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最惨和亲公主:嫁给祖孙三代,惨死异乡!

原标题:汉代最惨和亲公主:嫁给祖孙三代,惨死异乡!

讲讲"和亲"那些事:

和亲公主有多惨?看看公主刘细君!

和亲,也叫“和戎”或者“和蕃”。和亲习俗始于汉代,并于清代达到巅峰。这是一种“动机不纯”的政治联姻。如果中原王朝在政治上遇到了一位强大对手,那么“公主们”便要出马了!“用爱发电”,单枪匹马为父王搞定这个乱局。

▲新疆美人油画。

西奇妹小课堂:和亲为何始于汉代呢?其实很好理解。因为它有一个非常牛逼的邻居,叫“匈奴大哥”,对!就是那个“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匈奴。打又打不过,霍去病又去的早,那就送公主一枚,缓一缓呗。

▲那拉提草原上的河床。

“和亲”这个行为,首先它动机不纯。尽管目的是两国之间为了和平相处而进行的政治活动,但作为当事人的“公主们”,日子未必好过。许多公主远嫁异族,一路爬山涉水,几年后才能到达目的地。此后她们发现尽管锦衣玉食,但自己语言不通,无法与丈夫交流,心中更为思念家乡。而且这位“政治合伙人”未必待见自己,处境可想而知。有些“丈夫”还比较贪心,比如匈奴的冒顿单于,先后向汉朝要了三位公主(前200年,汉高祖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前192年,汉惠帝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前176年,汉文帝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重点来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史书上对于这些和亲公主,甚至都未曾记录下她们的名字,她们到达异邦后究竟过的如何,亦只字未提。

▲西奇妹在那拉提。

其实对于公主们来说,和亲并不是多大的荣耀,而是一种“不得不接受的责任”。皇帝哥哥们常常也会舍不下自己亲爱的妹妹们去那蛮荒之地受苦,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面子和里子”的问题,皇帝们都打了擦边球。比如我们最最熟悉的和亲公主,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她原本只是一位普通民女,因汉元帝下诏征收天下美女而被收入后宫。当时的匈奴呼韩邪单于三次来长安,强烈要求要当汉元帝的女婿,而汉元帝根本不舍得让妹妹们去那苦寒之地受苦,又实在无法拒绝这个小伙子的满腔热情,只得随手将王昭君封为大汉的公主,送给呼韩邪单于,这才有了后头的“昭君出塞”

和亲公主有多惨?

公主们“出塞”后,究竟过的如何呢?追溯历史资料,如果姓名语焉不详的不计,西奇妹发现第一位将名字留在史册上的和亲公主,名叫刘细君。刘?你猜对了,与王昭君不同,她是一位真正的金枝玉叶——汉朝公主。刘细君的祖父是汉武帝的亲兄长,她是汉武帝的侄孙女。但不是皇帝宠爱的妹妹,她是一位出道日期比王昭君早了整整72年的罪臣之后。

▲新疆那拉提大草原,刘细君曾在这里生活。

刘细君(公元前121年——前101年间),时汉江都王(扬州)刘建之女。其父刘建于公元前121年企图谋反,失败后自缢。她的母亲们都被弃市,而她因为年龄过小而幸免于难。公元前117年,刘胥被封为广陵王,派人找到了流落民间的侄女刘细君养在身边。

▲如今的那拉提自由平等,女子不再是棋子。

平时皇帝哥哥是想不到这位好妹妹的,但当时汉武帝遇到了一件相当棘手的问题。什么问题?你又猜对了,还是他那牛逼的邻居——匈奴大哥。虽然卫青与霍去病很给力,但也只是把匈奴逼退入了漠北,仍旧时不时会骚扰一下边境。这教训都教训过了,送也送了一打公主了,仍旧没能安抚住。汉武帝这次决定农村包围城市(使用远交近攻策略),公主不送去匈奴大哥那儿了,拜拜了您呐。咱们公主改走“乌孙”道

“乌孙”,是当时伊犁河流域最强大的游牧民族,属哈萨克族祖先的一支。只有争取到西域诸国的支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匈奴问题。在那个时期,争取到“乌孙”的支持就显的尤为重要。而为了表达诚意,汉武帝又使出“送公主”这一招,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个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罪臣之女——刘细君。而据记载,她去往异邦后的生活过的相当凄惨

▲新疆那拉提大草原,刘细君曾在这里生活。

那一纸诏书改变了刘细君的命运。汉武帝命她远嫁“去长安八千九百里”的乌孙国。年仅16岁的刘细君被派往乌孙和亲。送嫁那一天,汉武帝“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宦官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武帝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乡国之思”。到了乌孙之后,当时的乌孙王猎骄靡非常高兴,虽然言语不通,但眼前这位小美人生的是纤弱娴静、白嫩艳丽,且能歌善舞,才貌双全。犹如八音盒中会跳舞的精致小娃娃,与乌孙国那些糙女子简直天壤之别。他称细君为“柯木孜公主”(意思是“肤色白净美丽像马奶酒一样的公主”),并封为“右夫人”,颇为宠爱。

▲如今的那拉提自由平等,女子不再是棋子。

有趣的是,匈奴在收到了汉王朝的一打“公主”之后,竟然也学会了这招。当时的匈奴单于一看:“这不对,汉室公主怎么跑去乌孙了???这是要亡我???”可他没有未婚的妹妹,情急之下招来自己的女儿嫁给乌孙王。乌孙王一并收下。并以细君为右夫人,以匈奴女为左夫人。虽然汉文化以右为尊,但在乌孙的习俗中却以左为尊。此后刘细君的地位便极为尴尬了,日子过的可想而知。

▲西奇妹在那拉提。

这刚没缓过多久,刘细君又迎来了另一件改变她命运的大事——乌孙王猎骄靡死了。当时他已年过七旬,感到身体日渐不支时便决定要传位给自己的孙子岑陬(军须靡)。然而按照乌孙国的传统,新国王必须继承老国王的一切,包括妻子!这种奇特的习俗被乌孙人称为“转房婚 ”。得知这个消息后,刘细君瘫倒在地,她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儒家文化,断断无法忍受嫁给自己“孙子”这件事。刘细君抗争了,她写信给汉武帝请求归国,但哥哥的回信很简短:“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哥哥说了:“你得听他们的,我要联合乌孙共谋灭匈奴的大计呢,别影响我!”无奈之下,刘细君只得嫁予自己的孙子岑陬为妻。

▲新疆那拉提大草原,刘细君曾在这里生活。

刘细君在乌孙统共生活了四、五年,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少夫。公元前87年,她因产后失调,加之心绪难平、思乡成疾,终于溘然长逝在乌孙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年仅21岁。

认取来时路,似乎上天还欠她一些幸福。愿公主下辈子,只为自己而活。

---------

剧透小彩蛋:刘细君和亲的故事讲完了吗?不!接下来的历史属于她一路开挂的妹妹“解忧公主”,请继续关注西奇博物馆,以免错过下期推送:)

▲新疆美人油画。

---------

摄山河绮丽,书人情浓淡。

我是Mini西,我在路上。

2019/10/20

#本文中涉及到的图片均由西西拍摄于新疆伊犁那拉提大草原。请尊重原创图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