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love u 3000了……吧……?

原标题:这可真是love u 3000了……吧……?

国内48系的私联瓜吃了好多,以至于我都不想再写“一个妹子败坏一条河的名声”这种话了。

只能用“河内(以SNH48为主展开的国内48系,粉丝谐音‘塞纳河’)好看又有实力的妹妹们挺多,《超新星运动会》和《青春有你2》里面就有好多个”来补足补足,踏踏实实追寻梦想的小偶像也是有的也是值得关注的。

但这两天爆出来一个私联瓜真是,再次刷新了我的认识……

因为这是女主率先自爆的。

女主是这位,GNZ48成员孙馨。

GNZ48的主场在我们广州,根据7月总选结果来看,“星光组”(排名前16,对应日本AKB总选的“选拔组”)里有三人进榜,但位置不算太靠前,整体还挺平均的。

而孙馨本来是SNH48六期生,三个月后移籍到GNZ48,进团三年多了,上过电台也有努力表现,可是人气一直没太上去。

好在进团这几年,孙馨没有丢下学业,今年6月她才从四川电影电视学院毕业。

本来在现在选择越来越多的前提下,好好地唱歌跳舞,哪怕不单推你一个人,大家也会对你好感有加,没想到10月16号早上6点多,孙馨突然甩出一篇长文,向粉丝们承认错误。

需要这么隆重去解释的,当然是私联了。

在长文的开头,孙馨就给出了私联对象的网名和真实姓名,说自己因为这件事受到了不少威胁。

孙馨表示,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拉黑这位@底密尔法师赵德汉,是在坚持求学时感受到了两地辗转的压力,也深知自己人气不够、资源缺失——补充一点,国内48系的收入是底薪+绩效构成的,绩效和粉丝为你购买的商品(周边、投票券等)以及对外劳务的多寡挂钩,人气低就没有死忠粉丝砸钱投票,也就没有上电视、录综艺、拍戏站台的机会,工资有时候比刚入职场的办公室新人还低。

夹缝中的孙馨被@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再三要求、保证自己会无缝付出的态度所打动,从分享工作琐事开始,慢慢过渡到后来会聊起一些生活日常。

至于正式的“私联”也就是私下见面约会,孙馨强调自己是拒绝的是排斥的,但架不住@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采用了“暗示、恐吓”的手段,包括动手动脚、搜到自己妈妈的微博去疯狂表忠心……

孙馨还列举了@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的一些“毒瘤”事迹:

中心楼下紧迫蹲人、一路尾随跟去机场或者高铁站、非要接机送妹子回中心还让妹子付车费(?)、抢妹子行李箱不让走并原地下跪只为从黑名单里出来……

当然孙馨也承认自己从@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那里得到过一些金钱上的帮助——她找人家借了钱,隔了几个月才还,@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也主动给她发过一些微信红包。

在长文里孙馨也向对方喊话:谢谢,再给下支付宝账号,我把钱还给你。

除此之外,孙馨强调自己和@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是没有别的私下交集的。

本来12月21号,SNH48 GROUP第六届年度金曲大赏BEST50要在广州体育馆开办,孙馨和其他7位妹子的粉丝们在拼命打投,希望能成就一首《双行道》……

现在因为私联事件,之前联合的几家后援会不得不临时更换决策,号召粉丝们按照顺位重新投票——牵涉的不止是GNZ一个团,SNH、BEJ的妹子们都因此遭遇着变动。

而对已经蓄力已久的各家粉丝来说,孙馨事件的突然爆发也让大家很难做,毕竟她本来是站3号位,这么一来得换人再来,比如这样👇

金曲50也得买碟拿券进行,每一步都要花钱。

投20次得买78块钱的EP👇

投320票要花去480块👇

对队友对粉丝,影响真不算小。

孙馨自己也知道这事儿给很多人添了麻烦,在长文后也做了道别,表示愿意接受一切处罚,基本上就是宣布要退团了。

而搞出这么大动静,她到底收了人家多少钱呢?(只说收,不算已经还掉的)

三千块……

……

………………

………………………………

爆出来这事儿的@生个女孩吧 微博下,好多人都在吐槽金额。

虽然无论钱多钱少都不能这么操作,但三千块,或者算上之前还掉的那一部分,共计六千块,就算再囊中羞涩,你读的是演艺类学校,进的是偶像团体,并不像山区里的苦孩子那么走投无路,找同学朋友都不难借到这六千块钱啊……

何必为此搭上自己的前途和尊严呢?

太难理解了。真的。

在孙馨发文告别的两个小时后,男主迅速站了出来。

他不仅指责孙馨是在编故事,还附上了自己版本的长文说明,图文并茂的那种。

这场决裂,显然双方都早有准备,@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说自己八月底就写好了揭露孙馨的文章。

因为8月20号,孙馨公开在口袋48的房间里宣布要找个饭头,想重组应援会。

这对@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来说有点像是决裂了,因为之前孙馨的饭头是他自己。

据@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回忆,他是在2016年9月一次公演中喜欢上孙馨的。

后来因为N3上海巡演孙馨没有粉丝应援,@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从当时常驻的武汉赶去上海,并从此管理着孙馨的后援会并成为她的粉头。

当初接手算是临危受命,孙馨这边不仅是没应援,连cut都找不到人剪。@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也因为无私付出受到了一些优待,比如握手会时可以得到小偶像亲自求情可以和她多聊一会儿。

@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也承认在长期的付出和优待中,自己想获得更多。

于是2018年3月,他通过软件翻牌联系孙馨,询问对方坐哪班飞机走,结果孙馨回复得非常详细。

@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成功送到了小偶像的机不说,还加到了孙馨的微信——并不是无缘无故以陌生身份接近的。

不过加了孙馨微信后,小偶像的态度并不热络,反而非常冷淡,只有在需要@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教英语+送教材的时候才稍微捧场一点。

被备注成“英语辅导”,也是……蛮绝的……

之后@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也买了一些东西给她吃,虽然孙馨想要周黑鸭小龙虾没有,但鸭脖啥的管饱了,孙馨也没拒绝。

需要做事,比如生诞祭要剪视频的时候,让@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来做事也用得很顺手。

孙馨列出来的款项看着是很少,因为@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都转换成实际行动了,比如送麦当劳早餐,比如生诞冷餐时送的礼物,又比如Pandora的项链和手镯。

孙馨收得都还挺开心的,还跟人说自己什么什么时候离开学校,让人在这之前送到……

此外孙馨还老是给人家发淘宝链接,说自己什么什么东西没有了需要买,内容包括鞋子(价值199块)、洗面奶、泡脚盆、U型枕……

连种睫毛,都要找人家借钱。

除了让人家教教英语剪剪视频,孙馨连实习心得和形势与政策课的论文都能让这位私联对象代写。

服了!

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就这样风评被害,非知名女团成员跟人撕X,爆出作业代写内幕。

孙馨觉得自己成绩不好数据不够,研究了半天饭圈,要求@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给她集资和做应援安利,还批评说群里的活动太没意思了没办法调动粉丝们的积极性。

但她给不出任何奖励却只想要推行机制,感觉想法还挺天真的。

后来孙馨还提出了群内集资打卡集券来换握手券和生写的举措……

但效果……说她糊是真的不夸张。

后来为了舞力real show,孙馨自己拼命打投,还亲自去搜了刷票链接发给@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让他拍下来追数据。

据@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说,这段时间孙馨过得很是不顺,于是开口找自己借了点钱。

当然从这段对话里也看得出来,这位想要私联的朋友并不是以前的石油王,而是很不富裕的普通工薪族。

你这的确比不上JKM……

再一个附注,JKM就是杰克曼,之前我写过BEJ48成员陈美君私联的故事👉《又一个自毁长城的》,故事男主人公就是这一位。

当时陈美君的要求是,“低于一万不见面,两万可以保持稍微亲密的关系”。

但就是这样,@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竟然还辞掉了自己原本在武汉的工作,跑到广州来为爱勇闯天涯,我也不知道该说他傻呢还是傻呢还是傻呢。

为小偶像换一座城市生活不说,还被人家给拉黑了,再通过验证是因为需要花钱打投的活动又来了……

孙馨的微博,转评经常在两位数出头打转,哪怕是情人节这种特殊节点在超话里发自己的九宫格高清写真也一样。

但4月份数据明显上去了一些,至少转发凑凑合合能过百了……

而这是她让人家@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花钱“维护”的,还打算再来点粉丝……

从@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的自述来看,他在广州的日子大部分还是围绕着孙馨在转,公演必去,看完回家产出一些物料,但握手没有好的对应,花钱的活动也没好脸色,送的东西不好还要遭嫌弃……

可能是孙馨嫌他品味不好吧……

这样的状况持续到今年总选握手两人谈了谈金曲B50的打投曲目后,@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就发现自己被“冷冻”了,微信不回,口袋app私密还被骂“请你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总想这些越界的事”。

@底密尔法师赵德汉想来想去没想到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发微信去问,结果被孙馨给骂了一顿。

看样子是被其他人发现了孙馨私联的秘密,但你情我愿的事,骂人家“花了几块钱很牛X是吧”这种话,不太好吧?

好歹也是花了些钱,好歹也是付出了真心,结果被描述成一个动手动脚还死抠的毛脚怪,@底密尔法师赵德汉 肯定忍不住的。

想了又想,他又做了个后续补充的自爆2.0。

首先是“动手动脚”和“被保安请出”,@底密尔法师赵德汉予以坚决否认,因为总选握手孙馨是坐在两位人气成员(左婧媛18名,卢静47名)中间的,你这里没人盯着,左右两边可都有人见证。

其次是所谓的“私下出行”,他承认是自己主动邀约没错,但起因是孙馨不想上公演,结局是孙馨说要逃离广州,并不算拒绝啊……

再来是孙馨母亲的微博,在粉丝群里并不是秘密,私联时孙馨母亲也和@底密尔法师赵德汉互关还老是点赞,怎么就成了stk并变成加以要挟的证据了?

而且接送机孙馨知情啊,还点餐呢,怎么就成了尾随?

可能大家都在拿孙馨自爆的三千块以及各种截图里不算太大额的交易数字来玩梗,这位暴躁老哥直接了当地承认了,“我是挺穷的,各位观众要拿这一点来打我我也没法反击”。

但即便是这样,当时送孙馨回中心的出租车钱也是@底密尔法师赵德汉给的,这一点不容混淆。

不得不说,@底密尔法师赵德汉自己开始玩“穷”这个梗的时候,画面一下子从悲情无奈转换成了某种莫名的喜感……

在第二篇更新里,@底密尔法师赵德汉也使出了一些绝杀,就是爆料孙馨对待粉丝对待队友的真实态度。

对粉丝,就是想要钱。

卢静是孙馨的室友,明明是在关心,孙馨觉得这种关心是绑架。

陈楠茜,据说是孙馨的好朋友,请她帮忙拍东西,孙馨第一反应是拒绝。

还有前面提到的左婧媛,似乎因为排位、排练等问题,孙馨对她也很是不满,还放话希望以后都不要跟她分到一个unit。

在这波疯狂爆料里,孙馨看来对成员们怨气深重,一点也没有平常合照时那么亲热乖巧。

当中还有一段是关于队友唐莉佳的,觉得公演排期撞上了都怪人家非要下午场。

本来只说和孙馨私联的事就好,可最后把人家之前抱怨队友的话发出来,虽然各位都涌过去看热闹了,但还是觉得这太狠了一些。

基本等于退团的孙馨,也被后半段的爆料给炸了出来。

因为之前GNZ48的N3队爆出了一点队内不和,有个叫谢艾琳的成员说自己被前辈左嘉欣打了。

这事牵扯出来一堆人,还包括刘倩倩、唐诗怡、陈欣予等人,这是另一个故事,我就不赘述了。

结果大家拿着孙馨的事联系到之前,孙馨当然要站出来为自己辩解,于是开小号,发了自己和唐诗怡的对话,把整件事大概给理了一遍,那可真叫一个金枝欲孽……

本来是挖小透明私联,却无意中把塑料队魂给拆得一干二净,简直是年度惨剧了吧?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