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栾川“盗窃项目”案引关注 法律专家郑州聚会谈观点

原标题:河南栾川“盗窃项目”案引关注 法律专家郑州聚会谈观点

本网讯 “盗窃项目也应严惩!”近日,河南栾川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项目被盗” 案引起部分法学界人士关注,多位法学专家对此进行了专题讨论。

案情:著名景区“好项目”被窃取

据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判决书(2019)豫0324民初1041号判决书:2017年9月7日,洛阳全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简称全城公司)与老君山公司签订《老君山风景区铁道攀登项目合同书》,约定由全城公司在老君山建设攀登项目。该项目施工四天后,因天气等原因暂时停工。

2018年2月27日,李某私刻全城公司公司公章并以全城公司名义将全城公司与老君山公司签订的《老君山风景区铁道攀登项目合同书》作废。同年3月1日,李某将该项目签订在自己控制的一家公司名下。

至此,原本应由全城公司投资受益的项目,变成了李某控制的公司投资受益的项目。全城公司的“好项目”被盗走了。

全城公司系自然人股东,宋占义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占60%股份,李某占40%。

法院判决书显示,李某则因私刻全城公司公章被栾川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

“项目前期运作及建设都是我投的资,之所以让李某跑这个事,是觉得他能说会道,擅长社交。没想到他竟然私刻公司公章,把我的好项目‘盗走’了。炒了我的鱿鱼,自己当起了老板独享红利。 ”全城公司法人代表宋占义告诉记者,李某的行为不仅给他造成20多万元的直接损失,其潜在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宋占义提供的某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称,全城公司预期收益损失高达2320000元。

法院判决不支持预期收益赔偿引发当事人不满

关于此案,河南省栾川县法院判决书写道: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李某作为原告公司(全城公司)股东,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私刻公司公章,与老君山公司签订作废协议,作废了原告(全城公司)与老君山公司的合同项目,给原告(全城公司)造成一定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关于原告依据评估报告要求的预期利益收益232万元,其提交的价格评估系单方委托,且评估书内容不能全面客观的反映被告项目建成后的预期收益,本院不予支持。对原告要求调取老君山景区门票收入,本院认为没有必要。

栾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李某应支付洛阳全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驳回了宋占义的其他诉讼请求。

栾川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仅支持李某赔偿全城公司直接损失,对项目运作过程中的其他潜在付出和项目预期收益损失不予支持,让宋占义感到愤愤不平:“盗窃钱财要坐牢,私刻公章盗窃项目比盗窃钱财性质更恶劣,损失也更大,怎么就不被惩罚呢?”

专家:“盗窃项目”也应严惩 抑错扬正是法律的天职

全城公司法人代表的疑惑也引起了河南省部分法律人士关注:

“‘项目被盗’究竟该怎么判?””

“预期收益法律该不该支持,如何计算?”

“窃取”项目者应该受到何种程度的惩罚?

警方对私刻公司公章“窃取”项目造成公司20多万元直接损失的行为仅作行政拘留10天的惩罚是不是太轻了?

等等,一周前法学界专家在郑州组织就上述问题进行了专题讨论。

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王培泉律师认为,宋占义和李某之间应是一种合同关系,成立公司的股东协议及公司章程即是双方合同内容,合同任何一方均应依照合同法和公司法履行自己的义务。任何违反约定或法律规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均应依法承担违约责任,同时承担因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

王培泉律师说,《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由此可以看出违约方在承担损失赔偿时,即包括直接损失,亦包括间接损失。”。

研讨会上,王培泉律师特别强调,私刻公章是指个人或者其他组织私自篆刻其他企业公章的行为。对违反国家管理规定的刻字单位和个人,视问题的性质和情节轻重,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追究刑事责任。如果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则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论处,已经造成了严重后果的,则应追究刑事责任。回归本案,行为人私刻印章后直接导致他人财产损失数额巨大,属于情节严重,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法律规定“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王培泉律师说。

北京德恒(郑州)律师事务所张锐律师强调,一审法院审理此案时,即不支持原告方全城公司提供《涉诉讼价格评估报告书》有关预期收益损失评估,同时也不支持原告方全城公司调取老君山景区门票收入以印证预期收益的合理性,并以“本院认为没有必要” 直接拒绝,存在程序上的错误。

“程序上存错误,很难保障实体正确。这是法律界的共识。”

多位与会专家认为,所谓“项目被盗”,一定是这个项目存在潜在的巨大收益,否则的话无人去盗。那么对“盗项目”者,一定要有一个惩罚机制,才能抑制 “盗项目”发生。这个惩罚就是,不能让“盗项目”者独享“被盗项目”收益,甚至应让盗项目者为此付出代价。

专家们表示,目前社会上有关于预期收益价格评估体系,这个体系理应成为法院判案的参照,而不是选择无视。

中国舆情法治网总编辑苏玉东发言时强调,司法审判必须体现抑恶扬善,抑骗扬信,抑错扬正立法本意,否则人民群众很难体会到法律的公平。就本案而言,我们没有看到,法律对过错方的惩罚。

据悉,目前宋占义已就“被盗项目”收益赔偿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述。

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

原文链接:http://m.chinaxwjd.cn/showinfo-108-15759-0.html

【责任编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