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逐梦音乐圈

原标题:张云雷逐梦音乐圈

作者 | 安逸 编辑 | 范志辉

“二爷的声音太温柔了,让我开始想北京了。”

10月18日零点,相声演员张云雷的首支个人EP《蓝色天空》在QQ音乐发布。一如张云雷给人的观感,三首歌《蓝色天空》、《趁着》、《曾经》娓娓轻哼,说情感道青春谈梦想,契合粉丝以及有相同心事人的诉求。

根据QQ音乐数据显示,《蓝色天空》一上线秒破10万张,1分钟破30万张,11分钟达到50万张,服务器一度承受不了,直接崩溃。随后三首歌空降QQ音乐的流行指数榜、新歌榜、飙升榜前十,并霸屏飙升榜前三,18日当天收获了日榜冠军。

截止10月23日19点15分,这张新EP的销售量为87.84万张。按照每张10元的售价,这张EP对应的销售额近880万。同时,QQ音乐“专辑畅销榜”显示,张云雷的EP销量已经位列2019年年榜第10位,比鹿晗、UNINE、BLACKPINK等偶像艺人/组合的EP销量额还高。

这已经是张云雷今年第二次跨界玩音乐。今年1月,他发布过一支戏剧风格的单曲《毓贞》,售价3元,成绩同样亮眼。上线2分钟,销量破百万,登上由你音乐榜TOP3,拿下当周销量指数TOP1,销售额近600万,并成功进入QQ音乐2019年年榜第19位。

虽然没有前阵子周董《说好不哭》的刷屏声势,但有亮眼的销售数据支撑,在粉丝心中,偶像张云雷不再是单纯的相声演员,而是一名名副其实的歌手。

张云雷的音乐梦

2018年以前,张云雷在德云社的表现并不突出。

11岁得郭德纲手把手调教,重点学“唱”,被称为德云社“万宝曲库”,太平歌词、莲花落、京韵大鼓、京剧、评剧、竹板书、小曲小调等都是信手拈来。

但由于青春期变声的缘故,“倒仓”的张云雷不得已离开德云社,北漂6年。这段时间,他混过网吧、端过盘子、做过房产中介,还在西单冰场帮人看过鞋,还遇到一位自称可以帮他出专辑当歌手的“好心人”,被哄骗了仅有的6000元积蓄。后来,还是靠师娘兼表姐王惠的关系,张云雷才得以回归德云社,但演出成绩惨淡,有时候一张票都卖不出去。

张云雷的命运转折点发生在2018年年初。他以候补选手的身份,登上第4季《欢乐喜剧人》舞台。唱了一段北京民俗小曲《探清水河》,其中一段视频在抖音上爆红,张云雷也因此走红,吸引数百万“二奶奶”(因张云雷被叫“二爷”,粉丝团自称“二奶奶”),成了相声圈流量第一人。

和众多影视歌领域的流量艺人类似,他的粉丝也大多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设。

张云雷一度被贴上“励志”标签。起因是他在未成名的2016年8月22日凌晨4点左右,从南京南站二楼送客平台坠落,腿部、跨部、胃部多处损伤。收到过医院30多张病危通知,最后全身上下插了108根钢钉才侥幸救活。

经历这样一段“鬼门前求生”的经历,张云雷在受伤5个月走路不便的情况下坚持复出,出现在德云社一年一度的封箱舞台上,人送外号“钢铁侠”,成了粉丝心中的正能量代表。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郭德纲在2016年9月的微博上就预言过:海内外无数媒体连日发表评论,为张先生复出做铺垫,估计几个月后就红的不要不要的。后来经过短视频的偶然走红和电视综艺的加持,张云雷确实红了。在抖音攻城略地吸粉数亿的2018年,张云雷成也成为了德云女孩们“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

不同于以往无人问津的情形,张云雷成名后的演出专场经常出现“云雷灰”,即演出票秒没,粉丝抢也抢不到。有粉丝排队十几个小时买票只为看他一眼,但凡他会出现的场子,价格从几十块飚涨到三千,前两排票炒到上万。到场的粉丝挥舞荧光棒,举手幅、定制灯牌,嗑瓜子聊天的相声专场演变成了山呼海啸的演唱会现场。

同时,“二奶奶”们很舍得为张云雷花钱。生日应援送山东省520块电子屏,在纽约时代广场买6天纳斯达克横屏轮播。参与《快乐大本营》录制,粉丝们集资给张云雷、主持人、同台嘉宾送奢侈品、金条以及化妆品。

截至10月23日,张云雷在微博上拥有628万“二奶奶”。这个数量在流量艺人中并不突出,但好在粘性够。距离爆红不到一年,今年1月12日下午13:11分,张云雷发了首支单曲《毓贞》,采用pop流行乐和京剧编混形式,抒发离愁别绪。上线当天,《毓贞》销售超过67万张,单在QQ音乐评论就收到上万评论。

在上线前两天,2019年1月10日,张云雷粉丝团发起了一次22天筹集人民币60万元的任务,筹资的目的是要为“张云雷首支单曲发光发热”;1月11日,张云雷和2700个观众在北展剧场一起庆祝他27岁生日,张云雷说,要制作更多更好的歌曲,争取早日开个人演唱会。

而在今年3月份,张云雷的微博认证也改成“德云社相声演员,歌手”。从年少时的一个念想到如今相声界跨界音乐圈的佼佼者,张云雷的音乐梦成真了。

跨界时代的流量法则

张云雷一夕爆红,忙着跨界进音乐圈的同时,也伴随着诸多争议,如饭圈文化带坏了传统曲艺,以及吐槽他“说学逗唱就剩唱了”。

不过要知道,张云雷的跨界在相声圈并不是孤例。

回溯此前在音乐圈流连过的相声演员,“相声泰斗”马三立在80岁曾穿着皮衣,戴着墨镜拍广告,气质像足“摇滚老炮儿”;和郭德纲组成黄金搭档的于谦,另一个身份是北京音乐家协会摇滚音乐分会聘任的副会长,和专业摇滚音乐人郑钧、张楚、栾树等人平起平坐;而分属同门,先于张云雷走红的岳云鹏,上过音乐竞技秀《我是歌手》给歌手李健帮帮唱,唱红了电影《煎饼侠》的主题曲《五环之歌》,还和郭德纲、岳云鹏、郭麒麟、张云雷一起唱过电影《祖宗十九代》的宣传曲《辈分歌》等。

从跨界难度来看,相比于音乐圈众多演而优则唱的“歌手”,其实相声演员跨界玩音乐更加有优势。他们从七八岁学艺,基本功便是说学逗唱,但凡能上台说相声的演员,唱功都不会差。

而张云雷跨界的声量最大,最大优势是流量加持。毕竟,同样是跨界,只有张云雷唱歌要钱。

在“二奶奶”们眼里,“二爷”张云雷是弘扬传统曲艺文化的精神领袖,自带励志标签,是完美的“男朋友”,花起钱来自然不遗余力。

新EP《蓝色天空》发布后,微博认证是“张云雷粉丝团”的大V账号晒出过18日当天购买《蓝色天空》的收支明细:粉丝成员集资超75万或买歌、或打赏,豪买77700张位列榜首,其他的张云雷大粉如“岁岁长相思”砸下21314张、“唯爱云雷70后妈妈群”买了13456张,甚至买下6666张EP的品牌方“稚优泉化妆品”只能排在第十位。

和其他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体类似,张云雷的“二奶奶”们基本是女粉,年龄跨度在90后、00后,同时也包括70后阿姨粉,也会在微博超话上打榜、掐架。

不难发现,张云雷一年内连发两次单曲4首歌,每次拥有高销售额的背后力量,始终是“流量”在发力。

结语

复盘张云雷走红过程,他有真才实学,有曲折的从艺经历,和音乐圈众多未成名艺人并无二致。但他从籍籍无名到爆红的过程,离不开当时的高流量传播媒介——抖音的推波助澜。

说到底,音乐是时代的语言。音乐圈的成名法则自然会随着时代蜕变。

和张云雷一样,从电视到视频网综,再到短视频等媒介,任何一个带流量的平台,都有自身生产歌手的方式。这也意味着,流量将长期左右音乐市场,涵盖生产、创作、传播等流程。

张云雷发EP的前一天,福布斯中国发布最新的30岁以下精英榜,便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其中,音乐行业有31人入选,除了作词人尹约、录音师倪涵文,两位业内创业者,其余27人都是台前艺人,分别通过《乐队的夏天》、《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中国好声音》、《偶像练习生》等近年大热选秀舞台吸粉走红,也真实反映出当下中国音乐产业的造星现状,即网络综艺主导、电视综艺衰微、短视频崛起、音乐平台辅助。

正所谓无“粉”不利,可以想见,未来的国内音乐市场还将长期在艺术与流量之间动荡,张云雷式的爆红艺人将会越来越多地在各种新兴流量平台诞生。

但值得注意的是,流量往往易产生“流星”,随着各大平台不遗余力生产偶像,流量分众的趋势也将更明显。一方面,不同风格的歌手进入音乐市场,观众或许能享受到多元音乐类型;另一方面,爆红的歌手如果业务水平不足以持续吸粉,也将会被流量的迭代抛弃。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