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子音乐风格来聊聊这个时代可以吗

原标题:从电子音乐风格来聊聊这个时代可以吗

国际唱片业协会在9月底公布了2019年音乐聆听报告。该报告调查了21个国家16-64岁的音乐消费者在音乐上的习惯和方式。其中接近54%的人定义自己为“音乐爱好者”或“音乐痴迷者”;在16-24岁年龄段的人群中,“音乐爱好者”的比例上升到63%只有2.5%的人称音乐对他们来说“不重要”。特别的是,中国听众使用社交媒体获取音乐的比例高达74%,而且几乎都通过智能手机来听音乐。

这个时代,人们真的对音乐饥渴吗?

🎶/

你还听音乐吗?

“1983年,UB40发行了单曲《Red Red Wine》;2019年,你40岁,爱喝红酒。1989年,你为去‘大庄园’俱乐部而生;2019年,你住在大庄园里。”流媒体大鳄Spotify的户外新广告,简明呈现当年与如今听音乐和生活的巨大区别和反差,但音乐依然和你形影不离呀。

苹果公司每年产品发布会的地位就像是新时代的摇滚明星演唱会。移动网络时代的社交娱乐既将复杂的世界铺展成一览无遗的平面,更将人们锁定在小小的屏幕之中。以往几十年,让人们聚在一起,拥有令人激动的光辉和群体记忆的音乐及电影都让位了。电影在新千年后影响力依然在增长,而音乐成为只出现在粉丝经济和流媒体行业新闻当中的一个名词,一个可被商业买卖的产品。你还听音乐吗?有乐迷朋友感叹大家不再对音乐饥渴。

但其实,它只是以另外一种形态潜行在我们的身边。

20世纪,从零开始

奠定现代音乐风格

● “Guide To Electronic Music” 电子音乐指南首版和时隔20年的第二版。

每个年代,总会有一些执着人士促进行业变得更成熟。重度乐迷Kenneth Taylor 1999年开始搭建“Guide To Electronic Music” 电子音乐指南(http://music.ishkur.com/),整理出电子音乐发展近几十年来的主风格和细分类,用图形的方式直白地呈现它们之间难以捋清的纠缠关系。这份带有Windows98视觉感觉的风格指南,许多年来默默地转辗在乐迷口中。而20年之后的今天,Taylor竟然将其首次改版。可见他对音乐的这份热情一直不变。

科学技术帮助人民从二战战火里组建新世界的样貌,同时也发展了电子乐。来到1980-2000年,则是现代音乐发展最激烈的时段,风格层出不穷。就像是新世界的建立,电子乐也在建立自己的世界。

著名时装设计师Raf Simons曾在十来年前的采访里提及他年轻时是比利时Techno音乐圈子里的一份子,每周和朋友们混在俱乐部里,是大家的共同努力一起创造出当时属于比利时的Techno细分风潮New Beat音乐。Simons说的就是一种音乐风格产生的模式——一个固定的群体在具体的物理位置创造了一种声音。

一个群体供奉一种音乐风格,每个群体虽然互不干涉,但也会出现所谓忠诚度和“文人相轻”的问题。不管是乐迷和乐评人一再取新名字来追逐变化多端的新音乐,还是基于商业考量而滋生的媒体新词,大家还是乐于见到这样百花齐放的音乐局面。

21世纪,

加速度交叉融合

“速度,速度,速度加快。”

——约瑟翰·庞麦郎《摩的大飚客》

Raf Simons在那个讨论网络的采访里话锋一转,说到现在的小孩拥有了万维网之后,只要锁家里,在网上观摩了相关音乐现场的视频后,就开始模仿自己是那个音乐场景中的一员了。Simons并不批判这个现象,而是很睿智地认同这是当下时代的一种具体情况。

这又是技术带来的正负面。互联网的平面化,让每个环境自动地与所有其他环境平等地放置在一起。

所以,音乐风格在最近的十几年来,越来越互融。可能没有产生全新的风格,但是也以一个可能在以前没有被注意到的方式——那些在上世纪被创造出来的具体风格都被任意组合——发展并成为现时的趋势。

原本各自为政的政治、美学和文化差异遭受完全开放性的威胁。这种威胁不受物理地理的限制,甚至连时间都无法阻挡。举个例子,也是在这种趋势最开始的十几年前,来自底特律的黑人Techno制作人/DJ Bone公开指明Danilo Plessow是什么鬼嘛!这个个从没去过底特律的白人制作人,敢用底特律的别名摩托城来做艺名(Motor City Drum Ensemble)?还敢搞1980年代的复古舞曲?这类指摘在当年并不算少。但Plessow以自己的音乐作品,到最后毫发无损地成功闯入欧洲的一级舞曲市场。

美国女歌手Billie Eilish就是一个目前在主流世界里的最新例子。从她的商业成功,可见人们已经默默接受了这种在音乐上融合各种风格的潮流。这不是一跃而就的事情。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时代特征深深地注入音乐的血液之中。

正在进行时,

地下的野蛮生长

南非酷儿音乐组合FAKA 9月在上海。由摄影师Jialiang完美捕捉到他两直爽的“街头美学”气质。有趣的是虽然FAKA有自己独特的音乐体系,但又受到英国大媒体如《Dazed》的认可,入选后者的人物榜单“Dazed100”。

事物的非自愿轨迹和突变,带给艺术家们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契机。这也适用于新兴的音乐和声音形式。新音乐的发展还受到更多来自跨界形式、价值和思维的冲击。比如时尚视觉和艺术设计都影响了音乐的产生,对于如此独特的新东西则不能用老派的价值体系、辩证思维来衡量。

今天,你可以看到南美音乐的抬头,更多其他小国的音乐人的出现。“西方”霸权以外的,以前可能被划分为“世界音乐”/“异域风情”地区的(地下)音乐人,试图将自己从全球文化格局中的身份中脱离,不再受制于英美大国的文化霸凌。那些新的声音探索、新的音乐语言和体验,都不再被归类到哪个简单的类别或者标签。

音乐、身份、政治、道德、文化,一一被重新配置。音乐已经融合了太多东西,而不光是一串音符那么简单了。它是流动的。而文化,亦从来都不是固化的。它更是在变化,在组合,在分离,像细胞一样裂变。

无常,才是永恒。所以我们一刻不停地创造、变化。以最合适自己的身份来书写自己的每一章故事。对于音乐人,那就是用音乐来叙说自己的故事。

感谢跨性别音乐人Elysia Crampton,从她的音乐和哲学中让我捋清了一些事情。图为Crampton 2017年在上海,由Warmchainss拍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