的防守负担明显加重,不得不更多地提防身后以及全力回追。在上半场剩余时间里面,德国队失去了对场面的绝对控制。直到中场休息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随着哈弗茨回撤,负责在双后腰和锋线之间传接过渡,德国队才重新找回了节奏。

*京多安首开纪录瞬间。

这个调整也带来了另一个直接好处:京多安有了更多后插上射门机会。于是,他在第51分钟抓住哈弗茨禁区前沿直传被挡回的机会,迎球一脚弹射蹭到罗伊斯身体轻微折射后打破了僵局。仅仅6分钟后,他又不失时机地前插到禁区线内,从后喊了罗伊斯一声,后者立即脚后跟妙传。京多安迎球又是一脚,这一次击中爱沙尼亚中卫梅茨折射入网,迅速将比分拉开。到了第71分钟,京多安在中线附近送出一记精准的斜长传,帮助替补登场的韦尔纳反越位插入禁区左肋后打成了3比0。

毫无疑问,这个下半场是京多安国家队生涯至今的最高光时刻。28岁的曼城中场此前代表国家队出场34次,仅仅打进过6球,从未有过梅开二度的表演,而只有2场比赛完成过1球1助攻。与阿根廷的友谊赛,他由于肌肉有轻伤没有出场。甚至在赛后,勒夫也不敢保证京多安可以在塔林上阵。很难想象,如果京多安最终未能及时伤愈,其他大部分位置都踢得死气沉沉的德国队最终能否在这里带走3分。

照理说,德国媒体本该在赛后为京多安高唱赞歌。然而,赛前他在场外一个愚蠢的举动却引发了巨大争议。上周六,土耳其在欧预赛中主场1比0击败阿尔巴尼亚,第90分钟绝杀的坚克·托松率领队友做了一个敬军礼的集体庆祝动作。赛后,这位在德国出生和长大的土耳其队中锋用这个敬军礼的庆祝照片发了一条Instagram,并配文道:“献给我们的祖国,特别是每一个为了我们国家而冒生命危险的人。”而京多安和埃姆雷·詹都点了赞(下图),但随后又把赞给取消了。

土耳其球员的庆祝动作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是表达对土耳其军方进攻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的支持,京多安和埃姆雷·詹的点赞可以说是犯了大忌。而且相比于没有“前科”的詹,2018年世界杯前与埃尔多安合影并称之为“我的总统”的京多安无疑更加麻烦。与爱沙尼亚赛前,面对德国媒体的质问,两名当事球员都辩称自己跟托松认识多年,只是为他进球而点赞,后来才意识到那个动作是有政治意义,因此立即就把赞给取消了。京多安强调:“相信我,经历去年那件事之后,我最不想干的事情就是发表政见。

与爱沙尼亚赛后,京多安原本不想再对此事作出进一步说明,但后来还是开口了。他批评有些媒体添油加醋,“我觉得我只是给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点了个赞。我和他一同在曼彻斯特生活了一段时间了,他在埃弗顿过得并不容易,出场机会很少,而现在进了一个球,找到了自信心,带领球队取得了胜利。

京多安抱怨那张照片明明有“20万人”点了赞,“包括了全世界的球员”,却只有他和埃姆雷·詹被揪出来,“埃姆雷和我一直以来都是反对任何恐怖主义行为和战争的,不管发生在哪里。因此那纯粹是表达我们对朋友的支持。”勒夫也替弟子辩护道:“认识他俩的人都知道,他们当然是反对恐怖主义和战争的。”领队比尔霍夫也表达了对两名球员的支持,“我觉得是时候给予他们一些信任,并且不要再编造这些故事了。

*2射1传率领德国队击败爱沙尼亚,是京多安的最佳自我救赎。

尽管如此,德国媒体对于京多安一再犯几乎相同的政治错误表示不解。《图片报》体育部主任施特拉滕就表示:“那只是点击失误?那么他的手指最好还是别碰互联网了。又或者是他真的支持战争狂人埃尔多安?京多安予以否认。如果是的话,他就不能再代表德国国家队比赛。”就连一向温和的《踢球者》首席记者维尔德也提出疑问:“这样的行为在京多安身上不止一次地发生,是单纯的天真吗?”维尔德还认为国家队在管理上存在疏漏。在备战一场国际比赛之前,德国国脚应该把精力放在足球,而不是社交媒体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