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听|当年那一跪,足足两小时!纪检组长为何至今还在回味?

原标题:荐听|当年那一跪,足足两小时!纪检组长为何至今还在回味?

第40期

2019年10月19日

小伙伴们,晚上好

做人做事,心里面都要有一杆“良心秤”。

今天,我们来听听安乡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纪检组组长万颖回忆父亲的一段往事……

(点击音频进入夜话时间)

父亲的秤

改革开放初期,当改革的春风还来不及吹到我们那个小县城时,父亲就用他敏锐的眼光,大刀阔斧地搞起市场经济来,把全镇唯一的个体商店弄得风生水起。

那个年代,商店卖货可不像现在,商品都包装好并标明了价格,都是用秤来量斤两的,父亲前前后后用了10多杆秤。那时的秤,没有正规的生产厂家,全是来自外地秤匠师傅按照商店老板要求设计制造的,秤准不准全凭商家良心。

我跟着父亲在商店学的第一件事就是称秤。称秤前,人要端正,手要亮堂,不可接触到秤,让顾客看清楚看明白。更重要的是,杆秤在打造期间,千万不可在秤杆上“玩鬼”。每次请秤匠打造秤杆,父亲总会反复叮嘱按照实际斤两刻制。

我在店里长大,见证了它的发展壮大,商店从开张到落幕,前后历经近30年。尽管先后经历三次大的变革,但父亲亲手制作的那块“童叟不欺”的镜子,一直高悬在商店醒目位置。父亲的商店也因此被评为个体纳税大户、守法个体经营户、计量放心个体户。父亲常说:“这每一块牌子,都是靠诚信换来的!

有一年秋天,父亲要出远门进货,暂时将经营权交给了我。我当起了临时老板。“老板,买东西哟!”一位肩挑货郎担的老头在柜台前吆喝着。“老人家,我父亲不在,您想买什么?”“等你老爹回来再说,我和你聊不到一个壶里去!

为了在父亲回来时邀功请赏,最后我竟说动了老头。“那我买10斤草纸。”老头说。于是,我高兴地将放在货柜顶的一捆草纸搬了下来。一称,九斤八两五钱!补一张吧,一张大草纸起码有三两,我会亏本,把草纸裁掉半截又不作用心想反正就差一两,又不多。“大爷,不多不少,正好十斤。”老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币递给我,随后抱着草纸准备放进货郎担里。当他弯下腰时,突然又转过身盯着我的眼睛,我心里一紧,简直不敢直视。他说,“你老爹回来后,别忘记告诉他,就说是张老倌买的纸。”“好!好!好!一定!”我长吁了一口气。

父亲从外地进了货如期归来。不知为何,我向父亲表功的想法却荡然无存了,竟不敢在父亲面前开口说话。还是父亲精明,他幽幽地说:“儿子,草纸都被你卖光了,幸好我又进货来了,等赚了钱,秋凉后给你添件衣裳。

我感到羞愧却不愿坦白。直到第三天,那个挑货郎担的张老头又一次出现在商店,我的“罪行”才得以暴露。父亲很气愤,按照向顾客定下的规矩加倍赔付,而我在“童叟不欺”的明镜下足足跪了两小时。添置新衣的计划就此搁浅。

许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父亲的小商店,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那件看似不光彩的事。现在看来,当年父亲商店的生意之所以火爆,除了搭帮党的富民政策,还因为父亲心里的那杆良心秤。(安乡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纪检组组长 万颖

朗读:省纪委省监委 张祺

录制:湖南省演出公司

诚实守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