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 | 贾平凹书画到底好在哪儿?为何一字4万还被火爆购买?

原标题:视点 | 贾平凹书画到底好在哪儿?为何一字4万还被火爆购买?

贾平凹最新润格内容:书法:4尺10万,4尺斗方或3尺7万,匾牌1字4万。每字4万元!一块匾只需要一分钟,少说也四个字吧,16万人民币到手。贾平凹的书法从1字500元,一路高歌,涨了80倍。作家贾平凹卖书画成为巨富。

提起贾平凹,说如雷贯耳不为过,是当今文学领域和书坛跨界人物。贾平凹不仅以文学创作名世,同时也兼善书画,是作家书家中重要代表人物。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贾平凹的书法作品开始受到读者的喜爱,近年来“作家贾平凹书法”逐渐成为当代文化市场上的一个亮点

据资料,贾平凹的书法作品在90年代初进入市场时的五百元一幅/四尺作品到2005年的一万元两幅/四尺,到2008年升至两万元一幅/四尺,至现在的十万元一幅四尺,四万元一字(匾牌题字),真是一路高歌,节节攀升。

即便现在艺术市场如此低迷,还能一路坚挺,也真是风生水起了!看来贾老师是不为五斗米折腰了。就连真正以书法为职业的书法大家,在贾平凹面前不得不承认,贾平凹先生的魅力真大。

是德望?是名声?是人格魅力使然?

据资料显示:

2002年他的一个字就已经达到500元了,这价格也远超当下很多书法家的润格。当时贾平凹的润格是这样写的:“自古字画卖钱,我当然开价,去年每幅字千元,每张画千五,今年人老笔亦老,米价涨字画价也涨。

一、字。斗方千元。对联千二。中堂千五。

二、匾额。一字五百。

三、画。斗方千五。条幅千五。中堂二千。

官也罢,民也罢,男也罢,女也罢,认钱不认官,看人不看性。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对谁都好,对你会更好。你舍不得钱,我舍不得墨,对谁也好,对我尤甚好。生人熟人来了都是客,成交不成交请喝茶。”

15年后的今天,

贾平凹的匾牌由当年每字500元

飙升至今天的每字4万元,

涨幅达到80倍之巨!

这价格完全秒杀了整个书法圈!

近日,“拙见平凹——走进贾平凹的艺术世界”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贾平凹文学艺术馆开展。此次展览不但展出了贾平凹近百幅书法、绘画代表作品,还通过对谈与学术研讨会相融合的形式,在现场进行艺术见解的表达和思想的碰撞。

贾平凹在对谈中回应了关于书画界和大众对他书画评价的几种观点,和基于假字画泛滥导致对其误读的澄清,分享了自己的书画创作历程和艺术观,表示艺术创作一定要开创自己的风格,在广泛吸收中以自己独特的情绪、节奏、线条、结构去表达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与现场观众互动问答,风趣幽默的回应让现场气氛热烈。

此次展览前言中,也阐明了他对自己书画艺术的理解:我的文学写作和书画,包括我的收藏,都基本上是一个爱好,那便是一定要现代的意识,一定要传统的气息,一定要民间的味道,重整体,重混沌,重沉静,憨拙里的通灵,朴素里的华丽,简单里的丰富

书法价格涨了80倍,贾平凹卖书画成巨富

身为作家,贾平凹写得一手好字,这与他不用电脑写小说有很大关系与大多数“成名后开始练习书法”的名人不同,贾平凹自幼就开始练习书法,基本功非常扎实,其书法作品颇有艺术性他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写毛笔字。而且,在他看来,字的间隔结构都差不多,自己一直用钢笔手写文章,写了那么多小说,还修改誊抄了很多遍,字早就烂熟于心了,因此写起来得心应手。同时,他强调自己喜欢侧锋用笔,这样能让字显得更有力量

对于书法,贾平凹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看法,他说:我觉得书法与文学创作一样,要有故事、有情感、有浑厚感。从审美上来说,二者是相通的。你可以把书法说成是抽象艺术,但它最基本的属性还是实用性的,来源于象形。能把握住它的间架结构,能领会它认知世界的智慧和趣味,以你的心性和感觉去写,写出来的字就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如今贾平凹的书法价格已然引领着陕西的书法市场价格,涨到了比很多专业书法家的价格还要高。贾平凹的书法一直市价坚挺, 1990年的时候贾平凹的书法作品便已经开始进入市场,当时他的四尺书法价格还在500元左右,2008年春节过后,贾平凹四尺书法作品价格升至2万元。而如今,他的四尺作品已经涨到了9万元,这是许多专业书法家都无可比拟的,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贾平凹书法本身的艺术价值;二是贾平凹作为大师级作家的文化价值;三是贾平凹书法的实用价值等。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从解决温饱到追求丰富的精神生活,对艺术品的需求必定会增大,近些年新藏家大量入场,普通消费者也有装饰、欣赏的购买动机,那么像贾平凹这样作品中有着深厚的文学底蕴、接地气的书法家的作品将会越来越受到收藏家和都市新贵们的关注,市场行情不可限量。同时,字画收藏在文化提升和经济回报上的优势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们将书画艺术品当成投资、收藏、保值增值的工具

贾平凹的字是不是书法

写小说《废都》的贾平凹公开卖字画,还挂出润格,四尺整纸十万人民币一幅,题字收费四万元一个字,这种润格让很多搞了一辈子书画研究的书画家感到吃惊。

众所周知,书画作品是按其艺术水平的高低进行交易,贾平凹的这个润格,足可以在国内市场上买到一流书家的作品,此人并不是书家,其字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连门都没入,谈何书法?

有的网友评论中说,因为贾虽不是书家,但其是“名人”,属于“名人书法”,请打住,“名人书法”这种提法不妥,贾平凹在作家行当里可以是个名人,但贾平凹这三个字放到书画界那就只是个“人名”,不值钱!希望很多喜欢“名人书画”的跟风者认清这一点,所谓的“名人书画”,说白了就是打着“名人”的旗号将字画卖出个高价。

当今书画界吴冠中、黄永玉、韩美林、杨西、何家英、喻继高、杨之光他们的价码虽然高,其作品毕竟是真正的艺术品,而贾平凹写的字不是艺术,这是本质的区别!

当然,对此业界也有不同看法。评论家陈传席曾评论贾平凹的绘画,生拙、冷峻、古淡、高逸,而且浑厚、朴实、大气,可谓有着独特的美学境界。

评论家郎绍君表示,贾平凹的绘画简而有谐趣,图文互解,传达着人生智慧——他是把作家的人生经验与感知,移入了绘画。这是一般画家所做不到的。

评论家王进玉认为,他的字很像是由深山老林里那些横七竖八的粗木棍子组合而成的,但这些棍子不是死木疙瘩,都是有生机、有灵性的,所以组合起来丝毫感觉不到死板和暮气。也就是说,虽然其书法没有多少我们通常所认为的功力、技巧可言,但却别有一番味道。这一点从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赵之谦在《章安杂说》中的一段话:“书家有最高境界,古今二人耳。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绩学大儒,必具神秀。”虽然贾先生目前可能还不到大儒的境界,但他的学问、修养,再加上其对艺术由衷的喜好和难得的悟性,作品本身才能彰显文气。透过其作品能够看出,他并非刻意地去写去画,而是属于“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的类型,书画对他来讲,真如古代文人们所说的“从于心”“适吾意”“陶写性情之事”。

他进一步强调说,对于贾平凹先生的书画作品,我曾在不同场合及文章里,不止一次将他的作品看作是当下味道最为纯正的文人书法、文人画,不仅仅因为他是文人,有着作家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本身确实彰显文气,而且文气十足。虽然他在书画功力上有所不及,但在才情上显然略高一筹,所以他的作品也便属于典型的才情型作品。当然这份才情与他的综合修养,以及他对艺术由衷的喜爱和难得的悟性等密切相关,与他日常不间断的个体创作更加分不开。

眼下名人高价贩卖字画的现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越演越烈,大众闻听十分厌恶,笔者认为他们不妨效仿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定会使其名人的头上再增光环。有史记载,王羲之在集市上,看见一个老妇人在卖纸扇,正赶上阴天没有人买,他走了几个来回也没见卖出一把。天已过午,他想再这样下去,老妇人卖不出去扇子,哪有钱买米回家?于是乎走上前去,借来纸笔,在老妇人的扇子上题上诗词,然后转身离去,老妇人还未回个神来,扇子早被一抢而空。王羲之书扇之举,留下千古美名。

当今的名人如果也如王羲之一样,题个字、画个画赠与亲朋好友,我认为定会传为佳话,一定要拿出来卖高价,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名”了。

贾平凹:我的书法缺乏基本训练

一般来说,艺术家最大的敌人就是不能突破窠臼。这个窠臼可以是外在的,既有的程式化的模版,更主要在一个人的内心。当内心已经被某种规矩所框定,他就认为只要稍有逾越就是万劫不复,就是“野狐禅”,就是“化外”。也有人企图像“打破旧世界”一样完全抛弃规矩,自创山头,自立门户。试想,字已经不是字,画已经不是画,失却主干,失却根脉,这样的书画艺术从何而来?

亦步亦趋规矩不好。完全失去规矩更不好。这大概算是纷乱时代的过错吧。古人说,“笔墨当随时代”。或许,一些书画笔墨的出现或被雪藏都与时代密不可分?当时代艺术显现出太过轻滑太过浮躁太过潦草或太过精明的病象,贾平凹先生这种厚重而沉潜、具有强烈暗示意义的书画出现,也许就是抵御流行病症的一种抗体从这个意义上说,贾平凹先生的书画,就是一种“后土自在”的醒悟,和观照,很多好作品,是需要时间才能真正被理解被认可的

有很多专业书画家对贾平凹的书画作品嗤之以鼻,他自己也曾说过,“我最清楚不过,我的书法是缺乏基本训练”,“从没有临过碑帖”(《贾平凹书画集》自序)。他专门写过散文《丑石》,画过丑鸟《孤独走向未来》,他痛斥那些高高在上的书画大伽或大神们“离自尊、博大与厚重愈来愈远”,他自己甚至大臂一振,犹如竖起一杆猎猎的西北大纛,决计要抒发出一种“海风山骨”的自在与豪气!美自有其存在的道理,丑同样有现实的必要。谁能说贾平凹先生的丑陋书画就不是艺术之道呢?贾先生似乎像一个逆反的孩童,以丑为尚,在刻意颠覆流美。

对于书法,贾平凹有着自己独特的认识和理解,他说:“我觉得书法与文学创作一样,要有故事、有情感、有浑厚感。从审美上来说,二者是相通的。你可以把书法说成是抽象艺术,但它最基本的属性还是实用性的,来源于象形。能把握住它的间架结构,能领会它认知世界的智慧和趣味,以你的心性和感觉去写,写出来的字就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评论家王进玉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贾平凹先生作品的诟病,很多都是来自自认为很专业,但却基本不被业界和市场所关注的书画家。说白了,很大程度上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众所周知,当下书坛鱼龙混杂、乱象丛生,炫技、弄技之风盛行,轻文重墨、文墨分离现象极其普遍。可以说,绝大多数所谓的书法家已经谈不上什么文化修养、文化品格了,自身素质已经单薄到只剩下那点故弄玄虚、玩弄技法的把戏和伎俩,已与一般工匠无二,甚至很多时候还不如一般工匠。他们几乎与时代脱节,与文化脱节,只知道可怜地守护着那点看似本体语言的技法技巧,并用以赚钱、骗钱、捞钱,维持基本的尊严和体面。但翻阅整个书法史会发现,书法自始至终都是文人的艺术、文化的艺术。历代每一位书法家的首要身份都是文人,而书法也自始至终都在靠文化供养,都在吃文化的奶,所以书法家首先务必是个文化人。因此对于那些胸无点墨、腹无诗书,不通史略,不懂经学,而且常写错字、别字,甚至连一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的肤浅之辈,即使字写得再怎么所谓的漂亮,那也终究只是写字,不是书法。所以可以肯定地讲,用不了多久,也就几年,最多十几年的光景,当下至少99%的书法家及其作品都会无人问津,甚至遭遇唾弃,一些官员型书法家会跌得更惨,这是完全可以预见并能够得以验证的。但贾平凹先生的作品却不会,这一点毋庸置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有强大的文化支撑,有他厚重的文学成就做后盾,他不单薄,而且他的作品有味道,耐咀嚼,也已经形成了不拘一格的贾式风貌。这一点非常重要,也非常关键。

的确,古代的文学家与书法家是不分家的。实际上,把文学的修养融化到书法作品中,其书法作品才能更好。现在的文人画,包括书法往往都是技术层面的,但是更重要的是生命质地,应该是由内而外地外化。贾平凹有这个长处,他的全部修养、阅历、生命的质地,都通过其作品由内而外地外化。他给整个书法艺术的方向性带来了启示意义

当代作家中,有书画名声的不少,贾平凹是很突出的一个。最为重要的是,贾平凹的书法作品在国内名家书法收藏市场上的热度越来越火爆,很多书法名家对其书法也给予高度评价,陈传席就写了一篇《一超直入如来境》,刊登在《中国艺术报·画苑·中国书画家》专刊上。文中说:“贾平凹的书法浑厚逋峭,一派西北气象,比当代很多著名书法家好得多。

当今书法界逸气太重

他在作品集的自序中这样写道——

这一本书画集,书多画少,可以说是本书法集,收辑了近几年所写的一部分,但我却是从六岁起至现在几乎天天在写字,以字活人的人。如果在古时,一个写字的人是不会出一本书法集的,他们的任何一位也比我在这本集中的字写得好,然而现在,我却是书法家,想起来委实可笑。苏东坡是我最向往的人物,他无所不能,能无不精,但他已经死在了宋朝。我的不幸是活在了把什么都越分越细,什么里都有文化都有艺术的年代,所以,字就不称之为字,称书法了。食之精细,是胃口已经衰弱,把字纯粹于书法艺术,是我们的学养已经单薄不堪。越是单薄不堪,越是要故弄玄虚,说什么最抽象的艺术呀,最能表现人格精神呀,焚香沐浴方能提笔呀,我总是不大信这个。庙里的大和尚,总是让乡下的老太太在佛像前磕头烧香,但他们知道佛是什么,骂佛是屎瓶子。

我喜欢写字,是我从事着写文章的工作不能不写字,没有当兵的不爱武器的。

我看到过许多人,以至于许多人让他的孩子,没黑没明坐在房子里练字,我就想起了乡间剪窗花的妇人和日本人的相扑,有趣或许有趣,但毕竟过去了。我坦自招来,我没有临习过碑帖,当我用铅笔钢笔写过了数百万字的文章后,对汉字的象形来源有所了解,对汉字的间架结构有所理解,也从万事万物中体会了汉字笔画的趣味。如果我真是书法家,我的书法的产生是附带的,无为而为的,这犹如我去种麦子,获得了麦粒也获得了麦草。

有人说,书法必须是毛笔创造的。这话若被肯定,那么,我的字被书法了是八十年代的中期。那时,我用毛笔在宣纸上写字,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从此一发不能收拾。我的烟也是那时吸上瘾的。毛笔和宣纸使我有了自娱的快意,我开始读到了许多碑帖,已经大致能懂得古人的笔意,也大致能感应出古人书写时的心绪。从那一阵起,有人向我索字了,我的字给许多人办过农转非、转干、调动的好事,也给许多人办过贿赂、巴结、讨官的坏事,我把我的字看得烂贱如草,谁要就给谁写,曾经为吃得三碗搅团写过一大卷纸哩。

但是,被人索字渐渐成了我生活中的灾难,我家无宁日,无法正常的读书和写作,为了拒绝,我当庭写了启事:谁若要字,请拿钱来!我只说我缺钱,钱最能吓人的,偏偏有人真的就拿钱来。天下的事有趣,假作真时真亦假,既然能以字易钱,我也是爱钱的,那我就做书法家呀!

在我有了做“书法家”的意识,也可以说有了‘书法家”的责任,我认真地了解了当今的书风。当今的书风,怎么说呢,逸气太重,好像从事者已不是生活人而是书法人了,象牙塔里个个以不食烟火的高人自尊,博大与厚重在愈去愈远。我既无夙命,能力又简陋,但我有我的崇尚,便写“海风山骨”四字激励自己,又走了东西两海。东边的海我是到了江浙,看水之海,海阔天空,拜谒了翁同龢和沙孟海的故居与展览馆。西边的海我是到了新疆,看沙之海,野旷高风,莫把冰山与大漠。我永远也不能忘记在这两个海边的日日夜夜,当我每一次徘徊在碑林博物馆和霍去病墓前石雕前,我就感念了两海给我的力量,感念我生活在了西安。

我最清楚不过,我的书法是缺乏基本训练——而这又是当今流行的一种要求——它充其量属于顿悟式,这如非洲的一些国家实行民选一样,民选是民选了,却常有军人们起来就把民选的总统颠覆。我也明白,我的书法多多少少借助了我在文学上的声名,但我想,这和那些领导的题字还是两码事吧,所以,才敢于让出版社出版这本集子。

但我仍坚持,我写的是一些汉字,不是书法,我也不要做书法家。

来源:艺术阵地

文章均源自作者原创稿件及互联网筛选,精编整理公益分享。我们敬重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时注明来源。若因客观条件所限未知原始出处或作者的请原创人与我们编辑联系及时标注或删除。青州画廊联盟(qingzhouhualang

推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