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与重庆④:解读韩王重庆会见,发挥三个作用与拓展内陆开放

原标题:新加坡与重庆④:解读韩王重庆会见,发挥三个作用与拓展内陆开放

我们都知道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有要发挥“三个作用”的指示(努力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但在说“三个作用”的同时,习近平总书记还要求重庆要更加注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这个要求也有相当重大的意义,这意味着重庆的发展要从全国乃至全球的视角来谋划区域发展,而对区域的发展也一定要能够服务于国家发展,乃至服务于中国的全球战略的大局。什么是直辖市?这就是直辖市,要在国家发展中有担当,要在区域发展中有引领,在制度创新上有推动,在改革探索上有作为。

韩正会见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 来源:新华网

10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重庆会见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并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苏州工业园区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天津生态城联合协调理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和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三次会议。韩正副总理表示,中国改革的步伐不会停滞,只会加速,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15日清晨,下着中雨,蛮让人担心,因为这天重庆有中新双边合作机制会议要召开,别受天气影响才好。可是过了早上九点,雨就停了,后面的天气都还不错,配合着这次盛会。这让人有所感悟,改革和合作、开放,就是要迈出双腿,不为艰难所阻、不为风险所惑,走出一往无前并符合实际的路子,这样才能转危为机,闯出一条康庄大道。

1

以新加坡为“教练”,

更好地发挥作用促进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的“要更加注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努力发挥‘三个作用’”的指示,是一个大思路,“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主要讲的是重庆发挥作用的方法和路径(即“怎样发挥作用”),努力发挥“三个作用”主要讲的是对重庆“发挥何种作用”的具体要求。本章具体讲讲重庆怎样更好地发挥“三个作用”,下一章将说一下重庆怎样更好地“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

我们先看看国际形势,最近中美已经达成阶段协议,这是中美相互妥协的结果,中美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内部改革的要求,外部压力的增大,都将使得中国的改革开放进一步向深水区迈进。

如果说三十五年前邓小平与里根的会面,开启了世界新的分工体系,美国的跨国企业和金融资本、中国的制造业企业,都从这个体系中获益,那么现在特朗普想的是“吃饭砸锅”,想造一口“新锅”,不肯与中国“在一个锅里吃饭”,还老想着把经贸摩擦的责任让中国“背锅”。

特朗普抛却了“全球化”“自由贸易”大旗处处搞美国优先,这即使是做生意也是短视的生意人。此前的小布什和奥巴马做美国的当家人的时候,摊子再难,也要把“全球化”“自由贸易”大旗抓在手里,这是“义之所在”,没了这面旗子,只有对别国的压榨吸血,那迟早要像只信蛮力的智伯那样,被韩赵魏合伙弄掉的。

东风-41核导弹亮相建国70周年阅兵式 来源:上观新闻

中美能达成阶段协议,也是我们实力的体现,除了“东风快递,使命必达”外,中国还有着“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等全球战略,以及华为这样的对价值链的“控链”企业,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唬住的,特拉普屡次“极限施压”不成,也急于在明年美国大选前有个初步的成果,免得被建制派那帮人攻击。

那么中国呢,在与美国的博弈中更加清楚了自己的竞争优势在哪儿,“一带一路”就是我们的朋友圈,建国七十年来我们支援亚非拉、团结上合组织、提倡和平共处,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我们在新时代要建立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那么我们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以及对外通道的拓展,其抓手在哪儿呢?

中央把目光投向了重庆,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除了中办丁薛祥主任外,还有刘鹤、胡春华两位副总理,以及国家发改委何立峰主任也一同来渝。刘鹤副总理是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也分管商务、金融和科技等;胡春华副总理分管三农和扶贫等;何立峰主任同时也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从习近平总书记对于重庆要发挥“三个作用”的要求,以及陪同习近平总书记调研重庆的人选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央对重庆寄予的厚望,重庆的转型升级、内陆开放、脱贫攻坚,对于中国提升全球竞争力、辐射力、影响力都有相当的助力,持续进行的中美经济对话中,中国正因为有一批重庆这样的城市,才使得中国底气更足。

去年,韩正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 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此次韩正副总理来渝,会见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并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机制会议,正是韩正副总理去年9月访问新加坡并与新加坡张志贤副总理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机制会议的一年后。去年韩正副总理访新时提出中方愿与新方一道构建更加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共同维护基于规则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今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关于修订〈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及项下部分协议的议定书》已全面生效,此次会议也宣布中新双边自贸协定升级版于10月16日正式生效。中国与东盟的经贸合作迈上新台阶,那么下一步中新之间、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合作应该怎么做?

此次韩正总理提出,欢迎新方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参与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新双方也一致同意进一步加强合作,合作点可以概括为两方面:

1. 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促进区域发展合作:加强“一带一路”框架下互联互通、金融支撑、三方合作、法律司法等重点领域合作,加大对“陆海新通道”建设投入,推动重点合作项目提质升级,与时俱进开展区域发展战略合作。

2. 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完善区域自贸安排,促进区域一体化,加强多边经贸合作,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

我们把中新两国下一步的合作重点,与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要发挥“三个作用”的要求相对比,可以看出重庆与新加坡的一些合作的契机和方向:

1990年中新建交

一是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自1979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以及1990年中新建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一路相伴,新加坡以充满智慧和影响力的小国身份与中国这个大国互利共赢。现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到了东部反哺中西部,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阶段,那么新加坡的中国战略当然会跟进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方向、新重点。

重庆作为“两点”“两地”的独特地位,正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气眼”,牵动全局。中新两国2016在重庆布了中新(重庆)示范项目这枚棋子,近年来两国又以重庆为运营组织中心布局了陆海新通道这枚棋子,其产生作用就是使得重庆成为了西部大开发的增长极,其贸易和引资、投资是西部各省区市的标杆。那么,要用好重庆对于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的支撑作用,可细分为通道支撑、口岸支撑、产业支撑、贸易支撑、金融支撑、制度支撑等方面。

现在的重庆就好比当年的深圳,其用好“港资”实现了发展的“第一桶金”,当年的“港资”又分为香港本地资金以及通过香港管道进入内地的外资。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个先天优势,就是有着三千万海外华人的鼎力支持,华人群体的财富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新加坡也是华人为主的社会,自清末以来来自南洋华人的资金就对中国的发展建设相当重要,现在重庆通过与新加坡的合作,可以成为中国西部吸引“新资”等外资的窗口,以及可以通过与新加坡的金融等合作,为西部大开发提供重点项目、共同基金、产业链和市场开拓等方面的支持,起到当年深圳特区对于沿海开发开放那样的作用。

新加坡 来源:网络

新加坡作为海洋思维盛行的国家,最擅长的是隔空布局。美国作为海权强国,在东亚布局的三条岛链就是连点成线、以线控面的思路,新加坡要参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其重点布局的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重庆项目、广州知识城四个点,分别处于中国最有前途的长三角、环渤海、粤港澳、成渝区域,四大项目有所区隔又遥相呼应。中新(重庆)项目的发展,要学会把新加坡的布局为我所用,积极促进中新苏州、天津、重庆、广州四大项目之间的互联互通,为西部吸引东部产业链转移,以及东西部之间在产业链条、供应链条、贸易链条、物流链条、创新链条上的合作做好支撑,合作中,中新(重庆)项目既然相对中新苏州、天津、广州项目更偏“轻资产”,没有实体区域,那就把互联互通的特点用好用足,在推动区域合作中发挥牵头和带动作用。

二是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新加坡以一“弹丸小国”,在国际上纵横捭阖,数年前奥巴马都说新加坡是个有很大影响力的小红点。近年来中国与新加坡携手推动了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合作机制,现在两国的合作更是扩展到推动“10+3”(东盟+中日韩)多边对话与合作,这意味着新加坡有与中国携手为亚洲乃至欧亚非的发展做好支撑的战略考量。那么新加坡作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不结盟运动”的重要推动方,在“一带一路”沿线有着自己的“朋友圈”和“兄弟伙”。

重庆在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此前主要是通过中欧铁路、陆海新通道这样的国际通道来开展经贸合作,在境外产业园建设、境外项目建设上尚缺少经验,新加坡通过淡马锡海外项目、中新合作园区、凯德集团海外投资等,已经积累了境外园区、境外项目的丰富经验,重庆要多向新加坡学习。同时,深圳用好毗邻香港这个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优势,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科技支撑和制度创新、通道建设,重庆在与新加坡的合作中,一样要用好新加坡这个人民币离岸市场,将中新(重庆)示范项目发展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通路。中新(重庆)示范项目也要成为西部企业赴海外上市的重要通路。

同时新加坡在吸引国际组织落地方面有着重要经验,亚太经合组织(APEC)总部就在新加坡,重庆在打造和吸引“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等方面相关国际组织落地方面,要向新加坡好好取取经。

新加坡代表团参观考察 来源:重庆日报

此外,随着近年来国家在自贸试验区、国家级新区方面的扩容,全国、西部有不少省区市都有了自贸试验区和国家级新区,重庆接入了全国的新区链、自贸链。下一步重庆的两江新区、自贸试验区的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更好地为“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服务,对这个问题,新加坡也很关心,此次新加坡代表团就在位于两江新区和重庆自贸区的中新(重庆)多式联运示范基地进行了考察。下一步中新(重庆)项目、两江新区、自贸区这三张重庆手中最重要的牌如何协同发力,为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促进区域发展合作、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做好服务,值得认真谋划。

此外,重庆近年来落地和打造了“智博会”“西洽会”“国创会”(“英才大会”)等品牌会展,如何推动这些会展扩大国际影响力和为“一带一路”做好服务,是一大重点,比如学习新加坡为科技型创业企业加强投融资服务、深圳打造“高交会”的经验,促进“智博会”不但可以引来项目、促成签约,还要为中国西部和“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科技型项目提供好投融资服务和科技成果转换服务;推动“国创会”(“英才大会”)发展成为中国西部和“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人才引进、人才交流的重要平台。

三是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中国西部与东盟山水相连,人文相通,近年来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对于跨区域生态合作、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等方面非常积极,新加坡“人多地少”,人口和资源、环境矛盾突出,新加坡在建国后就在节水、节能和打造“花园城市”方面卓有成效,这两年新加坡还在打造生态旅游区,相关经验都值得重庆学习、吸收和推广。

来源:搜狐网

同时,新加坡还在推动东盟多国之间,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跨区域环保合作方面有不少努力,新加坡自身也积极参与绿色“一带一路”,重庆在推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陆海新通道”的发展中,可以与新加坡携手,促进新加坡的绿色产业技术、生态技术等在国际通道沿线的推广,积极推动多边环境合作在完善机制、拓宽领域、丰富内容和创新形式上不断发展,并吸引更多的国家和区域加入中国牵头的“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和“一带一路”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

同时,重庆在推动成渝城市群的绿色发展和生态保护工作中,也可以学习新加坡在推动跨区域生态保护治理机制方面的经验,与成都携起手来,推动成渝城市群建立完善在长江生态保护修复、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的共建互利机制。

2

不但要有“直辖精神”

还要有“特区精神”

本章将解读一下重庆怎样更好地“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重庆在发挥直辖市作为行政体制扁平高效的样板区域和西部的区域发展中心作用的基础上,还要学习深圳等经济特区,通过激发来自于市场主体和基层的创新创造活力,推动重庆营造发展新动能,为整个西部筑好市场经济基础、对接世界、开发互惠提供服务,也把各种体制机制方面的创新创造梳理总结并上报到国家层面、推介到兄弟省区市,为中国改革开放不断向深水区迈进、啃“硬骨头”做好支撑。

四大直辖市作为我国行政区划中的特殊单元,是由中央政府直接管辖的特大或超特大城市,其在国家战略布局中,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乃至于国防意义方面都具有特殊和重要的地位。经济方面,在全国或大区域中,四大直辖市经济总量占有较大份额,人均经济水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经济发展引领和支撑着大区域乃至全国经济发展,在全球经济竞争格局中,对国家具有战略性意义。政治和国防方面,四大直辖市是国家或大区域的行政中心,其领导配置级别要高于一般的省区,在国防领域也有着特殊地位,直辖市的稳定对于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稳定至关重要。

1997年6月18日 重庆举行设立直辖市挂牌仪式 来源:中国网

重庆的直辖,源于改革开放的步伐,内陆开发开放需要有个引领,有个增长极,同时重庆当时城区的市容建设、路桥建设、产业结构建设已经比省会成都落后了不少,并且重庆作为老工业城市,面临着大面积的下岗情况,为企业纾困解难,为下岗工人做好安置,重庆自身的财政负担就很重。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重庆就会从开埠以来新崛起的西南中心城市,变成实力上甚至不如西安、贵阳的2.5线城市,在将来地位上可能还要继续滑落,直辖救了重庆,重庆的发展也不负直辖。

经过直辖这些年的发展,重庆不但把自己搞活了、搞富了,还带动了渝东南渝东北的发展,国家交付的三峡百万移民搬迁安置任务已圆满完成,正大力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回首重庆直辖时面临的40万下岗职工、103万三峡库区移民、300万贫困人口,以及占人口比例超过80%的农业人口、国有企业亏损面高达70%等困难情况,与现在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相比,很难相信时光只过了二十一年。但重庆作为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总体上来说,在有了乘风破浪“直辖精神”的基础上,还要有敢试敢闯的“特区精神”。

直辖精神的实质就是承担好中央赋予的使命和任务,通过直辖市相对扁平化的行政管理层级(特别是重庆几乎是“省直管县”的“直辖省”),以及相对精简的财政供养人口,以及比省级还要更大的事权量,以行政体制的活力、直辖市在大区域的中心作用,激发体制机制红利。这是一种顶层设计的创新,一种更偏宏观制度安排层面的创新。

而特区精神的实质是什么?就是用好经济特区的特殊经济政策,灵活的经济措施和特殊的经济管理体制,敢为人先、敢想敢试,不断突破自我,创造“第一”。比如今年已经设立近40年的深圳特区,已创造出第一个出口加工区、第一家外资银行、第一张股票、第一家律师事务所、第一次土地拍卖、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条土地生态控制线、率先实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实缴制改为认缴制等等30多个全国第一,特区之特,首在创造。

所以经济特区体制与直辖市体制相比,更擅长于促进中微观的制度创新,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重庆这样的内陆直辖市,多学一点经济特区的精神,很有必要。

来源:重庆发布

大家请看,重庆依托自强不息和国家的扶持,在经济规模上已经连续超过了苏州和深圳,正在努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在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增长周期中很可能经济规模将超越沪广深,那么重庆的长期优势从哪儿来?

首先,要力戒“官本位”。重庆在此前的二十多年的向沿海赶超中,通过政府以及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市属重点国企来做大投资规模,已经基本实现了做大经济规模、培养优势产业的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各级领导干部的担当和奉献精神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政府对于资源的强有力控制,以及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在完成了赶超,下一步就要迈向引领的阶段,亟需发挥民营经济等各个市场主体和基层的活力,以各种具体的创新创造来引领未来。

在这个阶段,重庆有些瓶颈就明显了。比如经过此轮机构改革,重庆共设置市级党政机构64个,相比上海的63个,浙江、福建、江苏、贵州、四川的60个,广东的59个,海南的55个,重庆的厅级“一把手”的官帽子比人家多些倒是小事,关键是机构多了可能造成事权上的扯皮,人事上的复杂。好在这次设立的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大数据应用发展管理局、口岸和物流办公室是对经济发展有助益的。

深圳此前搞“大部制”的经验为国家层面此轮机构改革提供了不少借鉴,那么重庆将来在机构改革创新上的探索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吸引全国目光的“亮点”?在重庆中长期的机构改革工作中,组建一批大开放、大改革、大产业、大建设等方面的部门说不定能更好地推动重庆发展。又比如在开发区体制领域,重庆在高新区、经开区的改革中,要不要进一步打破“铁饭碗”,像天津经开区那样实行员额制,像山东日照开发区那样实现公司化运作,乃至探索出新的“花样”,这些都值得讨论。

其次,要打开“加速器”。改革最大的加速器是什么?是危机感。深圳在设立特区前,其前身宝安县有不少村子除了老弱病残,其他人已经“逃港”逃空了。时任广东“一把手”的习仲勋得知情况后,说“我们自己的生活条件差,问题解决不了,怎么能把他们叫偷渡犯呢?这些人是外流不是外逃,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不能把他们当作敌人,你们要把他们统统放走。不能只是抓人,要把我们内地建设好,让他们跑来我们这边才好。”正是老一辈领导人这种实事求是又自励自强的态度,才有了深圳作为改革开放“试验田”的发展,为国家“争口气”,不少香港年轻人现在来深圳工作。

成都 来源:搜狐网

那么重庆现在跟周边的成都相比,不是像深圳特区刚设立时候与香港有那么大的差距,那么我们的危机感从哪儿来?从多走走、多想想、多比比上来,比如只要研究一下成都的数字音乐产业发展,就会发现成都从中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开始,这点做手机彩铃的生意很多城市看不上,而成都积十余年之功,依托这个基地发展了咪咕音乐,聚集了酷狗音乐等,正在与时尚和音乐之都结合,打造数字音乐基地。我们要学学成都在城市包装、文创产业发展上的策略,不一定要很高调地说要打造N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而是要不疾不徐稳扎稳打。

最后,要学会“要政策”。直辖市的发展上,国家本身就有政策倾斜,外省市、国家部委也有不少领导干部交流到重庆帮助发展,他们有能力、有资源,很多比如开放政策、金融政策、产业政策、区域发展政策等方面,只要有关部门能够提出重庆具体要哪些政策,需要怎样的政策才能更好的促进产业发展,市级层面就好有的放矢地向部委乃至更高层面进行呼吁和争取。那么,提升市级部门的调研、谋划、业务水平就很重要,这样,市领导提出的不少好的想法也能更好地落地。

深圳特区在设立时,邓小平对广东“一把手”习仲勋说“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深圳特区从此积极向中央争取政策,比如通过5年的努力,终于在1992年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授予了地方立法权,深圳特区用好这项权力,现在其地方性法规体系是全国一流的(有利于打造市场经济法治环境),有不少还为国家立法时所参考。

重庆人民大礼堂 来源:网络

重庆作为直辖市,也有相当的地方立法权,用好这项国家层面赋予的权力来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中的一流法治环境服务,是重庆需要努力的方向,本月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就是个好的里程碑。重庆在审批改革探路中,如果积极向更高层面进行呼吁,推动一些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和部委规章的“立改废”,这也能为推动全国的改革发展做出贡献。

如此,重庆就可以进一步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发挥好“三个作用”,为中国、世界的繁荣、稳定和绿色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