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最后一位小姐:巧姐位列“金陵十二钗”,却从未开口说话

原标题:贾府最后一位小姐:巧姐位列“金陵十二钗”,却从未开口说话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于薄命司中得以窥见金陵贾府中一众女儿的命运,其中,“金陵十二钗”中,有一个人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就是巧姐。

在曹雪芹先生所著的《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巧姐尚且只是总角之年,出场不多,言语更是没有。但是,作为贾琏与王熙凤唯一的女儿,巧姐地位尊贵,年纪虽小,却与秦可卿同辈,童年时期的巧姐是真正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凤姐溺爱,刘姥姥赐名

巧姐在《红楼梦》中的出场并不多,但少有的几次露面,均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巧姐“见喜”,全家登时忙了起来,“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众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丁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回家去。”

痘疹即水痘,古时候极其严重,很多孩子因此夭折,生过水痘的孩子才是健康的标准。泼赖如凤姐,听到女儿发了痘疹的消息后也只是一个护女心切的母亲。

曹公短短几句,便将王熙凤的忙碌展示于读者面前。也难怪,王熙凤因为“不大生养”,对这唯一的女儿自然是视若珍宝,呵护有加。

而直到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巧姐才再次出场。王熙凤在与刘姥姥闲话家常时,提到了女儿巧姐因在风地里吃了一块糕点便扑了风,刘姥姥劝道“富贵人家养的孩子多太娇嫩,自然禁不得一些儿委屈,再她小人儿家,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奶奶少疼她些就好了。”

面对一个生活经验丰富的年长之人,王熙凤爱女的慈母之心难掩,更是请刘姥姥为女儿取名字,“一则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她。”

因为王熙凤之女生于农历七月初七,刘姥姥便为她取名“巧姐”,“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从这‘巧’字上来”。

巧得遇恩人,一世两命运

《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巧姐唯一一次正式出场是在刘姥姥游大观园时,“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她才罢。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此刻又两手抓着些果子吃,又忽见这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顽,且当球踢着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

此处描写虽不起眼,但信息量却极大。身为贾琏与王熙凤的独女,巧姐自小娇生惯养,稍有不顺心则哭闹一场,刘姥姥孙子板儿却与之相反。

脂批有云:“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原来,曹公雪芹在此处以“佛手”和“柚子”暗示巧姐与板儿的姻缘。“柚子,即今香圆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实在是妙哉!

一个簪缨世家的小姐,一个平头百姓的幼子,二者的姻缘从何而来?

“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兴盛如贾府,却也有大厦将倾的一天。还未来得及像父辈一般享受家族的荣光,巧姐无忧无虑的生活终将随着贾府的倾覆一去不复返了……

《红楼梦》开卷,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宝玉只有七八岁,而凤姐那时嫁到贾府也只不过两年的光景。如此推断,彼时巧姐尚且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待到贾府败落之时,宝玉应该已经娶了亲,至少也有十七八岁了,那么巧姐应该也有十来岁了吧。

贾府落败,“树倒猢狲散”,王熙凤或是被休弃,或是身死,落得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境地,巧姐则被“狠舅奸兄”卖到了见不得人的去处,所幸最终被刘姥姥所救!

“巧得遇恩人”,是一语双关。冥冥之中,这个目不识丁的刘姥姥就是巧姐生命中的贵人,她为巧姐取名,最后又救了巧姐的命。

脂批有云:“老妪有忍耻之心,故后有招大姐之事。”刘姥姥变卖家产赎回巧姐之后,极有可能让自己的孙子板儿娶了巧姐,以报贾府当年相助之恩。

时过境迁,不过是十几年功夫,贾家最后一个大小姐却真正成为了一个农妇。谁能想到,这个从未开口说话的贾府小姐,这个位列十二钗的姑娘,因为一次改名,改变了一生命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