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回顾】沿着本没有的路行进

原标题:【对谈回顾】沿着本没有的路行进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重磅推出“马塞尔·杜尚奖”艺术家主题展——“沿着本没有的路行进”,以不同视角呈现12位获得“马塞尔·杜尚奖”及提名的艺术家作品,得到了法国驻华大使馆、法国文化中心、法国国际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ADIAF)的大力支持。我们邀请展览策展人、图卢兹阿巴托尔美术馆馆长 Annabelle Teneze 女士带来此次策展实践的分享;同时邀请 ADIAF 总代表 Caroline CRABBE 女士和收藏家、ADIAF 成员 Brigitte SABY 女士向大家介绍关于 ADIAF 的组织及运营以及杜尚奖这一由收藏家发起的享有国际盛誉,跻身于世界顶尖国家级艺术奖项。以下是对谈内容的摘要回顾,以飨各位。

ADIAF 总代表 Caroline CRABBE

介绍组织 ADIAF 和“马塞尔·杜尚奖”

“马塞尔·杜尚奖”是法国的艺术大使,由私人收藏家联合会 ADIAF 创立,也是由吉尔·福奇主席创立的。我们非常重视艺术品收藏家,他们在艺术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这也是专门为他们设立的奖项。该联合会主要是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法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情况,在法国、国际上都是如此。

ADIAF 推广法国艺术的主要活动包括三个方面:一、在2000年设立的“马塞尔·杜尚奖”。旨在介绍、推广法国艺术;二、在国际上办展。从2010年起开展这方面的工作,目的是让外国人更了解法国艺术;三、开展一系列活动。比如组织联合会成员和艺术家的交流。

其中,“马塞尔·杜尚奖”也是ADIAF与蓬皮杜艺术中心合作设立的奖项,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这是收藏家评选的奖项,这是很重要的特点,在法国也是唯一的。获奖艺术家的选择是由收藏家做出的,当然还有国际评审团的参与,但最终是由收藏家决定的;其次该奖项由公共机构和私人部门合作,和蓬皮杜艺术中心——法国,也是欧洲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共同设立;另外,这是一个开放的面向未来的奖项。我们选择的艺术家既有法国艺术家,也有旅法艺术家,因为他们代表的都是法国艺术。艺术家创作的领域可以涉及到造型艺术、视觉艺术、绘画、影像、雕塑等等,可以使用的媒介非常多。

“马塞尔·杜尚奖”入围艺术家展览现场,蓬皮杜艺术中心

下面向大家介绍一组关于“马塞尔·杜尚奖”的数据,从2000年至今该奖项共有80多位艺术家入围,其中包括18名获奖艺术家,这让策展人有比较大的选择空间。在此期间,共举办了50多场展览,其中20多场是在蓬皮杜中心举办的,另外20余场是在国际上举办,涉及到50个艺术家的150多件作品。

“马塞尔·杜尚奖”现在成为了国际上标杆性的奖项,从2000年设立奖项到现在,由吉尔·福奇先生担任ADIAF的主席,主席下面是遴选委员会,由11名收藏家组成,每年从4名提名艺术家中挑选1位获奖者。参与评选的还包括国际评审团,评审团成员是各大艺术馆、博物馆的馆长。4位提名艺术家的作品会在蓬皮杜中心展出3个月,会有非常多的观众去观展,并且每年会出版作品名录,最终获奖者将得到35000欧元的奖金,提名艺术家也会受邀参加国际展。

“马塞尔·杜尚奖”入围艺术家展览现场,蓬皮杜艺术中心

收藏家 Brigitte SABY 眼中的ADIAF

对于我而言,做收藏家是一种爱好。福奇先生在创立ADIAF的时候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他邀请了400多位收藏家,每一位收藏家收藏的作品都是不同的风格。我们很喜欢跟彼此分享自己的新发现,大家都是充满活力、精力充沛的。我们也很自豪能够把法国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介绍给全世界,所以我认为ADIAF联合会对艺术发展是非常有益的。而且我们很荣幸到世界各国进行分享,尤其这次来到中国向大家介绍我们的工作。

策展人 Annabelle Teneze

分享展览初衷及作品选择

当 ADIAF 的福奇先生和几位收藏家邀请我来策划这场展览时,我觉得作为美术馆馆长,我会时常在本国介绍一些国外艺术,比如西班牙、非洲的艺术,但是很少有机会介绍自己本国的艺术,尤其在法国。我收到邀请时先看了艺术家的名单,发现艺术家是非常多样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也有一些来自法国,还有一些是法国艺术家到国外进行创作的,作品的艺术形式也是多媒体的。

这次展览的初衷是希望能够把法国艺术介绍到另外一个国家,所以我们来到了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引用了西班牙诗人安东尼奥·马查多(AntonioMachado,1875-1939)的句子“沿着本没有的路行进”作为展览主题的原因,这是一种出行、旅行的行为,诗人的故事是非常有意义也是非常悲伤的,这是他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写的一首诗,当时他正从一个国外到另外一个国家,这也是他的想象。

在展览中走一条道路,要向每个人讲一个故事,而每位参观者也是从一个作品到另一个作品去完成自己的行进,讲一个自己的故事,所以每个人的看法、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无论是作为收藏家还是艺术爱好者,想法、看法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一次的展览是关于道路,但并不是在说目的地,而是行进的过程。

我们发现艺术家创造的行为也是一种行进的过程,会发现、探索一些东西。尤其是从17世纪以来,很多艺术家喜欢到别的地方,去游历和参观,培养自己的创造力,这样的艺术家才能真正成为艺术家。所以上世纪50年代有很多艺术作品是根据行为和举止来创造的,下面我们来看一下本次展览的艺术作品。

乌拉·冯·勃兰登堡,《二乘七之二》,装置,影像,2018

在旅法的德国艺术家乌拉·冯·勃兰登堡的作品中,艺术家让我们走进剧院,但不是真实的剧院。在我们进入作品的过程中会发现里面有在播放影片,可以说这件作品也是种比喻,我们在不断行进,可能会拉开窗帘或者其他遮挡物,就会发现新的东西,这是不断探索的过程。

卡米耶·昂罗,《到达/出发》,影像,2010

现在每个人都坐飞机,并且坐飞机就像一场梦。之前每个人都梦想着飞机,但现在坐飞机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行为。卡米耶·昂罗的作品《到达/出发》,在“出发”屏出现的城市很多是已经不存在的城市,但“到达”屏的城市是新出现的城市,这也能够体现出我们正在不断地改变世界。

卡米耶·昂罗,《百万美元的潜水点》,影像,2011

艺术家的另一件作品《百万美元的潜水点》非常有意义,让我们想看到美军坦克在海底的残骸,也让我们想起一些拍照片发在INS社交媒体上的行为其实是在破坏自然风光。我们知道现在有很多污染,海面上漂浮着非常多的塑料,很多风景因为受到人为的影响而产生了变化。

丝娜·席迪拉,《爱人》,彩色合剂冲印,2008

这个船只坟场在毛里塔尼亚,坟场很有诗意,有些船只搁浅在那里,后来有两艘船靠在那里就像是两个情人依偎在一起一样。我们创造了非常多的交通工具,通过交通工具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但我们也要思考创造出来的交通工具最终要怎么样处理?工业给我们带来的消耗要怎么样减少?

穆罕默德·布鲁伊萨,《赛马日》,影像,2015

在费城有赛马主题的创作,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西部牛仔跑马场从那个时候建好后一直存在,在费城成了穷人的活动中心。对他们来讲骑马就像是开汽车一样,是个人出行的工具而非集体出行的工具,每个人通过交通工具走出一条路,能够在社会中找到一席之地。大家可以看到马的形象、汽车的形象告诉我们出行方式对于当代社会来讲可能也是一种身份的代表。

克莱芒·科吉托尔,《红色车子》,影像,2019

如果说赛马场是社交的场所,那么作品的道路也是交汇的场所,上演的是舞蹈与城市文化的碰撞。在洛杉矶黑人贫民区产生了狂派舞,这种舞蹈是嘻哈的舞蹈,很多身体动作是被禁止的,但大家会做的比较低调,看起来好像不是在跳舞。18世纪的时候也有很多印第安人的作品,因为当时有非常多的新文化的输入,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亚洲发生了非常多的舞蹈交锋,让大家能够互相了解、互相发现。

安利·萨拉,《冲突》,影像,2010

安利·萨拉的作品在郊区中实践,她提出了一个问题,行走的人怎么样通过艺术、音乐来表现?大家可以在作品中看到一个非常抽象的废弃街区,右上角的作品采访中,一位母亲说服社区的人把他们房子的外墙都漆上颜色,从而让村庄成为艺术的村庄,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非常好,她的做法改变了我们日常的行进方式。有时候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到底是要留还是走?走的话到底走多久?我们和这些创造的对象一起在寻找道路,希望你们在观展的时候也有这样一种思考。

观众提问

01.

Annabelle 女士是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同时也是法国图卢兹阿巴托尔美术馆的馆长,请问同时具有两个角色的话,在做策展的时候会不会有馆长的思维在里面?

Annabelle Teneze:作为美术馆馆长,我们馆会像民生现代美术馆一样做一些展览,另外也有一些藏品。我们最著名的藏品是毕加索的作品,由毕加索本人捐赠。

在大区有FRAC当代艺术基金会,法国的每个大区都有自己的基金会,支持美术馆在各地办展,可以在图书馆、学校、城堡、船上、敬老院以及古迹中,让不去美术馆看展的人也能看到作品。

本次展览我借鉴了以往的经验,策展的很多想法也是从ADIAF联合会中来的,我不是唯一的策展人,也有团队。另外不同的项目之间还可以进行互动,像本次展览在今后的策展中可能也会带给我们灵感。

02.

我想提问一下收藏家 Brigitte SABY 老师,作为出资方和收藏家,怎样和机构、策展人、美术馆建立信任关系?你们最注重哪些方面呢?

Brigitte SABY:怎么样办展览?作为收藏者我们要拿出作品,这种过程是交流、交换、参与,让大家更了解艺术,也让我们以另外一种方式表达对艺术的喜爱。我相信与博物馆和策展人的信任感是自然而然产生的,在我们共同参与项目和交流的过程中。

Caroline CRABBE:“马塞尔·杜尚奖”也显示了收藏家与博物馆和策展人之间的信任。我们的联合会是收藏者联合会,但我们与蓬皮杜中心的馆长有非常好的关系,并且最终作品都是由收藏家所选择的。所以信任是互相的,是收藏家给策展人、博物馆馆长的,也是二者给收藏家的。

03.

我刚好今年5月份在北京看到了同名展览,很高兴今天在上海也能继续看到。请问本次展览在北京和上海有什么区别?是根据展览空间还是作品筛选?我刚才看到《奔跑的上海》这件作品应该是专门在上海展出的?

Annabelle Teneze:两个展览之间是有区别的。作品的布置和展览空间是不一样的,所以观展的路线也会不同。北京艺术家会多两位,上海这边少两位,而且在选择作品方面也会有不同,虽然展览主题是一样的,但我们选择作品的方式不一样。北京的展览会侧重从一个文化跳到另外一个文化,上海这边则主要是谈到与自然、环保的关系。

文字编辑:王倚天

摄影:施涵

10月20日

是最后观展日哦

各位小伙伴抓紧展览的小尾巴

快来看展览啦!

EXHIBITION NOTICE

ACTIVITIES of MSMS

READING RECOMMENDATIO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