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画像石构筑的往生极乐

原标题:两汉画像石构筑的往生极乐

提及两汉绘画艺术的高峰,除了帛画、壁画,不得不提的还有画像石。

正如《左传》所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古代社会祭祀和战事均是国家最为重大的事情,对于个人和家族而言殡葬仪式也非同小可。两汉以来,厚葬风潮的兴起更加剧了这一现象,人们往往穷尽家族之力令身后之事极尽奢华,而这也催生了画像石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

所谓画像石,泛指地下墓室、墓地祠堂、墓阙和庙阙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石。约萌发于西汉武帝时期,新莽时期得到发展,至东汉蔚为大观。因其多为具有建筑结构承载意义的砖石结构,而其上所镌刻的图像集合了雕塑与绘画等艺术创作方式,使之除祭祀的功用之外兼具了美学价值。所以从本质上讲,汉代画像石是一种祭祀性丧葬艺术。

汉代画像石上的酿酒场景

我们可以在山东、江苏、安徽、河南、湖北、陕西、山西、四川等很多地方发现汉代画像石的遗存。得益于这些丰富的一手史料,使后人可以借助丰富的图像遗存研究当时的社会风貌,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受限于篇幅,下文仅拈取两例具有代表性的画像石进行简单赏析。

西汉晚期代表:河南汉郁平大

尹冯君孺人画像石墓

该墓室中有“天凤五年”(公元18年)的纪年字样,这一明确的时间线索,将南阳地区画像石艺术的历史推溯到了西汉时期,是汉代画像石的过渡作品。

整个墓室呈“回”字形,回廊形制是汉代新兴的一种墓葬形制,是汉代诸侯王、列侯所享有的特殊葬制。身为王莽新朝郁平大尹的冯君孺人之墓,模仿了这一制式。全墓以石材构建,并以简练质朴的手法内刻三十余幅画像,图像内容包括驯虎骑象、乐舞百戏、羽人四神等主题,直观反映了建造者所构想的往生升仙的死后世界。

东汉晚期代表: 山东嘉祥武氏石祠

武氏石祠包括武梁、武荣、武班、武开明四个石室和两个石阙,现存画像石共计四十余件,是汉代画像石艺术的重要代表和集大成者,早在宋代便已为金石学家所重视。

其中,又以武梁祠最为著名。赵明诚所著《金石录》、洪适所著《隶释》皆录有其作。直至今日,武梁祠一直因其承载的丰富内容而备受重视,巫鸿所著《武梁祠:中国古代画像艺术的思想性》在前人基础上引入图像学等研究方法,阐释了另一种观看的方式。

武梁祠是一座面北的单檐悬山顶单开间石质结构房屋,由东西山墙、南墙(后墙)及屋顶前后两坡等五块石材组成。祠主武梁曾任州从事,其后人“竭家所有”,购买石材、聘用良工建造了这座祠堂。

【东汉】武梁祠西壁《孝子丁兰图》

总体而言,武梁祠采用了减地平雕和阴刻线的技法,图像分别在屋顶、山墙和墙壁三个部分,集中描绘了东汉人心中的天界、仙界和人界。天界表现了各类祥瑞;仙界则是西王母、东王公的所在;而墙壁上所描绘的人间,则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地排列有各类历史人物故事,如孝子、列女、忠臣、刺客等。这些故事是经过精心安排和择选的,其中所绘列女系列,着重选取了刘向《列女传》中“贞顺”和“节义”故事,多记录寡妇或丧兄女性,目的是告诫家族女性后人要尽力抚养武氏后人、延续家族荣耀。作为仪礼性建筑,武梁祠的重要功用在于祭奠祖先、教导后人,是接引地上与地下、生者与死者的重要桥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