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场挨骂的大胜(下)

原标题:【深度】一场挨骂的大胜(下)

客场对阵同组最弱的爱沙尼亚,在几乎整场10打11的情况下收获3比0的完胜,距离出线仅一步之遥,德国队换来的却是吐槽声一片。不仅第14分钟就愚蠢地吃到直接红牌的埃姆雷·詹逃不了媒体口诛笔伐,就连梅开二度并助攻韦尔纳破门的京多安也要挨骂,而主帅勒夫甚至在现场听到了下课声。《踢球者》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老先生则在赛后评论中恨铁不成钢地“提醒”在4231阵型里组成“3”的3名技术型球员罗伊斯、布兰特和哈弗茨:没身体是不行的。

三、罗伊斯、布兰特、哈弗茨的软

与爱沙尼亚一战,德国队在上半场最接近于破门的一次射门是罗伊斯第40分钟的任意球,他在离门大约25米外一脚电梯球击中了门框左上角。而京多安下半场的2个进球都有罗伊斯的功劳,多特蒙德队长先是把京多安禁区前沿的远射轻微折射入网,接着脚后跟助攻京多安梅开二度。

照理说,这样的发挥就算谈不上优秀,也是及格有余,德国各大媒体也给他打出3分、3.5分这样相当于70分左右的评分。然而,考虑到对手仅仅是世界排名102位的“鱼腩”,罗伊斯的发挥实在是谈不上理想。或者说,以他的技术能力、经验以及在队中的领袖地位,他本该主宰比赛,就像主场8比0时那样——当时他在上半场就梅开二度了。

《图片报》在赛后评分中就指出,罗伊斯在上半场除了那脚任意球之外就几乎完全隐形,“你在上半场或许会问他究竟有没有上场。”Sport1也指出:“这位多特蒙德球员在上半场几乎啥都没干。以他这种名气和级别的球员,作为实在太少了。

*罗伊斯并没有发挥出人们所期待的作用。

上个月的两场欧预赛,罗伊斯就表现得非常低迷,饱受批评。尽管一回到俱乐部,他就在主场4比0大胜勒沃库森一战梅开二度,但随后对阵巴塞罗那和法兰克福,他又接连浪费了包括点球在内的若干次必进球机会。总的来说,本赛季开始以来,多特蒙德队长的竞技状态并不理想,特别是相比于焕发了第二春的上赛季同期。他的疲软也直接反映在多特蒙德的成绩上,黄黑军团近期已在联赛中3连平、目前仅排名第8。

在俱乐部,罗伊斯并不会因为一时的状态不佳而失去核心地位,但在国家队中,情况就有一些微妙了。由于可怕的伤病史,罗伊斯一度淡出了主力阵容甚至是球队。2018年世界杯上,罗伊斯有过小组赛第2轮对瑞典的高光表现,但末轮对韩国跟全队一同陷入低迷,遭受小组垫底出局之辱。尽管在2018年当选为球迷票选的德国最佳国脚,但在世界杯后的重建过程中,他一度因为伤病而掉了队。

在那段时间里面,德国队确立了新的三前锋打法,而且有两个位置迅速固定了下来——萨内和格纳布里的表现极具说服力。理论上,第3人选非罗伊斯莫属,他的经验和技术可以让这个三前锋打法达到最理想的状态。今年6月对白俄罗斯和爱沙尼亚,罗伊斯证明了这一设想是成立的。他连续2场比赛打进3球,特别是8比0横扫爱沙尼亚一战,他是公认的最佳球员,《踢球者》还给他打了1分满分。

*《踢球者》名记维尔德批评布兰特、哈弗茨和罗伊斯踢得太软了。

然而,在每个月只是踢2场比赛的国家队里,位置竞争会受到诸多主客观因素影响而变幻莫测,即便是相邻的两个月之间都可能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不用说相隔较远的6月和9月了。上个月对阵荷兰和北爱尔兰,罗伊斯已是公认输家。来到这个月,他因为此前膝盖有些轻伤,并没有冒险参加在自己多特蒙德主场对阵阿根廷的友谊赛。而客场对爱沙尼亚,他又隐身了半场。

在萨内伤缺的这连续4场比赛里面,罗伊斯非但没有在6月的良好基础上更进一步,巩固自己在德国队锋线的领袖地位,反而显得独木难支,力不从心。相比之下,格纳布里不仅连连进球,而且还很好地起到了串联锋线和中场的作用——这个作用,明明是应该由罗伊斯去发挥的。而且不要忘了,客场对北爱尔兰和爱沙尼亚,德国队打的都是罗伊斯最熟悉的4231,勒夫都是让他踢俱乐部的惯常位置,阵型和位置根本不是他发挥不佳的理由。

《踢球者》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在赛后评论中指出,罗伊斯应该在对抗中表现出更强的抵抗力,并且展现出更加坚决的肢体语言。换句话来说,罗伊斯如今的比赛方式太过于文弱了。对于激烈的逼抢和对抗,他往往会选择用技术去回避。考虑到其可怕的伤病史,罗伊斯如今的比赛方式当然可以理解。但以这样的比赛方式,他所能起到的作用有明显的局限性,也不足以让他在2020年欧洲杯上大放异彩。

*《踢球者》给布兰特打了5.5分的队内第二差分数。

不仅是罗伊斯,他身边的布兰特和哈弗茨同样如此。面对爱沙尼亚的铁桶阵,这两位德国足球的希望之星也将自己球风偏软的弱点暴露无遗。这3名技术型中场不断尝试相互短传来撞开爱沙尼亚的“大巴”,但始终徒劳无功。而他们又不具备像萨内、格纳布里或韦尔纳那样的爆破能力,这就导致了德国队在京多安打破僵局之前,回到了2018年世界杯上慢镜头催眠传控的老局面。结论就是:没有身体作为支撑,再细腻的技术也没有用。

无论是已经30岁的罗伊斯,抑或是23岁的布兰特和20岁的哈弗茨,身高都在1.80米以上,有足够的个头跟大部分对手近身肉搏。然而,即便是身高达到1.88米的哈弗茨,却总是习惯于回避必要的身体接触,回避正面对抗,总想用脚下技术来解决一切问题。一旦不可避免地贴身拼抢,他们往往会被挤得东歪西倒。这可不仅仅是这3名球员的问题,而是新一代德国中前场球员的通病。身体对抗这一德国足球的传统优势,如今竟然成为了新德国队的一大软肋。

*对阿根廷时斩获处子球的哈弗茨面对爱沙尼亚表现得太过于平庸了。

维尔德指出:“布兰特就是没有身体抵抗力就行不通的典型。即便是天赋最高的哈弗茨,也必须学会迎难而上。一个天赋这么高,在公众当中如此有口皆碑的球员,必须在对阵像爱沙尼亚这种级别的对手时展现出高人一等的实力。一个像哈弗茨这样天赋异秉的球员,不该让自己慢慢地跻身主力阵容,而必须要求自己尽快锁定德国队的主力位置。

四、勒夫的下课声

除了大胆指出罗伊斯、布兰特和哈弗茨的“软”之外,维尔德还认为如今以快速进攻为主导的德国队在面对像爱沙尼亚这样摆铁桶阵的对手时,必须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案,例如两翼齐飞,还有输送到进攻三区的那些精准和犀利的传球。勒夫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在欧洲杯到来之前,他来得及吗?

至少在一部分球迷看来,勒夫赶不及了。与爱沙尼亚上半场结束时,一小部分随军来到塔林的德国球迷高喊“勒夫滚蛋”的口号。赛后面对记者的提问时,勒夫表示自己并没有听到这些喊声,但也表示:“他们有权利那样做。

*比赛期间,勒夫对基米希面授机宜。

战胜爱沙尼亚是勒夫担任德国队主帅以来收获的第115场胜利(34平30负)。其他小组已经提前产生了4支出线队,但德国所在的C组由于荷兰的存在,以及北爱尔兰占了赛程便宜(前4场打完爱沙尼亚和白俄罗斯并全取12分),至今还没有一队可以确保出线。德国与荷兰目前同积15分,尽管有净胜球优势,但因相互对赛劣势屈居第2。只要下一轮北爱尔兰无法在主场战胜荷兰,德国在主场击败白俄罗斯后即可提前1轮出线,不用等到最后一轮主场对北爱尔兰才决定命运。

对于11月的两场比赛,勒夫明确表示:“最后两场比赛我们想要并且会获胜。我们会出线的。我期待两场胜利,然后我们会看看荷兰的表现。”尽管小组前2名会携手出线,但只有获得头名才有机会赢得决赛圈分组的种子队资格。

尽管欧预赛出线前景相对明朗,但最近两个国际比赛周,对于勒夫和德国队的风评总体还是往下走,趋势无法让人乐观。上个月主场2比4输给荷兰是一大重创,尽管随后在客场战胜了北爱尔兰,但过程令人心惊胆战。这个月对阿根廷的友谊赛先赢后平,对爱沙尼亚的场面也不甚理想,无法让外界的信心恢复到输给荷兰之前的水平。

*赛场响起了下课声,但勒夫说他听不见。

德国队的重建已进入中期,而且大方向看上去没有错,但细节问题还是层出不穷。除了进攻手段单一之外,新人的成长进度普遍不如理想,以及后防的个人能力和默契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问题。本月的两场比赛,被勒夫扶植为新后防领袖的聚勒表现得相当狼狈。因此不难预见,即便勒夫已重申不会重召胡梅尔斯,呼吁胡梅尔斯回归的声音仍会在今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此起彼伏。而尽管德国足协已经选出了弗里茨·凯勒这位与勒夫关系密切的新主席,但勒夫的工作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外界对他的怀疑和批评将持续到欧洲杯。他要履行完到2022年世界杯的合同,难度可真不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