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女儿为什么选择晚一年入学哈佛?

原标题:奥巴马女儿为什么选择晚一年入学哈佛?

哈佛历来有优先录取校友和政商名人子女的传统,两个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大学;打破纪录连任四届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有四个儿子,三个去了哈佛;第26届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家更不简单,维持了至少五代哈佛校友的家族传统;前副总统戈尔的四个子女全都是哈佛大学毕业;而美国最显赫的政治世家肯尼迪家族的很多成员都拥有哈佛大学的学历,哈佛的政治学院都是以约翰·肯尼迪的名字命名的。

而最近入读哈佛的政界名人子女,当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女儿玛利亚了。玛利亚于2016年被哈佛大学录取。

1.四十年来第一个上哈佛的“第一女儿”

玛利亚的高中母校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精英高中——塞维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克林顿、罗斯福、拜登、戈尔等多名总统和副总统的子女都曾在此就读。

《纽约时报》称,玛丽亚打定了主意要进入常春藤盟校,尽管奥巴马曾经建议她“不要太有压力”,进入一所普通大学也能获得很好的教育。在申请大学的时候,玛丽亚参观了十几所大学,其中包括她的父母接受本科教育的普林斯顿和哥伦比亚大学。最终,她获得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那里也是她父母的母校。

在哈佛大学的校友名单上,能够找到一长串美国总统及其子女的名字,比如亚伯拉罕·林肯,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哈佛的政府管理学院甚至以肯尼迪家族命名。而美国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中,有5位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

描写总统生活的《美国的皇室》一书称,历史上,有22位美国总统的子女进入哈佛大学读书。不过《人物》杂志指出,美国总统后裔有进哈佛的传统,但玛丽亚是近年来第一个选择这所名校的白宫孩子。在她之前选择哈佛的“第一女儿”是上世纪70年代的卡洛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

不过,虽然说玛利亚是2016年收到的哈佛大学录取通知书,但是她选择了间隔年(Gap year),推迟一年入读。

2.那么,什么是间隔年呢?

间隔年指的是高中毕业后进入大学前,或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研究生学校前的一年,现在也可指毕业后工作前的一年,或者工作中休息的一年。

在这段时间内,学生可以学习高级学术课程或选择非学术课程,比如为期一年的大学预科数学课,语言学习,学一门手艺,艺术研究,志愿工作,旅行,实习,运动等。

早在20世纪60年代,间隔年的做法就在英国兴起了,并逐渐成为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各地青年的普遍选择。

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也加入间隔年的行列。目前还没有跟踪间隔年项目的官方数据,不过《美联社》报道称,每年有3万到4万学生选择休息一年,美国间隔协会调查显示2015年选择间隔年的学生数比前一年上涨22%。

CNN的报道,哈佛大学鼓励已录取的学生推迟入学,去旅行一年,追求一个特别的项目、活动、一份工作或以另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度过。每年约80到110名学生会响应学校的倡议。

在哈佛大学的网站上,哈佛的招生官威廉姆、马琳,以及心理学系的教师查尔斯发表的文章Time Out or Burn Ou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里面写到,对那些厌倦了进入“对的大学”、选择“对的专业”、申请“对的研究生院”、争取“对的工作”、进入“对的社区”的年轻人来说,“间隔年”可以成为很好的选择。

目前,美国“间隔年”协会正在大力推广“间隔年”。但根据美联社统计,只有不到1%的大学新生会推迟入学时间,而做出这样选择的通常是高收入家庭的子女。

美国“间隔年”协会的调查也发现,学生“间隔”的时间与父母的收入呈正相关,因为“间隔年”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父母的资助。1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选择“间隔年”,他们的父母年收入在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0万元)以上。

美国专栏作家安德莉亚(Andrea Peyser)在《纽约邮报》撰文称,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玛丽亚·奥巴马的福气,手握哈佛的入场券,还能自由选择“间隔年”。在美国普通家庭子女眼中,这样奢侈的选择无异于在炫耀“我比你们富有”。

3.玛丽亚推迟入学为自由?

奥巴马连任2期美国总统,到2017年1月20日正式卸任,如果玛利亚2016年入读哈佛,她就不得不带着“第一女儿”的压力和安保措施入学。

因为根据美国法律,现任总统的子女在任期内则必须受到特工的全天候保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假如玛丽亚在奥巴马在任期间上大学,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看看媒体对当年克林顿总统的女儿切尔西上大学的描述,我们就可以猜测出来了:

1997年9月一开学,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校园里布满了特勤局的特工、警察和德国牧羊犬。特工们走在校园里,不时对着手腕(藏有麦克风)窃窃私语。这么大的场面,是因为当时的“第一女儿”切尔西来斯坦福上学了。其实早在开学前几个月,斯坦福大学就开始和联邦特勤局协调,商量如何保护好“第一女儿”。切尔西的宿舍被安上了防弹玻璃,每天有24名特工轮流“陪伴”着她。

切尔西在斯坦福的同学约翰尼(Johnnie Manzari)在“Quora”网站上回忆,那些跟在切尔西身边的特工不像电影中那样穿着黑色套装,而是身着短裤和夏威夷衬衫,目的是不要暴露在人群中。不过他们都带着耳麦和对讲机,夏威夷衬衫里无疑藏着武器。

这些特工占据了新生宿舍的一间。学生宿舍的门口通常会有名字,但是特工住的房间没有。当“第一女儿”去参加学生派对时,总有一两个人守在门外。约翰尼试过和他们搭讪,说起“这周的天气真不错”,特工会报以礼貌的微笑。

另一名学生托里·库兹涅茨(Toli Kuznets)透露,当有人试图在舞会上靠近切尔西跳贴身舞时,几名肌肉健硕的“新生”就会一边跳舞一边把“第一女儿”保护起来,让所有想贴近的人呆在一臂之外。

这些外人看着尊贵无比的保护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来说却不是什么享受。当年福特接替尼克松成为总统时,他的儿子杰克·福特正在上大学,他的大学生活随着父亲入主白宫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回忆说:“每天晚上我都要把自己第二天干什么、去哪里告诉身边的特工”, 这无疑是给无拘无束的大学生活戴上了“枷锁”。

2001年,切尔西同父母一起参加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

奥巴马夫妇一直对两个女儿疼爱有加,在教育上也是亲历亲为给予关注和引导,相信他们不仅希望女儿在哈佛这样的名校里得到最好的教育,更希望她有属于自己的自由的生活。推迟入学的玛丽亚无疑将享受到比切尔西·克林顿更加正常的大学生活。

无论玛丽亚选择“间隔年”的决定是否有“群众基础”,多数人对她在奥巴马卸任后再进入大学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尊重。

如果你对留学感兴趣,想了解最新留学资讯,添加公众号:“深圳哈博教育”或“HaborEducation”,查看更多精彩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