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外古道边——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原标题:长亭外古道边——心理哲学家的视野报告

选自——《之我精神导论》

李叔同——譬患虎疫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清光绪六年(1880年)阴历九月二十生于天津官宦富商之家,1942年九月初四圆寂于泉州。李叔同是著名音乐、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由往迄今,有关李叔同出家的因缘众说纷纭。报载,李叔同父李筱楼是同治年间进士,官至吏部主事。李筱楼与李鸿章、吴汝伦被誉为“晚清三大才子”,由于官场倾轧,李筱楼为坚持文人操守,辞官经商,成为天津第一大盐商。李筱楼为人乐善好施,创立义塾,帮助当地贫寒孤寡之人,口碑很好。可惜李叔同5岁那年,73岁的李筱楼突然亡故。李叔同自幼好学,8岁已领悟“荣华尽头是悲哀”的寓意。对李叔同最早产生影响的是其母王凤玲。王凤玲本是丫环,会诗文,因其貌美文静,被68岁的李筱楼纳为三姨太,随即生下李叔同。李筱楼死后,李叔同在母亲管教下刻苦读书,王氏让儿子拜已皈依佛门的天津名儒王孝廉为师,每日诵读经卷,这对李叔同后来出家起了重要作用。李叔同年轻时好吟诗作画,喜欢在福仙楼戏园看戏,当时的“红角”杨翠喜姿容秀美,嗓音婉转,在台上婀娜多姿,风情万种。年少英俊的李叔同迷上了杨翠喜,可李母怎么会同意他与一个戏子相恋呢?其结果是棒打鸳鸯,让李叔同尝到了初恋的苦味。王氏毅然作主,让18岁的李叔同娶了津门茶商之女蓉儿。李叔同遵母命结婚,婚后他才发现蓉儿人很美貌,但却是旧式女子,无话可谈。因他是孝子,没有反抗这段婚姻。

评析:李叔同的成长环境富裕而阴柔。由于早慧和悟性高,其之我虽整日徜徉在母爱里,但却挂满了淡淡的愁——阴郁而灰暗。好在他喜欢吟诗作画、看戏,由此减缓了之我的压抑。所谓——当时的“红角”杨翠喜姿容秀美,嗓音婉转,在台上婀娜多姿,风情万种。年少英俊的李叔同迷上了杨翠喜,可李母怎么会同意他与一个戏子相恋呢?于此,这个“红角”是男是女不得而知,但“李叔同尝到了初恋的苦味”却是事实,这是否为其今后出家埋下伏笔呢?

有关李叔同出家的直接证人是同事夏丏尊,李叔同反复多次多场合提及。话说,既然出家了,做如此人证式解释交代有什么必要啊?所谓“虎跑断食”故事,即便不是虚构,其实也解释不了李叔同出家的背后玄机。据夏丏尊回忆——“有一次宿舍里学生失了财物,大家猜测是某一个学生偷的,检查起来,却没有得到证据。我身为舍监,深觉惭愧苦闷,向他求教;他所指示我的方法,说也怕人,教我自杀!他说:‘你肯自杀吗?你若出一布告,说作贼者速来自首,如三日内无自首者,足见舍监诚信未孚,誓一死以殉教育,果能这样,一定可以感动人,一定会有人来自首。这话须说得诚实,三日后如没有人自首,真非自杀不可。否则便无效力。’这话在一般人看来是过分之辞,他说来的时候,却是真心的流露;并无虚伪之意。我自惭不能照行,向他笑谢,他当然也不责备我。”综上,这件事情即便发生在今天,也可谓匪夷所思。所谓——“他说来的时候,却是真心的流露;并无虚伪之意”,那就说明彼时李叔同其之我已经扭曲变样,属于之我肯定发生转嫁式障碍,即将别人之我肯定障碍转嫁给自己。

有关“虎跑断食”里有这样情节——这是一九一六年的年底到一九一七年年初的事。那个时期,李叔同的失眠症很严重。一天,夏丏尊在一本日本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其中谈到断食对治疗失眠等症很有效,而且有益于修身养性。他觉得很有意思,无意中对李叔同谈起了文章的事。谁知李叔同很感兴趣,并向他借了杂志来看。这一年的年假,李叔同没有回上海,他在浙一师的校工闻玉的陪伴下来到了虎跑寺试验断食法……他断食共十七日,由闻玉扶起来,摄一个影,影片上端由闻玉题字:‘李息翁先生断食后之像,侍子闻玉题。’这照片后来制成明信片分送朋友。像的下面用铅字排印着:‘某年月日,入大慈山断食十七日,身心灵化,欢乐康强——欣欣道人记。’”在断食期间,李叔同还刻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印章一方。断食后,李叔同对外改名为“李婴”,意为获得了像婴儿一样的新的生命,以此来表达他对于坚定信仰之后的欣喜……看到李叔同如此"世味日淡"的模样,有一次夏丏尊急了,不经意就脱口句愤激之言:“这样做居土究竟不彻底。索性做了和尚,倒爽快!李叔同听了此言并未刹介意,却是笑颜相对。1918年农历七月十三日,李叔同告别了任教六年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正式出家为僧。可暑假结束夏丏尊到虎跑去看李叔同的时候,眼前的这位好友已不叫李叔同而唤弘一法师了。“我出家,大半由于夏居士的助缘。此恩永不能忘!”在这里,校工闻玉究竟是什么角色,名字怎么这样妖柔?所谓——‘李息翁先生断食后之像,侍子闻玉题’,以及——夏丏尊愤激之言被多场合散布,李叔同为何要为出家作如此张扬式铺垫?难道要遮掩出家的无奈与隐忧吗?

母亲弃世后,李叔同改名为李哀,自号哀公。他既哀自身孤茕,也哀万方多难。次年(1906年),他在日本感慨故国民气不振,人心已死,挥笔赋七绝以明志:故国荒凉剧可哀,千年旧学半尘埃。这年秋天,李叔同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改名李岸。其留学生涯中最值得称道的举动是,他与同窗学友创立了春柳社演艺部。据戏剧家欧阳予倩回忆,李叔同演戏并非图个好玩,而是十分认真的,“他往往在画里找材料,很注重动作的姿势。他有好些头套和衣服,一个人在房里打扮起来照镜子,自己当模特儿供自己研究。得了结果,就根据着这结果,设法到台上去演”。他还特别喜欢扮演女角,在《茶花女遗事》中饰演茶花女,被日本戏剧界权威松居松翁赞为“优美婉丽”;在《黑奴吁天录》中则饰演爱美柳夫人。从留存至今的剧照看,李叔同居然将自己的腰束成了楚宫细腰,细成一握,真是惊人。为了演剧,他很舍得花本钱,光是女式西装,他就置办了许多套,以备不时之需,他饰演茶花女时穿的就是一件粉红色西装。关于李叔同的执着,欧阳先生回忆道——自从他演过《茶花女》以后,有许多人以为他是个很风流蕴藉有趣的人,谁知他的脾气,却是异常的孤僻。有一次他约我早晨八点钟去看他……他住在上野不忍池畔,相隔很远,总不免赶电车有些个耽误,及至我到了他那里,名片递进去,不多时,他开开楼窗,对我说:“我和你约的是八点钟,可是你已经过了五分钟,我现在没有工夫了,我们改天再约罢。”说完他便一点头,关起窗门进去了。我知道他的脾气,只好回头就走……

分析以为,在其母亲去世之后,李叔同其之我便拒绝情爱,将爱转向文艺之爱,例如李叔同创造了诸多“中国第一”:1906年他主持创办中国第一个话剧社团“春柳社”;主编中国第一本音乐刊物《音乐小杂志》,介绍西洋乐到中国;1907年中国第一部话剧《茶花女》在日本义演时他任演员;1908年他第一个将通俗音乐介绍到国内,他填词的《送别歌》传唱至今;1912年他在上海《太平洋报》任美术编辑,第一次采用图文广告艺术;1913年他上写生课时第一次招聘男模……等各个方面突破前人,令世人惊叹不已。对于李叔同出家的缘由,好友姜丹书曾问过李叔同。在为大雄书局1943年出版的《弘一大师永怀录》所写的“传一”中姜丹书写到了他与李叔同的一段对话:上人之将为僧也,余曾问之:“何所为?”曰:“无所为。”曰:“君固多情者,忍抛骨肉耶?”则答曰:“譬患虎疫死焉,将如何?”在这里,此话也可以这么说,不出家的话就会死于虎疫!

那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原因或许很简单但诡秘——双性恋,也就是说李叔同是双性恋,而发展的总趋势倾向同性恋。《导论》<手淫变种>指出:表面上看,同性恋是手淫合作伙伴;实质上,则是通过双方配合在实践“我爱我”,在构建各自——之我之爱的摇篮。同性恋者所谓爱情,其实是一种封闭的爱——自爱,在外则表现为手淫的另类变种。从某种角度讲,同性恋是之我游离者的爱情梦游,或说是之我游离者相互编导的一个自爱游戏……假设推理正确,那么,在那样的社会环境里是绝不允许和包容同性恋的,由于受传统文化熏陶,李叔同面对现实其之我肯定必然受挫,其痛苦如其所言“譬患虎疫死焉”。《导论》指出,如果肯定不能够达成,之我就会紊乱游离,心理与精神便会出现问题和障碍,在道德层面有可能出现所谓‘丧尽天良’……于是便有了夏丏尊的“自杀说”。从另个角度看,也可以说其之我被同性恋绑架了,所谓虎跑断食、律宗修行就如同戒毒一般。最终,李叔同艰难而巧妙地将其之我藏进宗教之爱里去了,由此也化解了一场生命危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