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家梁归智离世:著红楼十二书登百家讲坛,曾赴俄罗斯讲贾宝玉

原标题:红学家梁归智离世:著红楼十二书登百家讲坛,曾赴俄罗斯讲贾宝玉

南都记者从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确认,当代红学家、辽宁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梁归智,因病于10月21日20时11分去世。送别仪式于23日7时30分,在大连市殡仪馆举行。

22日,中国红楼梦学会、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发讣告称,梁归智在教学和科研领域为发扬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竭尽心力,成一家之言,对文学经典《红楼梦》的思想和哲学阐释,及红学探佚学的开创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去世,是中国红学界的重大损失。

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评价,他的学术视野广涉古今中西,除《红楼梦》外,于中国古典通俗小说、元曲、佛教和道教研究等领域均有创见,在传统诗词创作方面亦有突出成绩。

梁归智。

而立之年即崭露头角

梁归智生于1949年11月,祖籍山西祁县,父亲曾为大学教师。1975年,他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园林系,研究生教育恢复后,于1978年被山西大学中文系录取,在章炳麟(太炎)关门弟子姚奠中的指导下研习中国古典文学。1981年硕士毕业后,梁归智长期在山西大学中文系任教,并于而立之年出版专著《石头记探佚》,在学术界崭露头角,1991年被评为教授,1992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勇,1984年在山西大学中文系读本科期间,曾受教于梁归智。赵勇曾撰文回忆这位元明清文学的任课教师:“当其时也,他研究生毕业不久,已从姚奠中先生那里取得真经,又适逢《石头记探佚》刚刚面世,正憋着一肚子话要找人倾诉。于是乎,课上他娓娓道来,侃侃而谈,课后还要深入宿舍,与我们谈今论古。”在赵勇心中,梁归智的课听起来别有一番韵味,“许多年之后回想,那可能是他把古典之美与学理之思融为一体的缘故。”

然而,正当梁归智在学术上取得成果、作为教师受人爱戴之时,1999年,他忽然举家从山西太原迁居辽宁大连,在辽宁师范大学工作,直至退休。在其生前所著的《去俄罗斯走夷方》一文中,梁归智透露了此举的原因,是看重辽宁师范大学“不要求必须在‘一级刊物’上发表论文”,更接近他所向往的学术气氛。

一生痴心红学著述等身

梁归智生前著述颇丰,但他始终将红学(《红楼梦》研究)视为主要“功业”。

梁归智曾对外透露,他爱好《红楼梦》始于其中那些风流隐逸的诗词,是完全感性的阅读;后来,他从事古典文学研究,与红学家周汝昌来往密切,因缘际会之下,承继了由周汝昌首倡的《红楼梦》探佚研究,并完成了红学研究分支“探佚学”的第一部专著。

在2010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的《红楼梦探佚》(第四版《石头记探佚》)一书中,梁归智对曹雪芹原著八十回后佚稿进行了综合研究,并考证了所有红楼重要人物的结局,曾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

梁归智与红学家周汝昌(右)。

严谨治学的同时,2004年,他曾受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之邀,在红学系列节目“红楼六家谈”中讲解《红楼梦的断臂之美》和《曹雪芹的超前之思》。2006年9月至2008年8月,他被国家公派赴圣彼得堡大学东方文化系任教,又将《红楼梦》传播到俄罗斯。在梁归智生前出版的散文集《红莓与白桦:俄罗斯游学记》中,他生动地记述了这段经历,曾对俄国学生们说,《红楼梦》“就是把托尔斯泰的三部名著和普希金、莱蒙托夫融合到一本书里”:贾宝玉的人生追求,像普希金的诗歌和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整部作品通过家族盛衰暗述清代的历史风云,又像《战争与和平》。

直至今年4月,梁归智还回到辽宁师范大学,为读者做了题为《诗在红楼第几层——〈红楼梦〉中诗社吟咏的奥妙》的报告,现场反响热烈。

研《红》四十余载,梁归智共出版了12部相关图书。除《红楼梦探佚》《红楼梦诗词韵语新赏》等学术文化专著之外,近年间,三晋出版社(原山西古籍出版社)推出“新评新校四大名著”,其中《红楼梦》也为梁归智所评校。

今年8月,赵勇赴大连探访业师梁归智,发现他因为生病,已经进食困难。“但一俟进入学术问题,他便神采奕奕,侃侃而谈,让我感佩。”

其后赵勇撰文回忆,那日聊天时,梁归智指着其著勒口处的“梁归智红楼十二书”这几个字说:“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琢磨《红楼梦》的全部,以后就不打算再写了。”

此前数年,梁归智就在一篇自叙文中提到,一年十二个月,金陵有十二钗,因此在他看来,“十二是个‘吉祥数’啊!”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编辑:张亚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