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的人,最值得深交

原标题:爱吃的人,最值得深交

作者 | 一本叔 来源 | 一星期一本书(ID:yer808)

结尾曲:晓小明 - 那个姑娘

古语有云: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吃饭早已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家庭是否幸福,生活是否如意,从一个人对食物的态度便可见端倪。

在这烟火人间,爱吃,是一种福气,爱吃的人,最值得深交。

爱吃的人,有生活情趣

在《雅舍谈吃》一书中,曾讲过一个些许夸张而又有趣的小故事。

天津的“狗不理包子”格外有名,传闻它家的汤包汤汁多到“能顺手流到脊背”。

据说有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到店里吃汤包,在同一张桌子前面对面坐着。

其中一位一口咬下去,包子里的汤直飚到对面客人的脸上,把那人喷了个“满脸花”。

可是“肇事者”并未察觉,依然低头吃着热乎乎的包子。

而那位对面客人也不顾自己花了脸,继续不动声色地吃着。

店小二发现后,赶忙拧了一个热手巾准备送过去,旁边的客人却纷纷笑劝:“不忙,他还有两个包子没吃完哩。”

生活原本充满了琐碎与漫长,但爱吃的人,总能把是生活过得情趣盎然,有滋有味。

与他们相处,仿佛岿然不动的食物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很多时候,能够认真对待每一顿饭的人,也必然会认真对待自己的生活。

当你把吃饭当成一种享受,即便是匆匆而过的行人,也能感知你生命的热度。

在这世间,鲜花着锦也好,平淡无奇也罢,只要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便能邂逅那些零星的美好。

爱吃的人,有处世智慧

梁实秋和胡适相交甚好,他们不仅是彼此工作上的搭档,生活中的同伴,还是志趣相投的“饭友”。

有一段时间,胡适家里把周日当成“家庭开放日”,梁实秋便是常客。

当梁实秋第一次去胡适家的时候,胡适的妻子亲自下厨,做了他爱吃的“一品锅”。

“一个大铁锅,口径二三尺,热腾腾地端上来,里面还在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饺,还有萝卜、青菜,味道好极。”

“一个大铁锅,口径二三尺,热腾腾地端上来,里面还在滚沸。一层鸡、一层鸭、一层肉、一层油豆腐,点缀着一些蛋饺,还有萝卜、青菜,味道好极。”

那道菜文火慢炖,色香俱全,令梁实秋终身难忘。

因为食物,气味相投的人被紧紧联系在一起,从此有了温暖的记忆。

张小娴和蔡澜也是爱吃的人,他们曾经为了吃一顿满意的饭,一个晚上跑了八个地方。

刚在餐馆坐定,菜上来了,只要有一声“不好吃”,蔡澜就立刻说:

“不大好吃就不吃,我们到别处去,倪匡说的,在我们这个年纪,吃一顿就少一顿。”

“不大好吃就不吃,我们到别处去,倪匡说的,在我们这个年纪,吃一顿就少一顿。”

正因生命有限,吃一顿少一顿,所以他们每一餐都不会辜负,无论是桌上的食物,还是一起吃饭的人。

即便是为了好友的满意要花费时间奔走八个地方,也在所不惜。

浮生若有梦,一张桌子,一顿热饭,携知己二三,赏明月清风,一同把酒言欢。

在这吃吃喝喝之中,就算吃下去的是粗茶淡饭,填在肚里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幸福。

爱吃的人,懂得付出,亦懂得珍惜,与之为友,不会亏待了自己的胃,也不会亏待了坦率的真心。

爱吃的人,豁达大度

一直很喜欢苏东坡,不仅仅因为他的才情,更因为他的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

纵观东坡一生,曾被贬三次,皆是不毛之地,虽身处穷乡僻壤,他却在自己心中种下了世外桃源。

尽管仕途多舛,前路漫漫,可他荷锄种田,怡然自得,一路走,一路吃,一路吟。

东坡肉、东坡羹、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他鼓捣出来的菜肴味香而色美,与诗作一同流传千古。

一贬黄州,他一笑置之,只管大快朵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二贬惠州,他笑容不改,继续发现美食:“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三贬儋州,他与当地百姓结下鱼水之情:“明日东家知祀灶,只鸡斗酒定膰吾。”

一贬黄州,他一笑置之,只管大快朵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二贬惠州,他笑容不改,继续发现美食:“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三贬儋州,他与当地百姓结下鱼水之情:“明日东家知祀灶,只鸡斗酒定膰吾。”

一字一句中,根本看不到他的痛苦,只见他浮沉岁月里的温柔。

一个人的肚子倘若装下了美食,早早被治愈,大概就腾不出地方再去装怨气了。

苏轼的美食之旅,如同一场自我的修行,翻炒蒸煮即是敲打磨练,酸甜苦辣便是百味人生。

心宽似海的他,以豁达为辅料,以豪放为佐料,于困苦中吃出滋味,吃出文采,吃出境界。

爱吃的人,懂得人间至味是清欢,即便置身低谷,也能敞开胸怀,寄情美食,于转角处遇到柳暗花明。

爱吃的人,懂得生活的仪式感

有人用时间活出了味道,有人却虚掷了光阴,这两者之间,差的是仪式感。

梁实秋是个讲究仪式感的人,在他的心中,始终对美食怀有一份敬畏。

冬夜里,当他听到深巷卖羊头肉小贩的吆喝声,会立即从被窝里爬出来,然后等小贩在门口昏暗的油灯下给他切好,再重新钻进被窝,在枕上一片一片把羊头肉放进嘴里,一解馋瘾;

腊八节,午夜刚过,他就和家人搬出擦得锃亮的铜锅,把预先泡过的五谷杂粮如小米、红豆、红枣、桂圆等开始熬煮,待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唏哩呼噜地喝个尽兴;

留学归来,他格外想念家乡的爆肚儿,于是回乡的第一天,便步行到致美斋一口气叫了三盘爆肚儿,酒足饭饱,生平快意,隔五十余年尤不能忘。

对于吃,梁实秋始终怀揣着一份虔诚,一份情怀。他不仅爱吃,也是个会吃饭、会做饭的人。

全聚德的烧鸭,厚德福饭庄的瓦块鱼,东兴楼的芙蓉鸡片……

北京城基本被他吃了个遍,甚至哪家店哪道菜最好吃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与妻子也格外恩爱,他们在厨房调和着柴米油盐,在案板上细细切碎生活疾苦,在汤锅中耐心熬煮出幸福的滋味。

梁实秋曾说:

“偶因怀乡,谈美味以寄兴;聊为快意,过屠门而大嚼。”

“偶因怀乡,谈美味以寄兴;聊为快意,过屠门而大嚼。”

或许,人生就是如此简单,有饭吃,有人爱,酒足饭饱,皆大欢喜。

作者简介:一本叔,本文系一星期一本书原创,转载请标注来源:一星期一本书(ID:yer808)。一星期一本书,再忙也不忘记充电。

回复“1021”获取今日文章封面原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