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原标题: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江南地区,种梅兰竹菊的比较普遍,养昙花的却是不多。昙花开时,洁白如雪,摇曳生姿,花蕊颤动,香气四溢,随着色光的变化,昙花姿色美艳,楚楚动人。

昙花,也称优昙钵花,我称之为佛花。昙花一现源出《妙法莲华经.方便品》:“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花,时一现也”。

我家种养的昙花,已经有十几年了。高一米六九,围一米五二。今年五度开放,手机拍下照片的时间分别为:六月二十六日、七月十三日、八月十四日、九月十八日、十月三日,这次花开数量有二十六朵,超过以往。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记录时日,是说明百度中关于昙花一年只开1–2次,没有5–6次的说法,是可以用实例予以补正的。

每年花开时节,我邀约朋友来家共赏。赏花只让识花人。我们有时在露天,有时搬到客厅,有时搬进阳光房,轻松音乐,焚香品茗,谈天说地;瓜果佐酒,漫论诗书。用一位作家朋友说的话,“醉里挑灯看花”,是有意思的事:等待羞涩的美人,在在千呼万喚中,一点一点地展现它的秀色。未开放时绛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开放时,它有着別的花所不及的气度,洁白的花瓣,一点点向外舒展,如美人伸着懒腰,虽然柔情似水,但它开放的样子,极其狂放,闭谢的姿势也刚烈异常,象倒挂金钟,不减姿态。宗彪、王寒夫妇,文字唱和,各领千秋。他们连续三年,每次坚守三五小时,观察细致入微,与我们共享昙花开放的美好时光。《江南草木记.昙花》,讲到了这件乐事。撮影家叶晓光,为昙花留影作画册;卢霞客与台岳学子,诗词唱和:小暑台风送清凉,安心静观渐开花,妙曼多姿色。人到闲处,你我他。

赏昙花能让人变得清明与宁静。如果地球与宇宙相比,地球只是“太平洋上的一粒沙”。昙花虽然弾指芳华,轰轰烈烈,但也是刹那美丽,瞬间永恒!人呢,以百年记,也不过是三万六千五百多天,在历史长河中,能有雪爪鸿妮,实是不易。有一付对联说得有意思:若不撇住终有苦,各能捺住即成名。横批:撇捺人生。撇不出即苦,捺收得住是名,一撇一捺是人字。人生几何?我欣赏昙花。巜人类简史》中有一句著名的话:“新世纪的口号,快乐来自于内心”。

自从有了微信,微友中总有许多点赞评论,是精神层面的生活状态。二0一六年间发的“家里昙花之六”:六月初六夜,花朵有十五公分呢,洁白、清香、热烈、优雅。细心朋友看到后,从千里之外评论说:X兄,昙花特别为你们家人特别开放,农历二0一六年六月初六周六,百年一遇的六六六六大顺日,祝你们天顺地顺人顺事事顺!我是从懵懂中得悟天地人事四大顺。有的说,百年一遇,吉祥啊,真心魅力四射。有的说,好花年年开,好景贵常在。有的说,太好了,又见昙花,想起来至今还是暖暖的。

有朋友得知今年昙花第五波绽开时,居然有二十六朵,对我说,如此美事,应该携箫吹上一曲。只可惜,今年已过节气,只待来年。

草木有情,也许通灵。我们祈待,明年的某个时日,朗月髙悬,清风徐来,昙花盛开,几位雅士,抚箫弄倩影,人花相与共。

有梦,总是美好的。

,不增不减。

她,是一名北漂姑娘,也是一名大龄青年。

北漂六年,频繁的出差让她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中国。

每天被工作填满,下班回到空荡荡的房间。在家点外卖不敢洗澡,因为没人帮她下楼拿;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不敢中途离开,怕饭菜被服务员收走。

买水果只买两三个,点外卖要凑起送费,睡很晚也没人管,丢垃圾不小心把自己锁门外……

却不想回家,每次给爸妈打电话,她都说自己过得很好,过年回家也会给他们带很多礼物。

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风光,其实内心真的很孤独、很无助,真想找一个肩膀靠一靠,却发现没有一个适合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这样的日子,无法开口跟别人诉说,能做的只是默默掉眼泪,哭累了,随便找点东西吃,吃饱喝足了我们还得继续赶路。

小时候,我们常常看到树丛的萤火虫闪烁着光芒,我们总羡慕那份光芒,却没看见它身后那拼命扇动的翅膀。

绽放自己的光芒。

我们艳羡别人的枝头缀满果实,却忘记了自己当初的梦想;我们惊艳别人的花园姹紫嫣红,却不曾留意自己足下的土壤是否肥沃,水分是否充足。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非洲的戈壁滩上,有一种像昙花一样的花,在绽放时,小小花朵很美,但它的花期却非常短暂,仅两天,就自然凋谢。

这种花叫依米。

依米的花期虽短,可等待绽放时间却很长,而且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通常,在非洲的戈壁,只有庞大的植物才能生长,而依米的根只有一条,于是,它的根一路蜿蜒盘曲,直入大地深处。

对其他花儿,要完成根茎的穿插工作,并不难,而对于依米,却要花费五年的时间。

完成根茎到的穿插工作后,依米仍要努力,一点一点积蓄养分,在第六年的春天,依米才能含羞绽放,一朵小小的四色鲜花。

绽放自己的光芒。

没有在深夜痛苦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在我们掩饰的笑容和不羁里,总有眼泪与汗水的咸味。

不想跟别人倾诉,也不愿别人提起,即使自己努力把人生过成了喜剧,也总有许多唏嘘与叹息。

绽放自己的光芒。

不管经历多少不平,不管忍受多少伤痛,我们都要舒展眉头过好自己的日子。别总抱怨自己的工作的低迷、生活的艰难和感情的坎坷,大家都是晚上舔伤,白天微笑,继续往前走就是了。哪怕前面风雨倾盆,我们也要做那个在泥泞里笑得最灿烂的人。

绽放自己的光芒。

受伤是常态,失败是基石。

人体的细胞每三个月会替换一次,随着旧细胞的死去,新细胞很快将华丽诞生。一身的细胞全部换掉,需要七年。也就是说,我们每七年就变成另外一个人。

觉得孤单无助时,想一想还有十几亿的细胞为我们而活,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活出最好的自己。

绽放自己最好的光芒!

很多时候,你对一个人说了再见

没想到却是后会无期

很多时候,你对一个人说了保持联系

可是之后连寒暄都未曾给予

越长大越明白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

相遇是一种缘分

陪伴是一种幸运

离别是一种常态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陈奕迅在《最佳损友》里唱道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曾经说好一起长大的人

后来天各一方

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茫茫人海

曾经说好要一生一世的人

走着走着就只剩了曾经

一转身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有些爱,一转身

就已经千山万水

有些话,还未来得及开口

就已经变成一场凉薄的回忆

你终于开始明白

这世间没有哪一种关系是牢固不破的

你终于开始明白

有些人就像指缝的阳光,温暖、美好

却是你永远无法抓住的

曾经好到无话不说

如今只剩无话可说

曾经有多少无人能懂的快乐

现在就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有些感情处着处着就淡了

离别,总是悄无声息的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其实很脆弱

可能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一个往前走,一个不去追

感情就这样一点一点变淡了

真正的离开不需要太多措辞

甚至连再见都是多余的

就像一场漫无目的的旅行

你路过我,我经过你

然后各自修行,各自向前

一直觉得这世上告别仪式挺多的

比如喝酒、旅行、或者痛哭一场

可是后来才知道

人生中大部分告别都是悄无声息的

甚至要许多年之后才会明白

原来那云淡风轻的一天

竟是最后一面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余生

从此,我们山高水远,再无相见

总有一些人会淡出你的生命

《后会有期》里面有句台词:

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

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

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人生海海

有些人注定会相遇

有些人注定会分离

想离开的人,总是有千万种理由

想陪伴你的,怎么赶都赶不走

对于那些陪我们一程的人

认真地郑重地道一声再见

对于一直在我们身边不离不弃的人

就牢牢地抓紧他们的手

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

谁能陪伴你走完这一生

也许时间才能给出最后的答案

树叶泛黄,秋风乍起

总有人在远方等你

余生,愿你看淡世间沧桑

内心安然无恙

内容来源:美文拾遗昨天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并不确定作品之真伪,不作为投资收藏的依据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