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金额超千万!杭州租房市场频繁爆雷!有学生被迫背上“租房贷”

原标题:被骗金额超千万!杭州租房市场频繁爆雷!有学生被迫背上“租房贷”

近期,杭州租房市场“雷声”不断,先是乐伽公寓宣布破产;德寓无力支付房租,疑似爆仓;如今,又有一家国畅公寓出事儿了!

国畅公寓现场 摄/许晖

被骗金额超千万!

有学生被迫背上“租房贷”

“我国庆刚租的房子,付了一整年的租金,加上押金将近5万,全给了中介。”夏小姐租下的这套一室一厅月租金3650元,是通过下沙21世纪不动产国畅加盟店租的,“还没搬进去,房东就联系我说中介跑路了,租金一分钱都没有给房东。”

夏小姐提供的转账记录截图

王女士也是一次交了7个月的房租,面对突如其来的消息,她很崩溃,“我们所有租房手续齐全,也按时交了房租,现在国畅把我们的钱卷走了,房东也让我们搬走,我们一家老小无家可归,我的孩子才4个月啊!”

与她们一样遭遇的租客不在少数。在租客房东自发组织的维权群里,类似遭遇的国畅租客有600多户,粗略估计被骗金额超过千万。

更多相似遭遇的租客在网上发帖

此外,还有一些月付的租客“被贷款”,其中有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

小张一个月的房租是2400元,月付,但被办理了一年的租房贷款。“开始没和我说是贷款,只说办理月付,整个流程都是中介拿着我的手机操作的,只有输密码的时候给我,操作成功后才告诉我是贷款。”

“我当时也问过,如果不住或出问题了,这贷款怎么办,他们只告诉我终止合同后剩下的钱他们会还。”小张说,同样被办理租房贷款的租客,他了解到的就有三四十个,几乎都是用住家APP办理的泰隆银行贷款分期。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林维钢指出,事先未告知租客就操作办理租房贷款,人数多、涉案金额大的话,可能涉嫌刑事犯罪。这种行为给租客造成了经济损失,严重的甚至会影响征信。

国畅门店人去楼空

法人代表已被控制

上周事情发生后,国畅门店还有业务员在登记情况。但今天,国畅公寓已彻底人去楼空。

空无一人的国畅公寓门店 摄/许晖

10月16日,快房网来到位于上沙路240号的国畅公寓门店,门口贴满了房东的“催款函”和“收房告知函”,门口聚集了部分租客和房东在讨论此事。

门口贴满了房东的“催款函” 摄/许晖

房东:“约定好每个月15号打款的,结果到时间联系不上,我就赶紧过来了。”

租客:“这钱是不是追不回来了?”

部分房东和租客赶到现场 摄/许晖

根据租客代表发在维权群里的经侦部门调查进展,国畅的法人邢传军没有跑路,正在接受调查,名下资产也在控制当中,接下来将重点查资金去向,查明是否涉嫌诈骗。同时,国畅正联系其他平台接手融资。

国畅公寓维权群截图

关于国畅公寓的后续进展,我们将继续关注。

为止损,房东换锁、断水断电

租客:我已经没有钱了

虽然维权还在进行中,但基于不同立场,部分房东与租客间的矛盾开始显现。

“我房东让我重新给他们租金,4000元/月,但我已经没有钱了。”这几天,住在下沙的小林已经被房东两次停水,此前已付给中介一年租金的她身心俱疲。

“我收不到租金,我肯定要收房子赶他们走的。”有房东直言,没收到钱就是中介违约,自己有权收回房子。事实上,已有部分房东采取换锁、断水断电等方式尝试驱赶租客。

对此,林维钢律师表示,房东与中介签订的是全权委托合同,房东是出租人,国畅是房东的代理人,租客是承租人,实际的房屋租赁关系发生在房东和租客之间。房东委托并授权国畅公司对外出租房屋并收取租金、押金、定金等相关费用,租客已经向房东指定的代理人(国畅)按约足额支付租金及相关费用,房东无权解除合同并让租客腾退房屋。

另外一部分房东开始和租客协商各自承担一半损失,租客难以接受,“我的钱呢?我们的钱给了中介公司,出了事儿只能受害者自己平摊,这合理吗?”

房东与租客协商各承担一半损失,称“赶出去的多得是”

也有一部分房东明确表示不会赶租客,“他们也是交了房租的,我们都是受害者,先一起维权。”

房子难租 托管又集体爆雷

房东左右为难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托管公寓这么多坑,房东不托管房源,租客找房东直租不好吗?

但,选择托管同样是无奈之举。一位房东告诉快房网,现在租客不好找,之前房子挂在平台上,两个多月都没有租出去。

“最近两年房子一挂到网上,就会有中介不停打电话给我,让我托管。尤其是今年,推销特别厉害。”李先生有一套彭埠地铁口的90㎡房源出租,考虑到近期托管租赁企业频频“爆雷”,他表示坚决不要托管。但另一方面,中介往往优先出租托管房源,自己房子就很难租了。李先生陷入了两难。

另一家国畅门店,店名被扣掉 图片由租客提供

一位杭州房东阿姨才刚经历“乐伽爆雷”风波,这回又遇上了国畅,感慨:“以后不敢托管了,太不靠谱!”

面对监管空白

政府部门开始出手

目前长租公寓平台“爆雷”,多是因其“高收低租”的模式,即中介从房东手上以较高的价格收入房源,为了减少空置房源,又以低于收入房源租金的价格租给租客。例如国畅公寓更是以享受租金优惠为由,让租客直接付了6个月至一年的租金。

面对租赁企业资金监管方面空白区,杭州相关部门已经出手。前不久,杭州市住保房管局组织发布《杭州市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其中有一条写道:“托管式”租赁企业须在专户中冻结部分资金作为风险防控金,总额按管理房源量对应的月租金总额的2倍确定。

这意味着,办法施行后,如果“托管式”租赁企业经营不善,无法支付租金,至少住房租赁企业的专项存款账户中还有2个月的房租,可以用于赔偿租客和房东的损失。

近几年杭州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其中很大部分是租房人群。租客数量庞大,却毫无力量。长租公寓一旦爆雷,租客可能面临无家可归,房东和租客都将遭受经济损失,而半年至一年的租金数额往往以万计,足够让一年的收入打水漂。

图、文/许晖 编辑:浅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