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迹象表明:美国针对伊朗的“最大压力”运动没有奏效

原标题:三大迹象表明:美国针对伊朗的“最大压力”运动没有奏效

作者:王德华

美国针对伊朗的所谓“最大压力”运动,无疑对伊朗人民和经济产生了持久的影响,但它可能没有达到迫使伊朗彻底屈服的预期效果。

从表面上看,至少有三个迹象表明,尽管对伊朗实施严厉的制裁,但伊朗实际上有能力经受住这场风暴。

伊朗的经济弹性

首先,伊朗货币从特朗普单方面终止《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以来的历史最低点反弹,在过去一年里收复了40%的价值。据伊朗国家通讯社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报道,伊朗央行行长海马迪表示,尽管面临制裁和不断的战争威胁,伊朗经济在过去一年里还是实现了增长。值得一提的是,伊朗每天都面临战争战争的威胁。如果不是以色列、沙特阿拉伯或美国威胁要攻击伊朗,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地面局势总有可能导致战争爆发,进而蔓延到伊朗境内。

尽管受到国际法院严厉谴责的经济制裁,彭博社还是指出,伊朗的经济在市场上得以复苏,因为伊朗已经采取措施保护外汇,并建立了一个政府运营的外汇平台来提供供应。

这并不是说伊朗方面一切都很好。显然,制裁正在扼制伊朗,也许在更长的时期内,伊朗经济可能无法应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星期二说,预计伊朗经济今年将收缩9.5%,低于此前估计的收缩6%。

尽管如此,伊朗一再表示,在制裁解除之前,他们不会与特朗普会面或讨论任何事情。据报道,伊朗总统甚至不愿让法国领导人马克龙白费力气,后者试图最后一刻打通电话,让鲁哈尼和他的美国同行讲话。

当伊朗人别无选择,只能坐到谈判桌前,或者面临迫在眉睫的崩溃时,我们或许可以认为,特朗普的最大压力竞选实际上已经产生了预期的效果之一。

没有政治意愿

国际社会,包括华盛顿最亲密的西方盟友,似乎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或多或少达成了一致。首先,马克龙显然没有时间与特朗普一起,施加最大压力。相反,法国领导人再次有机会扮演从未有人要求的调停人角色。法国和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北约国家,都曾试图说服特朗普遵守《全面协议》及其承诺,但均以失败告终。

无论是冷战还是热战(经济战争仍然是战争),国际社会都没有与伊朗开战的意愿。俄罗斯还呼吁建立地区联盟,以确保波斯湾的安全,这一呼吁得到了中国的大力支持。

巴基斯坦的伊姆兰•汗本周在德黑兰,试图促成伊朗与沙特的对话——由于各种地缘政治因素,伊斯兰堡一度是美国的坚定盟友,也是沙特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较少报道的是,伊朗人自己曾无数次表示,他们宁愿与沙特合作,也不愿与沙特对抗。就在最近,伊朗石油部长比扬赞加内还抛出了一个被忽视的难题:“尽管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政治关系长期起伏不定,但我们一直是朋友,我希望将来也能成为朋友,我们与他(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王子)没有任何困难……我们认为所有的穆斯林国家,所有的邻国之间应该有一个和平的环境……我们的敌人是这个地区之外的另一个国家。”

我们不应该总是把政客的话当真。但说实话,我们没有理由怀疑这种说法。

美国的战略仍不明朗

或许最令人沮丧的是试图弄清特朗普政府的确切意图。从第一天起,人们警告称特朗普身边都是伊朗鹰派,而他本人对这个伊斯兰共和国也不屑一顾。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怀疑以美国为首的与伊朗开战的可能性有多大。举个例子,不久前,特朗普把内心深处反对伊朗的鹰派人物博尔顿当作国家安全顾问。如果有机会与伊朗开战,那一定是在博尔顿不断的暴力建议下。博尔顿走了,因为连特朗普都很难确定,与伊朗爆发热战的威胁到底有多严重。

越来越有可能的是,特朗普食言并恢复制裁的总体幻想,是由于他希望废除伊朗协议,并达成自己的协议。这是因伊核协议奥巴马时代的政治遗产,而不是他自己的,他甚至没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可以补充。

正如美国媒体几年前解释的那样:特朗普并不是因为政策原因而讨厌伊朗协议。他从来没有提出过反对它的详细公共政策案例,专家们也不相信他真的有。但人们普遍认为,特朗普甚至还没有读过这份协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