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传销质疑、无关微信封杀!社交电商难逃凛冬

原标题:跳过传销质疑、无关微信封杀!社交电商难逃凛冬

文|张书乐

终于,可以在自己手动屏蔽朋友圈里的微商们之后,不再看到各种朋友邀约砍价的链接了。

0月18日,《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以下简称《规范》)的修订,“帮我助力”、“帮我砍一刀”,“人人都能领现金/流量”……这些砍价、拼团的病毒式外链或将被“封杀”。

于是乎,有人在感叹,刚刚走进春天的社交电商,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冰火五重天。

可惜,不能爽到极点,却完全可能让社交电商死的杠杠的。

社交电商的本质是什么?本应该是将真正好物件分享给有需要的朋友。现在已经成了将能从朋友处榨油水的东西,想办法塞给自己的朋友。

前者能增进友谊,口耳相传;后者会破坏友谊,造成崩坏。

歧路中的“无社交,不电商”

很多人都在攻击社交电商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将其和动辄走向人生巅峰的微商划上传承。

其实不然,微商尽管在朋友圈骚扰,但多少还可以屏蔽;社交电商的泛滥砍一刀,则让所有人避无可避。

至于微商和社交电商各种分层分润,是否涉及传销,咱们就不去扯它。

结果呢?在一个人情社会里,朋友要你帮个忙砍价,又不是要你买东西,你好意思吗?换了谁都不好意思。

一来二去,社交电商也就逐步扩散开来,顺便也让一些朋友羡慕于如此便宜的货品摆在眼前,顺便自己也收了。

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在不胜其扰的人看来,发砍一刀的朋友,都很烦人,久而久之不理睬这些链接也就好了;在偶尔想着捡漏的人看来,这些朋友推荐的东西,未尝不是一种选择;至于在那些想快车道进入人生巅峰的人看来,分享之后有分成这种事,太诱惑了,完全是无本买卖,何不试试。

结果,社交电商的大网,走向了更深的歧途——以利诱,而不以体验诱惑。

“无电商、不社交”的死局

在微信生态里成功的拼多多,可谓社交电商的典范,也驱使了更多社交电商平台杀奔进来。

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都在试图通过社交电商来破冰。

当然,有部分平台,是想自建社交电商,形成防火墙。

可好景不长,首先无法承受的是微信,社交电商的所有落点都在他家,谁让它独霸了国内社交网络的绝大部分,尤其是熟人社交呢。

结果,微信自食其果。毕竟,比起通过砍一刀的过程中,从自家体系的社交电商里分润,微信用户的不堪其扰更容易让用户体验变成差评,而影响到微信未来的生存。

哪怕,现在没有一星半点的生存之忧。但在笃信用户体验致上的张小龙看来,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于是,微信出手了。可即使没有微信出手,社交电商也在迎接它的死局到来。

2019年3月,花生日记因涉嫌传销被罚15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7306万元。;2017年,云集微店同样因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此外,斑马会员、小米有品有鱼等挂着会员制电商,本质还是社交电商的平台,也陷入到了各种争议的漩涡。

无他,中介费这种事,如果变成了拉人头的金字塔模式,就很难自证清白。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社交电商也好,会员制电商也罢,其走偏离了自己的轨道,不再是单纯的将有口碑的好货,通过朋友之口,传递给更多有需要的朋友,而是将有暴利分润的商品,以纯利益的方式进行口碑传播。

可没有真实的用户体验而口碑传播的这种商品,往往会成为损害朋友链条的关键环节。

于是乎,这种利诱式的社交电商畸变,即使没有封杀一说,也会难以持久,自陷死局。

可问题是,时至今日所有的社交(会员制)电商,依然在用“多分你三五元”的方式终极利诱,以期在社交电商凛冬来临之时,把最后一点红利榨干榨尽,以便卷铺盖脱身。

还沉迷于社交电商里的韭菜们,请觉醒吧。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