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焕章和他的云南白药

原标题:曲焕章和他的云南白药

曲焕章暴病遇神医

饮誉中外的中华奇药“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焕章,清朝末年(1880~1938年)出生于云南省江川县赵官村的一个汉族贫苦农民家庭。他原名叫曲占恩,字星阶。曲占恩一生悲苦,出生不久就父母双亡,幼时全靠老祖母和姐夫抚养,12岁的小小年纪就到姐夫袁恩龄家学习中医伤科、药物炮制和一些医药基础知识。他从小“性仁慈,有活人志”。17岁时娶本村李惠英为妻,生下了三个孩子。曲占恩成家后即独自行医,更加刻苦钻研医学,博采众家之长。凡是上门来求医的,均耐心诊治,疗效显著,两年后已成为江川一带小有名声的伤科医生。

江川附近大山连绵,历来土匪较多,经常有受伤的土匪威逼曲占恩为他们治枪伤刀伤。他26岁那年有人到官府诬告曲占恩给土匪治病是通匪,知县遂下令四乡捉拿,曲占恩闻讯慌忙逃到外地个旧一带摆摊行医,从此改名为曲焕章,以避官府。

有一天天气酷热,曲焕章在医摊上忽然腹痛如刀绞,豆大的汗珠如注,痛倒在街上几乎晕死过去。这时,一位路过的老人见状停下脚步,从肩上的布袋中取出一种草药给曲焕章服下,没过一会儿疼痛缓解,再过一会儿疼痛全无,旁边看的人大为惊奇。原来此人便是闻名远近的“滇南神医”姚连钧。姚连钧得到民间高人的真传,精通外伤诸科,深谙百草奇药,起死回生,活人无数。清朝咸丰同治年间,云南的回民起义反清复明,当时清军组织清剿后伤兵很多,闻姚连钧的大名,把他请到军中治伤兵,结果疗效神奇,清军给以重赏并授以“提镇”官职,再三挽留他留军做医官,但他坚辞不就,仍旧鹤迹仙踪地游走在乡间农舍悬壶治病。

曲焕章多年苦觅名师不得,今日得遇又蒙救命之恩,于是就一定要拜姚连钧为师。姚连钧见他出身贱微,吃苦耐劳,心慈胆侠,便将他收为弟子。曲焕章勤学好问,侍师如父,终日无论是上山采药,还是治病救人,他都不离左右。“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姚连钧很喜欢这个徒弟,暗想这一身的绝技妙术终于有了传人,于是便和盘托出,把自己所掌握的医术秘方绝技奇药全部传授给曲焕章。不几年时间,曲焕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凡是疮疡、刀伤、扑跌等伤病,大有奇效。这时姚连钧去世,曲焕章如丧考妣,一人在孤灯草棚为师傅守坟多日方去。

踏遍青山寻百草

云南素有“植物王国”之称,种类达万种以上,山川森林占了面积的90%以上,澜沧江等六大河流蜿蜒山间,这里满目青山,四季葱笼,孕育了无数的奇草良药和绝技秘方。

曲焕章难忘师恩,牢记师训,犹如一个当代神农,背上药囊,怀揣医书,蓑衣斗笠,披荆斩棘,历游滇南名山大川,遍尝各地奇草异木,访寻名医妙术,虚心求教樵夫和采药人。凡听到哪里有奇方妙药,任凭山高路远水深浪大,他一定要亲自去看个究竟问个明白方才罢休。常年的跋山涉水,餐风露宿,他面色黧黑,形容瘦槁,但他医术大进,常常起生死拯垂危于指间罐旁,更为重要的是一种神药如晨曦一般蕴育良久,即将喷薄一出。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无数次的反复改进配方和临床观察试验,曲焕章终于制成了一种疗效独特的伤科中药,取名“百宝丹”。“百”者集众多草药复方制成,“宝”者效验灵如珍宝。接着,他人不解甲,马不御鞍,又研制出了与之相配套的虎力散、撑骨散等著名的伤科系列药物。“百宝丹的功效以治疗刀枪伤及跌打为最。刀枪跌打,穿胸洞腹,伤及脏腑,只要身软不死,虽人事不省,均可救治。先入百宝丹,再服虎力散,气将绝者渐能苏醒;血流如注者,渐能停止。再用消毒散、洗创止血药,涂敷伤口。内部有子弹头的,改服撑骨散,弹头能自行退出。无论轻重伤,每日服用百宝丹、虎力散,轻者半月收功,重者月余即愈”。此外,百宝丹对皮肤科、妇科、儿科疾病都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奇特疗效。

曲焕章真切地体会到民族民间医药是医药的重要宝库和源泉。他后来回忆说到:“滇以产药著称于世,李时珍《本草纲目》及《滇南本草》所收而外,尚未经前人发明者不知凡几。而世人皆目为草药而轻之贱之,不足一盼,其可慨也。殊不知草药之中功用非常而不可思议之,可能出乎吾人意想者。村夫野老应用一草一木之微,常验如捋鼓、药到病除,良可叹也。”曲焕章既重视单个草药的疗效,更强调对复方的深入研究。他说:“惟知其药除某疾,以单味独剂投之而已,至于如何变化,如何配制,固不得而知之,以致药力不能克尽其用,未免可惜。”

曲焕章成功了,但他失去了许多许多。其妻李惠英自他走后望眼欲穿,但音信杳无,有人从外面回来,说曲焕章早已死在他乡了,绝望了的李惠英只得改嫁他人。六年后曲焕章满怀高兴地回到家中,已是人去房空,四壁疮痍了。曲焕章请村中长辈出面,与李惠英当场结具文书,双方盖手印脱离了夫妻关系。他的心碎了,只身远走到了通海县,一心一意挂牌行医。1913年与通海人缪兰英结婚,在县城开了一家曲焕章药室看病卖药。

从山野郎中到省府“药冠”

有一天,几个人来到药室,将曲焕章请到一处豪宅为他们的主人治伤,院内主人的众手下与眷属皆惊慌忙乱。曲焕章一看是胸部中弹,伤势严重,他成竹在胸,先用洗创止血药清洗创面,次用消毒散与金枪敷药涂敷伤口,再用百宝丹煎汤频服,不多时日竟豁然而愈。这时他才知道这人便是云南土匪魁首吴学显,他的名声一时大振。至此匪伍一般都不会到通海县来骚扰,得一方平安的百姓们都感激他。

旧中国卫生行政界重西轻中,歧视中药更瞧不起民间中医,曲焕章偏不信邪。1916年,他将百宝丹、虎力散、撑骨散呈送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申请列为正式药品。经化学检验和临床观察全部合格,主管部门给其颁发证书,允许在市场公开出售。他遂以灵芝图案作为商标注册,定名为“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公开出售。同时,将原来用纸包药改为精致小瓷瓶装药,一时间各地争相购买,并大量销往全国。

1918年,云南地方土匪魁首吴学显接受云南省督军(即省长兼总司令)唐继尧的招安,被委任为军长。吴学显为报曲焕章治伤救命之恩德,派人执函到通海县邀请曲焕章到昆明开业。这位在荒山野岭探寻求索的民间郎中,堂堂正正的在省府开张了他的伤科诊所,取名“曲焕章药房”。翌年,孙中山在广东发动护法战争,云南滇军参加北伐,吴学显军长率军开赴广西讨伐军阀,后失败而回。吴学显在战斗中右腿骨被枪弹打断,请当时昆明最有名的一家法国医院以及惠滇、陆军等医院诊治,西医们都说要开刀截肢才能保住性命。吴学显转而又请曲焕章救治,曲焕章不用一刀一针,全用中药草药和伤科办法治好了骨折伤腿,使其行走如故。吴学显感激不尽,派滇军的军乐队在昆明城内绕城奏乐游行,宣扬曲焕章和百宝丹的神效殊功,此药由此誉满春城。那家法国医院的法国西医教授们既感到奇怪,又不得不承认和佩服。这下子曲焕章的名字轰动了春城,响遍了西南,人们视他为“神医”和“药王”,他的诊所门庭若市,车马如织。吴军长亲自登门献上“效验如神”金漆大匾,唐督军也赐给他“药冠南滇”匾牌,唐继尧还担心这个活“滇宝”被外省挖走,当即委任曲焕章为“东陆医院滇医部主任兼教导团一等军医正”。

“一药化三丹一子”

二十年代的云南军阀混战,民生凋敝,今天“倒唐”,明天龙、胡、张、李大战。曲焕章不问政治,埋头研究他的草药。他认真学习那些他从未接触过的药理、药化和制剂学,请教中西医药专家,反复地筛选和组合百宝丹,多方面地总结验证临床疗效,终于研制出了新一代的白药:“一药化三丹一子”,即由原来的一种百宝丹和几种散剂,最终制成了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和保险子的系列骨伤科名药。既系统配套,各有专功,质量又定性定量,疗效达到了该药的历史峰巅。同时,为了进行大型商业生产,1930年他将诊所由南强街迁往金碧路,建造了一个气势宏大的“曲焕章大药房”,开始大规模的“三丹一子”生产和销售。药房落成时各界名流均送匾题词。云南省主席龙云赠《针膏起疾》匾,国民党元老胡汉明赠《白药如神》匾。

胡汉民题字

白药名扬华夏,一些无耻之徒便大造假药,“以伪乱真渔中取利”。曲焕章耗费很大精力打假:“於瓶口附加药片一种,与丹药同一用途而效力则过之”,另印出一种“辨真单”,打上凹凸钢印暗藏特别记号放入瓶内。同时独家制售密不外传。

曲焕章一生历尽凌辱,深谙中医中药的艰难困苦,也知道一花独放难以成春,于是大力资助发展民族民间医药。1933年他当选为云南医师公会主席,他积极团结广大中医药同仁,拿出很多钱财组织大家进行医学临床和药物研究,并请人代笔编著了《曲焕章求生录》、《曲焕章草木篇》印发行世,为发展云南的民族医药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毛泽东分配云南白药

1935年红军长征经过云南,截获了一批国民党的物资,其中就有云南白药。毛泽东命令将白药送往卫生部,一部分分配给各军团。这些白药为治疗红军伤病员立下了汗马功劳。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在威信受伤,时任红一军团政委的杨尚昆在沾益城外的白水被敌机炸伤,全靠这批云南白药治好了伤,得以走完长征这条生死之路。

陈立夫在台湾盛赞云南白药

活过百岁的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对云南白药赞赏有加,怀念不已。他在一篇文章中记述了这样一件往事:“民国三十年(即1942年),余以视察教育去昆明,当时云南主席为龙云。临行彼郊送余五里,并以上品白药十二瓶见赠。车达贵州境,经弯曲极多之高山,见一卡车翻覆,司机二人一死一伤;伤者奄奄一息,满面是血。余忽思及白药,遂将之溶于水,强灌入口,待片刻稍息微动,小心抬入余车后座,送至盘县医院,留一名片及地址而去。不久,接司机恳人代笔谢函,始知其愈后,欣喜不已。其后亲友中有重伤者,辄以白药贻之,无不获愈。去美(1950年陈立夫为蒋介石所排挤,与夫人去美国辟一小农场养鸡)尚余两瓶,复治愈一因上桌挂画跌折腰骨之友人。其后在农场工作,余以举重物而折腰,已无白药以自医。求诊于西医,越月而不愈。有此比较,深感吾祖先之伟大发明,实足以救济世人”。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陈立夫,晚年在美国因腰伤想有一瓶云南白药而求之不得,几十年来慨叹不已,不正好说明了小小白药的确凿疗效和深远影响吗?

蒋介石亲题“功效十全”匾额

1937年爆发“七·七”事变,举国义愤填膺。38年云南58、60军北上抗日,曲焕章满腔爱国热血沸腾难已,他马上捐献出3万瓶百宝丹给抗日官兵。3月底,李宗仁亲率40万川、滇、鲁诸军,在台儿庄与狂妄得不可一世的日军浴血奋战,大胜毙敌两万余人,四亿中国人欢欣鼓舞。蒋介石闻报百宝丹在此役治疗前线将士枪伤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十分高兴,挥毫题写“功效十全”匾额派员到昆明赠送给曲焕章。一时间百宝丹的名声与抗日热潮一起传遍国内,产品开始远销到港、澳、新加坡、雅加达、马来西亚、泰国、日本等地,产量因抗战需要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这年“昆明市政府”要他“捐献”一架飞机,曲认捐滇币3万,谁料“省政府”改成国币3万,折成滇币是30万,曲无力认捐竞被关押起来。无奈他向“富滇银行”借款交了捐款才放人。但昆明市政府又说3万国币不够买一架飞机,继续纠缠他。6月份正当曲焕章焦头烂额的时候,国民政府派专人接他到重庆,住在中华制药厂内,由厂长焦易堂(民国最高法院院长)出面,以抗战需要为由,软硬兼施要曲焕章献出秘方给他的中华制药厂生产。其实这是政府要人看中了此药的巨大经济利益,想据为己有,而让焦出面。曲焕章坚决拒绝,他们便将其软留在渝(有一中医词典说将曲投进监狱致死并不确实),逼迫与威胁,曲终日抑郁,8月在重庆病逝,终年58岁。死后送回昆明安葬在玉案山花红洞。其妻缪兰英继续主持“大药房”并生产百宝丹。

宝药灵丹盛世更辉煌

新中国的成立将百宝丹带入了崭新的历史发展时期。1955年,曲焕章之妻缪兰英与其女曲竹林深明大义,造福苍生,毅然向政府献出百宝丹等药全部秘方。政府将其改名为“云南白药”,交由昆明制药厂生产。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云南白药厂成立,白药步入了快速发展的全盛时期。云南白药为什么能治好病?能治哪些病?科学工作者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了长期研究,阐明其机理,揭开了她的神秘面纱。今天,云南白药已能治疗一百多种疾病。

近年某些书籍或报刊上时有关于云南白药处方和制法的介绍,笔者敢肯定地告诉大家:皆不准确,或属炒作。美国人会把可口可乐的处方用尖端技术深锁在一层又一层的密室中,中国人就那么傻冒,把云南白药的处方和工艺拿到报纸上向全世界“曝光”?

改革开放使云南白药驶入了发展的高速路。一百年前的草药细末今天变成了粉剂、胶囊、白药酊(喷雾剂)、白药膏等方便漂亮的现代制剂。1989年,当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视察云南白药集团,给了白药集团以巨大鼓舞。1993年,云南白药厂组建白药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他们率先跨入全国TQC(全面质量管理)大中型企业,成为中药工业国有企业五十强之一,并获得了进出口经营权,在深圳挂牌上市。1995年,云南白药胶囊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品种,保护期20年。2002年,云南白药通过国家GMP认证,被国家工商管理局评为中国驰名商标。集团在上海成立透皮技术公司、在北京成立研发基地,国际商务公司组建。目前,集团总资产8亿余元,年销售额8亿元,年上缴税收4千余万元,出口1千余万元,已生产9个剂型70余个品种。尤其令我们振奋的是,对进口药品控制最严的美国联邦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批准进口我国云南白药,……美国人、日本人包括东欧人都在拼命研究这一中国神药,要破译它的技术密码。中国山野的草药正在敲开了世界经济大国的巨门。曲焕章先生在九泉之下如有知,他一定会欣慰地笑了、激动地哭了、磨拳擦掌要在盛世华年再干一番……

尾 声

曲焕章和云南白药留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

──马克思说:只有在崎岖山路上攀登的人,才会达到光辉的顶点。

──邓小平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科学不能解释或不能认识的,不一定就不是科学的。

──扁鹊、孙思邈、李时珍都是来自民间行医江湖,近代当代许多中医的院士国医大师也是发于市井名在杏林。民间和基层是中国医药的源头活水和丰富宝库,不容否定不能抛弃!

──一位名人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原载于《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9年第三期,1999年初写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