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将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转嫁8国,全球经济可能存在10大风险

原标题:美国正将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转嫁8国,全球经济可能存在10大风险

IMF在近日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仅为3.0%(较4月份下调0.3个百分点),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这一数据,还是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政策几乎同时大幅放松的背景下取得的,换言之,如果没有包括美国在内的新一轮的货币“大放水”刺激,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恐只有2.5%。

美国商务部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零售销售数据意外下降0.3%,为7个月来首次下降,同时,美国制造业者报告7-9月不包括机动车及配件的生产也较上年同期下降0.7%,为2016年末以来最差表现,另外,最近几个月以来,多项美国关键经济数据也同时出现明显下跌及美联储10月再次降息的预期,体现了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感到担忧。

欧元区的经济活动也非常疲弱,德国9月23日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德国制造业已经陷入了严重的衰退,9月制造业PMI初值创123个月新低,服务业PMI初值创9个月新低,综合PMI初值创83个月新低。与此同时,德国9月IFO商业预期指数虽有小幅回升录得90.8,但也创下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这表明投资者对德国经济的预期继续下降,这些数据正在预示着德国经济有可能在第三季度再次萎缩,另外,包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在内的大多数欧元区国家增长也均在放缓,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国经济正进入一个困难阶段”。

与此同时,近二个月以来,包括美国、德国在内的多国各期限国债收益率首次全面跌入负值,而在过去50年每逢经济衰退前,按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统计,每次经济出现衰退,债券收益率曲线都会出现倒挂,期间只有一次是误报,但现在的数据看起来更糟糕。

凯投宏观集团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在数周前表示,现在的全球经济正面临3大风险,分别是:碎片化的全球经济政策;全球主要央行不作为而引发金融市场的负面反应(比如,货币战争),进而影响到实体经济,另外,全球支撑经济增长的服务业开始反映出制造业的低迷状况。

对此,一位传奇人物对当今世界重大经济和金融风险提出一些新见解,他就是货币历史波动的埃格.冯.格雷耶斯(Egon Von Greyerz),他在Goldmoney上发表的最新文章认为现在全球市场存在13大经济和金融风险。

Egon Von Greyerz / 图片来源YouTube

他认为,事实就是这样,风险意味着你可能失去部分或全部的投资。通常情况下,投资评估会考虑风险,但是,世界市场真的重视这些风险吗?很明显,美联储近三周以来,一直在加快放水的步伐,同时,欧洲央行也处于恐慌模式,因为,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近日传递出的货币政策信息已经再清楚不过,他们看到了世界经济和金融系统中存在的重大问题,并将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这个系统。

回顾2019年前9个月,全球经济宏观面不确定因素众多,而到了2020年,许多风险仍然充斥着世界各地,这些经济和金融风险包括:

美国经济资不抵债,债台高筑,只有被高估的美元在苦苦支撑,这会导致美国国债拍卖遇冷或投标覆盖率降低,德银认为,2020年,美国国债是否还会有大量投资者买单?还是说会发生滞销呢?这可能是市场的重大风险之一;

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风险资产没有上涨行情,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工具被用完,意味着全球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需求减少,日本央行继续放缓量化宽松,意味着全球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需求减少;

算法驱动及风险平价驱动是在全球市场中的快速交易是最重要的市场风险之一,比如,2019年上半年的三次美股狂泻,对于这场抛售潮的原因市场中并没有共识;

全球债务涨至历史新高250万亿美元,这些借贷者或也无法在利率正常化时融资,相当一部分债务或永远无法兑现,(据国际金融协会6月份最新债务报告);

全球中央银行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有20万亿美元(其中美联储占4万亿),都是无力偿还的;

全球货币竞相贬值,有20多个国家的利率都为零或以下,全球超过17万亿美元的负利率债务,这无法支撑,对于全球纸币系统来说,随意印钞,货币将变得毫无价值;全球金融衍生品价值1.5万亿美元,但随着交易对手破产,这些衍生品可能将崩溃,同时,过度杠杆化的欧美银行系统——杠杆率达到20至50倍;

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继续加剧,比如,新兴市场中阿根廷、南非、印尼的经济政经环境可能存在潜在变动,不过,我们也同时注意到,除了标普列出的全球经济新脆弱五国外,根据彭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这8个国家的经济或也即将岌岌可危,正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挑战,这8个国家是:土耳其、黎巴嫩、厄瓜多尔、乌克兰、埃及、巴林、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我们最后建议投资者提前做好准备,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

我们多次强调,在全球货币宽松潮的这个过程中,由于美元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美联储每一次货币举措,都牵动着全球多个市场的经济走势,如此一来,那些外债高企、外储薄弱及高通胀威胁的经济体都将不断陷入美元融资成本变贵及市场上的美元回流美国的模式,当美联储大开量化宽松放水闸门时,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就会源源不断地向全球各地输出,然而,我们知道,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需要水涨船高,而这也几乎成为美元开启不同货币周期的主要目的之一,而此时的美国页岩油和农业战略正在推动其流入速度。

说到底,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制了收割这些市场投资者财富的过程,也是美国财政将每年近万亿美元的赤字风险和高达22.9万亿美元美国联邦债务总额风险转嫁给多个市场的进程,因为多年来这些市场凭借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快速膨胀,养成了对短期廉价美元融资的依赖,但在美元荒出现时,此时,这些市场的货币当局必须出售外汇储备以维持固定汇率,但这样却进一步加剧了国际收支赤字。(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