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兹和奥马尔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民调下滑的桑德斯获关键支持

原标题:科特兹和奥马尔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民调下滑的桑德斯获关键支持

首位穆斯林女议员、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和国会最年轻女议员、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支持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竞选总统。她们的支持正值桑德斯在民调不断下滑之际,而这些在民主党基层选民中广受欢迎的议员们的支持,可能会帮助这位候选人获得新的支持,并为桑德斯的竞选重新注入活力。

据报道,这周六,科特兹将在纽约的一个竞选集会上,正式宣布她对桑德斯的支持;桑德斯竞选团队指出,这次活动将有一位“特别嘉宾”出席。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位嘉宾是最年轻的国会议员科特兹。科特兹的发言人告诉《华盛顿邮报》,“我们期待周六的到来”,但拒绝对她的计划发表评论。其实,早在2016年大选季时,科特兹就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效劳,支持他竞选总统。

奥马尔是科特兹在众议院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也是一个名为“小队”的组织的成员,该小队由科特兹、奥马尔、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阿雅娜·普莱斯利和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等四位少数族裔女议员组成。最近,奥马尔通过推特表态称,她“为支持”桑德斯感到自豪,她“很高兴科特兹和特莱布也支持桑德斯”。

10月16日,周三,奥马尔在推特上写道:“我很自豪地宣布,我和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及拉希达·特莱布一起,共同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

不过,特莱布周三透露,她还没有决定到底支持谁竞选总统。特莱布指出表示,她可能会选择支持一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但不一定是桑德斯,据报道,这位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将在10月下旬访问特莱布所在的密歇根州。特莱布表示,在支持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之前,她都会考虑选民对民主党初选的看法。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莱布表示:“让我的选民和我的选区参与我做出的每一个重大决定,这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扎根于社区,将让我们的竞选活动更强大。”她补充称,无论她支持谁,都需要一个能够反映选民关切的平台。

科特兹和奥马尔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民调下滑的桑德斯获关键支持,在桑德斯竞选团队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奥马尔表示,桑德斯的进步政策,以及他“正在领导一场超越时代、超越种族和超越地域的工薪阶层竞选活动,以击败唐纳德·特朗普”的事实,在以上多方面原因作用下,促使她下定决心支持桑德斯。

而且,正如我们此前所报道的那样,作为“小队”的第四名成员,普莱斯利目前也拒绝表态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

科特兹和奥马尔在关键时刻成为桑德斯强有力的代言人。在拜登4月参加总统竞选之前,桑德斯是民主党的领跑者;拜登宣布参选后,民调显示桑德斯的支持率下降,但他仍排在第二位。但是,马赛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正在迎头赶上,甚至在某些民调中,已经超越了桑德斯。

此后,他的势头似乎停滞了;RealClearPolitics的民调显示,整个夏季,他的民调支持率平均约为16%。有一段时间,这足以让他保持在第二位。不过,最近几周,马赛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的支持率大幅上升。RealClearPolitics的平均数据显示,沃伦比拜登落后约6个百分点,而且,最近的一些全美和州级民调显示,沃伦在候选人中处于领跑地位。桑德斯的支持率仅次于沃伦23%的平均支持率,位列第三,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最新民调数据,桑德斯的支持率为15%。

除了民调问题,桑德斯还因为心脏病发作,不得不在10月的大部分时间里暂停竞选活动。周二,他首次出现在第四轮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当被问及他的健康状况时,桑德斯回答道:“我很健康,我的感觉好极了!”并邀请那些不确定他实力的人参加周六在皇后区举行的集会,预计科特兹将在这次竞选集会上正式表态支持桑德斯竞选总统。

不过,在筹款方面,桑德斯胜过一筹。他在10月初宣布,在今年第三季度,他的竞选团队获得了2530万美元的收入——比任何人都多(尽管沃伦筹集了2460万美元)。据《华盛顿邮报》记者米歇尔·叶熙利的说法,桑德斯手头的现金比任何其他总统候选人都要多:3,370万美元、排名第二的候选人沃伦拥有2570万美元、而拜登只有900万美元。这将为桑德斯购买广告和雇佣雇员提供更多资金,以改善他的竞选地位。

科特兹和奥马尔将在帮助擢拔桑德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尤其是如果她们是他的代言人的话。这两位都是党团会议上的直言不讳的成员,被视为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他们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庞大的社交媒体粉丝,通过这些人,他们能够在全美范围内建立联系并影响民主党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对她们的攻击,使得她们成为更加家喻户晓的政客。

这些支持也有助于桑德斯磨砺他的不断进步的诚意,并进一步将桑德斯与自由派候选人沃伦区别开来,这是他有时难以做到的。上周,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的《与媒体见面》节目中,桑德斯表示,他们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是:“我想,伊丽莎白·沃伦曾说过,她骨子里是一个资本家,但我不是。”现在,民主党最著名的两位进步人士都在他的阵营里,桑德斯可以进一步证明,最能代表进步思想的是他,而不是沃伦。

桑德斯获得关键支持,但科特兹和奥马尔也无法让桑德斯成为领跑者。但是,在她们的帮助下,桑德斯应该能够进一步激励他的支持者,或许还能从她们非常广泛的支持基础中招募新的支持者。随着民主党第一场初选的临近,桑德斯需要证明:他仍然是一名强有力的提名竞争者,而像这样的关键背书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