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学历的他,却用画笔撑起了一个连环画时代

原标题:小学学历的他,却用画笔撑起了一个连环画时代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什么目标,关键是我每一步走好了。

——连环画大师贺友直

1981至1987年,60来岁的贺友直在中央美术学院讲课。

学生问他毕业于哪一届。

“1937届。”

“是(1937年毕业于)比利时的、巴黎的、美专的、国立专的,还是鲁迅艺术学院?”

“小学毕业。”

下面人哄堂大笑。

“老师啊你是没有文化的。”

“我生气吗?我是没文化的。我没有文化到什么程度呢?电视台不是有问答吗?提出的好多问题,我十有八九答不出来。”

贺友直从不隐瞒自己的学历,他总说,我是个草根。

他记得,父亲临终前还记着:“我没有钱给你读书”。

“我画连环画,起始只是为了吃饭。”

理由很简单,贺友直是穷人家的孩子。

五岁时母亲去世,他跟着姑妈在宁波乡下长大;

然后,父亲失业,为一顿温饱,他也去抢有钱人家盖新屋上梁发的馒头;

十几岁,到上海当学徒,冬天睡在钳桌下的水泥地上,冻得两腿抽筋;

成家后,交不出电费,生了孩子,用蜡烛给孩子煮奶。

直到1952年,他考上了“连环画工作者学习班”,进出版社工作后,才“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

贺友直「我自民间来」

贺友直先生访谈

☟☟☟

问他怎么走上艺术道路的,贺友直只记得“从小就喜欢画”,此外说不出别的。

在他,生活就是一个结实的打包,哪里容得下拆解和分析,那些擅长自我筛选的记忆,对于想知道真相的人来说,是不可靠的。

贺友直 《十五贯》

画家刘旦宅曾经赞叹:在连环画领域,贺友直是张乐平之外上海美术界的“另一只鼎”。

他画的360行——黄包车夫、扦脚工、卖报童、白相人、押宝人、裱画师傅、兑币黄牛、拿摩温(工头)无一不让人回味无穷。

《申江风情录——小街世象》、《新石契老街风情录》里的石库门、百乐门、有轨电车、浑堂(浴室),也都会让老上海心头一软,一下跌落到旧时或明亮或黯淡的回忆里。

在2000年79岁时贺友直受邀去法国昂古莱姆高等图像学院讲课两周,课前,院长提醒:不要讲理论,讲理论他们不爱听。

老爷子上手,唰唰唰,几笔画了个自画像,底下一群自由散漫的法国小青年瞬间就被镇住。

贺友直自画像

他说:生活当中的事都要放在心里,哪一天正好可以用了,人的脑子是仓库,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等要用的时候只需要用电脑搜索一下,所以我希望现在在连环画中心画连环画的小朋友,要懂得积累生活,要懂得利用生活当中的部件,拼凑成你要的内容。

画山水画,画山鸟根本用不上。

贺友直 《老莱子戏彩娱亲》

贺友直 《九月初九重阳节》

2016年3月16日,一直健朗的贺老走了,享年94岁。

这本是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一天。早上他还在吃面,像往常一样,自己下面条。宁波美术馆的人过来和谈展览和捐赠的事。客人走了以后,他去了卫生间,很长时间没出来,等到家人发现,人已经休克了

陈丹青在怀念的文章中说:贺友直走了,连环画时代真的消歇了。

内容来源:国画教程昨天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并不确定作品之真伪,不作为投资收藏的依据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