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美国帮助香港 示威者拜错了菩萨

原标题:寄望美国帮助香港 示威者拜错了菩萨

当地时间10月15日,美国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及另外两项有关香港的法案和议案。对此,港府第一时间回应称保障人权和自由是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外国议会不应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内部事务。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表示极度愤慨和强烈谴责,批评美一些政客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公然为反中乱港分子撑腰打气,粗暴干预香港事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同样表示谴责,指出“当前香港面临的根本不是所谓人权和民主问题,而是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维护法治的问题”,批评“美国国会众议院罔顾事实、颠倒黑白,把肆意纵火、打砸商铺、暴力袭警等严重犯罪称之为人权和民主问题,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不同于港府和中国外交部的激烈反对以及内地社会对美国介入香港事务的强烈反感,一直以来,香港一些泛民政治人物和示威者积极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向北京和港府施压,主动希望并积极邀请美国介入香港事务,将美国当成了对抗北京,施压港府,捍卫香港民主自由的庇护神。10月14日,香港示威者还举行了名为“香港人权民主法案集气大会”的集会,在中环现场有数万人集结,呼吁美国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一些泛民政治人物和示威者将“光复香港”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好像美国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满足他们的期待。少数激进示威者不仅举起美国的星条旗游行,甚至打出诸如“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特朗普总统,请解放香港)的示威条幅,直接向美国总统诉求喊话。

香港一些示威者将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幻想美国“光复香港”,既不切实际,又不负责任。(AP)

必须认识到的是,在香港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因为第一,香港是实行“一国两制”的地方,这种制度本身就允许各种在内地看起来属于吃里扒外的诉求和政治表达存在,只要不是违法行为,香港已经见怪不怪;第二,一直以来,香港就没有国家公民这个概念,英国殖民当局从来没有把香港人当成真正的英国人看待,对香港社会的中国国家认同在当时也持打压态度,回归后因为国民教育缺失,普遍的国家认同也没能建立起来;第三,香港社会本来就存在“反中”情绪,这场风波又是“百年大变局”下中国崛起对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和价值观体系挤压的产物,长期臣服于西方价值观体系的香港社会必然会抗拒这种变化,在示威者看来,也许只有价值观和他们相近且国力强大的美国才能对北京施加压力,达到示威目的。

然而,我们不得不说,香港社会,尤其是泛民与示威者对美国的寄望,更多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无论在对美关系还是香港政策上,中国政府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它高度重视政治尊严与国家主权,强烈反对外来干涉,根本不可能因为美国介入而改变香港政策,去年以来中国在贸易战上宁可谈判停滞背上关税,也要防止内政被美方染指的倔强,已经清楚表明了北京在类似问题上的立场,指望美方介入改变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显然毫无可能。

除此之外,香港社会还必须认识到,习惯于把自己当世界警察看待,经常用国内法来介入他国内政的美国,因为总是在关键时刻抛弃“队友”的斑斑劣迹,也早已被世人看破手脚,他们只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根本不可能成为示威者们的救星,更不会为香港的未来考虑。

日前,美国抛弃昔日并肩作战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致使后者遭到土耳其军事打击就是香港要注意的案例。众所周知,叙利亚内战以来,叙利亚库尔德人一直是美国中东反恐政策的最重要出力者,帮助美国对抗叙利亚政府,打击极端恐怖主义势力“伊斯兰国”(ISIS)。现在ISIS刚被消灭不久,美国就“狡兔死,走狗烹”,果断抛弃库尔德人,任由土耳其对他们进行军事剿灭,试图以牺牲库尔德人的方式从中东困局中解脱。这样背信弃义,经常把别人当工具使用后就随意牺牲的国家,怎么可能会成为示威者的救星,会对香港未来负责?

说到底,美国政客真正关心的是利益,其所标榜的自由民主和普世价值在许多时候只是一种虚伪的装饰和利益的外衣。最近,为了利益,美国政府一度计划与昔日仇敌、其眼里的恐怖主义组织戴维营塔利班秘密和谈;同样是利益驱使下,频繁介入香港问题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刚刚提出总统弹劾案,试图借用乌克兰来攻击政敌特朗普(Donald Trump)。

在香港问题上,情况同样如此。以《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为例,其中许多内容以前就已经存在,服务美国利益的意图颇为明显。与其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美国对香港示威者的支援,倒不如说是美国将香港修例事件当作筹码和棋子,其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香港利益,而是为了与中国博弈。倘若香港泛民和示威者选择了用街头示威的“水”来映照外部干预的“月”,冀望让美国跟香港结缘,恐怕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一场“镜花水月”,甚至有很大可能最终被当作弃子。

实事求是地讲,被香港一些人寄予希望的特朗普其实已经在放弃香港。历来以商人重利本性闻名、毫不掩饰“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不仅很早以前就称香港暴力示威为“骚乱”,而且10月11日在与北京达成初步贸易协议后更公开表示,中国已经在香港事务上取得了巨大进展,情况确实缓和了很多,示威人数也越来越少,问题会“自行解决”(take care of itself)。显然,特朗普对香港的兴趣不大,即使他关注香港也是为了利用香港给中国施压,获取现实利益。

日前,被美国抛弃后,叙利亚库尔德人遭受土耳其军事打击。(AP)

更何况,香港与美国并不是利益共同体,不要以为港人追求的自由民主与美国价值观一致,美国就会全心全意的帮助香港。与美国人并肩战斗多年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尚且会被冷血抛弃,香港一些泛民政治人物和示威者成为美国“弃子”的可能性更不在话下。美国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没有实质意义,特朗普不会为香港示威者摇旗呐喊,更不会为满足他们的愿望“发奋努力”。美国不可能成为解决香港问题的外部力量。

相反,香港一些泛民政治人物和示威者频繁与美国政客走近,试图联合美国来对抗北京和港府的做法,在当前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却将自己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是希望让香港沦为中美博弈的棋子,将自己摆在国家的对立面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在害香港,也是在害自己。

解决香港问题的关键,在香港自身,在融洽互信的陆港关系。陆港是一家人,关系血浓于水,不管有多大矛盾,都最好能坐下来沟通。不管是香港的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都必须以两地的互信与彼此融入作为前提。在香港问题上,内地当然有要反思的地方,应该认真检视既往治港政策,深入香港社会,认识香港问题的本质,理解香港社会的普遍关切;但对香港来说,也必须认识到如果总是以“在野”思维将自己置身于和国家对峙的位置,只会让矛盾更尖锐,冲突更激烈。

中国内地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接受香港媒体“香港01”采访时谈道:“当下的对立源于香港受西方非常强大的舆论场影响,未能区分‘价值体系’和‘利益体系’的不同。香港老是说,我们跟美国和西方有共同价值观,但它没有认识到两者利益不一致。香港的利益跟美国和英国怎么能一样?无论如何,香港是跟内地更紧密、更接近。”尽管胡锡进的言论与立场可能时常让一些港人感到不适,但他这番话的确符合事实,不可不察。

香港的一些泛民从政者和一些街头示威者,老是被意识形态遮蔽理性,非但认识不到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和中央积极沟通,建立陆港互信的重要性,认识不到这才是解决香港政制与经济发展问题的关键,反而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联结美国,试图通过导入美国的介入性干涉来达到示威目的。

结果,今次美国众议院固然是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却不仅不具有实质意义和杀伤力,而且牺牲了泛民与北京本就已微弱的政治互信,如此做法,只会继续撕裂陆港关系,伤害香港和自己的政治前途,将改变香港的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真是拜错了菩萨。

(来源: 多维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