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胜诉,郭德纲未雨绸缪,相声行业版权大战还没开始

原标题:岳云鹏胜诉,郭德纲未雨绸缪,相声行业版权大战还没开始

近日关于大鹏电影《煎饼侠》中岳云鹏演唱的《五环之歌》侵权案已经终审宣判,岳云鹏和《五环之歌》都没事,不算侵权。具体的报道和讨论文章已经很多了,笔者就不掺和这些了,本文笔者想说的则是相声行业还有一些隐藏的“版权雷”在路上,以后不好说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遥想当年流行歌曲行业曾经毫无版权概念,各种盗版磁带满天飞,网络上下载MP3谁交过钱啊,可如今流行歌曲行业的版权已经规范,我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花上几块钱在网上下载歌曲了。曲艺行业包括相声行业的的版权规范也不算远了。

其实在版权方面评书行业走在了相声前头,单田芳曾经遭遇过两次版权官司,第一次《三侠剑》他赢了,第二次《十二金钱镖》输了,赔了人家版权方6000块钱。

相声行业涵盖的内容要比评书丰富,毕竟说学逗唱加上单口相声都可能涉及版权问题,那么相声行业里哪些行为不涉及版权,哪些行为有踩上“版权雷”的风险呢?

笔者仅就个人了解的一些法律常识结合行规介绍一下,不足之处还请大家一起探讨:

1、 相声表演中采用了被别人的包袱

德云社张云雷和张鹤伦都曾因为在相声表演中引用同行原创的包袱陷入这种争议。在法律上这种小规模引用是不涉及侵犯版权的,但这事涉及行规。相声行规里“捋叶子”是一种为人不齿的行为,想用别人的包袱最好要提前打个招呼,不打招呼就用属于行业道德层面的问题。

2、 相声表演中表演别人说过的整段相声

这种情况很常见,但要分两方面看。一方面一部分老段子和传统相声属于公共版权,谁都能说,比如《汾河湾》《黄鹤楼》都是,随便说没人管你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一些进行了版权登记的新段子,想说就必须获得版权方的同意,除非你知道它的版权过期了。

还有第三种情况存在,那就是个人改编的老段子,比如郭德纲的《西征梦》是从传统相声《得胜图》改编过来的,如果郭德纲对《西征梦》进行了版权登记,那么你要说《西征梦》就必须得到郭德纲的同意,但你说《得胜图》是没关系的。

事实上郭德纲已经在做这件事了,他将一部自己改编整理的单口相声如《小神仙》《西游记》《隋唐演义》《济公传》等19部作品都进行了版权登记。有些人就会问,那《西游记》凭啥算他的版权,其实很简单。他的版权是他改编整理的那版单口相声《西游记》,不是《西游记》原本,因此是否侵权取决于你说哪个版本。

3、 在相声里表演歌曲,现在这种表演越来越多

这个也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在相声里偶尔加个几句歌曲当包袱使用,比如张鹤伦经常说的那个“是谁……在敲打我窗”系列,只引用一两句歌词构成包袱,这种情况不算侵权。

第二种则是相声演员在小剧场和商演中大段甚至整段演唱版权歌曲,这个除非没卖票,只要卖票了就存在侵权。当然其中也有争议,那就是返场时或者休息时唱歌,有人会说返场唱歌属于赠送没挣钱所以不构成侵权,实际上这个说法很难获得法院支持。

4、 在网上转发相声表演视频是否侵权

这个要看视频是否有版权方,比如某酷获得了德云社的相声表演视频版权,你未经授权就转发到其他平台,一旦对方追究当然是侵权的,不过只要获利不大或者没获利,对方只会要求你删除了事。

综上,相声行业在未来一定会有一次版权的整理,很多新段子会形成相声剧本进行版权登记,很多老段子经过个性化改编也会登记版权,再加上相声里唱流行歌曲的表演越来越多,以后还会有新的版权官司产生。相声行业的版权大战还没开始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