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7的《请回答1988》第五集,原来这12个细节的设计另有深意

原标题:豆瓣9.7的《请回答1988》第五集,原来这12个细节的设计另有深意

文/叶秋臣

经过朋友们的不懈催更,叶秋臣终于紧赶慢赶地码完了《请回答1988》系列大剧评的第五集,洋洋洒洒地又写了6500多字。

这一集的关键词是“妈妈”。

有狗焕妈妈离家后又重新归来的欢乐插曲,有善宇妈妈面对母亲时的无限感动,还有德善妈妈冲在前面保护自己孩子的勇敢无畏。

1.善宇的妈妈

善宇在学广告里的流行动作时不小心拉伤了韧带,于是善宇妈妈就去超市买菜,想给儿子补一补。

当时的天气已经非常冷了,但还是能清晰看到她脚后跟上袜子的破洞。

在这一集中,对善宇妈妈的袜子给了许多特写镜头,而每一次的袜子都是破洞的。

并不是因为她一直选择去穿着破袜子,而是因为她几乎所有的袜子都是破的。

对于狗焕随时都可以买来喝的香蕉牛奶,善宇妈妈却需要狠一狠心才能负担得起,而且她也只给孩子们买了两瓶,自己都没有喝过。

因为家里已经连吃饭的白米都快没有了,用来取暖的煤饼也只剩下最后一个。

叶秋臣突然想起来,之前为了显示德善妈妈过得很拮据,所以安排了她将护肤品的试用装放在大瓶子里的戏份,而豹子女士则是每次都往脸上涂抹厚厚的一层并不吝啬。

但是那一集中,善宇的妈妈却从来没有往脸上抹过什么。

三个妈妈里,善宇妈妈才是过得最困难的那个。

狗焕家的煤饼是用车来装,而善宇家只用一个桶在断断续续地补给。

善宇妈妈一边缩着身子将最后一块煤饼拿走,一边说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过上像狗焕家那种买一千个煤饼的日子。

但善宇妈妈最庆幸的,就是自己儿子的体谅。

在善宇拉伤韧带之后,她望着桌上的泡菜说,真希望能给自己儿子做点荤菜吃。

善宇随即回答“自己不喜欢吃肉”,并且看到母亲惆怅的神情后又补了一句“挺好吃的嘛”(其实善宇妈妈的厨艺水平大家都懂的)。

有一个体谅自己的孩子,对于为人父母来说,可能比拥有再多的美味佳肴都要欣慰吧。

2.妈妈和婆婆

狗焕妈妈对善宇奶奶即将到访的事情感到极为不爽,她觉得这个婆婆并没有善待自己的儿媳,言语里处处充满了苛刻的味道,情绪也非常激动。

善宇妈妈的处境连旁人看着都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但她本人对待自己婆婆的到访却非常平静。

善宇妈妈说,自己已经完全把婆婆当成了外人,心态上也不在乎了。

对待面前这个女人的苛责,善宇妈妈只是默默听着,偶尔应和几声。

她不怕被自己婆婆看到现在生活的窘态,而且还会大声地喊出自己再也不想看到对方的话语,同时也拒绝了婆婆用施舍态度递过来的金钱。

看着她蹲在角落里喝酒流泪,就觉得善宇妈妈过得真心太不容易了,很心疼。

她望着狗焕妈妈送来的一大碗鲍鱼粥,切实地体会着“亲不如邻”这四个字的真正意义。

明明是自己已故丈夫的母亲,对待儿媳却还不如一个相处多年的邻居。

前者令人寒心,后者令人暖心。

镜头一转,电话铃响起。

善宇妈妈接起电话,得知珍珠的外婆即将在半个小时后就会来访,于是便非常慌张地开始了“奢侈生活”的布置,与她见自己婆婆的情况完全不同,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母亲看到连一根香蕉都要母子三人分着吃的那种窘迫。

她穿着破洞的袜子,甚至连鞋都来不及换上,就跑去豹子女士家里求助。

就这样,她抱出了一袋大米、罐头果汁和高级护肤品,正峰还帮忙拿了吹风机和卷发棒,以及过冬需要准备的大量煤饼。

这些从豹子女士家里临时借来的东西,就是平日里她完全没有的。

《请回答1988》通过这样一个方式,让我们再一次从侧面看到了善宇妈妈生活的拮据。

与之前见婆婆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不同,为了不让自己的妈妈担心,善宇妈妈穿上了自己认为最好的衣服,匆忙之间将所有衣服都晾高一些以免被看到细节(破洞的袜子真是百密一疏啊)。

在珍珠的外婆离开之后,善宇妈妈本以为已经掩饰得天衣无缝,但却发现母亲早就看到了晾着的衣服和破洞的袜子,并且偷偷塞了钱给自己。

假装自己过得很好,但还是没有逃过妈妈的眼睛。

在善宇妈妈看那封信的时候,叶秋臣瞬间就绷不住了,就像她接到母亲电话时那样,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在给珍珠换衣服的时候,善宇妈妈问,“这是谁的女儿?”

珍珠回答,“妈妈的女儿”。

善宇妈妈看着自己孩子的眼神,就像珍珠外婆看着她时的一样。

未来的她,也会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去看看珍珠到底过得好不好。

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她们的名字,都叫母亲。

现在想想,老人家之所以突然地告诉善宇妈妈自己要来的消息,也是为了看到女儿最真实生活的良苦用心吧。如果真的在上车前就电话告知,那么善宇妈妈可以准备的时间就变多了,但也没办法呈现给自己母亲一个真实的生活状态了,这就是一颗做妈妈的心。

听说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

如果过了那个能够开口说“妈妈,我爱你”的年纪,那就学着狗焕他们一样,对她说一句“妈妈,我需要你”吧。

她会懂的。

3.宝拉的倔强

德善爸爸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就被一个陌生的男孩子挽住了胳膊,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

看得出这个孩子非常慌张,于是德善爸爸并没有推开他,反而假装真的是父子两人在对话一样,帮助他逃过一劫,还塞给他一点钱。

临走前,他特意叮嘱这个孩子在回家之前要收拾好自己,别让父母担心。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大女儿宝拉,也在做着与这个男孩子一样的事情。

德善爸爸的所作所为,是希望他这种善意可以传递下去,并引导所有的孩子们能够走回正途。

这个举动,也为后续宝拉的选择做出了铺垫。

宝拉是个特别的孩子,她拥有着异乎常人的倔强性格,完全不肯服软。不仅是我们作为观众能够看到她的强硬态度,还有剧中人物的陈述也着重刻画了宝拉这个特别的性格。

因为冬天将至,所以三个妈妈的聊天活动转战到屋子里进行。

狗焕妈妈说,感觉宝拉与她爸爸不够亲近(此处是伏笔,在这部剧后续两集里是大泪点),但未来是会成大事的人。可见,狗焕妈妈从心底是认可宝拉的,以上只是客观评价并不带有个人偏好的表达,与善宇妈妈的态度完全不同。

善宇妈妈说,对于参加特殊活动这件事,有问题的是宝拉,德善爸爸并没有错。相比之下,这两姐妹中她更喜欢德善多一些(也有伏笔,显示她更喜欢一个怎么样的儿媳),有时候自己甚至还会害怕宝拉。善宇妈妈对宝拉的态度,在这里已经阐述得非常清楚了。

4.母亲的偏心

在宝拉参加特殊活动被发现之后,德善爸爸的态度非常坚决,必须要大女儿道歉并承诺以后绝不再犯,才肯让她吃饭出门。为了不让女儿继续参加,他甚至一晚上都蹲守在房门前。当这个爸爸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吃早饭的时候,虽然看起来很好笑,不过也让人看到了他身为人父的心酸。

德善妈妈则是一直在劝阻宝拉赶快服软,因为一边是自己的骨肉,一边是自己的丈夫,她不想两败俱伤。

还记得第一集的煤烟事件吗?

当时德善爸爸背出的是余晖,德善妈妈背出的是宝拉。

德善丢掉家里贵重的照相机时,虽然主动道歉了但还是被妈妈追着打。

在宝拉的问题上,德善妈妈首先并没有对特殊活动这个问题就事论事,完全没有批评过宝拉一句话,而只是单纯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些痛苦,她最在意的是宝拉的身体健康和内心感受。

所以即便在宝拉偷偷跑走之后,德善妈妈的第一反应也不是叫醒孩子的父亲,而是询问了一圈自己的邻居,就是害怕这对父女又一次针锋相对,她在下意识地去给宝拉遮掩错误。

第一集里,德善在受委屈的时候嚎啕大哭,将自己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悉数说了出来,最后却只有爸爸端来了蛋糕为她补过生日而已,妈妈的态度始终还像用泡菜豆子去代替荷包蛋一样,并没有像对宝拉那样的关切。

相比于德善,她更喜欢宝拉。

虽然说都是自己的骨血,但在多个孩子的面前,为人父母也是有个人偏好的。

上一次叶秋臣谈到关于母亲偏心这个问题,是在电视剧《都挺好》中。明玉即便做得再优秀,在母亲心里始终赶不上她的两个哥哥。

虽然残酷,但母亲的偏心,始终都在。

但是,德善妈妈的偏心却不是毫无原因的。

在宝拉即将被抓走的时候,她在雨中的那一段话,让我们更加了解了宝拉过去的经历。

明明可以上首尔大学的法律专业,却因为家里不够富裕所以选择了有奖学金的师范专业。

因为家庭,因为父母的能力,宝拉放弃了成为检察官、律师和法官的梦想。

所以,德善妈妈的心里一直都觉得,他们是亏欠宝拉的。

就是这份亏欠,让她更加偏爱自己的大女儿,会把鸡腿与荷包蛋给她吃,会在下雨天穿着拖鞋跑到脚在流血也要找到她的孩子,还会挡在抓捕人的面前保护宝拉并勇敢无畏地叫喊着。

听到母亲在脚不停流血的时候仍然在雨中向抓捕自己的人大声哭诉,那一刻的宝拉明白自己真的做错了。

妈妈不顾自尊说出的那些仿佛很“丢人”的话,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已。

做母亲的人,比起她们自己而言,更想守护的是她们心爱的孩子。

于是宝拉说出了目前为止,叶秋臣对她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人真正变强大,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

强大的妈妈为了自己而抛弃了自尊心,而她也愿意为母亲的牺牲而低头认错。

还记得那根善宇妈妈一直纠结到舍不得买的香蕉吗?

在宝拉被抓之后,德善妈妈就这样默默地在铁栏外看着自己的孩子,手中的袋子里只放了一根香蕉。

没有她的,也没有德善爸爸的,那根香蕉只属于她那个一直没有吃饭的大女儿。

那,是一份无声的爱。

5.离家的妈妈

豹子女士在家的时候,狗焕的报纸需要她来拿,正峰受伤需要她来包扎,家里的煤饼烧不起来需要她来处理,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家里的三个男人竟然连电话响了都不知道去接。

真的很难想象如果豹子女士不在,那家里将会乱成什么模样。

于是,这一集就特意安排了一出豹子女士离家的戏份。

临走之前,狗焕妈妈来了一场生活教学,她随机提出了几个生活上的问题,还好有正峰懂得解答。

虽然并不放心,但她料想这父子三人应该不会捅出什么大娄子,而且在自己回来之后还有补救的空间。

带着这样的心情,豹子女士出了门。

接近着,狗焕家一秒钟迅速进入了男人们的狂欢状态。

被管制许久的小恶魔们都被释放了出来,他们专门在做一些狗焕妈妈在的时候不让去做的事情。

狗焕开零食的时候散了一地,狗焕爸爸调电视的时候专门用脱了袜子的脚丫子去换台,正峰则是将奶油和白糖拌在白饭里吃得畅快淋漓。

他们所谓的做饭基本上是没有生活常识的胡搞,最后那盆材料丰富的“拌饭”,狗焕父子两人也是在正峰试吃过之后才肯开动(正峰这个先驱者啊),可见他们对自己的料理也没什么信心,那个等待食物未知味道的状态简直太逗了。

狂欢后的水池满满都是没有洗过的锅碗瓢盆,屋子里还有散落一地的零食渣子,以及所有人睡着后忘记关掉的电视机在沙沙作响。

不过,我们倒是在这次豹子女士离家的时间里,看到了正峰的生活能力。狗焕拿不出来的碗,家里暖气不热怎么解决以及厕所堵了如何疏通,全都要依靠正峰。

正峰,从此你可以被称作“生活小能手”了。

不知道拥有如此庞大理论知识基础的正峰,为啥一直考不上大学。

可能,是心不在此吧。

6.不同的心境

与善宇外婆刚到终点站后的那通电话一样(释放出大魔王即将在大概半个小时到家的紧急信号),正峰接到豹子女士相同内容的信息后也让狗焕父子三人迅速进入到疯狂的整理模式。

在豹子女士的检查过程中,三个男人一直提心吊胆,生怕露馅的模样简直好笑极了。

在看到即便没有自己的存在,父子三人也能过得很好之后,豹子女士一瞬间陷入了一种惆怅的思绪。

往日里她觉得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现在看来似乎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心情低落的她拒绝了狗焕爸爸做的泡菜煎饺,闷声不响地回到了房间,也不想在下雨天和丈夫一起喝烧酒了(第四集缓和气氛时刚刚一起喝过)。

直到狗焕在娃娃鱼那里问到了解决方法之后,才让豹子女士重新获得了被需要的感觉。

虽然嘴里一直在埋怨,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她又开始和丈夫一起吃煎饺,喝烧酒了。

还记得当时任素汐和张新成他们在《我就是演员》节目中演的,就是仿照这一段改编的。虽然呈现的方式也很好,但在叶秋臣心中始终不如这段原作优秀。

7.暖心的邻居

狗焕妈妈给阿泽父子俩也准备了鲍鱼粥,但交代的方式却全然不同。

因为是阿泽这个生活小智障来取,所以豹子女士说得格外细节和具体。例如家里有没有微波炉,放进微波炉的容器需要是什么材质,每次的分量大概需要怎样计量等等。

之所以说得这么详细,并不是因为豹子女士是个话痨,而是因为她太了解阿泽,虽然这个娃的围棋下得惊为天人,但生活上却是一个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人。

而且豹子女士的此举还在暗示着,由于阿泽一直没有妈妈,因此缺少一个在生活上教导他的人,所以才会在生活细节上不如其他的小伙伴们。

虽然阿泽在整个听的过程中都显得萌萌哒,但是一想到这背后的深意就会暗暗地心疼。

8.德善的自习

第五集的整体氛围都比较感性,只有德善去读书室自习这个PART显得比较欢脱,简直太逗了。

先是到了之后把书本和笔记本这些材料按照大小高低摆放一遍,然后把笔盒里的所有东西都腾出来再整理一遍,再用心把桌子前前后后擦得干干净净,甚至还用抹布将地也拖了一遍(事实证明后续睡觉时也是有用的)。

德善好像已经去读书室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点学习相关的事情都没做过,带过来的书最大的用途是当做枕头。

余晖感慨说,和德善同岁的李美妍都已经人气大爆了,这同龄人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此时的德善正在读书室的地上睡觉,梦里是李美妍那个广告里的场景,而她的男主角就是善宇。

另外一边在狗焕的梦里,相同的场景下他的女主角则是德善。虽然并没醒着,但狗焕又因为德善而露出了他并不经常出现的笑容。

9.吃醋的狗焕

德善担心宝拉被抓起来,于是去找娃娃鱼倾诉。

这里有一点很有趣,第四集里狗焕爸爸闹脾气,以及这次豹子女士在回来后为何产生不悦的情绪,狗焕都是第一时间去找了娃娃鱼询问方法,可见东龙的地位不只是舞神而已,还有人生导师兼任军师的角色。

德善和娃娃鱼正在聊着,狗焕突然走了进来,立刻质问两人在干什么。

娃娃鱼开玩笑地用手搂住了德善的肩膀,说在聊天。

此时狗焕让我们看到了迄今为止他眼睛能够睁到的最大程度,这个表情也让我们深刻意识到什么是“怒目圆睁”,即便是再小的眼睛也会有如此惊人的状态。

狗焕的吃醋,让他与德善的这条情感线更加明朗了。

10.细心的狗焕

德善说晚上会去读书室,12点之前回家。

狗焕记在心里,在爸爸和哥哥都睡着的时候还在强撑着念书去拖时间,目的就是为了听到德善平安回家的声音。

当听到德善说自己回来之后,先灭灯的是德善家,然后隔了几秒后灭灯的是狗焕的房间。

知道她平安,他就放心了。

不止一次,往后只要德善夜晚去读书室,狗焕都是这样做。

虽然这个妹子下决心要刷夜读书刻苦用功,但其实却一直都在睡觉,睡到天昏地暗早就忘记了时间。

担心德善安全的狗焕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凌晨2点了,外面还在打雷下雨,这个傻丫头可能没有带伞。

于是正用包顶着雨想跑回家的德善,遇见了撑伞在等待她的狗焕。

将伞递给她之后,这个男孩子又淋着雨回了家。

那一刻,心瞬间就暖了。

11.区别的对待

德善早上起来取报纸的时候,见到了狗焕和阿泽一起走出来。

她下意识问候了阿泽“早上好”,无视狗焕的存在,而且并没在意自己的仪容。

而当善宇拄着拐走进来时,她迅速将自己调整到尽可能较优的状态。

对不同异性的区别对待,单纯女孩们的心思其实挺好懂的。

不过,善宇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第一句话是对着阿泽说的。

善宇这次来是为了向德善借词典,明明自己早就有了(当时狗焕的怀疑态度就能看出他印象里善宇是用过的),但还是要拖着病体来德善家里借。德善说帮他去拿,但他即便拄着拐也要自己走到屋里。

从一开始看到德善就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也不够热情,加上他时常会刻意出现在德善家里,善宇这一切行为的目的就只能有一个。

为了宝拉。

当狗焕去到善宇房间拿电池的时候,他看到了善宇手上不仅有德善的词典,还有一本他自己的。

书页的侧面,一个写着“成德善所有”,一个写着“善宇”(此处也有伏笔,善宇的名字前面一直都没有姓氏)。

另外善宇刚刚借来的顶针,明明善宇妈妈一直都在用,因此根本没有去借的必要。也就是说,善宇一直以来这种借东西的行为,都是故意而为之。

看到狗焕手上拿着两本词典,善宇想开口解释点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显然,狗焕是误会了善宇喜欢上了德善。

虽然整体剧情进行到这里时并没有交代善宇和宝拉的这段感情关系,但从叶秋臣过去四集的剧评和这些细节来看,其实善宇的小心思虽然藏得很隐蔽,然而却都非常明显。

另外,看德善扶着善宇走到家里的时候,阿泽和狗焕两个人的眼神和表情,还是挺有趣的。

12.回忆的曾经

与之前四集一样,叶秋臣重刷第五集时,也找到了许多回忆里的曾经。

自习时摆满了整张桌子的材料,最后才发现可能用到的只有一本而已。有时候会习惯性把学习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但发现乱七八糟的情况其实也不影响做题和学习(所以后来就一直乱七八糟了哈哈哈)。

还有小时候看电视会犯懒,所以也会像狗焕爸爸那样用脚趾头去换台和调音量。

第一次看《请回答1988》第五集之后,因为好奇所以去买了那个同款的香蕉牛奶来喝,找到了一种同款的快感。

这真的是一部值得品味的好剧,处处都有细节,既有快乐也有哀伤,能够令人开怀大笑,也可以令人感动流泪。

虽然更新得慢,但叶秋臣一定会一直写下去,我们第六集剧评见。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