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中国孩子都逃不过的艺术考级真的有用吗?

原标题:每个中国孩子都逃不过的艺术考级真的有用吗?

在《2018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中有一项数据很有意思:该报告显示,仅仅在2017年,音乐考级报名的人数就达到了140万人,音乐考级培训的总值约为728亿。

要知道,2017年中国电影的总票房加在一起才559.11亿,也就是说,2017年整年,全国电影院卖票的钱加一块儿,才约占音乐考级总值的七成五。

想想从我们90后,到现在的00后一代,谁不是人手好几本考级证书,手上没几本考级证书,都不好意思跟朋友一起聊小时候。

全国的家长为了让自家孩子不落于人后,都在拼命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艺术培训班,总是幻想着孩子成凤成龙,只要老师说一句“你的孩子很有天分”,就是给家长们最大的激励。

但艺术家总是少数,而证书落灰的情况是大多数,那艺术考级到底有没有大家说的那么有用呢?

拿着考级证书可以高考加分吗?

许多艺术培训班在宣传招生的时候,一般都号称考级证书可以在高考时作为投档硬性条件,用以报考211、985高校中的“高水平艺术团”。

什么是高水平艺术团呢?

高水平艺术团招生是指部分高校为活跃校园文化、丰富校园生活而招收具有艺术特长的考生。考生参加艺术测试合格后,可在高考中享受降分录取的优惠政策。考生被高校录取后进入普通专业学习,并利用课余时间参加文艺排练和演出。

听起来是不是很让人动心?只要拥有考级证书,就可以低分被录取?只要小时候稍微吃点苦,说不定差这些分就可以上个更好的大学了?

但想要被“高水平艺术团”录取,并不是稍微努力考个证那么简单。

教育部在今年又出台了新政策,明确规定从2020年开始,“高水平艺术团”招生,哪怕专业拔尖,也不能降分录取。哪怕艺术水平极其突出,也必须高于考生省内一本投档线。

除此之外,“高水平艺术团”的竞争积极激烈,录取名额却非常有限。

一位参加过“高水平艺术团”面试的学生的分享:

一般一个大学一个专业初试会录20人左右,复试只留1-2个人,而且会随着高校知名度的高低影响难度。

我听闻清华北大的高水平艺术团的声乐专业,只是差一点气息就可以拿世界第一的水平,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为调侃,但绝对雄厚的实力是肯定的,最低标准是考级9-10级,参与者中拿过全国奖项甚至世界奖项也数不胜数。

一般一个大学一个专业初试会录20人左右,复试只留1-2个人,而且会随着高校知名度的高低影响难度。

我听闻清华北大的高水平艺术团的声乐专业,只是差一点气息就可以拿世界第一的水平,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为调侃,但绝对雄厚的实力是肯定的,最低标准是考级9-10级,参与者中拿过全国奖项甚至世界奖项也数不胜数。

在开设高水平艺术团的学校都是211、985院校的情况下,这不仅要求的艺术水平要极高,文化成绩也必须在一本投档线上。

53所可以招收艺术特长生的院校(高水平艺术团)

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孩子艺术水平拔尖,不如直接作为艺术生考取顶级专业院校;如果孩子文化成绩好的情况下,也无需分心去维系艺术水平。

我不可否认世界上有全才,也不否认在艺术上有天赋、在学习上有天赋的人可以一并兼顾,但那并不是适合大部分孩子走的最佳路线。

真的要判断考级是否有用,不如问问孩子自己,你觉得它对你有用吗?那才应该是正确答案。

郎朗:不和考级联系,离音乐更近

艺术考级起源于19世纪的英国,在19世纪之后,伦敦音乐学院、伦敦圣三一学院和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音乐考级先后诞生,并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考试系统。

英国皇家音乐学院

其中英皇考级经过一百多年的打磨,至今考级体系已经十分完善,从器乐、现代音乐到表演等众多艺术门类都有开设考级项目,除了业余级别以外,还提供专业演奏、文凭、教学级别的认证。

在升学方面,英皇考级列入了国际学术资质认证体系(NQF),6-8级相当于英国的“高考”A-level水平,持证申请英国高校可以获得加分,入学之后也能兑换学分。

与之相比,中国的艺术考级却越来越不受待见,不但在国外不受认可,国内几乎所有的大学艺术特长生也都不再要求社会考级证书。

早在2012年,清华、北大就先后取消了报名条件中的“获得社会考级最高级别证书”项目。即使是中小学,录取艺术特长生也主要依靠学校测试,不再考虑考级成绩。

到了现在,市面上的社会考级都为业余考级,和艺术专业区分开来。如果你问艺术院校的学生是几级音乐/舞蹈水平,他一定会回答你说,我们是专业的。郎朗也曾说明自己从未考过级,还公开表示“不和考级联系,离音乐更近”。

图源微博@郎朗

国内艺术考级市场的混乱,经常引得各门各类的艺术教授站出来指责。

四川美院美术学系王林教授认为应该取消艺术考级:

艺术考级这个事做的很荒唐,因为如果小孩要学美术要学画画、要学艺术方面的东西,最首要的应该是激发他们自己的创造力,让他们自由发挥,学会用材料与各种方式去表达。所以,用学院化的技术指标去要求这些热爱艺术的小孩,让他们去考试,这在我看来是一种伤害。

五级考画运动鞋、六级考画书包、七级画木凳扫把......孩子的艺术天性全给破坏了。

艺术考级这个事做的很荒唐,因为如果小孩要学美术要学画画、要学艺术方面的东西,最首要的应该是激发他们自己的创造力,让他们自由发挥,学会用材料与各种方式去表达。所以,用学院化的技术指标去要求这些热爱艺术的小孩,让他们去考试,这在我看来是一种伤害。

五级考画运动鞋、六级考画书包、七级画木凳扫把......孩子的艺术天性全给破坏了。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作曲家、钢琴家,钢琴教育家赵晓生:

在教授们看来,用“完成一首曲子”或“画出某样静物”作为考级标准是十分草率的。美术注重创造力,对乐器的把握需要多方面音乐修养,可是考级规则死板的设定,让急功近利的学生无脑练习考级内容,背的八九不离十便可获得证书。

考级就是设立一个固定的标准,非要让小孩达到那个标准,而艺术才华却不是一个标准可以决定的。

而对于想靠考级生意大捞一笔的机构,和不想踏踏实实学音乐、只求混证的学生和家长而言,这却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课外素质教育变成了课外应试教育

课外艺术兴趣班的开设,弥补了应试教育中艺术审美的空缺,培养孩子的兴趣,并且能够进一步筛选出有艺术才能的孩子,形成良好的社会艺术氛围。

相比于英皇“发展具有综合素质的全面音乐家”的口号,和“Enjoyment through achievement(享受来自成就)”的主张,国内考级机构更像是考证的流水线。

学生的书法总是练那么几个字,曲子也只反复弹那么几首。为了应付考级的规定项目,考前半年时间就天天专攻考试项目,非常枯燥乏味,既违反了艺术教学的规律,助长了重技轻艺的思想,又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与其为可获得那几本证书拼命赶进度,还不如好好培养孩子,让他坚持学会一门艺术,或者学会鉴赏艺术,成为他的课外兴趣或一门个人才艺。

但以获得考级证书为目的让孩子去赶进度、以证书等级衡量孩子的艺术水平等现象,显然已经违背了素质教育的初心,把课外素质教育又变成了另一种应试教育。

作者:小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