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的12时辰,你我的逐梦之悦

原标题:湾区的12时辰,你我的逐梦之悦

成年人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置身大城市筑梦并圆梦更非易事。

在深圳工作多年后,我早已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然而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常回家看看”。

对于老家佛山顺德,我的第一印象,还停留陈村粉、伦教糕、均安烧猪、大良双皮奶等带有地域特色的美食。殊不知在美食之外,这座南粤水乡所拥有的独特魅力,只是长期忙于工作的我,一直没机会认真欣赏罢了。

今年国庆长假,我又一次带着家人回到了顺德,考虑到国庆后期车流会陆续增大,提早返程深圳也未尝不是上上之计。于是, 4号一早,我便带上家人与拍档一同驾驶红白两台全新启辰T90,用一天的时间,慢下来细品这片铸就无数人梦想的土地,用实际行动回应心中那个呼唤已久的声音。

卯时-辰时:用丰盛的早餐,唤醒一天的元气

卯时将过,随着第一缕阳光照进南粤大地,顺德的各条街道逐渐苏醒,蒸炉中冒出的炊烟、空气中淡淡的米粉、面粉清香,开始充满了这里的空气。而我也带上了家人,与搭档在陈氏大宗祠集中,开始一天的行程。

陈氏大宗祠,也就是当地人口中的“陈家祠”,是小时候爸爸经常带我来的地方,今天我也带着自己的孩子,让他感受一下,最正宗的顺德文化与传统南粤建筑。

路上,我早已唤醒了全新启辰T90所搭载的语音智能助手“小辰”,点播了一个与这座陈氏大宗祠相关的故事,以安抚孩子的起床气。

陈氏大宗祠始建于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是在南洋经商的族人陈泰发起,由旅居各国的同族集资建成,占地4000多平方米,有大小正横侧门98道。据说,当年这里每日近千人同时开工,前后花了五年时间才得以完工,其规模之庞大、其用料之精良、工艺之精美可见一斑。

时间总在不断向前,正如从大良到禅城的这一段路,既能看到曾经只出现在课本上的桑基鱼塘,又能领略佛山世纪莲体育中心的现代设计艺术。

目的地岭南天地,原是一片清末明初时期的岭南民居风格建筑,灰砖青瓦、骑楼花窗随处可见。后来,由于年久失修、居民保护意识等多种因素,佛山政府为了更好地保留这片特色建筑,引入了商业开发,才得以让我们在今天看到如此完好的简氏别墅、龙塘诗社等历史建筑。

经过多年的发展,这里已经成为了禅城区内人气最高的商业地块之一,集中了非常多的餐饮及独立设计品牌进驻。

虽然嘴上无所谓,但身体确实无比诚实,辰时过半,我们就该喝早茶了。广佛两地的茶楼一般很少有人预定,倒不是说生意不好,而是大家更喜欢这种“不刻意”,起个大早到茶楼排位,也是一种特殊而有意义的体验。

因此,节假日的辰时,停车场的大叔就已经忙起来了。这时一下子来了两台又长又宽的跨界SUV,且不说车位紧张的问题,就是大家不规范停车导致车位变窄,也够大叔难做的。当然,以我们的技术配合全新启辰T90清晰的AVM全景影像,一切的难题也都能迎刃而解。

家中老人总说“一日之计在于晨”,除了古老日出而作的作息习惯使然,更多的是广式早茶的吸引。哪怕是独自一人,老一辈只要点上“一盅两件”慢慢品尝,与周边人聊上两句,便已足够褪去刚睡醒的朦胧,用最好的精神,面对新一天的生活。

曾经,我并不以为然,直到定居深圳,才发现这种对饮食的执念,其实一直隐藏在我们的血液中。时代变迁,从原来的“靓女,加水”到现在的自煮、自泡,变的是早茶的环境与氛围,不变的则是烧麦、虾饺、粉果、凤爪、排骨等熟悉味道与口感。

巳时-未时:快慢之间,汗水成就生活的故事

跨过海八路的五丫口大桥,我们一行正式离开了佛山,进入广州的荔湾区,但其实这里在老广眼中依然叫芳村(原芳村区,后与荔湾区合并),属于偏郊区的地带,只有穿过珠江隧道抵达黄沙,才算进入真正的荔湾。这里与东山(目前已并入越秀区)、越秀、海珠三片隔江相望的土地,组成了广州最早的“老四区”。

我们首先来到的全国闻名的“广州十三行”,如今这里是全国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之一,巳时至未时,正是这里最繁忙的时段,各家都在忙碌地搬运着的货物。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背包的、拖车的、拿货的、上货的,好不热闹!

看到这些拖车、人力车、老式自行车,我突然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想起来广州那句出名的俗语“东山少爷、西关小姐”。小时候奶奶跟我讲过,清朝中期广州一口通商,西关经济持续繁荣,出身富商之家的小姐们多数居住在那里,而她们的花园式洋房与西关大屋更是时人所艳羡的;“东山”(现为越秀东山口)则是当时广州达官贵族的的世居地,出入东山多是官家子弟。权力与财富,现代与传统,各分东西,相辅相成,是支撑着近代广州商业社会的两大缩影,当年荔湾在广州市的地位之重,也由此可见一斑。

车辆穿越在人流密集的十三行,总免不了要避让。而全新启辰T90拥有出色的驾控,我只要轻踏油门就能让车辆在繁华的街道上怠速前行,而且不会让脚部感到疲惫。

我们继续一路朝东,往天河方向行驶,期间穿越整个西关的东西方向,广州石室圣心教堂、爱群大厦的建筑群身影陆续从车窗外如影片般略过。与深圳清晨白领赶路上班景象不同的是,广州老城区早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与旧建筑搭配起来,透露出浓浓的古南粤气息。全新启辰T90仿佛带我们穿越时间回到过去,开启了一场时间旅程,重新认识广州的历史。

沿沿江路经二沙岛一路向东,我们来到了让奋斗在广州的年轻人们又爱又恨的珠江新城。与以传统行业为主的荔湾不同,国庆期间,珠江新城这个金融商业区一改往日繁忙的交通情况,只有零星几个迈着急促步伐的行人匆匆走过,一时竟多了几份冷清。往日里商务来往频繁的写字楼,假期里也人去楼空,格子间的玻璃窗外,却依旧折射着闪耀得叫人扎眼的阳光。

没有过多停留,我们继续驱车前往广州新中轴起点——中信大厦。作为曾经是华南地区第一高楼,尽管经历了20余载风风雨雨,这栋有着88层楼的综合智能型大厦依旧是广州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并与燕岭公园、海心沙岛、新电视塔等共同构成广州城市新中轴线。中轴所至,风起云涌,多少财富风光悉数占尽。过去20年,广州成就一个“寸土寸金”的天河CBD。

而从海珠区的星光大桥上远望,那边川流不息的街道在商业中心纵横交错,仿佛在告诉人们,时间与财富一样珍贵,一串光阴一串金。

一路走走停停,不知不自觉中,我们跟随“广州最美七公里”——广州珠海有轨电车沿线来到了终点站万盛围。在滨江沿岸回顾这半天的广州观光之旅,我发现沉浸在国庆氛围中的羊城也有幽美的一面,一如忙碌的广州也有让人闲情的地方。而期间全新启辰T90舒适的座椅给予了我最好的乘坐感受,它就像羊城这个包容的城市,接地气却又处处流露着一丝匠心。

申时-酉时:古今历史纵横,科技筑梦今朝

为了尽早回到深圳,我们离开广州后就继续赶往东莞。错开国庆高峰期的虎门二桥一路畅通无阻,搭载了日产MR20的全新启辰T90也着实给力,在驾驶过程中,其油耗以及稳定性都表现得非常优秀。

途中,我们都被夕阳下的镇远炮台景区所吸引,于是决定驶进镇远炮台景区小憩一会。伫立在炮台遗址远眺对岸,虎门销烟往事已经随伶仃洋的大浪而去,新时代的浪潮刷新了一切。

随着夜幕降临,我们也来到了松山湖景区。松山湖是东莞市大朗镇境内的一个大型天然水库,松山湖以科技创新为园区核心功能,努力建设成为科技与山城一色的科技中心,为推进东莞双转型发挥更加突出的带动作用。

湖内有音乐喷泉以及松山湖花海,华为的员工也搬进了松山湖的华为欧洲小镇。这个欧洲小镇,便是华为终端的总部中心,此刻办公大楼里依旧灯火通明,看来华为员工经常加班并不只是一个段子。这时我不由得想起,正是任正非等早期的创业者们和今天18万华为人那种强大的使命意识和意志力,才能走出今天的华为。看来为了理想奋不顾身去圆梦,在任何城市、任何时候都是生活的真理。

戍时-子时:回顾职业生涯,感受逐梦之悦

在耐人寻味的松山湖景区稍作休息后,我们就继续开车回深圳,最终在计划时间内回到深圳。到达华强北时已经错过了晚饭点,两个孩子已经嗷嗷待哺,一路开车又拍摄的搭档也表示早已饥肠辘辘。将车开进停车场后,我们便走进了广场内寻觅美食,以慰劳疲惫了一天的肠胃。

餐桌上,跟同为摄影师的搭档聊起各自的职业规划,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在深圳工作了十五个年头。当年,为了追求个人理想,一个人当枪匹马跨越三城两地从老家佛山来到了这里扎根,每当觉得自己扛不住的时候,就会来到华强北广场附近散散心。

当时的一条普普通通的电子街,如今已经占据了深圳九成以上的电子数码产品交易份额,并发展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这条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电子街,既为数以千计像我这样在深圳打拼的年轻人提供了工作岗位,也见证了他们的辛勤与欢愉。

聊起今天这场跨越四城的短途旅行,每个人都感触颇深,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对我来说,最大的感触来自于生活在南粤这片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的追梦人。佛山、东莞、广州、深圳这几个珠三角大湾区核心城市,无一不弥漫着他们为理想奋斗的气息。在我看来,各行各业各有精彩,大家的职业生涯可能是有界的,但打拼出的未来却可以无限美好。

成年人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谁不是一边向往美好,一边努力拼搏呢?湾区的12时辰,每一刻都有人在跨越无限可能,每一刻都有人在收获属于自己的“逐梦之悦”。愿我们永远都有一颗不甘平淡的心,在繁忙而蓬勃的湾区12时辰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无限未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